仙疆魔域

第214章 机关2

第二百一十四章 机关2

“那……那写着呢?”楚桂儿当真了,急忙揉揉眼睛去仔细的去看看。

就连雪紫儿等姑娘都信以为真了,真以为雕刻着有字了,一个个都聚精会神的去看。

几个姑娘聚精会神的看,但什么也没看到,正在仔细的观察时,猛然间玉霄大叫道:“啊!鬼呀!鬼在你们身后!”

“啊!啊!啊!”

五六个姑娘被这突如其来的大叫,吓得都妈呀一声的叫了起来,楚桂儿蹭的跳起多高,就扎进了玉霄的怀中,吓得闭上了眼睛,紧紧抱住了玉霄,大叫道:“鬼!鬼在哪里,快……打走他……”

玉霄这个笑,乐的前仰后合的,其实,这个阴阳太极门上根本什么字也没有,不过就是玉霄故意逗她们玩的罢了。

玉霄坏笑着,伸手就捏了捏楚桂儿的胸,嘿嘿笑道:“鬼就在你怀里,我就是,我是色鬼,哇,好大的肉包子呀,我要将你先艹后杀,嘿嘿嘿……”

可把几个姑娘给气坏了,没想到这时候玉霄还有心情开玩笑。

楚桂儿被捏中了一颗‘葡萄’,心里都痒痒的难受,红着脸嘤咛一声,知道玉霄在这捉弄人,气的桂儿挥动粉拳就捶打着玉霄,嗔道:“你坏死啦,打死你,打死你,臭无赖!”

其余的姑娘也围住了玉霄,又掐又敲的,好一顿打,这才饶了玉霄。

曲仙儿敲着玉霄的头,嗔道:“你怎么这么讨厌?这时候还开玩笑?”

就连玉蝶都被吓得芳心乱跳不已,玉蝶用玉指戳了玉霄一下,嗔道:“你真是胡闹极了,不准这么玩,这种地方能开玩笑吗?”

雪紫儿气道:“再胡闹,看我不打烂你屁股,哼!”

魏晓晨骂道:“你这无赖,什么时候开玩笑不好,这种地方怎能闹着玩呢?”

其余的人也都埋怨玉霄,因为这种地方,这么危险,那有这么胡闹的。

玉霄嘿嘿笑道:“我错了还不行吗?其实我是看花眼了嘛,难道看错了也有错呀?”

岳商皱眉道:“小师弟,大敌当前,万不可胡闹玩笑,正经点,别玩了。”

曲仙儿道:“听到了没?师兄都说了,你说你多大了,还是这么顽皮。”

玉霄哈哈笑道:“我不玩了还不行吗?我逗你们玩玩,你们就对我又敲又打的,其实还是我吃亏了呢。”

卓悠悠吃吃笑道:“活该,谁叫你坏的,再要坏,还打你,看你还敢不敢了。”

玉霄哈哈笑道:“喂,不过就是说说罢了,你们就怕了?看你们吓得这模样,哈哈哈……你们不会被吓得尿裤子了吧?我看看,谁尿裤子了?大嫂尿裤子了没?紫儿呢?蝶儿呢?”

魏晓晨羞的满面通红,骂道:“呸!你去死吧,无耻,↓流!别玩了!”

楚桂儿捂住了玉霄的嘴,嗔道:“不准你胡说八道了!咱们办正经事要紧,这里这么阴森可怖,要多加小心!”

玉霄正色道:“喂,我还是那句话,咱们不如回去吧,就不进去了,现在走还来得及,万一真要进了此门,说不定是九死一生,要后悔可就晚了。”

魏晓晨叱道:“怕什么?都进来了,不进去瞧瞧,就走?真泄气!”

雪紫儿道:“就是,就算是鬼门关,又能耐我何?咱们联手怕什么?”

玉霄叹道:“唉,那好吧,这真是阎王让你三更死,谁也留不到五更,既然大家都有心去死,那咱们就一起去阴曹地府走一趟吧!”

曲仙儿叱道:“看你说的!竟胡说八道,就算有什么危险,咱们也不至于无力反抗!”

玉霄微笑道:“那好吧,我就舍命陪女子啦,既然你们好奇,咱们就去瞧瞧,不过,这个阴阳太极门怎么开呢?会不会开开后,里面毒箭齐发?或者,窜出一大批蛇虫毒蝎来呢?这个都有可能,大家可要小心了。”

楚桂儿淡淡一笑道:“不就是开这个阴阳太极门吗?这有何难哉?”

