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18章 难解1

第二百一十八章 难解1

< >

秦扬骑在洁白如雪、一尘不染的天马上,朱青骑在吉量马上,姚霞和阳娇骑在两匹白马上,四个‘女’子边并骑随着众多难民一起走着,边在一起嘀咕着什么。。:。

吉量马本来只跟应刑熟悉,但应刑乃是晚辈,秦扬等姐妹是他母亲的好友,是师姐妹,关系好的跟一个人一样,所以,应刑将吉量神驹让给了朱青骑着,他则步行随着众多弟子在前面开路。

在秦扬的肩头,落着一只两尺多大,灰羽、红脚,一点也不起眼的小鸟,这正是世上最聪明、最伶俐的‘精’卫鸟的后代,‘玉’霄的灵鸟菁菁。

在天马的旁边,龙鱼漫不经心的跟随着。

这条漫漫长路实在是走的太寂寞了,又不能飞,又不能跑,只能随着慢慢的走着,龙鱼都走的不耐烦了,但没有办法,只能跟随着。

秦扬满面焦虑之‘色’,轻轻叹了口气,喃喃道:“仙儿、霄儿他们不知道现在在哪里,为什么这么久还不回来……”

朱青和阳娇也是一样,唉声叹气的,曲仙儿、洪袖儿和楚桂儿是她们的三个心肝宝贝,爱如珍宝的‘女’儿,自幼,三姐妹娇生惯养,吃尽穿绝,三人真可以说是捧在手心怕跌了,含在口内都怕化了。

如今,心爱的宝贝‘女’儿一走就是四个多月不见踪迹,没有半点音讯,而且还是做那么危险的事,三‘女’的心都要碎了,每每想到她们,就连觉都睡不着。

朱青的眼圈又红了,轻轻道:“唉,桂儿这孩子自幼胆小,若是遇到了妖魔,可怎么办,岂不是吓坏了她,唉……”

阳娇叹道:“袖儿虽然强一些,可是也没见过什么阵仗。”

秦扬眼圈也红了,长叹道:“唉,这三个孩子本事是不错,可是没有实战经验,胆子又小,这些妖魔狰狞异常,她们又如何能不怕。”

朱青轻轻的啜泣道:“我……我昨夜做了个梦,梦见桂儿,仙儿她们,被妖魔害死了……”

姚霞在一边安慰道:“好姐姐,梦都是反着的,这证明她们没事,有‘玉’霄在,应该没事的,‘玉’霄这孩子聪明机智,可以说是天下少有,有他照顾仙儿她们,会没事的。”

秦扬苦苦一笑,叹道:“唉,但愿如此吧。”

姚霞微笑道:“你们都太小看仙儿三姐妹了,她们都大了,其实,论本事,已经不在几位姐姐之下了,那一次跟人兽之战,这三个丫头的本事我可见到了,说实话,论本事,已经不在咱姐妹之下了,几位姐姐,你们就放心吧。”

秦扬三姐妹都是淡淡一笑,因为她们也知道,姚霞所说不假,这三个孩子真是争气的很,都是天赋极高,几乎都将她们的本事学会了。

姚霞扑哧笑道:“唉……真没想到,这姐妹三个,居然跟‘玉’霄的关系这么好,三位姐姐,你们觉得‘玉’霄怎么样?”

三‘女’虽然嘴上不说,但对于‘玉’霄的样貌、本事以及悟‘性’,都是喜爱的,不过,就是‘玉’霄没个正经,这一点,三‘女’不太喜欢,可是自己的‘女’儿却爱死了‘玉’霄这点。

秦扬叹了口气,摇头不语,朱青长叹道:“唉,若不是因为‘玉’霄,这三个丫头,也不会下山经历这么多凶险,唉,‘玉’霄这孩子,难道这真是命不成?”

姚霞咯咯笑道:“几位姐姐,你们说,仙儿三人都嫁给‘玉’霄怎么样?我觉得‘挺’不错的,她们三姐妹自幼形影不离,好的跟一个人似的,就连丈夫都是一个人,也‘挺’好玩的,她们都嫁给了‘玉’霄,恐怕三姐妹就更近了,不但不像别人那样为了男人争风吃醋,恐怕几个人玩在一起,更方便了。”

阳娇叱道:“去,死丫头,净胡说八道。”

姚霞笑道:“你们做娘的难道看不出这三个丫头的心?自从‘玉’霄出了事,这三个丫头闷闷不乐,瘦了多少?一得知‘玉’霄没事,看她们高兴的,难道你们还看不出来?再说了,这么危险,跟随‘玉’霄一起去报仇,可见他们四个之间的感情了,他们四个自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有了感情,这并不奇怪呀,而且,仙儿也不小了,袖儿、桂儿也一样,既然他们感情这么好,就成全了她们也就是了,什么一妻二妾之说,根本就是胡说八道,就叫她们一起出嫁,就都是正室。”

