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15章 赌约2

第二百一十五章 赌约2

< >

‘玉’蝶叹道:“这么奥妙的阵‘门’,我也是第一次见过,真是奥妙无比!”

‘玉’霄苦笑道:“我早就说了,咱们何必费事,还是回去吧。,:。”

楚桂儿冷笑道:“回去?你以为我开不了这个‘门’吗?哼哼,本小姐的本事,可不是你能料到的,我今日就跟这个老妖‘女’比一比,免得魔域的妖魔嘲笑我们没人,哼!”

楚桂儿有点生气了,楚桂儿也是骄傲的很,自幼熟读阵法,又聪明伶俐,多才多艺,可谓是将父母所有的本事都学在身上了,今日一见如此奇妙的阵法,也‘激’发了楚桂儿的好胜心。

其实,这并不奇怪,就好似下棋的高手,听到有人的棋艺高超,很想比一比似的,就好似武林高手,听说某人的武功多么了不起,很想切磋切磋似的,正是这个道理了。

‘玉’霄皱眉道:“小宝贝,我怎么能看不起你?我是说,这阵太危险了,没必要这么冒险呀!”

楚桂儿淡淡一笑道:“会者不难,难者不会,在你们眼中这阵奇妙无比,在我眼中,开启它也不用费多少劲,不过,这一次,我亲自动手,你们都在这里千万别动,地面上的这些八卦‘玉’石地面,奥妙无穷,每一处的走法都不同,一旦错了一步,可就引发了大阵的消息了,所以,你们都别动。”

众人那敢‘乱’动,都坐在‘玉’霄的水晶泡泡内,静静的待着。

雪紫儿苦笑道:“我说怎么不见什么毒虫毒蝎的,这么厉害的大阵,毒虫也进不来呀。”

楚桂儿笑道:“现在虽然没有,可若是触动了消息埋伏,就会出现了,不但有毒虫,而且还有毒烟,毒箭,毒液,那时候可是五毒俱全了!”

楚桂儿拉着‘玉’霄的手笑道:“霄哥哥,陪我去破阵,你怕不怕?”

‘玉’霄哈哈笑道:“我会怕?我宁愿我自己死了,因为我死了,人类都死,那多好玩呀。”

楚桂儿扑哧一笑,嗔道:“你呀,就是这张嘴讨厌,只要你听我的,是不会有事的。”

‘玉’霄微笑道:“喂,这一次玩不玩跳格子游戏了?”

楚桂儿摇摇头道:“这一次不能玩了,因为这个八卦阵太复杂了,是不能错一步的,而且……”

‘玉’霄微笑道:“而且,最安全的几点,就是圆形和圆形‘交’接的那一小块,对不对?”

楚桂儿失声道:“呀!你……你怎么知道的?你懂这个阵?”

‘玉’霄悠然笑道:“我可不懂,不过,再厉害的阵,可是‘交’接之处,必然没有翻板和消息,不过,只是一点点的地方罢了,只有巴掌大小,所以,就算是最安全的点,都是极其的难以立足的。”

楚桂儿望着‘玉’霄,真是对‘玉’霄的聪明难以形容,因为‘玉’霄所说正是她要说的。

要知道,圆和圆之间,必定是有四块是多余的,一个方形中,画一个圆,必然会多出来四个角,那四个角就是多余的,是难以避免的。

圆和圆是不能完整的合在一起的,除了四方边之外,圆形的必然是少了四个角,必然不能完整合在一起。

那四个角是必然有的,而这个阵中,一个圆多出来的四个角,正是最安全的地方,但每一个多出来得角只有巴掌大小,是容不下一只脚的。

可是‘玉’霄虽然不懂这个阵,却猜出了安全点的所在,真可谓是聪明,这一点楚桂儿真是服了。

楚桂儿道:“霄哥哥,你真的很聪明,不错,这一个圆中,多出来的四个角,就是最安全的所在,但是,却只能容得下半个脚,是不能走人的,除了这个之外,要想走出这个八卦阵,就费事了,不过,也能走出去,你看,第一排中,乾坤坎离……八个方位中,只有三个方位是安全的,而这三个方位具体位置,还要对应头顶上那个八卦阵的方位寻找,若是我没猜错的话,第一排中,只有坎位,震位和艮位是安全的。”

‘玉’霄笑道:“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呢?头顶这个八卦又代表了什么意思呢?”

