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17章 尸墓4

第二百一十七章 尸墓4

玉霄一皱眉,这么重的伤,她居然不发一声,可见雪紫儿实在是太好强了。

玉霄叹了口气,轻轻的在肿起来的伤口上扎了下去,立刻,嗞的一声,一股毒液流了出来,玉霄轻声道:“悠悠,用布给她擦着毒液,这毒液沾着皮肤,都能腐蚀了皮肤,你不要用手碰到,多用几块布。”

卓悠悠哦了一声,用布小心的擦拭着毒液,在一边给玉霄打着下手。

玉霄将伤口的毒液放干净,然后将那一块腐烂的肉皮割掉,直到挤出了红色鲜艳的血,这才用清水给她冲洗了一下伤口,然后用寒功将伤口冻住,止住了血,但想要包扎却不好包扎,因为她这伤位置实在是特殊。

玉霄将身上的长衫撕掉,撕成了两块长条,然后给雪紫儿捆在了伤口上,系在了她的腰肢上。

雪紫儿是一声不吭,咬着银牙,红着脸任凭玉霄对她随意的摆弄,她早就是玉霄的女人了,彼此之间那有什么秘密了,恐怕也只有在玉霄面前她才答应露着下半身。

只是她身子轻微的颤抖,显见是剧痛无比!

玉霄给她治好了隐蔽之处的毒伤,将雪紫儿的裤子褪掉了一些,露出了她修长的大腿,雪紫儿洁白如玉的身子,下半身都是赤着的了。

这也是雪紫儿不想说的原因,因为这伤实在是太不是地方了,女人的身子如何能让别人随意的动,所以她才这么做。

幸好她跟玉霄早就成了夫妻,彼此早就做过那事了,若不是夫妻,实在也不好这么治伤。

但就算是夫妻,雪紫儿都羞的脸通红,实在是羞愧难当。

这一次玉霄却没有半点玩笑,也没有出言逗雪紫儿玩,因为玉霄知道,雪紫儿实在是羞臊的很,再要出言取笑她,那她为了面子,真是宁愿死了吗,也不会让玉霄治伤。

玉霄这么聪明,哪里能在这时候胡闹。

幸好,雪紫儿大腿处被抓伤的并不算太严重,在她左大腿外侧和内侧,只是被僵尸的指甲抓伤了一点,虽然也肿了,但并不像被咬伤的那么严重。

玉霄也是割破了点肉皮,放出了毒血,清洗了伤口,上好了药,又给她包扎了一下,这才长出一口气。

玉霄摸摸雪紫儿满是冷汗的额头,微笑道:“还疼吗?”

雪紫儿红着脸轻轻道:“没事……我……我挺的住,好了吗?”

玉霄点点头,在雪紫儿樱唇上深情的亲了一口,柔声道:“紫儿,你真是好样的。”

雪紫儿心中一甜,满脸妩媚之色,真是令人怜爱。

玉霄忽然哈哈一笑,坏坏的伸手在雪紫儿女人最隐蔽、最敏感的地方揉了起来,然后照着雪紫儿白白的屁股打了几巴掌,哈哈笑道:“哇,我紫儿的大屁股又白又圆,比魏晓晨的都好看,难怪这些僵尸不咬别人的屁股,专门咬你的呢,真是没选错,哈哈,紫儿的屁股圆又翘……”

玉霄刚给她治好伤,就胡闹的故意拍着雪紫儿圆圆翘翘性感的屁股,嘴里唱着儿歌,拍打着她的屁股,还带着一定的节拍……

雪紫儿羞臊无比,嘤咛一声,赤着下半身就坐了起来,抱住玉霄,就在玉霄耳朵上轻轻的咬了几口,嗔道:“你这臭无赖,真是坏死啦。”

玉霄探手入怀,摸着雪紫儿的胸,坏笑道:“别忘了,你打赌输给我了,我说过,我要吃这个的,也说过,拿你的屁股当鼓敲的,现在,你该履行诺言了,哈哈哈……”

雪紫儿红着脸骂道:“你放屁,我才没有答应你……”

玉霄嘿嘿笑着就抱住了雪紫儿亲吻了起来,一只手伸到了雪紫儿最敏感的地方……雪紫儿嘤咛一声,觉得心痒难耐,极其的亢奋,但这么多人,那是夫妻之间彼此享受这种快乐的时候,虽然这些人背着身子,但还有耳朵能听见,那有这么胡闹的。

雪紫儿红着脸,将玉霄玩弄她敏感地方的手甩开,使劲在玉霄的手上掐了一把,推开了玉霄,嗔道:“这什么时候了,你还这么胡闹,真是一点都没个正经,别玩了!”

