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15章 赌约3

第二百一十五章 赌约3

< >

雪紫儿羞的满面通红,对着‘玉’霄狠狠的呸了一口,骂道:“无耻!↓流!”

‘玉’霄哈哈笑道:“怎么,你们谁不赌,现在还来得及,等你们赌了后,就来不及啦。”

六个姑娘彼此看看,一起咯咯笑着,齐声道:“赌了!”

‘玉’霄正‘色’道:“好,那咱们就拉钩,不能说话不算数。”

七个人嘻嘻笑着,刚要一起拉钩,就听魏晓晨叫道:“慢着,我也要赌一赌!”

‘玉’霄哈哈笑道:“欢迎,欢迎,不知道除了魏大嫂赌之外,谁还要赌呀?”

其余的人那有这个心陪‘玉’霄玩这么荒唐的赌注,一起摇摇头,岳商皱眉道:“唉,你们真是的,这时候还有心情玩呢。”

曲仙儿道:“师兄,这小子太可恶了,这一次桂儿说的完全对,我就不信谁还能懂这个。”

‘玉’蝶道:“就算是圣母她老人家都不能破这个‘门’的,我也有点不信。”

魏晓晨道:“你要是输了,我……”

她还没等说完,‘玉’霄就打岔道:“怎么,你要是赢了我,你就嫁给我不成?这可不行呀,常言道,朋友妻,不可欺,我‘玉’霄可是守身如‘玉’,一本正经的好人,你怎么能水‘性’杨‘花’,对不起廉大哥呢?不行,不行,万万不行,廉大哥,这种不要脸的‘女’人你还要什么?干脆休了得了,我再给你找几个……”

魏晓晨羞的满面娇红,但苦于地下都是埋伏,中间还隔着六个姑娘,打不到‘玉’霄,气的魏晓晨骂道:“闭嘴!臭无赖!桂儿,快把他的臭嘴捂住!”

楚桂儿笑成了一团,急忙捂住了‘玉’霄的嘴,叹道:“唉,魏姐姐,你不是他的对手,何苦招惹他?看看,把自己气着了吧。”

廉政早就习惯了‘玉’霄的胡闹,根本毫不介意,也不理‘玉’霄,是任凭‘玉’霄说什么,他都当没听见。

魏晓晨骂道:“臭无赖,死‘玉’霄!这一次你输定了!你要是输了,我就用裹脚布塞住你的臭嘴,塞住你的嘴一个时辰,就是这个赌注,哼!”

‘玉’霄也不拿开楚桂儿的手,却用腹语道:“哇,你这么恶毒呀?真是最毒‘妇’人心呀,怎么‘女’孩一**,成了‘女’人,心就这么毒了呢?唉……‘女’孩,还是不要嫁人的好呀,不过嘛,要是大嫂的裹脚布,那我倒是试试香不香呀,哈哈哈哈……”

魏晓晨骂道:“你去死吧,臭不要脸的!”

‘玉’霄哈哈笑道:“那我要是赢了呢?你又如何呢?”

魏晓晨怒道:“你赢?赢你个大头鬼!我就不信你能赢!”

“可我要是赢了呢?你们都输了呢?那你又如何呢?”‘玉’霄拿开楚桂儿白嫩的小手,悠然的笑着问着。

魏晓晨哼了一声道:“你……你要是赢了,你说吧,不过,你……你要是说那些‘混’蛋话,我……我可不饶你,哼!”

‘玉’霄微笑道:“大嫂是怕我赢了说让你陪我……吧?嗨,你想到那去了?你的心怎么总想的这么歪呢?大嫂子,你也不撒泡‘尿’照一照,你以为你很漂亮呀?我有六个大美人陪我睡觉,何必要你呢,我劝你,就别做这个美梦了,我可是正人君子,不比你,水‘性’杨‘花’的……”

魏晓晨被气的脸都紫了,但这里这么危险,还真是无可奈何,气的魏晓晨探出头来,使劲照着‘玉’霄啐了一口,骂道:“放你的狗臭屁!”

廉政在一边劝道:“唉,你何苦生这么大的气?”

魏晓晨嗔道:“你看他,满嘴没有一句好话,简直坏死啦!”

廉政皱眉道:“不怪你自己,你去怪别人?你好好的去凑什么热闹?你不搭话,他能惹你?他跟他六个老婆在哪里玩,你好好的凑热闹,岂不是自找气受?”

