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16章 僵尸2

第二百一十六章 僵尸2

这些姑娘现在才懂了,为什么玉霄说一定有第七个能开启这个门了,原来,他的确是对的,但哪里能就这么输了?

楚桂儿撒娇道:“不算,就不算,就必须加上这条,否则,你赢得也太简单了,不干,我们不干……”

玉霄哈哈笑道:“怎么,你们要做乌龟王八蛋吗?这样吧,你们骂自己是乌龟王八蛋,每个人骂十声,这赌就算了。

魏晓晨窘的满面通红,怒道:“你!你!”

玉霄悠然笑道:“其实,我就知道你们会这么赖皮的,为了显示我的大公无私,就依着你们好了,只要是巫姑的徒弟开启的就不算,不过呢,若是元真开启的,元真又不是巫姑的徒弟,而且,我可以跟你们这么打赌,若不是元真,是其余的五个妖魔任何一个人开启的,那都算我输了,怎么样?这一下公平了吧?再要说不公平的话,那你们的心都叫狗吃了,我可要摸摸你们的心在不在了。”

曲仙儿展颜欢笑,道:“这还差不多,那,这可是你说的,若不是元真开的,你就算输,若元真是巫姑的徒弟,你也算输,这可不是我强迫你的,对不对?”

玉霄笑道:“赌的有趣,虽然对我有点不公平,可是,谁叫我是男人呢?男人跟女人赌,必然是不公平的,算了,就按你们说的算吧。”

七个姑娘欢呼起来,因为玉霄赢得机率太小了,他只说元真开的,可万一不是元真,是斩天开的,是巫姑的徒弟开的,那玉霄岂不是输了?

所以,从必输无疑,转眼间有了赢的机会,七个姑娘可谓是高兴的很了。

最起码不用这么窝火,输的这么惨了。

若是按玉霄所说,那他真是稳赢了,因为巫姑谁知道有没有收徒弟,而且收徒弟的机率实在是太大了,所以,真是输定了的。

但玉霄就这么说,众人简直不知道玉霄是傻还是聪明了。

碧萝叹道:“唉,小师弟,你呀,我真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你到底是聪明,还是笨蛋呢?本来你几乎是赢定了的,可是你却这么说,我问你,万一是斩天开启的呢?你不就输了?万一是巫姑的徒弟开启的呢?你不还是输吗?可就算是元真,万一元真为了学这个,拜了巫姑为师呢?你还不是输了?”

玉霄悠然笑道:“我是赢定了的,为了叫她们输的心服口服,省的赖账,我就让让她们罢了。”

碧萝问道:“怎么赢定了的?”

玉霄微笑道:“第一,巫姑在的可能性不大,所以,一定不是巫姑开启的,第二,她的徒弟也不见得有多少,而且也并不知道六个妖魔要来,还在睡觉,也绝不是她的徒弟开启的,第三,其余的妖魔,没有一个有元真的心机,若是他们会的话,除了元真没有别人,第四,元真是不会拜巫姑为师的,他身份尊贵,如何能拜巫姑为师呢?所以,我断定,这次开阵的人定是元真无疑,所以,我是赢定了的,她们是必输无疑的,虽然我有点冒险,但赌只有冒点险,才好玩,要是赢得这么简单,这有什么意?”

七个姑娘静静的听着,玉霄每解释一句话,她们的心就是一蹦,现在,她们可没这么大的自信了。

但玉霄也是有点冒险,也不可能猜的这么准,总的来说,还有赢得可能,七个姑娘总比输的惨不忍睹的好,而且,实在也没法再赖皮了,因为玉霄这种退步让任何人都无法再得寸进尺了。HTTp://

玉霄哈哈笑道:“其实,除了巫姑的徒弟能开启之外,还有一个也能开启的,我说这个你们信吗?”

洪袖儿道:“不信!”

曲仙儿一把捂住她的嘴,嗔道:“你傻啦,他不知道又有什么鬼主意呢,你还要跟他赌?”

洪袖儿皱眉道:“除了桂儿说的六个人之外,除了元真和巫姑的徒弟之外,还有谁能开启呢?”

卓悠悠也道:“是呀,的确是没有了呀。”

玉霄悠然笑道:“最起码还有一个!而且这个必然能开启的,你们还要不要赌了?”

