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19章 荒唐事5

第二百一十九章 荒唐事5

< >

‘玉’霄坏笑道:“好呀,你不叫是不是?你不叫,那我叫,啊!喔!噢!哎呀,好爽呀,不要,我要……”

也没有‘玉’霄这么胡闹的,‘玉’霄边跟卓悠悠做,边胡闹的故意的学着‘女’人叫炕的声音,卓悠悠真是难受无比,双手紧紧的抓着身子底下的被褥,但一听‘玉’霄这么胡闹,悠悠实在忍不住了,咯咯的笑了起来。,:。

别说是悠悠,就连其余的姑娘都忍不住吃吃直笑。

楚桂儿红着脸捂住了‘玉’霄的嘴,照着压在卓悠悠白净身子上的‘玉’霄不断动着的屁股,使劲的打了一巴掌,嗔道:“你呀,真不知羞,世上最不要脸的人就是你啦!叫的真难听,别叫啦,恶心死了!”

‘玉’霄哈哈笑道:“怎么,快乐就要叫,难道只许你们‘女’人叫,不许我们男人叫吗?我就偏偏要叫,你以为我叫的难听,你们‘女’人叫的就好听吗?啊,我要,我要……”

‘玉’霄依旧不管不顾的故意的叫起来……

楚桂儿红着脸,轻轻道:“喂,你……你别把力气用完了,我……我也要,同样是你的老婆,凭什么你给臭悠悠,不给我,我也要跟你做……”

‘玉’霄哈哈笑着,顺手把楚桂儿又按在了旁边,大笑道:“这才是我的好老婆呢,管别人怎么看?咱们舒服就行,只要咱们这次不死,有朝一日,我带你们到月亮上做去,咱们到凌霄宝殿,‘玉’皇大帝的龙‘床’上做去,咱们到天上的白云上,以白云为‘床’铺,咱们快活去,哈哈哈哈……”

洪袖儿和曲仙儿捂着嘴吃吃笑着,也在‘玉’霄身边躺了下来,曲仙儿微笑道:“喂,还有我们俩呢?我们也要和你做,你可不能厚此薄彼呀。”

洪袖儿咯咯笑道:“反正活不久了,咱们就不要脸一次吧。”

‘玉’霄笑道:“你们不是不想吗?”

洪袖儿笑道:“我们三姐妹,是一起的,桂儿来了,我们怎么不来呢?”

曲仙儿咯咯笑道:“而且,正如你所说呀,若是这次不跟你做一次,那么我们死了,也许真的会后悔呢。”

洪袖儿拍着‘玉’霄的屁股,笑骂道:“你呀,可要留着点力气,因为你还要伺候我们姐妹呢,我们姐妹不满意,可不准你停的,你今日,可要一下子伺候四个老婆呢。”

曲仙儿微笑道:“错了,错了,怎么会是四个老婆?而是叫他一下子伺候咱们姐妹六个,还有‘玉’蝶姐姐和雪姐姐呢,咱们临死时,都要跟他做一次再死,累死他,嘻嘻嘻……”

曲仙儿和洪袖儿笑嘻嘻的拉过了雪紫儿和‘玉’蝶,雪紫儿和‘玉’蝶真是羞臊无比,但一见‘玉’霄真的做了,心中也渴望再享受一次人世间最快活的这件事,因为那样的死去,没有遗憾了,但她们碍于面子,如何能张得开嘴,而且也羞臊无比,当着这么多人也不好意思。

楚桂儿吃吃笑道:“对了,以后呢,看他还好不好‘色’了,今日,咱们姐妹就叫他快乐个够,叫他玩完这一次之后,再见到‘女’人,都怕了才行。”

‘玉’蝶红着脸轻轻道:“别……胡闹,这么多人……”

曲仙儿嘻嘻笑道:“嗨,管他们呢,他们喜欢看就看呗,咱们都是要死的人了,还怕看?”