雪紫儿娇羞无比,急忙提好了自己的裤子,整理好了衣服。

卓悠悠早就笑成了一团,就知道玉霄会在治完伤后,坏的戏耍雪紫儿一番,但玉霄这种戏耍,却不会令人讨厌,因为他是在治好伤之后,而且还是夫妻之间彼此喜欢的玩笑,那个女人能讨厌。

卓悠悠正在笑,就被玉霄扑到在身下,玉霄哈哈笑道:“好悠悠,你也输给我了,你输给我什么来着?”

卓悠悠咯咯直笑,胳肢着玉霄,嗔道:“谁输给你啦?你无赖,我没输,我才没跟你打过赌呢。”

玉霄哈哈笑道:“好呀,你敢赖账,那可不行,我还记着呢,我说过,你输了,我要脱掉你裤子,每天打你屁股一百下,一打就是一百天的,现在,你们就开始还债吧,哈哈哈……”

“啊……你讨厌……”

卓悠悠跟玉霄扭在了一起,被玉霄给压在身下,强行的给脱掉了裤子,也露出了白白的屁股,玉霄噼啪噼啪的打着卓悠悠的屁股,打的还十分的有节奏感,嘴里唱着儿歌道:“啪啪啪,你拍一,啪啪啪,我拍一,啪啪啪……两个小孩做游戏,你拍二,我拍二……”

卓悠悠羞臊无比,急忙大叫道:“玉蝶姐姐,快救命呀,姐妹们,快救命呀,他欺负我……”

其余的人不好回头看,但却被逗得哈哈大笑,玉蝶急忙过来救卓悠悠,雪紫儿也过来帮忙,立刻,几个人就闹在了一团。

曲仙儿三姐妹也忘记了怕了,被玉霄逗得吃吃直笑,眼中含着泪珠,也过来跟玉霄玩在了一起。

几个姑娘吃吃笑着,将玉霄按住了,然后脱掉了玉霄的裤子,开始打玉霄起来。

雪紫儿照着玉霄的屁股打了两巴掌,吃吃笑道:“大坏蛋,还敢不敢坏了?”

玉霄大叫道:“喂,你们讲不讲理?你们打赌输了,我是债主,我可是追债的,你们耍赖?还要不要脸了?”

楚桂儿咯咯笑道:“你什么时候见过女人不赖皮的?”

曲仙儿吃吃笑道:“我们就赖皮了,怎么样,就是赖皮……”

玉蝶也笑道:“女人赖皮是天经地义的事,这个你难道不知道?”

卓悠悠吃吃笑道:“不赖皮能叫女人吗?就是赖皮,气死你,气死你……”

玉霄坏笑着,提上裤子就追几个姑娘,笑道:“好呀,你们敢耍无赖,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玉霄在后就追,六个姑娘跟玉霄嬉闹在了一起,廉政苦苦一笑,叹道:“唉,小师弟这人真是的,这时候还有心情玩。”

魏晓晨吃吃笑道:“你看看人家,难怪人家的老婆多,常言道,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他就因为坏,哎呀……”

魏晓晨正说着,就觉得自己的屁股被狠狠的捏了一把,然后觉得自己的胸也被人抓了一下。

就听玉霄哈哈笑道:“哇,大嫂的两个大馒头跟你的屁股一样的大呀,真是好玩极了……”

魏晓晨气的挥拳就去打玉霄,骂道:“你这个死无赖!”

玉霄来回的躲避着,还故意气魏晓晨道:“大嫂,你还欠我五下呢,来,乖乖的过来,让我好好的摸摸你的臭屁股,正好我没洗手,摸了你的臭屁股后,好去洗手。”

魏晓晨气的在后就追,挥动拳头就去打玉霄,骂道:“放你的屁,谁欠你的!”

玉霄道:“你也赖皮?真不要脸呀!”

魏晓晨嗔道:“就赖皮了,你才不要脸,你无耻,你↓流!”

魏晓晨也在后追着玉霄,八个人就在这大水晶泡泡内嬉闹开了,终于,玉霄被魏晓晨抓住,其余的姑娘拉手的拉手,抱腰的抱腰,咯咯笑着抓住了玉霄。

曲仙儿咯咯笑道:“魏姐姐,快来,我们帮你抓住他,快过来打他。”

楚桂儿也笑道:“快打,狠狠的打。”

魏晓晨咯咯直笑,刚想挥动白玉一般的手去拧玉霄的耳朵,没想到,就在这时候,六个姑娘本来抓这玉霄的手,忽然间都松开了,而玉霄则猛地抱住了魏晓晨纤细的腰肢,使劲的在魏晓晨性感的嘴上亲了一口。

玉霄亲完了魏晓晨,急忙就逃,但却大笑道:“哈哈哈,我终于亲到魏嫂嫂的小嘴了,我就算死了,也是死得瞑目啦,唉……我本以为魏大嫂的小嘴很香很香的,谁知道这么臭呀,难违了廉大哥整日里亲你的嘴还亲不够,你的嘴巴好臭呀,多少年没刷牙了?真是臭死了,呸呸呸,臭死了,臭死了……”

魏晓晨又羞又气,气的就去追打玉霄,嗔道:“你!你别跑,我打死你这个臭无赖!”

