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17章 尸墓3

第二百一十七章 尸墓3

魏晓晨稍微动了一下,脸更红了,这男女授受不亲,玉霄去掀开她的衣袖,握住她的手臂,实在是羞人的很。

魏晓晨一动,就被玉霄给拉住了手,玉霄脸上一本正经的,丝毫不是开玩笑,沉声道:“大嫂,你不要动,你自己看看。”

魏晓晨哦了一声,低头一看,再看伤口处,已经开始腐烂化脓,流着绿色的毒水,魏晓晨惊呼道:“啊!怎么会这样?”

玉霄沉声道:“这乃是尸毒,若不早医治,就连你都会变成僵尸的,明白吗?你不要动,吃了我的药,大体没有什么事了,这药乃是齐师傅炼制的,是驱毒的,叫做百毒不侵丹,我特意问他要的,不过,虽然毒不再延伸,但必须将你手臂上这块腐肉割掉,否则,依旧是后患无穷的。”

魏晓晨哪里知道被咬了一口就这么严重,而且刚才激烈的厮杀,那顾得上这个,她本以为是小伤,根本就没放在心上,她不过就是觉得伤口之处麻酥酥的罢了,真没注意。

魏晓晨失声道:“割……割掉?”

玉霄点头道:“不错,无论是被咬中,还是被抓伤了,腐肉必须割掉,否则,会越来越严重,厉害的,你这条手臂就会不保了,明白吗?”

魏晓晨脸色惨白,一想到被割掉一块肉,心就怕死了,不由得骇的俏脸都白了。

玉霄对廉政道:“廉大哥,你按住她,我给她治伤。”

廉政答应一声,在后抱住了魏晓晨,柔声道:“晨妹,小师弟说的不假,小师弟学过医术的,其实他的医术挺不错的,你听他的没错,一会也许会很疼,你忍耐一下。”

玉霄的确学过一年多的医术,乃是跟齐天寿学的,虽然不是十分的精通,但粗浅的懂一些医术,并非是门外汉。

其实玉霄的医术,已经比起那些俗世中的大夫强多了,因为他的师傅了不起,他虽然只是半桶水的水平,但也比一般的大夫懂得多了。

魏晓晨点点头,廉政将魏晓晨的脸转过,不叫她去看。

玉霄一见差不多,这才一咬牙,用匕首将那块足有鸡蛋大小的腐肉给戳破,然后慢慢的给割掉。

再看,顺着魏晓晨白净的手臂上,流出来一股股幽绿色的毒液,而且是奇臭无比,玉霄沉声道:“给我几块粗布。”

几个姑娘答应一声,递给了玉霄。

玉霄先将毒液放出,然后又将表面的那层腐肉割掉,直到流出了鲜红的血,这才罢手。

众人都不忍再看,这生生的割掉一片肉,实在是惨不忍睹,谁都不忍心再看。

魏晓晨的伤口处实际上已经没有知觉了,早就麻木不疼了,她手臂上的腐肉被割掉,她自己试不出疼痛来了,直到流出了鲜红的血,魏晓晨这才觉出来了剧痛,不由得的呻吟一声,急忙使劲咬住了樱唇,依旧忍住了。

玉霄暗自敬佩,他其实很佩服魏晓晨的刚强,虽然没事喜欢耍魏晓晨玩,但内心中也挺喜欢魏晓晨,也挺佩服她的。

但这种喜欢并非是男女之爱,而是一种欣赏,魏晓晨早就是廉政的女人了,玉霄哪里能对她有非分之想,玉霄之所以喜欢捉弄她,无非觉得魏晓晨挺可爱的,拿她当作了真的大嫂,当作了好朋友,这才逗她玩罢了。

玉霄长出一口气,将葫芦内的水调出,给她冲洗了一下伤口,然后从怀中取出一瓶白色的药粉来,给魏晓晨撒在了伤口上,这才用寒气将她的伤口冰冻,又用粗布给她包扎好了伤口。

玉霄动作娴熟,一会的功夫就弄好了,治好了魏晓晨的伤,然后故意的捏捏魏晓晨的俏脸,微笑道:“好了,去吧。”

魏晓晨脸一红,没有说什么,知道玉霄就是这么爱玩闹的人,这要是别人这么轻佻的捏她的脸蛋,她早就翻脸了,但玉霄实在是特殊,虽然她嘴里骂玉霄,但其实她的心也是喜欢玉霄的,若不是因为有了廉政,魏晓晨恐怕也早动了心,恐怕也做玉霄的女人了。

