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19章 荒唐事2

第二百一十九章 荒唐事2

曲仙儿二话不说,照着玉霄的头先重重的敲了几下,嗔道:“你说,你说这话是什么心?你把我们姐妹当作什么了?当作了水…杨花的女人?当作了下贱的女人吗?你知不知道,你这么说,姐妹们的心多难受?我们六人已经亲如姐妹,虽然六女共事一夫,为外界所不耻,但是,经过这些磨难,我们的心始终是一起的,我们六姐妹也亲如一个,我们也不在乎这些非议了,你还有什么不知足的?为何说如此令人痛心的话?呜呜呜……”

曲仙儿说罢,又开始抽泣了起来,这一次,真的被玉霄的话伤了心。

楚桂儿捏住了玉霄的鼻子,叹道:“唉!你呀!说你点什么好呢?你娶玉蝶姐姐和悠悠,我们姐妹不反对,因为你们认识的时间比我们姐妹要久,感情可以说都要比我们姐妹深,至于雪姐姐,不管是你给她治伤也罢,还是出生入死也好,你也对她动手动脚了,你娶雪姐姐我们也情愿,至于你说的什么翡翠和美人鱼,你说将来要娶她们,我们其实也默认了,因为毕竟你跟她俩也是因为特殊情况,而且翡翠还跟你做了好几个月的夫妻,我们又如何能不通情理?至于我们三姐妹,自幼跟你青梅竹马的一起长大,虽然你胡闹,顽皮,但我们就是对你情有独钟,再加上那一次,我们的确是走上了绝,都以为必死无疑,所以,你一起娶了我们,我们也甘心情愿,可是你好不该,说出这种无耻的话,我们三姐妹同时嫁给了你,而且还可能是八女共事一夫,我们六个,不敢说天下第一的美,也可说是十万里挑一的女人了,你有什么不知足的?”

玉霄长叹一声,伸手握住了雪紫儿的手,雪紫儿哼了一声,气的甩开了手,骂道:“滚开,别理我!”

玉霄黯然道:“其实,我并非是羞辱你们,而是觉得这样对你们女人不公平罢了,还有,咱们这一次也是走上了绝,真可谓是九死,连一生都没有了,所以,我只想你们能快乐。”

玉霄说罢,从怀中取出了乾坤如意袋,拉过玉蝶的手,塞到了玉蝶的手中,又摘下了自己喜爱的宝葫芦,拉过曲仙儿的手,塞给了曲仙儿。

几个姑娘就是一愣,玉蝶皱眉道:“你……你给我这乾坤袋做什么?”

曲仙儿也问道:“这葫芦你给我做什么?”

玉霄没有说话,紧接着,脱下了追日靴,交给了洪袖儿,脱掉了长衫,又脱掉了珍珠衫,递给了楚桂儿,他把身上的宝贝都给了几个姑娘,这一来,把几个姑娘都闹愣了。

六个姑娘一起问道:“你做什么?”

玉霄长叹一声,缓缓道:“这是我的几件宝贝,乾坤如意袋中,还有青春常驻珍珠果以及不死果,都给你们了,只是我的这两把神剑,你们谁也无法驾驭,只好陪我一起去死了,你们都是我的好老婆,我若是死后,你们不必为我守节,若是喜欢谁,就嫁给谁,因为你们还年轻,明白吗?”

雪紫儿摸摸玉霄的额头,叹道:“唉,这小子真的是发烧了。”

玉霄握住了雪紫儿柔若无骨的玉手,拉着雪紫儿坐下,正色道:“我是认真的,这道石门外,有千余多毒僵尸,而且这里的出都被封闭,乃是绝了,但咱们不能坐着等死,你们看这里,这里狭小,又满是尸体,腥臭无比,所以,等会,我要出去探,找一找出,你们就在这里等着我,若是这个水晶大泡泡忽然间破了,那就证明我死了,法术也随着我消失了,你们呢,就待在这里活下去吧,有了这个葫芦,你们就可以活下去,因为葫芦内,有可以吃的鱼虾等动物,有呼吸不完的新鲜空气,你们也不必再出去找了,免得死在僵尸之口,因为我若是都找不到出,你们也不会找到的,就算你们找到,若是出去,也会死在天魔之手,所以,你们在这里活下去,总比死了的好,等我死后,你们肯定很寂寞,但幸好这里还有男人,到那时,你们喜欢谁,就跟谁好……”

六个姑娘本来十分气愤的脸上,再也没有了怒容。

原来,他是另有话说,并非是心里看不起她们,也不是试探她们,而是真的要将她们许给别人,他好安心出去探,他好安心的去赴死!