玉霄哈哈笑着,在六个姑娘身边如泥鳅一般的躲避着,边躲着还边说道:“喂,我不过就是亲了你的嘴巴一下嘛,我的嘴也是肉的,廉大哥的嘴也是肉的,既然都是肉做的,有什么不同呢?你就当刚才被我亲,是廉大哥跟你亲嘴不就完了吗?唉,其实,我现在后悔的很呀,真不该亲你,早知道你的嘴巴这么臭,我才懒得亲呢,你以为我喜欢亲你呀?你可别被我亲上瘾,还叫我亲呀,我可亲够了,好臭的嘴吧呀,你是不是吃臭豆腐长大的呀,你的嘴巴跟你的臭屁股一样的臭,哈哈哈……”

魏晓晨实在羞坏了,脸红透了,知道说不过玉霄,只好不说话,气的只是追打着玉霄,刚刚追上玉霄,不防备又被玉霄抓住双手,又在她嘴巴上亲了一口。

魏晓晨躲避不及,被玉霄紧紧的抱住,又被亲了一口,这一次,玉霄打开她的小嘴,坏的使劲的吸住了她的香舌,这才松开了她的嘴,急忙躲在了廉政的身后。

魏晓晨更羞坏了,在后就打,玉霄躲在廉政的身后,哈哈笑道:“大哥,快救命呀,你的老婆被我亲上瘾了,她的嘴好臭,我可不敢亲了,你快拉住她,她要强…我了……”

廉政真是又好气又好笑,真是被玉霄逗得啼笑皆非,看到魏晓晨被气的模样,更是啼笑皆非,廉政叹道:“唉,小师弟,你呀,就会气她,晨妹,算了,你别跟他胡闹了……”

魏晓晨嗔道:“他太可气了,他……欺负我,你替我打他……”

玉霄哈哈笑道:“喂,大家讲道理嘛,你可是输给我的,我这是履行赌约,早知道你嘴巴这么臭,我才不和你打赌呢,唉,只可惜,我这人就是遵守信诺,既然赢了,就要守信嘛,我有什么错?廉大哥,你看看她,跟泼妇似的,一点也不讲道理,干脆休了她,我把仙儿送给你做老婆,不要她了。”

曲仙儿骂道:“臭玉霄,你放什么狗屁!死无赖,人家都帮着你了,你还这么说人家。”

魏晓晨气道:“好呀,怪不得刚才你们忽然松开手了,原来你们是串通好了的。”

玉霄哈哈笑道:“是呀,我告诉她们,叫她们松手的,这样,我就免了她们的赌约,好嫂子,为了亲你的臭嘴,我免了她们的赌约,实在是不值呀……”

还真是这么回事,玉霄跟几个姑娘胡闹中,用心声告诉几个姑娘配合他,让他亲亲魏晓晨的嘴,逗她玩玩,还告诉她们,只要如愿了,就免了她们的赌约。

几个姑娘也是好玩笑的人,而且到了绝,只要玉霄开心,就陪着玉霄玩玩,她们当然不会在意了,于是,顺便就帮着玉霄戏耍了一下魏晓晨,所以,抓住玉霄的时候,忽然间都一起松手,让玉霄去戏耍她玩。

魏晓晨气的过去追打曲仙儿三姐妹,骂道:“好呀,你这三个臭丫头,串通他来一起欺负我,看我不打你们。”

魏晓晨跟三姐妹最是要好,也习惯了玩笑,但跟玉蝶,悠悠和雪紫儿玩起来却不自然,所以,只是追打三个姑娘。

魏晓晨抓住曲仙儿,胳肢着曲仙儿,笑骂道:“臭丫头,还敢不敢了?”

曲仙儿连连讨饶道:“好姐姐,再也不敢了。”

魏晓晨又去捉楚桂儿和洪袖儿,骂道:“还有你俩,都不是好东西。”

楚桂儿咯咯笑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嘛,好姐姐,我可不想被他在屁股上画乌龟,只好委屈姐姐了。”

玉霄哈哈笑道:“谁说你们帮了我赌约就算完了?人都说空口无凭,立字为证,既然没有文书字据,所以,我说话可以不算数的,赌约照旧执行,哈哈哈……”

魏晓晨咯咯笑道:“好呀,活该,叫你们坏……”

六个姑娘嘤咛一声,曲仙儿嗔道:“好呀你,人家都帮着你欺负了魏姐姐,你竟然说话不算数,姐妹们,打他……”

立刻,一男七女八个人又嬉闹在了一起。

其余的人都苦笑着躲在了一边,真是无可奈何。

这里虽然是地狱,可是只要有了玉霄,就算是地狱中,她们都是快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