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18章 难解2

第二百一十八章 难解2

三姐妹都不敢往地下看,幸好水晶泡泡内空气清新,没有了恶臭,而石室内幽暗的很,只要不往地下看,也就感觉不到什么了。

三姐妹坐了一会,就坐在一起呆呆的出神,一个个鼓着嘴都在想着心事。

玉霄运功休息了一会,一看三个姑娘在出神,玉霄微微一笑,然后靠在了三姐妹的中间。

曲仙儿轻轻的推了玉霄一下,嗔道:“你……你别靠着我,你身上好多恶心的东西。”

的确,十四个人身上的衣服都是污秽不堪,玉蝶和曲仙儿都怕弄脏了自己的宝物斗篷,都脱下来用粗布沾着清水擦拭干净,让玉霄藏在了乾坤袋内收了起来了。

虽然几个人包袱内都有几件换洗的衣服藏在玉霄的乾坤袋内,但一场场厮杀,每日里都是血腥,就算换上了新衣服,还不是弄脏了,所以,大家也就这么得了。

玉霄嘻嘻一笑,轻轻道:“喂,咱们都要死了,你们说,在我死之前,是不是应该陪你们六个玩玩,咱们快活一阵是一阵呢?你们说对不对呀?”

楚桂儿掩住了玉霄的嘴,红着脸轻声嗔道:“你真不知羞,师兄们都在这里,你又胡闹,什么做……做的,不要脸……”

洪袖儿也道:“就是,这时候了,你还想这种事,真没个正经。”

玉霄嘻嘻笑道:“这又有什么不对了?人生在世,不就是为了快乐吗?其实,所谓的什么爱情,不就是为了那事吗?不就是为了快乐吗?”

曲仙儿用春葱一般的玉指轻轻的戳了玉霄一下,嗔道:“你呀,真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什么好话,到你嘴里就这么恶心了,爱情多美,怎么是为了上……做……呢……胡说八道……”

玉霄嘿嘿笑道:“因为这个世界本来就不美,而我这人就喜欢说实话,你们若是觉得爱情美,玩爱爱不美,那你们为什么还喜欢做?那你们女人为什么还喜欢做的时候叫?”

众人虽然盘膝打坐,但听到玉霄一句一个那事,说这些令人脸红心跳的事时,不由得心乱如麻,再也坐不下去了。

魏晓晨睁开眼就骂道:“臭不要脸的,闭嘴!真恶心!”

玉霄故意气她道:“是呀是呀,我说说就是不要脸,那么整日里做这个事的男女岂不是更不要脸了呢?大嫂难道没做过吗?哈哈,大嫂难不成还是处女吧,哦,对了,这种新词语大嫂恐怕还不懂什么意,这爱爱两个形容词是我发明的,意就是说,男人脱光了衣服,女人光着屁股,然后男人的小鸟就往女人撒水的那地方来来回回的戳,正所谓,天地分阴阳,凸凹有致,男人一凸,女人一凹,正好合适,真是奇哉妙哉,这个男人和女人双方都快乐的过程呢,就被我命名为做…了……”

还没等玉霄说完,三姐妹又羞又臊,几乎同时伸出手,就捂住了玉霄胡说八道的嘴,曲仙儿重重敲了玉霄一下,嗔道:“你真是↓流!无耻,臭不要脸!”

洪袖儿骂道:“你能有点正经,说句人话行不?”

玉霄哈哈笑道:“这种事就是人做的事,也是动物做的事,我说这个不是人话,那么,做这个的人岂不连人都不是了吗?”

楚桂儿嗔道:“二位姐姐,都别理他,他就这么坏,你越是理他,他越是说的凶,故意的气你!”