楚桂儿笑道:“这里面奥妙可多了,一时半刻也难以给你解释通了,总之一句话,走这个八卦阵,就好似蛇一样的扭来扭去的,十分的难走的,而且还要走一个,研究一个,有的一排有三个安全点,有的有两个,有的只有一个,最多的安全点就只有三个,所以,难走的很,所以不必冒险,咱们飞过去就是。”

‘玉’霄道:“那怎么开启这个太极八卦‘门’呢?”

楚桂儿指了指顶上的太极和八卦图道:“你看到上面了没有?你不要以为这个上面的太极八卦图是多余的,其实不然,要想开启前面的‘门’,必须先打开上面的那个机关,若是不懂的人,直接去开前面的太极八卦‘门’,没有解开上面的那个机关,一定会中了埋伏的,这就是这个阵的厉害之处了,开启这个‘门’程序十分的复杂,一般人是开不了的,幸亏是遇到了我,这世上能开启这么复杂的‘门’的,除了我爹娘,恐怕就算是‘玉’帝爷爷来了,老君爷爷来了,如来佛祖来了,都开不了这个奥妙无穷的大阵。”

‘玉’霄哈哈笑着,捏捏桂儿的鼻子,道:“你这牛可吹的太大了吧,真的这么麻烦吗?”

楚桂儿嗔道:“废话,你以为我吹牛呀?能开启这种奇‘门’的人,普天之下不会超过六个,我就是六个中的一个!”

‘玉’霄笑道:“哦?都那六个?”

楚桂儿吃吃笑道:“六个中,已经死了两个了,所以,活着的人只剩下了四个能开启了,死了的祖师爷和祖师婆婆,应该能开启此‘门’,另外,我爹,我娘,我,还有五毒神算巫姑,除了我们这四人之外,就再也没有人懂怎么开了。”

‘玉’霄哈哈大笑道:“真的吗?依我说,还有一个人能开启,你信不信?”

楚桂儿嗔道:“才不信!你能开开?吹牛吧你!”

‘玉’霄悠然笑道:“并不是我能开,是另外一人,我说出来,就能开开,你信不信?不信咱们打赌?”

楚桂儿这一次可真不信,因为她怎么想都想不到除了这六个之外谁再能开开了。

楚桂儿鼓着小嘴嗔道:“好,打赌就打赌,从小到大,打赌我就没赢过你,我就不信这一次你能赢。”

‘玉’霄催动水晶泡泡飞回来,对着其余的姑娘笑道:“喂,我说除了桂儿所说的六个人之外,还有一个人能开启,你们信吗?谁跟我打赌呀?”

楚桂儿气道:“姐妹们,跟他赌,我就不信这次他能赢!”

曲仙儿也想了半天,也觉得除了桂儿所说的几个人之外,真的没有人能开开这个‘门’了,众人也是这么想的。

但除了这几个姑娘有这个心玩笑之外,其余的人可不跟‘玉’霄打赌玩。

雪紫儿道:“我信桂儿,赌就赌,你说赌什么吧!”

曲仙儿道:“就是,我就不信,打赌就不能赢你一次!”

卓悠悠道:“不过,你说的必须有道理才行,否则,你说的没道理,那就算你输。”

‘玉’霄悠然笑道:“那是自然,我若说出那个人来,你们自然就服了。”

‘玉’蝶也道:“好,就赌啦,我也赌一赌!”

‘玉’霄的六个老婆都决定要赌,因为除了雪紫儿之外,另外那五个‘女’子,‘玉’蝶、悠悠、曲仙儿、洪袖儿和楚桂儿,自小到大,不管赌什么,总会输给‘玉’霄,心中真是不服,这一次是稳‘操’胜券,如何能不赌。

洪袖儿道:“那你说,赌什么吧?”

‘玉’霄微笑道:“我若输了,你们想怎么样都可以,你们说吧。”

曲仙儿咯咯笑道:“你若是输了,我要拿你当马骑,我要你驮着我玩,每天都驮着我玩,要玩一百天才行。”

‘玉’霄笑道:“你也太狠了吧?好吧,可以,袖儿,你呢?”

洪袖儿笑道:“你若是输了,我……我,我就拧你耳朵一百下,每天拧你一百下,要拧一百天,才行!”

‘玉’霄哈哈笑道:“好呀,一个比一个狠毒呀,同意,就这么办,悠悠呢?”

卓悠悠吃吃笑道:“你这么顽皮,你要是输了,我就打你屁股一百下,每天打你一百下,也是打一百天,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调皮了。”

‘玉’霄又道:“好呀,难怪说最毒‘妇’人心了,一点都没错,好吧,没问题,蝶儿你呢?”