众人知道楚桂儿善于阵法,心灵手巧,开启这个阴阳太极门,除了楚桂儿有这个把握之外,其余的人还真没这个本事。

玉霄微笑道:“那你说,该怎么开呢?”

楚桂儿指着那一白一黑好似太极上的两点一样的鬼头道:“看见了没?但凡这种门,必须阴阳一起动才可,这个白鬼头和那个黑鬼头,就是此门的要点了,你祭出双剑,在那两个鬼头的嘴巴上一击就可,鬼头嘴里有一个开关,只要碰中,就可将此门打开了。”

玉霄点点头道:“好,那咱们就试试,为了以防万一,大家先退后。”

众人点头,大家一直退出去了三十几步远,玉霄看了看那两个一白一黑阴气森森铜铁所铸的鬼头,对准那阴阳太极门的两点,对准了两个鬼头的嘴,就祭出了双剑!

再看两把神剑,一道白光,一道赤光,直射那两个鬼头的嘴巴!

就听到砰!砰!

几乎同时,两把神剑一起射在了两个阴阳太极门正中的黑圈和白圈上面的那两个鬼头的嘴上了。

当神剑射中的一刹那,再看两扇太极门,嘎吱吱的,缓缓的向两面分开了。

两把神剑也化作两条光回归到玉霄的手中,大家凝神戒备,看看门内会有什么东西出来,一见,太极门内静悄悄的,什么也没有出来。

楚桂儿洋洋得意的道:“看到了没,我没说错吧。”

玉霄捏捏桂儿的鼻子,微笑道:“你了不起行了吧?”

楚桂儿微笑道:“不过,这扇门开了后,一柱香的时间,会自动关闭的,咱们还是快点进去。”

玉霄手握双剑,沉声道:“大家可要小心,桂儿,先派你的大花猫前去探。”

楚桂儿答应一声,一招手,念动法诀,再看那些幻象,排着队就钻进了黝黑的洞内。

里面什么动静都没有,经过幻象这一照,立刻又亮了好多。

玉霄等人谨慎的跟随而去,再看,进了这扇太极门后,又是一条狭长的通道,还是一个地道,不过,这个地道跟前面那个地道不同了。

前面的那个地道,多是沙子,显见是从地下挖出来的,可是现在这个地道,却变成了石头的了,脚下是玉石铺成的地面,一块玉石约有三尺见方,整个地面都是这种四四方方洁白的玉石板,四周是斧凿的坑坑洼洼的石面,头顶上也是石头的。

这个洞口也并不大,只有一丈多高,两丈来宽,在地道的两侧墙壁上,挂着十个火红色的灯笼,一边五个,每隔着一丈就有一盏红灯笼,灯笼内烛光闪烁,昏暗的烛光渐渐的映亮了整个地道。

在十盏灯笼上,还写有十个犹如鬼画符一般弯弯曲曲的篆体字,在左边的五个灯笼上写着:幽冥鬼界府。

在右边的灯笼上写道:黄泉尸地墓。

在十丈远之处,又有一扇门,这扇门还是圆圆的门,方圆足有八仙桌面大小,但这扇门却不是阴阳太极门了,而是五色门。

在中间是一个金黄色黄金所铸的狰狞鬼头,围绕着中间这个鬼头,四周的圆形门被分成了五块,就好像一张圆圆的大饼,沿着中间被整齐的切割成了五块一样,五块五色,一样大小,但每一块的颜色都不同。

最上面的哪一块是银白色的,那块银白色部分的中间,有一个银色铸成的骷髅头;左侧那块,是褐色的,中间一个褐色的骷髅头;右侧那块是绿色的,一个绿色的骷髅头;下面左侧的那块是红色的,一个火红色的骷髅头;下面右侧的那个是蓝色的,一个蓝色的骷髅头,而这五个骷髅头又围绕着中间那个金色的骷髅头,好似众星捧月一般簇拥着黄金鬼头,正好形成一个圆形,对称的很。

在圆圆的五色骷髅门左右两侧,一边挂着一串红色的蜈蚣灯,每一串刚好七个灯笼,在灯笼上也画着诡异的图像,正是一对骷髅的模样!