‘玉’霄哈哈笑道:“好宝贝,你终于想通了,来,我一个一个的满足你们,都叫你们快乐!唉,只可惜,我就只有一个小‘鸡’呀,只能一个一个的满足你们。”

‘玉’霄更来了‘精’神,哈哈笑着,将六个姑娘一一的给宽衣解带,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做这事。

六个姑娘是半推半就,也豁出去了,知道今日说不定就是今日了,若是在临死前,真的没有跟心爱的他缠绵,说不定在死的那一刹,真的会后悔,所以,什么脸面,六个姑娘也都豁出去了。

这个石室内并不大,只有五丈方圆大小,用现在的话来说,只是长十米,宽七八米的小房间罢了,而‘玉’霄的水晶泡泡却足有四丈多大,七个人就在水晶泡泡的那一端风流快活,其余的人就在另外的一边。

‘玉’霄等人,简直把另外的七个男‘女’都当作了透明的了。

夫妻七人,就像是在没有人的时候一起快活一样,这些姑娘除了不好意思忘情的‘吟’之外,其余的可都从了‘玉’霄了。

另外七人真是尴尬无比,根本不敢看。

这些姑娘虽然强行忍住不去出声,但巨大的感觉,有时候不自觉的出声了,就算没有叫,但那种喘息声,也足矣令人想入非非,其余的七人如何能听不见?

廉政和魏晓晨躲在一边,魏晓晨红着脸,堵住了耳朵,因为再要听下去,她怕自己也忍不住,也做出这种荒唐事来。

碧萝和寂籁,两个代发修行的年轻尼姑,躲在另一边,都堵住了耳朵,红着脸低着头,心中却是不平,只好不住的在心中念着经,用佛经来抑制住那种心猿意马。

岳商盘膝而坐,闭住了双眼,在嘴里背诵着道德真经,也尽量不去想,不去听……

两个和尚简直都快要把持不住了,不敢看,虽然不敢看,但却听的见。

两个和尚只好背诵经文,不断的念着经,尽量不去想……

昏暗的烛光下,七条白净的身子就缠绵在了一起!

天上地下,就算是死,也没有人能将他们分开!

就算是死,他们都要快乐的去死,没有遗憾的去死!

第二百二十章荒唐人

这种见不得光的男‘女’之间的丑态,有几人能有勇气当着外人这么做?这种见不得光的事,只能在见不得光的地方去做,而且还只能是夫妻间才可。

因为做这种事,虽然是这世上男‘女’的最爱,可却是最难看的丑态。

但‘玉’霄偏偏就把这种见不得光的事光明正大的去做,因为他认为,做人就不要虚伪!

这种事,也只有‘玉’霄有勇气将人类的丑陋之态展现出来,也只有‘玉’霄才这么可爱,这么真实,一点也不虚伪。

其实,这也不怪‘玉’霄这么放‘荡’不羁,因为他内心中,也想背着这些人,夫妻之间去快乐缠绵,他其实也不想当着这么多外人的面去做这种外表丑陋不苟同于俗世礼仪的事,任谁也不想这么做。

但他却没有这个条件,因为被困死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

而且,他真的要去拼命了,说不定真的会死,他只想在没死之前,再跟自己心爱的六个姑娘轰轰烈烈的爱一回,所以,他只有这么做了。

他又有什么错?她们又有什么错?

恐怕换做任何人,设身处地的到了他们的那种境况,都会是他这种选择,只是,有的人不敢,有的人敢于罢了。

‘玉’霄敢这么做,可是廉政却不敢,因为他毕竟已经被礼教所束缚住,为人也是太过呆板,而不像‘玉’霄这般,毫不受什么礼教所束缚。

若是他们‘**’‘荡’无耻不要脸,活着是文明人类的耻辱时,那这世上又有几个干净的人?

这个世界上,本就没有什么干净的人,就算一个人干净,内心也没有完全干净的人。

无耻之人太多太多,‘玉’霄比那些无耻之人强的太多了,因为他一不是嫖,二不是出轨,而是跟自己的老婆做男‘女’最正常的下流事,这总比那些拈‘花’惹草,吃喝嫖赌的纨绔子弟要好的多了。

而且此时此地,此情此景,他们躲不开,也逃不掉,那这里既然躲不开,而他又想做死的告别,于是索‘性’大大方方的去爱,去缠绵,去快活,去**,这就是他这么做的原因了。

而且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要将人类的无耻,用实际行动展现在大家的面前,在临死之前,控诉上天创造生命分为男‘女’的罪恶!

为什么要分为男‘女’?为什么要将生命分为公母?

若这世上不分男‘女’,哪来的这些丑事?

若是不分男‘女’,又哪来的这些痛苦?又如何能受这些难熬的**的折磨?

