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19章 荒唐事4

第二百一十九章 荒唐事4

“你!你!”

两个人哑口无言!

玉霄冷笑道:“很快就要死了,我要跟我的老婆快活一番,你们有什么资格管我,别说你们,就算是我父母在这,我也敢这么做,我不像你们,这么虚伪!你们喜欢看,可以看,不喜欢看,可以不看,这里这么小,我不在这跟我的老婆们,你让我到哪里去?难道隔开点位置,看不到人,听不到声音,就可以做这种无耻的事,正大光明就不能做吗?做了就是罪过吗?她们是我的老婆,她们自己愿意跟我做,谁能管的着?廉政,我又不是跟你老婆做,你管得着我的事吗?你若是没有跟魏晓晨做过这种事,你再来管我,否则,咱们都是无耻的人,你有什么资格说我?还有你,岳商!你们是修道之人,他们是佛门中人,正所谓,心正则自正,若是心不正,就算是明着不做,心里谁知道怎么想的?”

玉霄推开二人,把两个人晾在了哪里!

廉政和岳商面色通红,真是有言难说。

玉霄大笑道:“人都要死了,还他妈这么迂腐,这么虚伪,你们是正人君子,你们都不近女色,可是我是人,我有**,我需要女人,我就要发泄!我要在死前和老婆快乐快乐,这就是我死前的愿望,你们若是嫌我无礼,大可以不看,不听,你们若是好奇,想看看,那我也不怪你们,随你们的遍了,不过,我和老婆,是正大光明的,因为我们是夫妻,你们谁有资格管?这世上有没有说不让夫妻做这个的?”

玉霄将衣服一扔,冷笑道:“你们若是不敢看,或者想取笑我,我可不怕,因为我堂堂正正,因为夫妻间做这种事,是天经地义的事,谁也无可厚非,这里也不算小,你们若是君子,可以选择躲到一边去,去去去,别耽误我跟几位美人快活的时间。”

玉霄大笑着,光着屁股又去抓其余的六个姑娘,六个姑娘简直羞坏了,但这里并不大,只有五六丈方圆大小,哪里能避得开。

玉霄一把抓住了曲仙儿,二话不说,就将曲仙儿的上衣扯掉,连肚兜都给扯掉了,立刻,曲仙儿半赤着就暴露了。

廉政和岳商气的浑身颤抖,刚想再说什么,一见曲仙儿被剥光了,露出了胸,两个人哎呀一声,不敢再看,急忙背过身子,躲到了一边去。

魏晓晨拉着廉政,红着脸轻轻的道:“廉哥哥,算了,你管不了他的,他想怎样就怎样吧,免得伤了和气,更何况,咱们九死一生,他也的确是要冒险去了,而且还是奇险,当真是有有去无回的可能,这也许真的是他最后一次的这个事了,咱们何必多管闲事,令他不高兴,令你们反目,算了,由他去吧……”

廉政长叹一声,道:“唉,真是荒唐,与世俗不容,唉……”

魏晓晨红着脸贴着廉政的耳朵,轻轻道:“其实,我……我也好想在死之前最后跟你做一次,要不咱们也……”

廉政脸色一沉,正色道:“胡闹,那有当着这么多人这么做的?荒唐!咱们万万不能这样!”

魏晓晨心中长叹一声,知道以他的性格,绝做不出玉霄这种事,但她的心中也是一丝丝的失落,因为哪一个女人不想在临死前跟心爱之人缠绵一番?

但他却是如此的正,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算杀了他,他也做不出。HTTp://

魏晓晨挽着他的手臂,轻轻道:“唉,我们做夫妻做了那么久,其实我已经很知足了,就算死了,我这一生也没有遗憾了,只要能跟你再这么靠在一起,说说心里话,下一刻就算死了,我也甘心了。”

两个人背对着玉霄等人,躲在了一个犄角处,坐在了一起,轻轻的说着话。

这种事,谁又能不害臊,更何况她们这些受过严格礼仪教育的女孩了,曲仙儿羞臊无比,拿开玉霄的手,哀求道:“霄哥哥,你……不要,不要这样……爹娘知道了,了不得……以后我……还怎么见人呀……求求你,好不好,饶了我吧……”

