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19章 荒唐事1

第二百一十九章 荒唐事1

一见玉霄没了脾气,见没人理会他,自己都泄了气,魏晓晨这个笑,魏晓晨捂着嘴吃吃笑着,还故意气玉霄道:“喂,臭无赖,你怎么不说了?继续呀,我喜欢听,你骂吧,嘻嘻嘻……”

玉霄看了看魏晓晨,心中有一种歉意感升起,暗暗的道:“唉,魏晓晨这个姑娘挺好的,我这么捉弄她,她还是拿我做朋友,我真的不该总是故意的轻薄她,故意的气她。

玉霄捏了捏魏晓晨的鼻子,气道:“算了,对牛弹琴,有什么意?懒得理你们了,来,大家喝酒啦,吃饱喝足,咱们去死了!”

玉霄大笑着,用葫芦内的清水做了几个冰杯,然后给众人一一满上了一杯酒,微笑道:“唉,也许,我不该这么骂各位大哥大姐,就算我不对,大家觉得怎么样?”

魏晓晨嗔道:“怎么就算你不对?本来就是你不对!”

曲仙儿道:“就是,平白无故的,你骂了我们,还有,你还打我一个耳光呢,这笔账怎么算?”

楚桂儿嗔道:“还有我,怎么算?人家从小到大,爹娘都没动我一个指头,你却打人家一个耳光,你说怎么办吧?”

玉霄苦笑道:“喂喂,你们讲点道理好不好呀?那时你们都吓傻了,都快要尿裤子了,僵尸掐死你们都不敢动了,我是为了救你们才这么做的,你们不感谢我,还怪我?真是一对对白眼狼呀,女人都没良心!你们,你们,都是我给你们治伤,我不给你们治伤,你们就等着变成僵尸吧,也不谢谢我,还怪我?”

曲仙儿红着脸骂道:“你才吓得尿裤子呢,不知羞,什么话都说。”

众人这个笑,其实,大家都很感激玉霄,若不是玉霄对大家的恩情实在是太大,十四人又是出生入死,乃是患难的朋友,谁能听他这么骂而不理他。

别说别的,就凭着刚才玉霄精心的给大家治伤,也不嫌弃伤口又臭又脏,只是这一点,大家都不会怪玉霄过激的言语了。

两个姑娘被玉霄打了一耳光,根本就没怪他,因为那时候,玉霄的确是为了救她们,的确是为了她们好,为了打醒她们的怯懦,她们心中其实还是感激的。

一个耳光换了一条命,孰轻孰重,这个自不用问。

魏晓晨吃吃笑着,故意气玉霄道:“谁让你给治伤来?感谢你?呸!我可没求你治伤,我才不欠你人情呢,才不会感激你呢。”

玉霄双手加额,长叹道:“喔!天呀!这是什么世界呀?难怪这世上好人越来越少了,原来,只因为白眼狼实在是太多了。”

众人又是一阵笑,玉霄就这么有趣,简直能让一个人的感觉从冰点立刻升华到沸点,然后从沸点立刻成了冰点,真是令人捉摸不透。

玉霄长叹道:“唉,下次你们再受伤,我可不管了,尤其是你,魏大嫂,魏晓晨!就算你下次被僵尸咬到屁股,咬到你的两个大‘肉包子’我都不管。”

魏晓晨呸了一口,骂道:“放你的狗臭屁!”

玉霄哈哈笑道:“对对对,僵尸怎么能咬大嫂的屁股呢?我紫儿又白又翘的屁股是又香又软,僵尸好色,喜欢也没什么奇怪的,可是魏大嫂的屁股却是又臭又脏的,僵尸闻到你的臭屁股,躲都来不及,又怎会咬你呢?”

这一次,又把魏晓晨给气着了,魏晓晨红着脸,直奔玉霄,骂道:“你这死不要脸的臭无赖,这世上最可恶,最讨厌的人就是你,你为什么不去死?”