魏晓晨骂道:“哼!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玉’霄乐的前仰后合的,大笑道:“看看,还是廉大哥通情达理,廉大哥你放心,我就算赢了,也绝不会提出让大嫂陪我睡觉的,就算我想,我的六个老婆也不干呀,对吧,所以,你大可不必担心。”

廉政叹了口气,苦笑道:“小师弟,你这人可真是的,这么危险的地方,你又玩闹什么?还是办正经事吧。”

‘玉’霄哈哈笑道:“正经事当然要办,可是也不能耽误玩呀,这一次她们不信我,是她们想要跟我打赌,我能赢了,为什么不赢她们,叫她们心服口服呢?”

廉政听了,嘴上不说,心里却暗暗道:“你能赢?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能赢,桂儿说的对,除了她说的这几个人,还有谁能懂这个阵?你能赢就奇怪了。”

‘玉’霄对着魏晓晨嘿嘿笑道:“大嫂,你还打赌吗?”

魏晓晨嗔道:“怎么不打?这一次我加注了,我要赢了,不但要用裹脚布塞住你的臭嘴,还打你屁股一百下,打的你屁股开‘花’,好好的收拾你这臭无赖,哼!”

‘玉’霄悠然笑道:“恐怕你是没这个机会了,因为输的人必然是你,好吧,我要赢了,我的要求也很简单,嘿嘿,跟大嫂睡觉,对不起朋友,也不是我所为,而且我六个老婆不把我拆了才怪呢,所以这个要求就算了,不过嘛,你要是输了,让我亲亲你的小嘴,亲一口就行,我尝尝你的小嘴香不香,你看这个条件可好?”

廉政听了,长长叹了口气,摇头懒得去理了,因为这么荒唐的赌注,实在是太无聊了。

魏晓晨又羞红了脸,骂道:“你……你臭不要脸!”

‘玉’霄微笑道:“你若是不同意呢,那就别赌了,又没有人‘逼’着你去赌。”

魏晓晨又羞又臊,咬着樱‘唇’道:“你……你……好!赌了,我就不信你能赢,等你输了,看我不打烂你的屁股,哼!”

‘玉’霄微笑道:“慢着,你就算答应了,可是你现在是廉大哥的人了,你最起码征求一下丈夫的意见吧?别到时候,那边有人吃醋,把你给休了,你再要吵着闹着嫁给我,那我亲嘴可就吃大亏了,六个泼‘妇’我都受不了了,再加上你这个大泼‘妇’,我岂不要烦死……”

六个姑娘听了,被气的横眉立目的,纷纷从水晶泡泡内伸出手,对着‘玉’霄就是‘乱’打一片。

‘玉’霄更坏,抱过桂儿,将桂儿当作了挡箭牌,哈哈笑道:“打,要打就打她,是她先打赌的,唉……都说你们是泼‘妇’了,怎么样?原形毕‘露’了吧,我没说错吧……”

曲仙儿气的骂道:“你这臭无赖,天底下再也找不到比你更不是东西的了!”

雪紫儿骂道:“若不是这危险的地方,我非把你的屁股给你敲成八瓣!”

楚桂儿挣脱开,照着‘玉’霄重重的敲了一下,骂道:“你呀,什么时候能正经点?怎么这么坏呢?”

‘玉’霄哈哈笑道:“唉……这能怪我吗?大嫂那里都不漂亮,脸不好看,‘胸’不好看,身材也不好,屁股也不好,那一点都比不上你们呀,可是,她的小嘴时常没事就噘着,实在是太招人爱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我一辈子也娶不到她了,只是想亲亲她最美的小嘴一下,而且还是赌赢的,她是有选择的,可以不必赌,我又没强迫她,我按赌约行事,有什么错了?而且,我还叫她征求廉大哥的意见再答复我,你说我错在何处了?”

六个姑娘愣了半天,谁也找不到理由反驳了,因为‘玉’霄的确是没错。

她们说‘玉’霄无耻,那么亲嘴的男男‘女’‘女’天底下有多少?亲嘴怎么能是无耻的呢?

只要你情我愿,谁又能说什么?只要你情我愿,是无可厚非的。

而且‘玉’霄的确是把话说在明处,魏晓晨的确可以选择,她的确可以不赌,可若是她要赌,‘玉’霄要这个赌注,那是‘玉’霄的自由,谁又能说什么?又有什么理由反驳呢?

所以,大家都没了话,只好愣着了。

‘玉’霄哈哈笑道:“怎么样?廉大哥,你同意吗?你要是觉得我亲了你老婆的小嘴,你吃了亏,不妨我赢了,多加一条,送我一个老婆的小嘴让你去亲,这样吧,你亲紫儿的小嘴如何?或者是桂儿的,你喜欢亲谁的嘴,你就随便挑,你选择吧,看看,我多大方。”

雪紫儿骂道:“放你的狗臭屁!你怎么这么无聊?等回去之后,不把你的嘴撕烂了,我饶不了你!哼!”