玉霄乐的前仰后合的,大笑道:“你们说我↓流,我就↓流,总比你们这些明处一本正经,暗中却敢做不敢承认的人强吧?哈哈哈,魏大嫂,廉大哥,我敢承认我跟女人做过,而且玩女人好快乐,我最喜欢玩她们六个,我喜欢玩女人,我喜欢,我敢承认,你们敢吗?而且不但这个我敢承认,而且我其余的什么无耻的想法都敢认!我曾经对两位尼姑师姐曼妙的身材有过非分之想,想剥光她们的衣服看看,摸摸她们,亲亲她们的小嘴,也曾经想,若是能跟魏大嫂睡一觉,做做那事那该多爽,我敢承认,因为我这人一点都不虚伪,你们呢?你们谁敢承认?廉大哥,你敢吗?魏大嫂你敢吗?你们俩是做过夫妻的,敢承认喜欢这种事吗?廉大哥,你也是男人,你敢承认,心中只喜欢魏大嫂,就从来没对别的女人幻象过吗?那一次你抱着我的蝶儿,我蝶儿这么漂亮,身材这么好,就被你抱在怀里,你难道就没有一点想把她那个……亲亲她的想法吗?你说,你敢认不?”

廉政、魏晓晨、碧萝、寂籁四个人真是尴尬无比,一开始愤怒,真的生玉霄的气了,尤其是廉政,因为这个玩笑实在是开的太过了。

但一听玉霄这么说,四个人不仅又都红透了脸,纷纷低下了头,不敢多说一句。

的确是这样,玉霄也的确没说错,那一个人能没有幻想呢?

一个男人见到一个女人,那女人生的倾国倾城的美貌,还挺着胸晃来晃去的,若是这男人没有想一亲芳泽,触摸剥光那女人的想法,那可能吗?

但想跟做却是两码事,你意**,没有人知道,外表看来,你还是一个好人,可是想法变成了行动,就是一种犯罪。

但就算你意**,真的有那种想法,若是有人问那男人,见到这么漂亮的女人,这女人美的像嫦娥一般,身材好,胸部坚挺,屁股圆翘,双腿滚圆修长,你心中是什么想法时,一般的人会怎么回答呢?

被问的男人就算心中极其的渴望跟那个女人快活一番,但也没有人会说,会承认这么想的,一定会虚伪的说什么,根本没有半点想法等等。

人的内心丑恶,是看不到的,是会掩饰的,这就是人的虚伪之处了。

但玉霄就**裸的将人类的虚伪做作指明了,一言戳中要害,令听到的女人,羞愧无比,令听到的男人,无言以对。

玉霄冷笑道:“我想并没有错,因为你们人人都有不干净的想法,只是不敢说出来,不敢承认罢了,可是我做人,光明磊落,从不虚伪,其实,有想法,但控制自己不去做不该做的事,依旧是个好人,但不敢承认的,却是好人中的伪君子,就像你们这些女人一样,表面上都一本正经的,就连做那事的时候,嘴里还一个劲地道,不要,不要,但内心是多么渴望跟男人做那事,唉,我不虚伪,可是像我这么不虚伪的人,世上又有多少?我问你们,你们谁现在敢说,我好色,我喜欢女人,我喜欢男人,我喜欢天天做,你们谁敢说?谁敢认?你们谁又有勇气承认自己呢?没有吧,哈哈哈……”

廉政低下了头,一言不发,只是长长的叹了口气。

廉政本想喝斥玉霄几句,怪玉霄不该开玩笑这么过火,但一听玉霄如此说,不由得黯然神伤,一种难言的痛苦涌上了心头。

是呀,玉霄说错了什么?

也许,他错就错在,不该将人类肮脏的内心给指出来,也许,他就应该跟其余的人类一样的虚伪做作,那样才对,只可惜,他是傲人族的人,他也许有很多缺点,很多坏处,但你不得不承认他是一个真实的人。

你可以说他好色,说他风流,说他无耻,说他↓流,说他多情,说他花心,说他自私,说他狂傲,说他不懂礼教,说他种种的不是,但谁也不可否认的是,他绝不是一个虚伪的人!

因为他敢想敢承认,敢做敢当,比起世上的伪君子,他要好的多了,他是全世界虚伪的人类中,唯一一个不虚伪的人。

廉政其实也有过想法,每一次见到玉霄六个貌若天仙的老婆,他的心也是怦然而动,也曾经幻想过,若是自己也有这么多老婆,若是能亲亲玉霄六个老婆那该多好,但一有这种想法,他就自责,骂自己无耻。

那一次,为了救玉蝶,他曾经抱过玉蝶,若说半点都没有玉霄所说的那种想法,那简直就是荒唐的谎言,那时,玉蝶触电,酥软无力,他就抱着玉蝶,玉蝶就靠在他的怀中足有半柱香的时间,那时的他多想低下头亲一亲玉蝶那完美无缺的脸,性感幽香的樱唇,摸一摸她柔软的胸……

