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17章 尸墓1

第二百一十七章 尸墓1

禅悟杀僵尸的武器最好用,这也是玉霄把他派出去堵住一头的原因了。

禅悟抡起大锤一阵乱砸,上来一个僵尸,禅悟大锤连僵尸的头,带着僵尸的骨架都给砸成了碎片!

立刻,在禅悟脚下,堆到了一片一片的枯骨僵尸!

蔵独抡起铁叉一扫就是一片,二人稳住了后头。

碧萝也拼了命,幸好碧萝用的是大棍,也是一扫就是一片!

这几个人用的兵器好,所以善于防守暂时的堵住了潮水一般的僵尸的袭击!

余下的,雪紫儿和魏晓晨,双刀乱劈一通,将误杀进来的僵尸砍掉了人头,不过眨眼间的时间,再看地上滚动着到处都是僵尸两半的头颅,犹如西瓜一般的满地乱滚!

这个走廊也不窄,也有三丈多宽,而每隔着三丈多,就是一扇石门,每一扇石门里,就是一屋子的僵尸,每一个石门都有五六丈方圆大小,就这么密密麻麻的,不知有多少个屋子,也不知有多少僵尸!

众人虽然勇猛,但这么多僵尸,就算杀都能活活的累死!

这可如何是好?该怎么办?

难道真的是到了绝了吗?

众人真是后悔不迭,后悔没有听玉霄的劝告,就这么见好就收就得了。

但现在后悔也晚了,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活着的时候,拼尽全力,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就是什么时候!

于是,众人将心一横,把牙一咬,抡动手中的武器,对着这些没有想的僵尸群乱砍乱杀起来!

第二百一十七章尸墓

清冷的月光下,一行六条妖魔的影子从一座诡异的小山中大笑着飞了出来,出来的正是元真为首的六大妖魔。

那条密道十分的隐蔽,就在半山腰,乃是一条窄窄的通道,元真一出了地道,就将地道的破坏机关发动,把唯一的一条密道也给封死了。

元真得意的道:“二位哥哥,我早说了,对付他们必须要智取,不能力敌,现在多省事,将他们引到尸墓中,他们就算有飞天遁地的本事都逃不出这地方了,哈哈哈……”

其余的五个妖魔是连声称赞,斩天问道:“贤弟,你怎么学会了那老巫婆的阵法的,来的时候,我还在担心,万一开启不了这个阵门,咱们岂不是被活活的堵在地道里,岂不是死一条了。”

元真微笑道:“我是跟咱们大哥学的,我知道这老巫婆不会传人,我也不会去求她,所以,只好跟咱大哥学学了。”

展翔道:“不过,这十四人的确都是人才。”

元真微笑道:“何止是人才,可以说是仙疆中的后起之秀,这十四人都是三派中最出色的弟子,尤其是天帝山的凌玉霄、廉政、曲仙儿三姐妹,龙女派的魏晓晨、雪紫儿和卓悠悠,这几人都是三派中最出类拔萃的弟子,除掉了他们,也就等于除掉了仙疆修道者中一条有力的臂膀,而且凌玉霄乃是天命人,若是他死了,咱们可就高枕无忧了。HTTp://”

展翔道:“师叔说的是。”

斩天笑道:“这么说来,巫姑辛苦练就的二千僵尸牺牲了是值得的了?”

元真哈哈笑道:“简直太值了,这个墓穴虽然挖的不轻松,这些僵尸也养了不少年,但以这些废物,来换取这十四人的命,别说是这些死去的僵尸,就算是再牺牲一些都值得,因为凌玉霄一死,咱们这场决战,可谓是必胜无疑了!”

展翔沉吟片刻道:“师叔,我还是担心一点,我觉得那条水是一个破绽……”

元真微笑道:“那条水井虽然一直通往外面的这个小湖,是一条活,但你可知道那水井里都养的什么吗?实话告诉你,那条水井宽敞的很,底下跟上面是一样大小的,整个小山几乎都是空的了,是一个天然的地穴,发现了这个地穴之后,是特意引湖中的水到地道下的,一个是为了饮用水方便,因为喂养毒物,也必须需要水,所以才在这个靠近湖水的地方而修建的这个墓穴,但为了堵住这条唯一的活,所以,在这地道下的山腹中,养了不少的食人鱼,电鳗,鳄鱼……哈哈哈哈……你以为他们找到了那条水,就能逃出去,那你就错了,若是进了那水井,走水逃出去,那死的更快,哈哈哈……”