魏晓晨咬着嘴唇站了起来,她刚站起来,就觉得自己的屁股‘啪啪啪’连着被打了三巴掌,然后又被使劲的捏了一把。

魏晓晨一声尖叫,刚才苍白的俏脸立刻成了紫红色,不用回头看,她就知道是玉霄干的,除了玉霄能做出这种事来之外,再也没有人能做了。

魏晓晨又羞又臊,回过头,二话不说,照着玉霄的脸先啐了一口口水,然后伸出白玉的手照着玉霄的头就敲了好几下,骂道:“无耻!↓流!流氓!不要脸!”

她一连给玉霄下了好几个形容词的定语,但脸上却没有怒容,而是满带笑意。

玉霄哈哈笑道:“喂喂,这可是你输给我的,我可是打赌赢的,我赢了打你屁股十下,现在不过才四下,你还差我六下呢,来,转过身子,叫我摸摸你的臭屁股。”

魏晓晨窘在了当场,的确,她的确是输了,但就算输了,玉霄就算要她履行赌约,也不能当着这么多人就胡闹。

魏晓晨骂道:“呸!你去死吧,臭不要脸的,哼!”

魏晓晨生怕再被玉霄捉弄,急忙躲在了廉政的身后,嗔道:“廉哥哥,你看他多坏!”

廉政被逗的也笑了,实在没想到这时候玉霄还胡闹,而且还没忘了那荒唐的赌约。

但自己的心上人刚被玉霄救了,而且魏晓晨的确是赌输了,虽然玉霄轻薄了他的女人,摸了她的屁股,但不过就是胡闹开个玩笑罢了,廉政哪里能去怪玉霄。

廉政微笑道:“这可是你自找的,我早说不叫你赌了,现在你赌输了,能怪谁?”

魏晓晨嗔道:“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哼!输了……输了就输了,输了就耍赖,气死你,哼!臭无赖,你再敢轻薄我,看我不打死你!”

玉霄哈哈笑道:“我们男人的确不是好东西,既然我们男人不是好东西,为什么你们女人还要嫁给男人?怪不得说你们女人胸大无脑了,就是这个原因了,唉……我早就知道女人赖皮了,所以,我才会偷袭你,这可不能怪我呀,算了,不跟你玩了,我再去帮别的人治伤了。”

玉霄说罢,又去给岳商治伤,岳商的伤也是这样,玉霄也用同样的办法给岳商治好了伤,又去给别人治伤,一炷香的功夫,差不多,被抓伤咬伤的都被医治好了。

受伤的还真不少,两个和尚,寂籁、魏晓晨、岳商、卓悠悠、玉蝶,或多或少,或轻或重的都略微受了点伤,只有曲仙儿三姐妹被保护了起来,并没有被咬伤抓伤。

幸好这点皮外伤不重,有的只是被僵尸的指甲划破了一下罢了,放出毒血吃了药,再运功逼毒就没事了。

玉霄治好大家,这才长出了一口气,问道:“大家谁还受伤了?一点小伤也要告诉我。”

玉霄看了看众人,没有治伤的除了曲仙儿三姐妹,廉政,卓悠悠之外,就只有雪紫儿了。

廉政和卓悠悠纷纷摇头,表示自己一点事也没有,只有雪紫儿脸色十分的难看,泛着碧青色,十分的难看,不过,雪紫儿也没有说受了伤,只是一言不发,坐在那里运功。

看到雪紫儿脸色难看,玉霄问道:“紫儿,你脸色不好,有没有受伤?”

雪紫儿支吾着道:“我……我……”

玉霄拉住了雪紫儿的手,给雪紫儿把了把脉,神色大变,失声道:“紫儿,快说,你那里受伤了?不要瞒我!你脉象不对,乃是中了尸毒!”

