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20章 荒唐人2

第二百二十章 荒唐人2

玉霄嘿嘿笑着,把刚穿好肚兜的悠悠和桂儿的肚兜又给扯了下来,坏笑道:“我都没穿,你们就穿吗?怕什么?你以为他们会偷看呀?放心吧,廉师兄和岳师兄是正人君子,人家可不做这种非礼勿视的事,两个和尚师兄,死后想到极乐世界去,看了你们的身子,就去不成了,他们死都不会看的,至于魏晓晨和两个尼姑师姐,都是女人,就算看了你们又如何?她们脱光了也这个模样,也是胸前两个大白馒头,大白馒头中间有两颗小红枣,她们的屁股也是两半的,也是白白的,满是弹性的,她们那地方也是有毛的……”

不等玉霄说完,楚桂儿急忙捂住了玉霄的嘴,嗔道:“你……你别说了,真被你气死了,好好的,又去欺负几个姐姐,你呀,真是什么人呀。

雪紫儿骂道:“你说话怎么这么无耻?真是粗俗无礼,你什么人呀?真是臭无赖,死不要脸!”

玉霄嘿嘿笑道:“嘿嘿,我不要脸,你们要脸行了吧,刚才不知道是谁,咬着我的耳朵说,我好难受,霄哥哥,你快点,加把劲……”

雪紫儿气的伸手捂住玉霄的嘴,红着脸照着玉霄的屁股就打了好几巴掌。

雪紫儿真是羞臊无比……

但玉霄这么说,无疑是将她心里的秘密用读心术读了去了,但却故意的说出来让她羞臊。

雪紫儿嗔道:“你……你胡说八道!你放屁,你再要气我,我以后再也不理你啦!哼!”

玉霄哈哈一笑道:“好吧好吧,不说了,不说了还不行吗?喂,你们俩谁想去方便呀?等会就走了,到时候,你们想撒尿了,可不准你们尿在我的如意乾坤袋内,还有你们四个,走吧,大家一起去。”

曲仙儿红着脸重重敲了玉霄的头一下,嗔道:“你快去吧,撒尿都这么多废话,我们姐妹都……不用了……”

玉霄哈哈笑道:“哦,原来你们姐妹都已经尿完了,我说我睡着的时候,怎么哗啦啦的有流水声呢,我还以为是做梦呢,原来是几位大姑娘在撒尿呀,真是有趣的很呀,原来,女人撒尿都这么富有诗意呀,撒尿的声音都像唱歌似的呢,哈哈哈……喂,你们再尿一次我听听好吗?尤其是魏大嫂,一起去尿,这样多好玩呀,这样吧,咱们夫妻七人,加上魏大嫂,咱们八个一起尿,咱们比赛谁撒尿尿的远呀?”

几个姑娘真是对玉霄束手无策,还没听说过,有比赛这个的。

魏晓晨羞臊无比,俏脸始终都是红扑扑的,简直都抬不起头来了,但还不敢理玉霄,因为理玉霄,就不知道玉霄还怎么捉弄她呢,所以,只好装作听不见,自欺欺人的堵住了耳朵。

其实,她虽然堵住了耳朵,不过就是装装样子罢了,她内心中其实想听听玉霄的高谈阔论,那些幽默的话语,但若不装装样子,真是够羞人的,所以,为了女人的面子,为了女人的矜持,只有装着堵住了耳朵了。

玉蝶照着玉霄的屁股打了一巴掌,嗔道:“你呀,怎么这么顽皮?这么大了,还跟小时候一样的没个正经的,快去吧!”

玉霄微笑道:“好吧,好心不得好报呀,我是怕你们不好意当着这么多人方便,生生的憋着,才好心的约请你们一起去,对了,大家谁想撒尿呀?这种地方这么狭窄,不要顾忌什么礼节了,总比憋着难受的好,大嫂,你想好了没有,到底有没有兴趣咱们一起去呀?”

魏晓晨堵着耳朵,大骂道:“放你的狗臭屁!我听不见,听不见,听不见!你快滚吧!你怎么不去死?臭无赖,死不要脸的货!哼!”

玉霄哈哈笑道:“别着急吗,我这就去死了,一定会让大嫂如愿的,不去拉倒,憋得难受的又不是我,再说了,一个人就算死,都要死的有尊严才行,别到时候,人死了,由于害怕,又由于憋了半天的尿,到时候遇到危险,这一怕,再尿了裤子,那岂不是死了都没有尊严吗?所以,我在临死之前,一般先把这些事解决掉,省的有人葬我的尸体,给我换寿衣的时候,发现我尿裤子了,那岂不是羞死人,死的多没有尊严呀,哈哈哈……”

雪紫儿咬着银牙,照着玉霄光溜溜的屁股啪啪啪就打了几巴掌,骂道:“你呀,真不知羞,大家都去过了,都不去了,你怎么这么多废话?少说一句,没人把你当作是哑巴卖了,还胡闹什么,还不快穿上衣服去撒你的尿去吧!”

