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16章 僵尸1

第二百一十六章 僵尸1

玉霄微笑道:“慢着,咱们打赌要击掌为誓,免得某人耍赖,你们说对吧?而且,咱们还要拉钩才行,省的你们到时候说,我是孩子,我说话可以不算数,那我不就白赌了吗?对不对呀?”

众人真是又好气又好笑,真是被玉霄给逗的啼笑皆非。

但七个姑娘和玉霄却很认真,一听这话,七个姑娘纷纷同意,于是八个人一起击掌三下,然后一起拉钩,楚桂儿还唱着歌谣道:“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变谁是乌龟王八蛋……”

众人实在忍不住了,都轰然大笑,就连廉政都忍不住笑了。

碧萝掩嘴而笑,叹道:“唉,你们说,他们多大了?怎么跟孩子似的?”

寂籁吃吃笑道:“我看,一个个都是孩子,真是太胡闹了。”

两个和尚捧腹大笑,真没见过这么有趣的人。

魏晓晨嗔道:“好了吧?现在,钩也拉了,也击掌了,谁也不能说话不算数了,你说说吧。”

楚桂儿道:“就是,我就不信你还能说出第七个人来!”

玉霄微笑道:“我要是说出来,你们就恍然大悟了,就知道我说的有理了,输的是你们了!”

七个姑娘异口同声道:“说!”

玉霄哈哈一笑,然后喝了口酒,这才要说。

其实,玉霄早就想好了那个人了,他不过就是借着这个机会,逗她们玩玩罢了。

所有的人都静静的听着,听着玉霄怎么辩解。

第二百一十六章僵尸

众人都静静的听着,都想知道玉霄会怎么解释,因为不管怎么解释,大家也想不出还有谁懂得这么奥妙无穷的阵法,不管怎么样,所有人几乎都以为玉霄是必输的了。

其实,这也不怪众人这么想,因为此等奥妙无穷的阵法,玉蝶都解不开,玉蝶都说,就算是圣母亲自前来,也难以破阵,那么还有谁能懂得开启这个阵?

所以,大家以为玉霄是必输无疑的了。

除了楚天祥一家三口之外,就只有布阵的五毒神算巫姑了,实在是没有人能懂了,除了这四个活的以外,就只有死去的圣帝真君夫妻有这个本事了,因为楚天祥和朱青是这夫妻的弟子,弟子精通,当然是师傅传授的了。

所以,楚桂儿说这世上只有六个人懂这个奥妙无穷的阵法,也只有六个人能破,其实一点都不是虚言。

可是玉霄就偏偏说还有第七个人,这才打起了赌。

就见玉霄是成竹在胸,悠然的喝着酒,还问道:“喂,这赌注太重啦,你们会输的,我劝你们不要赌了,现在不赌还来得及,等会你们输了,可就后悔莫及了。”

他这么一说,七个姑娘还以为他根本讲不出,还以为他故意说这么荒唐的赌约,其实是为了吓得大家不敢赌而已。

魏晓晨拍掌笑道:“哈哈,我明白了,其实他根本说不出,这才说那么无耻的赌约,为的是吓得我们不敢赌,哼哼!不赌?做梦!告诉你,你死定啦!”

玉霄长叹道:“唉,真是好良言难劝该死的鬼呀,你们输在眼前尚未知,看来,大嫂是心甘情愿让我摸你的臭屁股,亲你的臭嘴呀,既然送上门来,我可就笑纳了。”

魏晓晨呸了一口,骂道:“废话少说,都打赌击掌,又拉钩上吊了,是不能耍赖了,叫你胡闹,这就是给你的教训,哼,快说,不说就算你输了!”

雪紫儿道:“对,你说的没有道理,强词夺理,也算你输,哼!”

其余的姑娘们也催促道:“快说,快说,不说就算输!”

笑的最开心的当属是卓悠悠,卓悠悠从没见到玉霄赌输过,这一次见到玉霄为难的样子,不由得咯咯笑道:“臭小子,你也有今天呀,哈哈……”

曲仙儿三姐妹也是开心的很,几个姑娘还以为玉霄是胡说八道的逗她们玩,结果,被话语僵住,只好赌了,又不想输,故意说这么荒唐的赌约,想吓得她们不敢赌似的,所以,几个姑娘都以为玉霄必输无疑了,所以,真是开心的很。

楚桂儿吃吃笑道:“哈哈,这一次可好了,每日里,我可以在你脸上画乌龟啦,真好玩。”

曲仙儿悠悠笑道:“哈哈,以后我每天可以骑马玩了,不听话,我就打屁股……”

雪紫儿催促道:“快说,快说,不说就算输!”