阳娇笑骂道:“死丫头,净胡说,什么好事都便宜了‘玉’霄?这臭小子不但学走了我们的本事,就连我们的心头‘肉’一起娶走?真是岂有此理呀。”

姚霞乐的前仰后合的,笑道:“万一他们耳鬓厮磨,整日里在一起,都三四个月了,万一他们早就成了亲,那又怎么办?别到时候,三个丫头‘挺’着大肚子回家了,你们想不把她们嫁给‘玉’霄都不行了……”

秦扬三‘女’对姚霞也是无可奈何,阳娇照着姚霞的额头戳了一下,笑骂道:“你呀,死丫头,都多大了,还像小时候一样的胡说八道的。”

秦扬笑道:“看来,你跟天喜真是天生的一对,都是疯疯癫癫的,爱胡言‘乱’语。”

姚霞咯咯直笑,笑了一会,忽然捂着嘴道:“哎呀,不好,我看,喜欢‘玉’霄的姑娘不下四个,仙儿三人不说了,还有一个悠悠呢,悠悠这孩子,也是我自小看着长大的,虽然‘性’格冷漠,狠辣无情,但生的可是真不错,本事也不错,其实人品也不错,而且也跟‘玉’霄青梅竹马的,唉……头痛呀,我都为‘玉’霄头痛,要是我是‘玉’霄的话,我都不知道该娶谁好了,哈哈……最好的办法,就是一起娶了算了,要不一起娶,要不都不娶,哈哈哈……”

秦扬等人也捂着嘴笑了,的确是这样,不但姚霞这么想,就连秦扬有时候都这么想,若是站在‘玉’霄的立场上,还真是难办的很,因为彼此的感情都是这么深厚,实在是难分厚薄。

秦扬微笑道:“其实,卓悠悠这孩子也‘挺’不错的,本事不错,都超过了她的几个师姐,不过就是因为跟着苏师姐,脾气才变成这样,而且,这孩子幼时身遭大难,‘弄’的‘性’情大变,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不过,自从她跟‘玉’霄相见,我看开朗的多了。”

四‘女’边走边在一起‘交’谈说笑着,随着大批的难民,踏着厚厚的积雪,一直往前而去。

她们担心记挂着‘玉’霄等人,除了她们之外,六大妖魔也记挂着‘玉’霄等人,不过不同的是,秦扬等人是担心‘玉’霄出事,而他们却是恨不得‘玉’霄等人早死。

斩天的伤真不轻,虽然吃过‘药’,调养了一阵,但想要痊愈,也没有这么快就好的。

六个妖魔飞回到了天山,又回到了魔‘洞’内,回到魔‘洞’内,斩天望着自己的鸟兵,不由得悲从心生,越发的恨透了‘玉’霄等人。

这时,临阵逃走的天狼和蝠喷也回来了,被众多鸟兵救了回来。

天狼受伤更重,蝠喷还强一些,两个妖魔都没有逃远,都躲了起来,直到‘玉’霄等人都走了,这才挣扎着回‘洞’。

天狼满面都是歉意,跪倒在地,对师傅‘蒙’明道:“师傅,徒儿无能,临阵逃脱,请师傅责罚。”

蝠喷也跟元真请罪,元真和‘蒙’明哪里能怪罪他们,二人把天狼和蝠喷搀扶起来,并没有责罚,而是好言安慰了一番。

元真叹道:“这不怪你们,当时实在是危急,就连师傅都迫不得已逃走,又怎能怪你们?而且你们都受了重伤了,若不逃命,必然死路一条,你们是对的,唉……只是可惜了巽儿,惨死于卓悠悠和凌‘玉’霄的手中!”

天狼恨恨的道:“我恨不能将他们碎尸万段!没有手刃他们,实在是太便宜了他们了!”

几个妖魔正在谈话,忽然有一只秃鹫‘精’前来禀告道:“宗主,元师叔的大徒弟熊大壮来了。”

斩天哦了一声,道:“都是自家人,快叫他进来。”

元真一听熊大壮来到,心中高兴,原来,这个熊大壮是元真的大徒弟,乃是黑熊成‘精’,十分的凶猛,拜元真为师,本事非凡,用一把凤翅鎏金镗,名叫破天鎏金镗,重三百三十斤,十分的骁勇,可谓是元真最得意的一个徒弟。

这一次,熊大力远在深山魔域的一处总舵修炼,并没有出山,那个大山脉,其实就是后来的蜀山,只不过,那时候,还没有蜀山这个名字。

时间不大,随着噔噔噔重重的脚步声响罢,一个又黑又壮的莽汉一步夸了进来,扑通一声就跪倒在地,砰砰砰一连磕了三个头,直震得脚下的大地似乎都在颤动,那黑乎乎的东西憨声憨气的道:“徒儿熊大壮,拜见恩师和两位师伯!”