玉霄哈哈笑道:“等尿完了,再穿衣服,要不然,还要在裤子里掏出小鸡来,多麻烦呀,噢噢噢,走喽,撒尿去啦,二位美人,一起去啦。HTTp://”

“不,不不……我们等会再去……”

卓悠悠和楚桂儿连忙推脱,男女在一起撒尿,而且他还要比赛谁尿的多,尿的远,实在是太荒唐了。

玉霄嘿嘿笑着,一手拉起一个,大笑道:“不行,咱们都是夫妻了,在一起撒尿怕什么?今日,就叫你们陪我一起去,不但陪我去撒尿,还要陪我一起拉屎。”

玉霄拉着两个光溜溜的姑娘,一挥手,又是一个水晶泡泡,玉霄把两个姑娘拉进了泡泡内,两个姑娘真是无可奈何,而且也憋了好久了,只好随着去了。

玉霄站在水晶泡泡内,在两个姑娘的中间,嘻嘻笑道:“喂,咱们三比赛比赛,看谁尿的多,尿的远呀?来,咱们比赛……”

其余的人听了,真是啼笑皆非,是又气又笑,世上无聊的人多了,还没有见过玉霄这种无聊之人的,他都二十岁的人了,居然要跟女人比赛撒尿,真是荒缪至极了。

这么荒唐胡闹,为所欲为的人,真是天下少有。

但玉霄就偏偏做得出来,就这么做,他就是这么一个胡闹荒唐,幽默风趣,多情风流,从又重情重义的人。

卓悠悠和楚桂儿真是羞臊无比,两个姑娘一条手臂遮住自己的双峰,一只手,遮住女人那地方,羞的简直都抬不起头来了。

卓悠悠拧住了玉霄的耳朵,嗔道:“你讨厌!总是这么胡闹的欺负人,你再要胡闹,我们再也不跟你玩了!”

楚桂儿抽泣道:“那有你这么欺负人家的,人家是女孩子,你这么胡闹,叫人家以后怎么见人,你再要欺负我,我就告诉娘……”

玉霄嘿嘿直笑,故意坏笑道:“哦,对了对了,好好好,是我不对行了吗?唉……我忘记了,你们女人是没有小鸡的嘛,是不能站着尿的,否则,会尿的一身都是,哈哈哈……”

楚桂儿骂道:“你不要脸!姐姐,咱们走,不理他了!”

楚桂儿拉着卓悠悠,这就要走。

玉霄抱着二人,嘻嘻笑道:“走什么呀?你们也许这就要死了,难道不想尝尝新鲜的事吗?你们女人一辈子都蹲着撒尿,难道你们就不想尝试一下站着撒尿是什么滋味吗?你们就试试嘛。”

楚桂儿和卓悠悠真是羞臊坏了,二人一起嘤咛一声,照着玉霄挥动粉拳,一阵捶打,这才拉着手一起飞进了大水晶泡泡内。

楚桂儿对着玉霄扮个鬼脸,嗔道:“哼!懒得理你,不知羞的坏蛋!”

卓悠悠咯咯笑道:“你自己玩吧!”

玉霄叹了口气,道:“唉,那我自己撒尿了,噢噢噢,撒尿啦,哈哈,几位僵尸老弟,不好意,我撒尿没地方去,而你们又在下面,就只好让你们尝一尝我的童子尿了,嘘嘘嘘,嘘嘘嘘……”

哗哗哗哗哗……

玉霄开始撒尿了,立刻,房间内一阵哗哗的声音响起,听到的姑娘们都羞的堵住了耳朵,红透了脸。

碧萝和寂籁堵住了耳朵,一言不发。

魏晓晨使劲堵着耳朵,嘴里不住的骂道:“死无赖,臭无赖,不要脸,无耻,下流!”