玉霄冷笑道:“唉,你以为你们真的能赢我?好吧,这可是你们自找输的,别忘了你们的赌约,那我就说吧,告诉你们,除了这桂儿说的这六个人之外,那个人是元真!”

“啊!啊!啊!啊……”

其余的十三个人纷纷失声惊叫!

玉霄冷笑道:“你们动动脑子想想吧,元真虽然不会布阵,也不见得懂这个阵,可是却能破这个阵,他逃进了这里面,若不是他懂得怎么开启这些门,如何能进去?一个个笨的跟猪似的,还以为能赢我?”

这一下,十三个人都惊呆了,仔细的一想,是呀,若是不懂的怎么开启这么危险的门,又如何能逃进去的呢?

但这七个姑娘虽然知道玉霄说的有理,但要就这么认输,哪里能干休。

魏晓晨吞了一口唾沫,倒吸了一口凉气,也觉得玉霄说的有道理,但哪里能这么认输呀,这么一认输,那么,玉霄就会亲她的嘴,打她的屁股,那该多羞人?

魏晓晨支吾道:“你……你说的没……没道理,你怎么知道是元真自己开的,我说是巫姑开的。”

其余的姑娘一起帮衬道:“对对对,肯定是巫姑开的。”

玉霄哈哈笑道:“这就要冒险了,其实,我怎么想也觉得我是稳赢的了,因为十大巫尊护送天魔,医治天魔去了,又如何能在这里呢?”

楚桂儿道:“那……那她这么久了,难道不回来吗?”

玉霄微笑道:“依我看,巫姑肯定没有回来,你们好好的想想,这六个妖魔被我们追得狼狈不堪,是迫于无奈才躲避了起来,那就证明,他们事先没有跟巫姑打招呼,说来这里,他们来了之后,咱们很快的就追进来了,就算巫姑在这里,但这时正好天没亮,一个人睡的最香的时候,他们来了,巫姑又怎会得知的?又怎会这么快开启这些复杂的机关呢?所以,我断定,是元真开启的机关,所以,我说,你们输了。”

十三人一个个面面相觑,都睁大了眼睛,都认为玉霄说的有道理了,但这七个姑娘还是不甘心,这要是输了,那真是太窝火了。

曲仙儿道:“你又怎知不是巫姑开的机关呢?也……也许这……这机关巧妙无比,他们来了,一拉铃什么的,巫姑就知道了,所以,开启机关放他们进去了。”

洪袖儿赶忙帮着道:“对对对,一定是这样。”

玉霄悠然笑道:“唉,你们就别自欺欺人了,明知道我说的是对的,却依旧嘴硬,真是煮熟的鸭子就剩下这张嘴了,那我问你,就算拉铃,巫姑,又如何能知道是元真他们呢?难道随便不知道是谁就开启机关吗?”

卓悠悠道:“也……也许,这铃声有暗号呢?”

玉蝶赶忙道:“对对对,这也是有的。”

玉霄哈哈笑道:“好好好,咱们不必在这里口舌之争,等会进去之后,问一问不就行了?等会,若是巫姑不在,那就证明,这个机关是元真开的,那就是我赢了。”

七个姑娘擦了擦汗,雪紫儿道:“对对对,这是个好主意,也公平。”

卓悠悠道:“而且,你怎知是元真开启的呢?他们六个妖魔呢,难道就不会是别的妖魔吗?”

其余的姑娘立刻附和道:“对对对,也许是斩天,也许是展翔呢。”

玉霄摇头道:“若是六个妖魔所开启的这个奇阵,必然是元真,绝不是别的妖魔。”

魏晓晨问道:“为什么?”

玉霄道:“很简单,因为这些妖魔中,就数元真聪明机智,也爱学习,其他的妖魔,哼哼,绝不会有这个心,不用问,这一定是元真问的巫姑怎么开启这些个机关,是诚心学的,不过,他也许不会布阵,但对于开启这个奇阵,却是可以的,所以说,若不是巫姑开启的,必然就是元真了。”

雪紫儿道:“那……那要是巫姑的徒弟呢?”