雪紫儿万般无奈,只好红着脸轻声道:“我……我左大腿被抓伤了,屁……股……上被僵尸咬了一口……”

说到这里,雪紫儿的脸都红透了,简直都抬不起头来了。

众人都没有笑,大家都知道雪紫儿极其的好面子,这厉害的尸毒,雪紫儿却不发一声,只因为被咬中的地方实在是女人的禁区,说出来怕被大家耻笑,所以,她宁愿运功逼毒,用功力抗拒这尸毒,也不说受了伤。

这要是大家一笑,雪紫儿一定是下不来台,虽然雪紫儿自从嫁给了玉霄后,性格开朗了许多,但依旧是孤傲无比,这一点依旧是没有变,所以,除了玉霄敢不留情面的捉弄戏耍她之外,还没有人敢对她那般的无礼。

雪紫儿红着脸道:“我……我不要紧的,这点伤我挺的住,没……事的……”

原来,她砍掉了一具僵尸的头,那颗头偏了一点,僵尸并没有死去,那僵尸头飞起来就扑向了她,由于光线暗淡,又是激战,雪紫儿躲避不及,被咬中了屁股,虽然她及时的将那颗僵尸头摘下砸碎,但也被僵尸的獠牙咬伤了。

她左大腿上是被抓伤的,因为她砍杀了一具僵尸,可是僵尸的爪子依旧抱住了她的腿,她将僵尸的手臂砍掉,摘下来的时候,大腿上已经被划破了,不过,她以为这点伤没什么,运功能挺过去。

玉霄给她吃了药,而且这么多人,又伤的是这种地方,她好面子,当真是说不出口。

若是只有玉霄的话,她也许会告诉玉霄,但大家都在一起,若是说出,岂不是被笑死?

所以,她就不发一言,但心里却怕的很,因为她也看到了尸毒的厉害,但伤的真不是地方,所以,雪紫儿打算,若是抗拒不了尸毒,顶多自尽也就算了,她是宁愿死,也不想被人嘲笑。

玉霄知道雪紫儿的性格,也不再玩笑,柔声道:“唉……你呀,就是这个脾气,这么厉害的尸毒你不是没见到,难道你想变成僵尸吗?你若是变成了僵尸,可是一具厉害的僵尸,我们大家可倒了霉了,乖乖的听话,我给你治伤。”

雪紫儿脸色通红,支吾着道:“不……不用了……没……事的……”

玉霄皱眉道:“还说没事?你看看你的脸都青了,再过一个时辰,你就完全被尸毒控制了,到时候,神仙都救不了你了,放心吧,大家不会笑你的。”

魏晓晨比玉霄都了解雪紫儿,那是一起长大的师姐,一起练功这么多年,如何能不知她的性格,魏晓晨劝道:“是呀,雪姐姐,尸毒十分的厉害,你虽然功力深厚,但这种毒不是其他的毒,还是叫玉霄给你治治吧,你们都是夫妻了,他给你治伤,有什么关系?”

廉政道:“不错,我们都躲到一边去,背过身去,绝不会偷看的,若是谁敢看一眼,你就杀了谁,你看好不好?”

岳商也劝道:“不错,雪师妹,玉霄是你的丈夫,他给你治伤无可厚非,我们这些人都背过身去,再叫仙儿她们遮挡着,你看好不好?”

玉蝶轻轻道:“是呀,好妹妹,快点吧,姐妹们给你挡着点,再说,师兄们都是正人君子,不会看的。”

曲仙儿道:“好姐姐,咱们都是玉霄的妻子,彼此之间还有什么秘密?玉霄给你治伤,没事的……”

岳商说罢,拍了拍几个人,然后其余的人都背对着玉霄,躲到了水晶泡泡的最边端,转过了头去,曲仙儿姐妹依言坐成了一排,这边就只剩下了雪紫儿和玉霄了。

雪紫儿眼中含泪,十分的感动,还想推托。

但玉霄拉着雪紫儿的手,柔声道:“快点吧,迟了就来不及了,难道你想变成僵尸将我杀死吗?乖乖的听话……”

玉霄轻轻的拉过雪紫儿,雪紫儿不再反抗,红着俏脸,低下了头,就被玉霄抱着,趴在了水晶泡泡内。

玉霄低声道:“悠悠,你过来,给我帮一下忙,按着点紫儿。”

卓悠悠答应一声,雪紫儿摆摆手道:“放心吧,这点痛我受得了,不用按着我。”

雪紫儿将牙一咬,一言不发,沉声道:“霄哥哥,来吧!”

玉霄心中更是佩服自己这老婆,欣赏雪紫儿的傲气,玉霄柔声道:“紫儿,忍着点。”

玉霄不再玩笑,轻轻的给雪紫儿解开了衣裙,褪掉了她的裤子,露出了雪紫儿白净圆翘的屁股,再看雪紫儿左屁股那一侧,有一排牙印,早已经肿的犹如鸭蛋似的了,腥臭的毒液缓缓的渗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