那声音又粗又亮,好似晴空忽然打了个闷雷一般的响。

就见那黑熊‘精’,身高一丈一,肩宽背厚,膀大腰圆,真是十分的粗壮,黑熊‘精’腰中围着虎皮,上半身什么也没穿,‘露’着黑乎乎的‘胸’‘毛’,‘胸’‘毛’都一尺多长,再看那张脸,虽然已经修成了半个人形,但依旧有几分熊样,是扫帚浓眉,‘鸡’蛋大小的双眼,满目尽是凶悍之‘色’,半人半熊的脸上,满是黑‘毛’,阔口咧腮,獠牙闪着幽光,一见就是一个极其厉害的妖魔。

元真满面笑容,微笑着亲手搀起了爱徒,笑道:“来,大壮,坐下吧,不必拘礼了。”

熊大壮答应一声,坐在了师傅元真的下垂手。

元真问道:“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熊大壮道:“师傅,师伯,告诉你们个好消息,教主已经涅槃成功,**已经复活,再过百天,就可以恢复功力了。”

元真面有喜‘色’,笑道:“好,很好,等教主恢复功力,天下再也没有对手,哼哼,我看这些修道者还敢这么猖狂。”

熊大壮道:“教主有令,说以免梵音阁跟两派联络在一起,命我们集合人马,先将梵音阁灭掉,如今,圣令已经发下,九大巫尊、三大圣‘女’、还有天翼宗、山王宗的人马已经开始行动,除了灵虚上人,嗷泽真人以及巫疗巫尊之外在保护圣主,其余的各路人马,已经在路上了,梵音阁的秃驴‘门’已经开始随着天帝山和龙‘女’派的转移,大批的人类正走在路上,众人已经在半路劫杀,埋伏就设在断肠谷中,徒儿是奉命特意前来通知师傅师伯们一声的,不过,徒儿奇怪的很,怎么死亡谷的人都不见了,徒儿到了魔鬼城,问了问那些蝙蝠人,才知道出了大事,这才赶到这里的……”

元真长叹一声,道:“唉,别提了,这件事以后再议,教主圣明,如此做是对的,我正想如此呢,但一直因为准备不足,又因为教主的事,所以,一直没灭掉那帮秃驴,‘弄’的今日他们也变得强大起来,今日休息一日,明日就动身,去支援他们,务必将梵音阁的秃驴斩尽杀绝,斩掉天帝山和龙‘女’派的一条臂膀。”

熊大壮道:“听说这所有的一切是一个叫凌‘玉’霄的人干的,徒儿倒想会他一会!”

光万里笑道:“师兄,你来晚了,凌‘玉’霄等人已经被‘诱’进了千尸墓,此时,恐怕都已经尸骨无存了。”

这些妖魔又是一阵大笑,一想到这条妙计,一想到除了凌‘玉’霄等十四名高手,真是心‘花’怒放。

但‘玉’霄哪里能这么容易就死,不过,虽然没死,也被困在了石室内。

幽暗的石室内静悄悄的,只有毒虫在地下来来回回吞噬地下的脑浆骨髓的声音,以及众人轻微的呼吸声。

五丈方圆的‘玉’石地面上,到处都是冰冷的尸体,残碎的肢体,碎裂的脑壳,满地的人头,若是往下看去,简直将人能活活的吓死。

十四人都累的很,因为这种拼杀,并非是用的法术,而是凭着蛮力厮杀了半天,当然要累得很了,尤其是那些受了伤的人,虽然伤口不大,但尸毒却厉害。

真正一点伤都没受的,只有五人,‘玉’霄、廉政、曲仙儿、洪袖儿和楚桂儿五人,其余的人,或多或少,不是被擦伤,就是被僵尸的指甲划伤,所以都在运气‘逼’毒。

曲仙儿三姐妹虽然被‘玉’霄逗得破涕而笑,暂时忘记了恐惧,但一眼瞥见地下诡异的僵尸尸体,一个个又是骇的浑身颤抖。.

,最新章节请访问7*8*小*说*网,备用域名:**,本站无*弹*窗,更新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