‘玉’蝶笑道:“你若是输了,必须以后听我的话,不准你再这么淘气。”

‘玉’霄道:“就这么简单?”

‘玉’蝶道:“嗯,就这么简单。”

‘玉’霄道:“好同意了,看来,还是蝶儿心地好,桂儿,你呢?”

楚桂儿吃吃笑道:“你若是输给了我,你必须答应我,每日里,都让我在你脸上画一次乌龟,我要画一辈子,哈哈哈……”

‘玉’霄点点头道:“好呀,你可真坏,居然要画一辈子,真是一个比一个狠毒呀,好好好,好吧,答应你了,紫儿,你呢?”

雪紫儿咬着樱‘唇’想了想道:“你要是输了,以后你不听话,我就掐你,你不准躲,不准还手,不准骂我,而且,每日里都掐你十下,一直掐一辈子,不准你还手,躲避和骂人。”

‘玉’霄微笑道:“好呀,你也是个毒‘妇’,好吧,就依你们了,可我若是赢了呢?”

六个姑娘都把嘴一撇,都不信,彼此看了看,一起齐声道:“赢了随你便!”

‘玉’霄悠然笑道:“好吧,就这么办了,我要是赢了,就打仙儿的屁股一百下,把仙儿当马骑,叫你驮着我,我也要骑着你玩一百天,我若是赢了,拧袖儿耳朵左右各一百下,也是拧一百天,悠悠呢,竟敢打我屁股一百下,而且还打我一百天,那我就每日打你屁股两百下,顺便罚你跟我玩爱爱,而且做时,你必须大声的叫,叫的声音我满意为止……”

卓悠悠听了红着脸就啐了‘玉’霄一口,骂道:“无耻,↓流!”

‘玉’霄微笑道:“那你是不打赌啦?”

卓悠悠嗔道:“哼,我就不信你这次还赢,就跟你赌了,看我赢了,怎么打你屁股,打的你屁股开‘花’!”

‘玉’霄笑道:“好呀,看谁赢,至于蝶儿呢,让我听你话,却没罚我,可见心还是不错的,好吧,你输了,我就和你亲嘴**,一辈子抱着你睡。”

‘玉’蝶听了也羞红了脸,轻轻的呸了一口,嗔道:“你真是该打,等会你输了,看我怎么罚你,哼!”

‘玉’霄哈哈笑道:“你们想赢我是没机会的,至于臭桂儿,真是太可恶了,居然敢在我脸上画乌龟,而且还是画一辈子,我的天,你可真够毒的了,等你输了,我要在你屁股上画乌龟,每天都画,哈哈哈……”

楚桂儿红着脸扮了个鬼脸,骂道:“赢你个大头鬼,你赢就怪了,哼!”

‘玉’霄微笑道:“你就等着输吧,至于紫儿呢,竟敢掐我一百天,你想把我掐死呀?这样吧,你输了,我要脱掉你的肚兜,每日里咬你那一百下,然后让我吸允你那里一晚上,晚上我就含着你的两粒葡萄睡觉,一连吃一百天,直到吸出水来为止,哈哈哈……”

众人是又好气又好笑,这种赌还是第一次见,‘玉’霄竟然说出这么无聊的话,这也就是‘玉’霄,换个别人,谁也说不出这种话。

其实,这也并非‘玉’霄下流,思想不好,因为每一个嫁了人的男‘女’都做这种事,可以这么说,只要嫁了人的‘女’人,哪里没被男人吸过的,根本就没有,而娶了老婆的男人,可以说百分之百的都做过这种事,若是这种事,↓流的话,那么所有的成了亲的男‘女’都是↓流坯子了。

男人喜欢,就会去爱抚、亲‘吻’,这是一种爱的表现,也只有这样,才能将心中的‘欲’火熄灭,心中才会舒服,所以,做这种事的男‘女’,根本不奇怪。

不过,这也只是对年轻男‘女’而言罢了,年轻的时候,‘女’人漂亮,美丽的很,十分的‘诱’人,男人会喜欢,可若是等‘女’人年老了,又有那一个男人喜欢这么做了?

到时候,男人就会厌倦了哪里,而且觉得再要那么做就恶心了。

‘玉’霄不过就是把这种偷偷‘摸’‘摸’,背地里男‘女’做的见不得光的事说出来罢了,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世人敢这么不要脸的做,难道说的比做的更不要脸吗?

所以,‘玉’霄没有错,说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最新章节请访问7*8*小*说*网,备用域名:**,本站无*弹*窗,更新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