玉霄嘻嘻笑道:“喂,大嫂,我又惹你什么了?我撒尿惹你了?怎么?有声音呀?这我也没办法呀,要不这样吧,大嫂示范一下怎么撒尿静悄悄的没声音,我好学学。”

魏晓晨使劲呸了一口,堵住耳朵,连骂都不骂了。

虽然撒尿都有声音,这些人都不例外,可是这些人去方便时,找个犄角处,男人尿在了墙壁上,女人离着地面矮了一点,声音都没这么大。

可是玉霄却不同,就偏偏的故意胡闹的耍笑他们,他故意的尿在了一个僵尸张着的嘴里,当然哗哗哗的有声音了。

好不容易,玉霄尿完了,但他并没有上去,而是真的开始拉屎。

曲仙儿失声道:“你……你真的拉……”

“呀!你这个不要脸的!”

玉霄嘻嘻笑道:“有屎不拉,憋着难受,有毛病呀?我拉屎难道犯法吗?你们不叫我在这里拉屎,那你们叫我到哪里拉去?更何况,追杀妖魔一天一夜,又一白天了,我憋了半天了,这也错了?”

其余的姑娘们立刻哑口无言,的确,时间是过了这么久了,而且追赶妖魔一直没停过,他想要方便,也的确谁也说不出什么来。

幸好,玉霄的大水晶泡泡让他给隔绝了空气,之所以玉霄隔绝了空气,只因为这里尸臭无比,所以,才这么做的。

所以,玉霄拉屎的臭气,幸好大家都闻不到,也就不这么尴尬了,但玉霄这么做,还是令人尴尬无比。

玉霄做了两块冰砖的模样,踩在了脚下,蹲在水晶泡泡内,开始方便起来,他拉的屎,穿过水晶泡泡,落到了玉石地面上,也落到了僵尸的身上了。

玉霄拉屎都还在玩笑,边方便,边对着背对着他的六个姑娘笑道:“唉,做人真他妈的麻烦,每天还要拉屎撒尿的,唉……喂,你们谁拉屎,下来一起吧?”

六个姑娘一起呸了一口,都不理玉霄。

玉霄笑道:“喂,拉屎这么闷,好无聊呀,这样吧,仙儿,你就给我吹奏一曲,我听着拉屎也不这么闷。”

众人扑哧一声都笑了,实在是忍不住了,玉霄拉屎方便,居然还要求曲仙儿奏乐解闷,真是可笑至极了。

曲仙儿被逗得扑哧一笑,紧接着就骂道:“你去死吧,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哼!才不给你吹!”

玉霄哈哈笑道:“好呀,你敢说三声不给我吹试试?你若是不给我吹箫听,我就到大水晶泡泡里拉屎去,到底听不听话?”

“啊!”

六个姑娘都失声惊叫,曲仙儿气的拿出了玉箫,实在不敢不听,因为以玉霄的大胆妄为,这种荒唐事,可并不是做不出的。

雪紫儿皱眉道:“仙儿,快按她说的做吧,这臭无赖什么也敢做,别惹他。”

曲仙儿答应一声,知道惹不起玉霄,只好开始吹奏起音乐来。

她刚一吹,就听玉霄叫道:“且慢吹呀,对了,蝶儿,悠悠,你们都会唱咱们傲人族的歌,你俩随着仙儿的箫声给我唱唱咱们小时候经常唱的那首歌曲吧,仙儿,你不是给我谱好了曲子了吗?今日,你就吹我们傲人族的那首歌的旋律,悠悠和蝶儿你俩就唱。”

卓悠悠气的跺脚道:“你!你真是太可恶啦,不唱!”

玉霄嘿嘿笑道:“你真的不唱?你要不唱,看我怎么收拾你们,我不但到水晶泡泡里去拉屎,我还要……”

卓悠悠急忙叫道:“行啦,行啦,怕了你了,我唱还不行吗?”

曲仙儿骂道:“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哼!”

玉蝶红着脸道:“悠悠唱了,我……我就不唱了,我忘词了……”

玉蝶腼腆的很,是不好意唱罢了。

玉霄嘿嘿笑道:“不行!你要不唱,我可不答应的,否则,我可真的去水晶泡泡里拉屎去了,到时候,要做出不雅的事来,哼哼哼……”

玉蝶万般无奈,只好幽幽长叹一声,道:“唉,仙儿这句话说的真对,人不要脸,天下无敌,我算是领教了不要脸的人了。”

玉霄嘿嘿笑道:“脸皮厚吃个够,流氓无赖会功夫,神仙都拦不住,哈哈哈,快唱吧,我好好的听着。”

曲仙儿万般无奈,只好开始吹奏起按照玉霄所唱的那首儿歌的旋律,这首儿歌,玉霄只懂得怎么唱,却不知道乐谱是什么,是曲仙儿听了玉霄唱的儿歌,才按照玉霄唱的调调,谱出了曲子,用琴箫能吹奏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