其余的妖魔听到元真所说,真是骇的目瞪口呆,觉得浑身发寒。

展翔放下了心,叹道:“原来那水是这么回事,我的天,别说是人,就算是圣帝真君下到水里,恐怕都难逃活命了。”

元真微笑道:“所以说,他们是死一条了!就算凌玉霄再厉害,他的水功能比得过龙天罡不成?别说是凌玉霄,就算是水性最高的九子之一的龙天罡,到了那地方,也是死一条的,别说他找到那水井,他能不能逃得过那些毒僵尸的魔爪还是个问题,那些僵尸,都是用剧毒喂的,爪子剧毒无比,只要嗅到活的气息,就会不断的攻击,而且那些僵尸,他们的什么气剑,什么冰雹,什么幻象,都不好用,因为僵尸是不怕疼,没有知觉的,唯一能除掉僵尸的办法,就是砸碎僵尸头颅,这样才可消灭一个僵尸,你们想想,那墓穴中有两千僵尸,他们杀都能活活的累死他们!”

鹰扬笑道:“师叔真是神机妙算,佩服佩服。”

元真笑道:“你们的伤如何了?四哥,你的伤怎么样?”

斩天摇摇头道:“不妨事,唉……凌玉霄的本事已经不在九子之下了,有些地方,九子还比不上他,我一时不备,被他暗算,受了内伤。”

元真也叹道:“是呀,凌玉霄实在是太狡猾了,我也没料到他现在竟然学会了用幻象隐身,这一点真是出人意料,若是大家没有事,休息一阵,咱们就回去吧。”

斩天怅然道:“唉,我天翼宗千余弟子,几乎被这个畜生给斩尽杀绝,我恨不能手刃这个小杂种!”

元真劝道:“算了,他肯定是死的了,咱们再重新整顿人马就是了,走吧。”

六个妖魔虽然获胜,但一想到玉霄连日来的追杀,弄的他们损兵折将,狼狈逃窜,一个个真是恨的牙根都痒痒,但现在玉霄被困在尸墓中,已经是死一条了,所以,六个妖魔也只能就这样了。

这一次的确是比任何一次都危险,这也是玉霄有生以来遇到的最可怕的埋伏了。

这些僵尸如潮水一般的不断的从墓穴中涌来,锋利的獠牙,诡异狰狞的样子,尖锐的手爪,别说是打,就是看上去,都令人胆寒了。

幸亏这些人都是见过大阵仗的,虽然看到这又可怕又恶心的僵尸,心中发毛,但并非没有还手之力。

除了曲仙儿三姐妹真的吓得几乎都不知反抗之外,其余的人可没有这么小的胆子。

洪袖儿还好点,就是曲仙儿和楚桂儿,这两个姑娘天生就最怕这种诡异难看至极的东西,什么蝎子,蜈蚣,蛇等等,什么动物难看,她们就怕什么,这些僵尸是又可怕又难看至极,她们所以才怕的要命。

别说是她们,换做任何一人,忽然间落到了僵尸洞内,遇到了这么多可怕的怪物,谁若是不怕,那才是怪事。

但两个姑娘也已经被玉霄打醒了,知道怕也没用,如今,只有拼了,在没有死之前,只有拼了,拼到最后,没有半点力气死了为止。

幸好玉霄等人将三个姑娘护在半圈中,两边是六个猛将挡住了大批的僵尸,这才支持了一会,但总不能这么下去,这么下去,岂不还是死一条?

这洞穴并不高,只有一丈多高,头顶三尺上就是洞顶了,又不能飞,就算飞到洞顶,这些僵尸一跳就能将他们捉住,所以,众人只能这么苦苦的鏖战了。

只是一转眼的功夫,再看众人的脚下,几乎都踩着僵尸的尸体在跟这些毒僵尸激战了,这些僵尸,若不将他们的头颅击碎,这些僵尸根本死不了。

曲仙儿和楚桂儿两个姑娘边打边嘶声惊叫,脚下乱踢,将那一颗颗被劈成两半的僵尸头就像踢球一般的给踢了出去。

那些僵尸,并不像骷髅那样,只剩下了白森森骇人的枯骨,这些僵尸还有肉,不过,**却是冰冷的,但这样比骷髅更可怕。

当被冰冷的僵尸手扼住咽喉的时候,那是一种什么心情?