所以,玉霄这么胡说八道,他都不敢多说一句,因为他也有过这种无耻的想法,不过不同的是,玉霄有勇气承认自己肮脏的想法,而他,却要虚伪的否认内心中的想法,这就是两者的不同之处。

他自以为公正,无私,做人也的确是公正无私,所以,他自己的内心都是这么肮脏,都有过这种无耻的想法,又有什么权利去指责玉霄对他的老婆存在过不干净的幻想?

所以,廉政沉默了,羞愧难当,低下了头。

魏晓晨何尝不是,若说她内心中一点都没有对玉霄动情,没有一点喜欢玉霄的意,连她自己都骗不了,别说别的,当她被玉霄胡闹的亲了她的嘴,摸了她的屁股,她就觉得芳心乱跳,有一种想再让玉霄多触摸的想法,所以,有时候,她并非是躲不开玉霄对她的戏耍,而是她不想躲开,喜欢被玉霄这么的捉弄戏耍她一番,因为她喜欢那种莫名其妙的心跳感,因为那种神秘奇妙的感觉,是廉政身上没有的。

但这种无耻的内心想法,是何等的无耻,若是被人知道了,岂不是变成了一个音荡的女人了?

她没有勇气承认,也不敢承认。

可是玉霄却敢,这就是玉霄的勇气,这也就是玉霄与众不同的地方,吸引人的地方,虽然有时候,他的话语总令人很难堪,但他还是如此的讨人喜欢。

碧萝和寂籁又何尝不是?

年纪轻轻的,做了代发修行的尼姑,内心中难道一点都没有想男人吗?难道就一点没有幻想过跟男人做那个的美妙滋味吗?

若是女人没有过这种想法,恐怕就不是女人了,因为每一个正常的男女都有过这种幻想,但敢于承认的却没有。

玉蝶羞的满面通红,轻轻的推了玉霄一把,柔声道:“霄弟,你就别胡说八道了,这么多师兄,别胡闹。”

玉霄看了看玉蝶,微笑道:“蝶儿,姐姐,你敢不敢承认,你喜欢和我做呢?哈哈,你一定不敢,因为你若是承认,那就证明你的内心肮脏,是一个**荡的女子,但你不承认,又是一个虚伪的人,哈哈,做人真的很难呀!可是我,就敢承认,我就承认我好…,我花心,我↓流,我自私,这又有什么?谁能把我如何?想要审判斥责我,除非那人真的没有半点想法,才有权利说我,哼哼,恐怕就是如来佛祖做了和尚后,都有‘行羽’吧,因为他虽然做了和尚,可是男人的小**却没有割掉,只要有小**,就会有,就会难以自制,就会想女人,如来做人的时候,他会怎么办呢?还不是幻想着女人,然后自己用手解决吗?哈哈哈哈……可笑呀,可笑呀,荒唐呀,荒唐,这个无耻的世界呀……”

玉蝶幽幽叹了口气,羞的满面娇红,不再说话,只是红着脸低下了头,因为她也被玉霄一语中的,给说破了虚伪之处,因为玉蝶内心中也是喜欢男人的,好喜欢跟玉霄**,好喜欢玉霄那么的爱抚她,但她不能承认,而且时常还故意的推托,表示自己对这种事不喜欢,不在意,假意的装装样子,玉蝶都尽量让自己不去叫,抑制着自己的丑态,玉霄说她虚伪,根本是没有说错,她又如何反驳?

而且她本就是一个不善言辞的女子,也是一个性格柔弱的女子,在她的眼中,玉霄就是她的天,所以,更不会跟玉霄争辩了。

玉霄怅然道:“唉,没想到,傲人族一向追求平等,自由,决不屈膝于人,也从不歧视别人,欺凌别人,但这么可敬的民族却被灭绝!而唯一活着的傲人族人,却失去了做人的尊严,跪倒在俗世礼教的脚下!唉……没想到,真正的傲人族人,没有做到这股傲气和自尊,可我这个并非真傲人族的人,却做到了这点,真是可笑,荒唐,可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