玉霄哈哈笑道:“不管谁能开启,只要有第七个能开启,那就证明是我赢了,这个道理难道不简单嘛?”

楚桂儿嗔道:“不算,不算,若是巫姑的徒弟开的,那就不算!”

玉霄微笑道:“你这明显就是赖皮啦?”

楚桂儿嗔道:“人家……人家只说师傅,又没说徒弟,徒弟只会开,又不会布,为什么能算?”

洪袖儿道:“对对对,只要是徒弟能开就不算。”

玉霄叹道:“唉,早就知道你们女人是不讲什么道义的,是最赖皮的,说话就像放屁一样,是从不会算数的……”

魏晓晨骂道:“你……你才放屁呢,现在加一条,巫姑的徒弟不算在内!”

曲仙儿咯咯笑道:“对对对,是你太心急了,我们还没说完了,现在加一条,巫姑的徒弟不算,其余的人才行,姐妹们,大家同意吗?同意的请举手,咱们八个人要公平决定。”

她这话一出,立刻,七个姑娘一起举起了手,咯咯的笑成了一团。

卓悠悠吃吃笑道:“并非是我们说话不算数,这是举手表决的,现在是少数服从多数,所以,加上这条!”

玉霄气道:“你们!你们太赖皮了!”

楚桂儿吃吃笑道:“不赖皮岂不是被你赢了?我倒是疏忽了巫姑徒弟的事了,所以,必须加上这条。”

玉霄道:“就算举手表决,那咱们十四个人,最起码大家一起表决才对吧?”

曲仙儿哈哈笑道:“对对对,为了公正,就十四人一起表决,少数服从多数,现在同意我们姐妹说加上这条的举手!”

七个姑娘又嘻嘻笑着举起了手,曲仙儿悠然笑道:“现在我们已经是七个人了,换句话说,再多加一个人举手,其余的人不举手,也是八比六了,也是我们赢了,碧萝姐姐,你同意吗?”

碧萝这个笑,举起了手,笑道:“当然同意啦。”

曲仙儿吃吃笑道:“看到了没,少数服从多数,现在我们是八个人同意了,十四个人中,八个人同意,而你呢,就只剩下六个人了,所以,我们姐妹赢啦!”

玉霄瞪大了眼睛,用手指着几个姑娘道:“好呀,你们这么赖皮?那我也试试,同意我的……”

他话音刚落,七个姑娘一听他说试试,立刻都放下了手。

就听玉霄悠然笑着接着道:“支持同意我的,都不举手!”

“啊!”

再看,现场没有一个人举手,十四人都没有举手,玉霄哈哈笑道:“看看,我现在是十四比八了,你们说谁赢了?”

这些姑娘没料到玉霄会这么说,七个姑娘都嘤咛一声,真是又气又笑。

玉霄实在是太狡猾了,又一次耍了她们。

楚桂儿捶打着玉霄道:“不算不算,你赖皮,那有你这么表决的,不算,不算……”

玉霄哈哈笑道:“喂,只准你们赖皮,难道就不准我吗?再说了,你们是举手表决,看看大家的意见,我呢,是不举手的人算支持我,怎么邀请别人支持我,是我的自由,这有什么错?你们总不能不讲道理吧。”

曲仙儿气的俏脸通红,嗔道:“你……你坏死啦!”

玉霄哈哈大笑道:“很好,看来大家都是公正的呀,就连你们都支持我,一听说我要你们表决,立刻都放下了手,很好,真是大公无私呀,哈哈哈……”

其余的人真是被逗的啼笑皆非,真没料到玉霄竟然这么要大家表决,这真是出乎意料之外了。

七个姑娘真是膛目结舌,没有语言答辩了。

岳商苦笑道:“唉,仙儿,袖儿,你们呀,明明没他鬼主意多,自小到大,吃亏的总是你们,怎么这么不长记性,非要跟他打什么赌呢?你们能赢得了他吗?”

曲仙儿苦着脸道:“现在后悔来不及了,巫姑若是有徒弟,徒弟一定会开这个门的,那他就是稳赢了,那我们输的太惨了,所以,这条非要加上不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