再看七个姑娘一起摇头,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楚桂儿苦笑道:“唉,难怪三老说,跟他赌,必然被算计的,看来,咱们真的不是他对手的。”

卓悠悠吃吃笑道:“那么请问,霄哥哥,这个人又是谁呢?”

玉霄微笑道:“你们不赌,我为什么告诉你们呢?算了,我不说了。”

魏晓晨撇撇嘴道:“切,你又骗人!”

玉霄道:“怎么,你不信?难道还要赌吗?再要赌的话,我赢了,选择的赌注可是要跟你上床**了,难道你不怕?”

魏晓晨又羞的满面通红,使劲啐了一口,骂道:“你去死吧!无耻,臭无赖!”

玉霄微笑道:“你又不敢赌,为什么不信?这样吧,你们既然都怕的要死,都不敢赌,那就不赌了,你们谁想知道,只要叫我几声好哥哥,我就告诉她好不好?”

曲仙儿给桂儿丢了个眼色,楚桂儿会意,嘻嘻笑着,摇着玉霄的手臂,娇声道:“好哥哥,好哥哥,好哥哥,你就说说嘛,咱们这次不赌了,你就告诉我,听听你说的对不对嘛,好哥哥,我都叫了这么多声了,你该满意了吧。”

其余的姑娘这个笑,魏晓晨心中暗自好笑,心道:“也只有桂儿这丫头这么厚脸皮,其余的还真叫不出口,唉,看这小坏蛋怎么解释吧,还是别赌了,这臭小子实在是太鬼了,这个都要输了,再赌,再要输,可更麻烦了。”

魏晓晨忍住笑,在一边听着玉霄怎么解释。

玉霄苦笑道:“我的天,我浑身都起鸡皮疙瘩啦,算了算了,你别叫了,你这么说话,比你们女人叫炕都可怕,好吧,我告诉你们吧,你们真是当事者迷呀,除了这些之外,有一个也能开启这个机关,那个人就是天魔,这个你们没想到吗?”

一席话,说的众人频频点头,还真是这么个道理。

魏晓晨心中庆幸,庆幸这次没有赌,否则,真要赌,基本上还是输。

玉霄微笑道:“天魔这么厉害,怎么能不会开启这个呢?巫姑是他的手下,只要天魔想学学,谁又能不告诉他呢?而且,元真所学的,说不定就是天魔传授的,也说不定,是巫姑教给天魔时,元真在一边暗自记住的也说不定,懂了吗?傻瓜们?唉,说你们女人胸大无脑,还不信,这次服了吧?”

七个姑娘真是哑口无言,一个个真是服气了。

廉政看了看发愣的魏晓晨,微笑道:“你呀,早告诉你别跟他玩了,早就说了,你不是他的对手,可是你不听,结果怎么样?我听小师弟分析的句句在理,多半你们是输了。”

魏晓晨苦着脸,噘着嘴,嗔道:“我……我怎知他说出这么多来,谁知道他这么鬼。”

雪紫儿对着楚桂儿骂道:“死丫头,都是你,害死大家啦!”

楚桂儿也苦着脸,噘着嘴道:“我又没叫你们赌,是你们自己赌的,再说了,我没想到这些,你们怎么也没想到呢?”

玉霄哈哈笑道:“算了,算了,还是那句话,我只猜这次是元真开的,若是我猜错了,就算我输就是了,不过嘛,我要是这样都赢了的话,你们再耍赖,可就连乌龟都不如了,哈哈哈哈……”

七个姑娘一个个垂头丧气,越想觉得赢得机率实在是太小了,但势成骑虎,箭在弦上,实在是无法再耍赖了,幸好,玉霄赌的都是一些荒唐的事,这六个姑娘就算输了,也不要紧,无非就是被他打打屁股,摸摸**,在脸上画点东西,这些事夫妻之间不是什么问题,更何况,到时候再耍赖也没事。

不过,魏晓晨却惨了,因为她不是玉霄的女人,这要是被玉霄亲了嘴,又打她的屁股这么捉弄她,那真是羞死人了,但魏晓晨也没有办法了,只能这么样了。

岳商一见他们也玩够了,苦笑道:“桂儿,别玩了,快开启机关吧。”

楚桂儿气呼呼的鼓着嘴道:“好吧,这就开,唉,气死我啦!”