没有人能想象的到,但他们却感受到了这种滋味。

别说是僵尸,就算是亲人死去,尸体在一边久了,都会害怕,更别说是这些尸体复活一般的乱蹦乱跳,要择人而嗜了。

那一次,跟随玉霄去报仇,三个姑娘曾经去过骷髅洞,见识过骷髅的诡异和可怕,但那只是见过罢了,就被玉霄给装进了乾坤袋内保护了起来,所以,还没经历过那种身临其境跟诡异的东西搏斗的感觉,但现在却不同了,因为玉霄都没有机会将她们保护起来了。

地上满是脑浆,血块,碎裂的头颅,破碎的肢体!

玉霄也是冷汗直冒,就连汗毛都竖了起来!

这些僵尸似乎还有想一般,嘴里还呜呜呜的叫着,苍白而诡异的脸上居然还有表情,张着大口,锋利的獠牙呲出唇外,闪着幽光,指甲都一寸多长,也闪着幽光,玉霄知道这些僵尸都有毒,若是被抓中,或者被咬一口,就中了尸毒了。

这些僵尸虽然手中没有武器,但他们的手就是武器,他们的锋利的獠牙就是武器,僵尸用手掐他们的咽喉,用闪着幽光的獠牙去咬他们的咽喉!

狰狞诡异的面孔,吓得几个姑娘连声嘶叫,在这几个姑娘的尖叫中,却是其余人的沉默和冷静!

曲仙儿三姐妹娇生惯养,没有见过这种阵仗,她们的心是脆弱的,可是其余的人却不同,内心中可比她们坚强的多!

玉蝶虽然生性温柔恬静,但在生死关头却是异常的坚强,玉蝶咬着牙,手中的剑已经没有了招数,只有砍剁!

剁僵尸扼向她咽喉僵硬而冰冷的双臂,砍僵尸那颗诡异狰狞的人头!

卓悠悠比玉蝶更坚强,卓悠悠身遭大难,几经生死,变得异常的冷漠无情,虽然僵尸令人毛骨悚然,但卓悠悠却没有半点惧怕之心,她早就将生死置身度外,一个人连死都不怕了,还怕什么?

寂籁的铁琵琶已经当作了铁锤用了,铁琵琶只照着僵尸那颗狰狞的头乱砸一通,直砸的脑浆乱溅乱飞,腥臭味充满了整个洞里。

铁琵琶上挂满了皮肉、脑浆和血块!

对付这些僵尸,法术已经毫无作用,弹琴,控制不了他们的心智,幻象,撞不死他们,气剑更射不死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肉搏!

整个过道中,两个和尚的怒吼声,魏晓晨和雪紫儿的娇喝声,三个姑娘的尖叫声,僵尸嘴里的发出的呜呜呜声,混杂在一起!

一只僵尸伸出僵硬的双臂,用指甲直戳玉霄的面门,玉霄大吼一声,双剑往上撩去,咔嚓一声,就将僵尸的双臂给斩断,顺势一脚踢出,将那只僵尸踢飞,那只飞起的僵尸砰的一声,又撞上后面的群尸,立刻压倒了一片!

玉霄边打边大叫道:“大家小心,这些僵尸有毒,别叫他们抓到!”

曲仙儿尖声叫着,把一具被斩掉的僵尸头给踢飞,带着哭声道:“霄哥哥,怎……怎么办呀……”

玉霄大叫道:“别怕,再支持一会,我想想!”

玉霄真为了难,十四人被夹在过道里,两面都是僵尸,实在是没有什么好主意。

玉霄往四处看着,忽然间一眼瞥见从石门中跳出来的僵尸,立刻有了主意,不由得喜出望外,大叫道:“快,大家先杀进僵尸洞里去,禅悟,你在前面开,往你身后的石门里去!”

禅悟答应一声,双锤抡起,大吼一声,一招流星追月,双锤一前一后,横着扫出,轰隆一声巨响,将身前的僵尸砸飞,直接扫倒了一片!

被他砸中的僵尸,早就被砸的筋断骨折,瘫软在地上不断的挣扎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