‘玉’霄就要光明正大的做无耻的事,因为这是他在临死之前,最后一次用自己的行动,展示人类两‘性’的丑态,向生命的无可奈何宣战!向肮脏而不可拒绝的**宣战!

他要天地看一看,既然生出他让他受罪,受人世间的生老病死爱恨别离的折磨,他就要荒唐到底,偏偏就不按礼教来办事!

爱情是美丽的!可是这种事却是肮脏丑陋的!

为什么这世界会是这样?

为什么这世界这么不完美?

为什么这么不公平?

为什么要有生,为什么要有死,为什么要吃东西,为什么要有各种**?

有的人一辈子找不到心爱的人,孤独寂寞,忍受**的煎熬一辈子,那是什么痛苦?

可耻的**,可恨的世界,残酷的人间,无可奈何的生命!

这一切的一切为的又是什么?活着又为了什么呢?

为什么,无数个为什么困扰着他,唯一能解释的是,生命如此的卑微可怜,任何生命不过就是可怜虫而已,不过就是红尘俗世一过客,天地间的玩偶罢了!

他想不通,他甚至都搞不清为什么这么拼命,为什么要斩妖除魔,他已经觉得这种生活毫无意义,人生也毫无意义!

因为人生,生不能自主,死不能自主,活下来,被饥饿的**折磨,被**的**折磨,被金钱名利的**折磨,被生老病死的**折磨,辛辛苦苦活一辈子,还要受各种不公平礼教的摧残,然后又无可奈何的死去,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

这人生,究竟是为了什么?

他苦恼极了,如今,又到了面临死亡的时候了,他一个人死去不怕,可是偏偏又有这么多朋友,心爱的红颜知己要陪着他一起死,既然要无可奈何的死去,为何还要生出来?

这岂不是多此一举?受了这么多苦得到了什么?

他去寻找青‘春’常驻珍珠果,找到了不死果,只为了跟心爱之人,亲朋好友,永远的在一起,大家永远的脱离生老病死爱恨别离的痛苦,但所做的一切一切又是白费了!

就算青‘春’不老又如何?就算长生不死又如何?

若是不快乐,痛苦的活着,就算活一万岁又有什么意思?

他们可以在这狭小的空间内活下去,活上个七八十年,但在这种暗无天日的地方活一辈子,又有什么快乐可言?

这里没有自由,不见天日,这么过一生,还不如痛痛快快的快活一番,一起死了的好!

所以,这些人宁愿选择去死,也不想失去自由在这种地方活一辈子!

但就算要死,身边是心爱之人,难道不缠绵快活最后一次再死吗?

所以,六个姑娘也想通了,因为这一次若是找不到出路,就只有一死,在临死前,跟他快乐一番有什么罪?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他们不想做命运的玩偶,做天地间的玩偶,做俗世礼教的玩偶,做**的玩偶,做命运的玩偶,他们拒绝做任何玩偶!

他们要无拘无束的做人,他们要无拘无束的活着,只要活着,就要快快乐乐的活着!

就算死了,他们也要做无拘无束的鬼!

所以,她们想通了,可是有的人却还是想不通。

两个和尚,两个尼姑,宁愿死,也绝不破‘色’戒,因为他们打算死后,灵魂进入西天极乐世界,不想因为这一时之乐,而葬送了这些年的修行,葬送了他们心中神圣的目标。

其实,两个和尚和两个尼姑,早就动了心了,两个和尚背对着大家,难熬的已经抑制不住了,他们男人的那东西早就……,而且不知不觉中,已经由于过度的兴奋,已经控制不住自己……

两个和尚多想回头看一看这些美‘女’呀,但他们不敢,因为他们怕这回头一撇,葬送了荣登西天极乐世界的机会,所以,他们宁愿忍受着煎熬,也决定,坚定佛心,让佛祖知道他们拜佛的诚心,好召唤他们去极乐世界,让他们成佛。

别说他们不敢回头看一看这无限的‘春’光,就算他们男人那东西都有了反应,有了想发泄一番的冲动,他们自己都不敢……因为他们觉得,若是自己为了……用手解决了,那就证明,心不干不净,依旧不能成佛,所以,他们只有拼命的念经,用心念控制着**。

,最新章节请访问7*8*小*说*网,备用域名:**,本站无*弹*窗,更新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