玉霄躲避着魏晓晨的追打,在六个姑娘身边来回的躲避着,边躲避着边戏耍魏晓晨道:“怎么了?大嫂,你是不是被我亲上瘾了?还是被我摸了你的屁股和你的大馒头,也上瘾了,特意叫我亲亲你的臭嘴,摸摸你的臭屁股,对不对?我可不想摸你了,更不想亲你了,大嫂,你是不是拉屎的时候从来都不擦屁股的?真是好臭的屁股呀,隔着裤子摸你,我的手都满是臭味,真难得大哥天天摸你的臭屁股也不嫌臭,真是好人呀,唉,摸了你的臭屁股,到现在我的手都还臭着呢,估计要臭三天呢,还有,刚才亲了你的小嘴,也是臭的,我可不想亲你的臭嘴了,大嫂,求求你,求求你就饶了我吧,别叫我摸你,也别叫我亲你了……”

魏晓晨如何能不气,如何能不害羞,气的抓起玉霄斟满的酒,朝着玉霄乱泼一通,然后连冰做的酒杯一起砸向了玉霄……

魏晓晨跺脚嗔道:“仙儿,桂儿,袖儿,咱们都是好姐妹,快帮我抓住他,气死我啦!”

三个姑娘咯咯笑着就过来帮着捉玉霄,玉霄大叫道:“哇,我可是你们的丈夫呀,怎么,想谋杀了我,改嫁廉大哥吗?不用杀了我这么狠毒吧,我同意你们改嫁了,这还不行吗?”

“打他,打无赖……”

“抓住他!”

“姐妹们,好好的收拾他!”

立刻,这个沉闷腥臭的僵尸室内充满了一片欢声笑语……

就算是在地狱中,也应该笑着去死!

这就是玉霄,这就是凌玉霄,天上地下,最最独一无二的一个人,一个神!

第二百一十九章荒唐事

阴暗潮湿,满是残肢断臂、血腥和脑浆的石室内一片欢声笑语,本来阴森诡异,令人望而生却的气氛不过转眼间就被玉霄几句话给清扫而空。

廉政静静的坐在角落里,心中不得不佩服玉霄的这个本事,因为他总是那么幽默和淘气,完全可以凭着几句话就可令人的感觉大起大落。

他让人气愤时,能活活气死个人,让人开心时,又能逗的人笑破肚皮,真是世上最最令人难以捉摸的一个人,一个怪人。

逗人开心,跟这么多倾国倾城的美人打成一片,嬉闹在一起,让这些美人们哭哭啼啼,嘻嘻笑笑,娇嗔无比,尽显女人的魅力和美丽的一面,这一项本事,廉政自问就算是再活一百年也做不到。

他永远只是一个旁观者,一个融入不到别人快乐的一个旁观者。

玉霄逗的几个姑娘生了一会气,又笑了一会,又闹了一会,这些姑娘们也闹累了,这才不再玩笑了。

玉霄揽着魏晓晨的脖子,坏笑道:“大嫂,你真的好可爱呀,这样吧,就再让我亲亲你的嘴吧,就这一次,我保证这一辈子就亲这一次了。”

玉霄的手刚揽住了她的脖颈,魏晓晨一个后肘就撞向了玉霄,然后呸了一口,骂道:“你去死吧,臭无赖,哼!”

玉霄揉着胸口,叹道:“唉,这么凶的女人真是少见,真是母老虎呀……”

雪紫儿掩嘴笑道:“活该,谁叫你这么好色的,见到女人就想那个,你以为全天下的女人都随意的让你戏耍?”

玉霄又抱住了雪紫儿,哈哈笑道:“不过,女人多了也够烦的了,反正你们女人脱光了都一个模样,除了一张脸不同之外,**的构造是一样的,不过就是有的女人身材好,有的女人身材不好,有的胸大一些,有的小一些,有的高一些,有的矮一些罢了,正所谓,熄了灯,漆黑一片,丑八怪也是嫦娥姐姐,哈哈哈……”

雪紫儿将玉霄按在她的手甩开,呸了一口,骂道:“呸!臭不要脸的,你呀,怎么这么好色?”

玉霄嘿嘿笑道:“好色不好嘛?一个男人若是不好,娶了你们女人,冷落在一边,放着你们不用,让你们独守空房的守活寡,这样你们女人喜欢吗?哈哈……你们女人嫁给男人,不就是想被男人那个吗?装什么正经呀,有本事不嫁人,那才叫本事呢。”

雪紫儿骂道:“滚蛋,才不理你。”

玉霄悠悠笑道:“你不理我不要紧,我可有六个老婆呢,哦,不对不对,是八个才对,另外两个不在罢了,但在这里,我还有温柔贤淑的蝶儿,洒脱大方的袖儿,娇艳无比的仙儿,清纯秀丽的悠悠,还有天真可爱,聪明伶俐的桂儿,我还是不孤独的。”

其余的姑娘一边听着一边笑,因为这是玉霄给她们的评语,都是赞美的词语,而且说的都是那么的准,所以说的几个姑娘心里甜丝丝的。

楚桂儿问道:“那紫姐姐呢?她是什么呢?”