楚桂儿鼓着小嘴,就奔那些机关而去。

廉政急忙道:“喂,多加小心,这可不是玩的。”

楚桂儿谁也不理,飞到了头顶上的那个阴阳太极八卦图的面前,伸出双手,啪啪啪啪啪,连看也不看,随意的就在那些图形上乱按了一通。

然后楚桂儿直接跳下了地!

吓得众人一起失声,再看地上的机关居然没事,再看楚桂儿,大步流星的连看都不看,就往前走,就走在满是机关埋伏的玉石八卦地面上!

惊得众人失声惊叫,都变了颜色!

岳商失声道:“桂儿,别胡闹,小心呀!”

楚桂儿鼓着嘴道:“怕什么?我都把地面上的机关关闭了,就算发动都发动不起来了,哼,这点破机关,能难得住我吗?”

众人长出一口气,都擦了擦额角上的冷汗,但心中也佩服楚桂儿的本事。

就见楚桂儿大步流星的来到太极八卦门前,伸出手来,在那个奥妙无比复杂至极的太极八卦门上一阵乱按,然后飞起一脚照着阴阳太极那两个鬼头踢了下去,大喝道:“开!”

再看,随着她一脚踢出,再看那太极八卦门,嘎吱吱的开了!

玉霄一见门一开,急忙飞了过来,抱住了楚桂儿,把楚桂儿抱进了水晶泡泡内,沉声道:“别胡闹,多加小心,这不是玩的,小心毒虫出来!”

楚桂儿嗔道:“都是你,气死我啦,好好的,人家又被你捉弄。”

玉霄柔声道:“傻瓜,生什么气呀,顶多我不在你屁股上画乌龟了还不行吗?”

楚桂儿展颜欢笑,拍手道:“真的?”

玉霄微笑道:“自然是真的。”

“你真好!”

楚桂儿在玉霄脸颊上亲了一口,笑嘻嘻的道。

就听玉霄接着道:“不过,我不给你画乌龟了,我要是输了,你也不准给我画了。”

楚桂儿气道:“你!哼,早知道你不会这么好心,你一点都不好,好个屁!”

众人哑然失笑,但这时候又不是玩的时候,岳商急忙喝道:“别胡闹了,小心埋伏,大家注意了!”

随着门缓慢的开启,再看里面,依旧是一点动静都没有,众人顺着门往里观看,只见里面宽敞了许多,更奇怪的是,左右两侧有不少的石门,石门里也不知有什么。

在这扇门后,好像就到了大殿了,里面也是每隔着一丈左右就是一盏红灯笼。

众人凝神戒备,小心翼翼的来到大殿的门口,都停在了门口,谨慎的观看着动静。

楚桂儿看了看大殿,猛然间,洒出一把冰雹在地上,再看,地上一点反应都没有,楚桂儿微笑道:“好了,这个大殿内没有什么机关了,机关都被咱们破了。”

也的确如此,因为住的大殿内,没必要设下这么复杂的机关了,那等于是害了自己了。

众人都落下了地,仔细的打量着大殿,只见这个大殿也并不高,也就只有一丈五尺多高,但却是长的很,也宽敞的很,足有四五丈宽,一直往远处延伸着,也不知这个地洞有多大。

最奇怪的是,远处十几丈的幽暗处左右两侧竟然还有不少的石门,每隔着两丈多,就是一个石门,真是令人莫名其妙。

难道这些房间都是卧室不成?

楚桂儿叮嘱道:“大家可要小心了,这地下没什么机关,可是这些石门里不知道有什么厉害的东西。”

十四个人手拿兵刃,凝神戒备着,一步步缓慢的往前走去。

玉霄大喝道:“元真!你在那?有本事出来一战!”

雪紫儿道:“藏头露尾的算什么东西?”

就听幽暗的远处忽然传来了一阵阵稀稀落落的掌声,就听元真赞道:“好好好,没想到这么复杂的机关,你们都能破了,真是了不起,了不起,但不知是谁破了的?”

楚桂儿冷笑道:“就是本姑娘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