说到底,他还是为了她们好!

是呀,若是他死去,这里有他的宝葫芦,不缺吃,不缺喝,依旧可以活下去,虽然这里狭窄,但能活下去,总比死了的好。

可是,她们还这么年轻,要活下去,还要活好久才死,这么漫长的岁月,被困在这个不见天日的地方,那岂不是好寂寞,好孤独?

幸好这里不只是她们,还有男人,有了两性间的快乐,日子也好过的多了,这就是他打定的主意,他又有什么错?

六个姑娘一个个眼圈又红了,曲仙儿抽泣着道:“傻瓜,难道你若是死了,我们能苟活吗?”

雪紫儿叹道:“唉,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咱们不是说好的吗?要死一起死,要活一起活的,不管是天上还是地下,咱们都死在一起,死后灵魂也不分开!”

楚桂儿哭道:“还有,你若是死了,我们活着还有什么意?这里到处都是尸体,我好怕,我宁愿你先把我杀了,我宁愿跟你一起死,也不要跟你分开,等会,你若是杀出去,咱们就一起杀出去,大不了一起死了就是了。”

楚桂儿一哭,其余的姑娘都一起哭泣了起来,就连雪紫儿都落了泪。

这一次简直比在地下被活埋的时候还可怕!

在地下的时候,虽然被埋,却没有危险的僵尸,可怕的毒虫,而且他们有水,有吃的,有空气,只要慢慢的挖地道,总有一天,可以挖出去,还有活。

可是如今这里呢?

这里是布满机关的死穴,是石头的,他们就被困在石头山腹里,而且在这个山腹中,还有这许许多多的毒僵尸,简直就是死一条了。

其实,这一次最后悔的是几个姑娘,后悔不该贪功心切,不听玉霄的劝告非要追进来杀妖魔。

若是听了玉霄的劝告,见好就收,就这么算了,直接赶回家去,也就不会走到这条绝上来了。

可是如今,玉霄却要穿过这么多毒僵尸去寻找出,别说是没有出,就算有,这么多僵尸,也杀不出去。

七个人哭成了一团,楚桂儿哭的最厉害,楚桂儿痛哭道:“霄哥哥,你打我吧,你骂我吧,都是我逞能,害死了大家,我要是不破了机关,大家都进不来,也就不会有事了,你打我吧,你杀了我吧……”

玉霄眼中含泪,他又怎忍心怪桂儿,她已经很痛苦了,又如何能去怪她?

玉霄给楚桂儿擦着泪水,微笑道:“傻瓜,谁也不会怪你,这是意外,这一上,你长大了,你很乖,也立了不少的功,可以说,若是没有你相助,大家又如何能对付那么多的妖魔呢?算了,不要哭,你们不会死的,乖乖的听我的话,在这待着,我一会就去探。”

卓悠悠流着泪道:“霄哥哥,咱们不是说好了,要死要活都一起的吗?咱们一起去就是了。”

廉政也在一边道:“不错,小师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咱们十四人一起来的,就要十四人一起离开,十四人要生要死,都要在一起,不能分开,你何必自己去冒险?”

魏晓晨道:“不错,咱们休息一阵,就杀出去,如此窝囊的活着,不如痛快地一战!痛痛快快的战死!”

玉霄道:“不行!这一次,我若是自己去探,也许还有一线生机,若是咱们硬要冲杀,是必死无疑,我出去探,也并非是杀出去,凭着蛮力去,若是只是凭着手中刀剑杀出去,是必死无疑的!”

岳商问道:“不杀出去,那怎么出去?”

玉霄笑道:“事到如今,我也就不瞒大家了,我决定,化妆成僵尸,混到僵尸里去,在这墓穴里找一找出,若是我找到了,就会回来带大家走,若是我找不到,那就是死一条,没有活了。”

楚桂儿失声道:“啊!装成僵尸?”