在圆形门的上方,这一次写的可有字了,就见上面篆刻着三个鬼画符一般的大字:九冥府。

玉霄没有往前走,而是停在了洞口,仔细的观察着,看了看这个洞口,看到这些布置,神色更是沉重了。

众人也都聚精会神的看着,一个个脸色也沉重的很,都知道,这个洞内应该有极其厉害的妖魔,而且还懂得奇门遁甲之术!

玉霄微笑着念着灯笼上的字道:“府界鬼冥幽,墓地尸泉黄,这是什么意?奇怪,不通不通……”

众人不由得都笑了,六个姑娘扑哧一笑,知道又是玉霄在这里玩呢,故意的逗她们开心罢了,曲仙儿敲了他一下,吃吃笑道:“你呀,什么时候能正经点?”

楚桂儿咯咯笑道:“这分明写的是幽冥鬼界府,黄泉尸地墓,你是怎么念的?我看你才是不通呢。”

玉霄微笑道:“我是考考你们的学问呀,哈哈,依我看,我这么念也未必错了,最起码这墓地二字说不定就对了,咱们要是死在里面,岂不是咱们的墓地了吗?”

雪紫儿骂道:“死你个大头鬼!你就没句好话,咱们都追得他们筋疲力尽了,就算他们有了帮手,咱们难道就对付不了吗?”

玉霄正色道:“喂,并非是我胆小呀,我觉得还是退走的好,这六个妖魔不往别处逃,逃进了这里,说不定里面有厉害的机关,或者有厉害的助手,万一……”

魏晓晨道:“别万一了,用你的话说,一个人该在河里死,死不到井里,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何必在乎这个?”

雪紫儿道:“就是,而且,再过三个月,那一场仙魔大战,咱们说不定都会死在此战中,早死晚死的,又有什么区别呢?而且咱们又不一定会死,七大魔圣中,最起码有两三个去护送天魔去了,再就剩下了十大巫尊,十大巫尊咱们见过了几个,本领比不过七大魔圣,而且,有一部分也要去救护天魔,需要他们炼药,除了他们之外,就只剩下那三个妖女了,就算这洞内有三个妖女,也不过是九个妖魔,咱们十四人依旧是对付的了,又怕什么呢?走吧,今日闯一闯就是了!”

雪紫儿说着,提刀这就要走,楚桂儿急忙叫道:“且慢走!”

雪紫儿皱眉道:“怎么?你们想不去了吗?”

楚桂儿微笑道:“去当然是要去的,不过,不能这么走过去,因为,这个地道内有机关埋伏,此乃是五行绝命阵的埋伏,万不能乱动。”

雪紫儿失声道:“有埋伏?”

楚桂儿淡淡一笑,没有说话,而是一伸手,化出了一把冰雹,然后对着远处的一块玉石地面砸去,就听到嘎巴一声,再看左右两侧的石壁之上忽然凹了下去,嗖嗖嗖嗖嗖,滋滋滋滋滋,左侧射出来了一支支闪着幽光的弩箭,右侧射出来一股股黄色的药水,在那块青石地面上则刺出来了五把锋利的尖刺!

众人都变了色,当真是惊得目瞪口呆!

楚桂儿冷笑道:“这个阵若是我没猜错的话,叫做五行绝命阵,或者叫做五鬼勾魂阵,金木水火土,按照阴阳五行所布,阵一经发动,若是踏错一步,就会性命难保了,这毒箭乃是用五毒所提炼而成,毒蛇、毒蝎、蟾蜍、蜈蚣和毒蜘蛛的毒提炼而成的,任何人只要被刺破点皮肉,想要解毒可就费劲了,这种毒,不出半个时辰,没有解药,必死无疑,就算咱们修道之人,也难以抗拒此毒的。”

众人倒吸了一口冷气,因为这里低矮,飞过去不方便,多数人都会选择走过去,若不是楚桂儿精通阵法,若是大家走过去,误踩到机关,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了!

魏晓晨道:“那……那该如何是好?”

楚桂儿微笑道:“不妨事,要破此阵也容易,咱们飞过去,不碰任何东西是一个办法,就算走过去,都无妨,不过,此阵奥妙无穷,是万不能踏错一步的,若是我没猜错的话,这个洞其实是十大巫尊的,听爹爹说,魔域十大巫尊中,要数五毒神算巫姑善于奇门之术,善于用毒,这一定是巫姑的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