玉霄哈哈笑道:“怕什么?难道只准你爹娘**,不准咱们吗?咱们又不是行苟窃之事,咱们是正大光明的夫妻,谁能说什么?怎么,你怕他们这些人日后见到会说出去,传扬出去你们没脸见人吗?这个更不用怕,他们若是说出去,证明他们的心不干净,再说,就叫他们说,当着他们的面又如何?只要咱们开心,我都敢陪你们到凌霄宝殿玉帝和王母娘娘的龙**去!更何况,这一次能活着出去的机会实在是太小了,说不定,这是咱们夫妻最后一次活着的时候快乐了,这个臭皮囊,很快的就不属于咱们自己了,咱们在活着时不快乐的享受人生,死了不就后悔莫及了吗?他们这么迂腐,难道咱们也这么迂腐吗?”

“不不……不要,这里……有人……不能的……”

玉霄不高兴了,松开了曲仙儿,冷笑道:“我不想勉强人,虽然咱们是夫妻,可是我也不会强迫你们,不过,这也许是我死之前,唯一能做的最有意义的一件事了,也说不定是咱们夫妻活着时最后一次了,这次过后,说不定再也没有机会了,你们要是不珍惜,我也不会勉强,只要你们不后悔就行。”

玉霄看了看六个娇羞无比的姑娘,问道:“我问你们,谁敢跟我做?谁陪我快乐?这是我在死之前,唯一的心愿。”

玉霄光着身子,又抱住了卓悠悠,柔声道:“好悠悠,她们的感情比起咱俩来差多了,她们不给我快乐,你让我快乐吗?来吧,你陪我睡觉,反正我都是要去死的人了,来吧。”

玉霄边说着,边给悠悠宽衣解带,卓悠悠也是羞臊无比,这要是只有他们夫妻七个人在,这六个姑娘哪一个都不会拒绝玉霄,都是顺从玉霄,让玉霄怎么快乐怎么玩她们,可是这里还有别人,而且这里也不大,如何能大庭广众当着别人的面做这种见不得光的事呢?

但玉霄又没有说错,的确,他就要去搏命了,也许真的会死,他只是想在临死之前,跟自己心爱的女人做最后一次缠绵,他难道真的做错了?

卓悠悠面有难色,一见自己的衣衫也被解开,也露出了月白色的肚兜,不由得也羞臊无比,轻轻的哀求道:“霄哥哥,这样是不是太过分了……”

玉霄微笑道:“有什么过分的,我跟自己的老婆快乐,而且还是在临死之前,谁有什么资格管我?咱们就在这里,管他呢,做人何必这么迂腐,更何况,我们做人都到了最后一刻了,何必再这么想不开?来吧……”

卓悠悠支吾着道:“我……我……”

玉霄脸色一沉,停下了揉捏着她酥胸的手,问道:“怎么,连你也不陪我吗?难道让我怀着遗憾去冒险,万一死了,也怀着遗憾去死吗?”

卓悠悠急忙道:“不不不,我……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只要你开心……”

玉霄冷笑道:“那你还怕什么?怕以后名节有染?哼哼,这有什么呀,每一个夫妻都是暗地里做这种见不得光的事,咱们偏偏就正大光明的去做,他们这些人,虚伪做作,不敢正大光明的,一个个表面上一本正经,等一上了床,男人还不是犹如见了鱼儿的馋猫一样,那种可耻的样子有什么不同,女人还不是饥渴无比,样子又有什么不同?我只问你一句话,陪不陪我睡觉?陪不陪我做?”

卓悠悠咬着樱唇,低下了头,心中真是百感交集,乱成了一锅粥。

若是答应玉霄,当着两个和尚的面,两个尼姑的面,还有岳商和廉政,在这些人的面前**着没有遮掩的就去做这种见不得光的丑事,那真是需要很大的勇气,因为若是传出去,那简直会被天下的男男女女骂死,以后简直都没脸再见人了。

可是,若不答应玉霄,又伤了玉霄的心,因为玉霄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他要去做的事,的确是九死几乎无生的一件危险事,他只想在没死之前,享受完那种快乐再去死,他又有什么错?