‘玉’霄哈哈笑道:“喂,这可是我赢了后加上的条件,你们不是说要赌的吗?既然是赌,就没有什么情谊可讲了,常言道,赌场之上无父子,我是怕廉大哥觉得心里不平衡,才加上这条,为了对廉大哥公平罢了,又有什么错?咱们人呀,最应该讲道理呀,不要动不动就打,就骂,跟泼‘妇’似的,明白吗?”

雪紫儿羞的满面通红,嗔道:“你!嗨!我怎么遇到你这种臭无赖,真真你这个小魔头,是我命中的克星!”

‘玉’霄这个笑,问道:“廉大哥,你以为如何呀?”

廉政气道:“去去去,我不跟你玩,你要打赌是你们的事,我不参与,你就算赢了亲晓晨,那是她自找的,咎由自取,我不管,就算你亲了她,说要把……嗨,我也不用你这样做。”

‘玉’霄哈哈笑道:“好,爽快,那我就不跟你玩了。”

魏晓晨轻轻的拉拉廉政,柔声道:“你……你若是不同意我赌……我……我就不赌就是了,只是便宜了这臭无赖,气死我啦……”

廉政看了一眼魏晓晨,嘴上没说,心道:“唉,你也这么大的人了,‘玉’霄就爱胡闹,他胡闹的时候,你顶多少理会他,他就不捉‘弄’你了,可是你就偏偏爱参与其中,非要跟他一起胡闹,你这不是自找气生,生了气,反而怪别人,唉,‘女’人,‘女’人的心真是难解……”

他哪里知道,少‘女’都是好玩好闹的,魏晓晨年纪不过二十岁,本就是少‘女’心‘性’,一个是跟几个姑娘十分的要好,再一个也喜欢跟大家一起玩,所以,才没事的时候,大家一起玩玩罢了。

可是廉政自幼就这么不爱玩笑,所以他是看不惯的。

廉政道:“你自己的事,自己拿主意吧,我不管,你们谁输谁赢,都是胡闹,就算你输了,我顶多不怪你就是,你被他捉‘弄’了,顶多记住这个教训,以后别胡闹了就是了。”

魏晓晨嗔道:“那好,我就跟他赌赌,我就不信,赌他总赢!好了,臭无赖,我跟你赌了!”

‘玉’霄鼓掌道:“好,好,有勇气,不过嘛,我还没说完呢,你以为你输了,就亲你小嘴一下,就这么简单算了嘛?别忘了,你有多狠呢,拿裹脚布塞我的嘴,打我的屁股?所以,我也不能这么便宜了你。”

魏晓晨失声道:“你还有什么条件?”

‘玉’霄哈哈笑道:“条件也不复杂,你输了,我用手打你屁股十下就行了,你不准反抗,老老实实的,叫我打你屁股十下,我也好好的‘摸’‘摸’大又翘又圆白白的大屁股,哈哈哈……”

魏晓晨羞臊无比,没想到,‘玉’虚提出来的要求,个个都这么羞人,她一个‘女’子,‘玉’霄竟然提出这种条件,真是太可气了。

魏晓晨骂道:“你去死吧!我从没见过你这种死无赖!”

‘玉’霄哈哈笑道:“我怎么无赖了?大家倒是评评理,你打我屁股一百下可以,我只要求打你屁股十下,这难道过分?难道你们‘女’人是人,我们男人就不是人吗?正所谓,众生平等,男‘女’当然也要平等了,你以为我喜欢打你屁股呀?谁知道你的臭屁股臭不臭……”

楚桂儿赶忙捂住了‘玉’霄的嘴,嗔道:“你实在是太过分啦!那有这么胡闹的?魏姐姐,你别理他了,这个赌你别赌了,我们赢了,替你好好收拾他就是了。”

魏晓晨咬着樱‘唇’,气的脸红扑扑的,芳心‘乱’跳,气道:“不用,这一次我怎么想都觉得是咱们赢了,等赢了我再好好收拾他,他这么说,无非就是他赢后的事,但他怎么能赢?所以,他说的,等于放屁,这个赌,我打了,好,我答应你!”

‘玉’霄悠然笑道:“好吧,既然你非要打不可,那我就成全你了,不过,我这人很讨‘女’人喜欢,被我亲过嘴,‘摸’过屁股的‘女’人,都会爱上我,不过你呢,却不准你爱上我,因为你是有夫之‘妇’啦,我不能对不起朋友,所以,只是教训你一下也就罢了。”

魏晓晨呸了一口,嗔道:“废话少说,你说吧!”

,最新章节请访问7*8*小*说*网,备用域名:**,本站无*弹*窗,更新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