雪紫儿叱道:“去!别问他,他能给我什么好评语?”

玉霄哈哈笑道:“紫儿是,胸大无脑的紫儿,哈哈哈……”

雪紫儿照着玉霄就掐了一把,嗔道:“滚!永远有多远,你给我滚多远,哼!”

玉霄嘻嘻笑道:“几位好老婆,你们现在谁想陪我爱爱呀?我好想在临死之前,再跟你们快乐一番,这样,等会我死了,也是心甘情愿,没有遗憾的了。”

玉蝶红着脸道:“别胡闹,这里……”

玉霄微笑道:“这里这么小,又有师兄、师姐们对不对?其实,怕什么呢?人都要死了,这副臭皮囊很快的不属于自己了,又何必在乎这么多呢?这样吧,我总觉得对你们不公平,大家既然都在绝上,不如就痛痛快快的都享受一番吧,你们谁若是喜欢别的男人,若是喜欢廉大哥,就和廉大哥快活去,只要那个母老虎同意,你们就随便,若是喜欢岳师兄,就把岳师兄当作是我,陪岳师兄玩去,若是两个和尚师兄肯破戒,你们喜欢强壮的,就去跟两个和尚师兄,男人可以三妻四妾,女人为什么不能?而且,咱们死后,这个躯壳,就会腐烂掉,完全不属于自己,在这个臭皮囊还属于自己的时候,咱们何不快乐一刻是一刻呢?所以,今日咱们就彻底的痛快一回,大家就疯狂一回吧,哈哈哈……”

“啊!啊!啊!啊!”

一席话,把众人都说的目瞪口呆,都失声惊叫!

大家都愣住了,这么荒唐的主意,这么无耻不要脸的话,也只有玉霄才能说的出口。

这岂不是聚众…乱,简直是不容于人世间!

再看六个姑娘立刻不笑了,脸上都罩着一层白霜,一个个横眉立目的瞪着玉霄!

雪紫儿第一个说话了,雪紫儿二话不说,狠狠的就掐了玉霄一把,骂道:“住口!凌玉霄!你……”

雪紫儿颤抖着手指着玉霄的鼻子,怒道:“凌玉霄,你给我听着!我雪紫儿已经是你的人了,就永远是你的女人!虽然你说的对,这副臭皮囊,这个躯壳,在我们死后不属于自己了,但做人如何能这么做?你把我雪紫儿当作什么女人了?我告诉你,我雪紫儿既然是你凌玉霄的妻子,活着,我的身体和这副臭皮囊,除了你凌玉霄一个男人可以得到之外,任何男人也休想碰我的身子!死后,我的灵魂除了是你凌玉霄的灵魂,任何男人也休想得到!哼!”

雪紫儿真生气了,虽然已经到了绝,但她就是这种女人,一旦嫁给了一个男人,她的心,她的身体,就永远只属于一个男人,不像现在的女人那样,水性杨花的,一天换一个男人,都不知羞耻,一辈子结婚离婚十几次,还当作是本事,但雪紫儿却是正正经经的女人。

玉霄静静的听着,一言不发,但心中却是一阵阵感动。

雪紫儿说完,玉蝶也走上前来,玉蝶完美无缺的俏脸也是气的都白了,玉蝶用春葱一般的玉指使劲戳了玉霄额头一下,嗔道:“霄弟,你这是什么话?我们姐妹既然嫁给了你,就永远是你的女人,就算以后你不在了,我们都会为你守节,这一生一世,活着,我们的身子,我们的心,就只是你一个男人的,死后,咱们的灵魂也是你的,这一点,雪妹妹说的,正是我要说的,霄弟,你就算胡闹,玩笑,也不该这么胡闹!”

卓悠悠走上前来,拧住了玉霄的耳朵,嗔道:“二位姐姐的话你听到了没?再要胡说八道,心再要这么不正,姐妹们可对你不气了!”

洪袖儿走上前来,拧住了玉霄的另外一只耳朵,先呸了玉霄一脸满是幽香的‘花露水’,然后骂道:“我们姐妹既然将清白的身子给了你,就是你的女人,如何能那么做?就算下一刻死去,我们也绝不会做出不守妇道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