玉霄轻轻的揉着她的胸,柔声道:“我一生一世都爱不够你,恨不得时时刻刻抱着你们就这么一辈子,我真的好想,你看看,我这里又这么大了,难道你就忍心让我受可耻**的煎熬难受吗……”

卓悠悠幽幽长叹一声,轻轻的点点头,柔声道:“你喜欢怎么就随你便吧,只要你快乐就可以,为了你,就算被全天下的人骂我是不守礼节的女子,我也情愿……”

为了心爱的他,她都可以选择去死,更何况这种事!

所以,一想到玉霄对自己的恩情,卓悠悠下定了决心,只要玉霄开心,别说是当着这几个人的面前做,就算是当着全天下的男人光身子,她也认了!

玉霄柔声道:“我就知道,你永远是我最好的媳妇,也是我最听话的媳妇,蝶儿性格软弱,她虽然也这么爱我,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做不出这种事,我不怪她,紫儿,性格孤傲,认识我时间短,而且自小受礼教的教导,也放不开,而且她又受了伤,我也不会怪她,至于仙儿三姐妹,其实跟我的感情也很深,只是她们自幼受到那种教导,这么越轨荒唐的事也做不出,在些人中,若是论感情,就算是蝶儿,都不会超过你跟我的感情,所以,我才找你,等我死后,就让她们都后悔没有在我活着的时候再快乐一番吧,来,咱们不管他们,咱们快乐就行……”

玉霄抱起了卓悠悠,来到了水晶泡泡的边缘,将悠悠放在了铺好的被褥上,然后给卓悠悠宽衣解带,很快的,就把卓悠悠剥的一丝不挂。

卓悠悠羞臊的轻声道:“你……你能不能把你的双剑的光关掉,我……我好害羞……”

玉霄微笑道:“放心吧,这些人都是所谓的正人君子,非礼勿视,是不会偷看的,其实,就算他们偷看又如何/?就叫他们看,咱们玩咱们的……”

卓悠悠嘤咛一声,嗔道:“你……你好坏,那你盖上被子再……来……”

玉霄坏笑道:“不,就不盖被子,我喜欢边玩边欣赏女人美丽的躯体,我就算死后,都要将你的美永远的记在心中,来吧……”

其余的五个姑娘幽幽长叹一声,一起站了起来,挡在了玉霄跟其余人的中间,遮住了玉霄和卓悠悠。

玉霄不高兴了,喝道:“去去去,谁用你们遮挡的?我就要光明正大的做这事,不用你们,好狗不挡,难道你们不懂吗?”

“你!哼!不知好歹,臭不要脸!”

雪紫儿悻悻的走开了,气的坐在一边,托着腮帮鼓着嘴生着气。

其余的姑娘也是满脸尴尬之色,本是好意替他们挡挡,结果,换来玉霄的一顿骂,其余的姑娘也都红着脸幽幽长叹一声,坐了下来,都低下头不好意再去看两个滚在一起的悠悠和玉霄。

“啊……”

一声轻微的…吟声在黑暗处响了起来,紧接着,再也没有一点声音,显见是卓悠悠咬住了嘴唇,就算好难受,也忍住了不去叫。

幽暗处,就听玉霄坏笑道:“好呀,你敢不叫,你难道不知道我就喜欢边跟你爱爱,边听你叫吗?快,给我唱歌,就唱咱们傲人族的歌。”

悠悠这时候觉得兴奋无比,那种窒息感,那种美妙的快感,令她几乎都要忍不住忘情的…吟了,那还能唱的出歌来。

卓悠悠…吟一声,骂道:“你……你真坏,就不唱……”

玉霄边跟悠悠做,边坏笑道:“那你叫,我喜欢听,快叫,大点声叫……”

“不……不……叫……就不叫,哼……”

“好呀,看你叫不叫……”

玉霄又加了把劲,卓悠悠忍不住啊的一声,又急忙忍住了,这要是被其余人听到她**的声音,虽然大家不看她,但听声音,她以后都无脸见大家了,所以,她就是忍住不去出声,虽然窒息的感都令她快要死了的感觉,她依旧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