雪紫儿也惊呼道:“你……你是说,你要混到僵尸堆里去?”

玉霄点点头道:“不错!据我所知,这些僵尸是凭着嗅觉考的,只要有气息和血腥味,他们就会撕咬不止,就会进行攻击,幸好他们是僵尸,虽然大脑还在,但相当于白痴一样,双眼根本就等于不在,所以,我若是化妆成僵尸混到里面去,然后慢慢的找寻出,兴许还有一线生机。”

曲仙儿失声道:“你……你疯了?你这岂不是去送死?”

楚桂儿道:“僵尸那么恶心,而且还有毒虫,你混到僵尸堆里,你不怕吗?万一被发现了,那怎么办?”

玉霄道:“所以,这一次探,我一个人去,连死我都不怕,如何能怕这些僵尸?至于像不像,这个只能看你的了,桂儿,你幻化一个僵尸的模样,做的像一些,我用寒气冰冻住幻象,躲到幻象里,混到僵尸堆里去……”

楚桂儿斩钉截铁的道:“不行!我不会给你做的!这个办法万万不行!”

其余的姑娘也连连摇头,因为玉霄这个办法实在是太冒险了,他混到僵尸堆里去,若是被僵尸发现了他不是僵尸,伸手就能活活的掐死他,都能活活的把他撕碎了,连反抗的余力都没有!

玉霄神色凝重,正色道:“这是唯一的办法了!我只能一拼了!你乖乖的听我的,否则,我再也不认你这个老婆了!”

楚桂儿抽泣道:“你……你就算要化妆成僵尸混进去找出,也不该一个人去,要去,咱们七个人一起去!”

魏晓晨道:“不对,是要去,十四个人一起去才对!”

玉霄冷笑道:“你们难道不怕?到时候,身边就是僵尸,也许有毒虫蛇蝎在四周爬来爬去,在你身上爬来爬去的,你们受的了?而且僵尸都是尸体,可怕诡异的样子你们也见到了,你们就不怕?”

曲仙儿颤声道:“不……不……不怕……”

玉霄道:“不怕是假的!只要你们一怕,露出点破绽,被发现了,就是死一条!”

廉政道:“小师弟,这样吧,我也觉得应该去探探,看看这里有没有活,我跟你一起去。”

玉霄又摇摇头道:“也不行?”

廉政皱眉道:“为什么?难道你以为我会怕?你放心就是,就算一只僵尸趴在我身上,我都绝不会露出破绽的!”

玉霄微笑道:“我并非是不信大哥的定力,而是这个墓穴中,空气浑浊,都是尸毒晦气,而且,你们虽然功力高深,但还是要呼吸的,只要你们一呼吸,就有生人的气息,就会被僵尸发觉了,可是我不同,我可以不必用鼻子和嘴巴呼吸,因为我学过水功,可以用身上的毛孔呼吸,我这么做,一个是晦气毒气害不了我,再一个就是僵尸也绝发现不了我是假的,所以,你们谁都不能去,更何况,你们的身上都受了伤,有血腥味的。”廉政低下了头,也明白,玉霄所言不假,的确如此,就算功力再高,哪能不呼吸?只要呼吸就有破绽,只要呼吸,说不定就会被僵尸的毒气、密不透风的洞穴内的晦气脏气熏死。

玉霄正色道:“现在你们明白了吧?这里被完全封闭,而且又都是毒僵尸,满是晦气污浊之气,不用多久,这里的空气就满是毒气了,根本不用僵尸杀咱们,咱们就能活活的被憋死,毒死,所以说,这是死一条的,而只有我,可以用皮肤毛孔呼吸,避过毒气,避过晦气,也能避免被僵尸发觉,可是你们却不同,也许咱们往墓穴内走的深了,你们就会中毒而亡了,而我却毒不死,所以,只有我能去,而且就连我自己去,都不见得有把握。”

众人一阵沉默,一开始还说杀出去,现在也懂了,不用杀多久,等空气没了,嗅到毒气晦气,都能活活的毒死,根本就杀不出去的。

雪紫儿叹道:“可是你自己去?这怎么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