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21章 乔装1

第二百二十一章 乔装1

但不管是西天最厉害的神如来佛祖,还是道‘门’中的始祖鸿钧道人,还是鸿钧道人的三个徒弟,太上老君,原始天尊以及通天教主,都不会九九玄功这最高一层的本事。复制本地址浏览%73%68%75%68%61%68%61%2e%63%6f%6d

不过,这九九玄功,在‘玉’霄那个时代,根本还没有人修炼和研究成,别说九九玄功没有人练成,就连天罡三十六变都没有人修成,就算是魔域中最厉害的九头神凤天魔凤天圣,也只是对于九九玄功初窥端儿,也没有修成。

当然,‘玉’霄现在也不会这种变化之功,他只会幻化之术。

可是,流传下来的只有天罡三十六变和地煞七十二变的道术,至于这最高境界的九九玄功八十一变,却没有一个神会,只有凌‘玉’霄后来修成。

因为‘玉’霄是这个世界的救世主,是人类的救世主,也是这些神佛的救世主,而且他还是释道同修,所以,只有他修成,就连后世威震三界的齐天大圣孙悟空,其实还是凌‘玉’霄的徒弟,不过就是‘玉’霄化名菩提老祖传给孙悟空的罢了,而‘玉’霄也没有将最高的九九玄功传给孙悟空,只是将**玄功传给了他。

其实,若是‘玉’霄将九九玄功,天人合一可以毁天灭地的最高道术传授给悟空,孙悟空又如何能不是如来佛祖的对手?

而世上唯一可以打败如来的神只有菩提老祖,也就是只有凌‘玉’霄!

‘玉’霄在西天如来的眼皮底下教导孙悟空武艺数十载,如来自称能‘洞’察天地玄机,无所不能,可就没有察觉到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竟然还有个菩提老祖,而孙悟空这么高的绝艺,但他也‘洞’察不出究竟谁是悟空的师傅,只是从这一点上,就可见凌‘玉’霄后来的修为已经远在如来佛祖之上了,他要打败如来,可以说就像碾死个臭虫一般的简单。

至于‘玉’霄怎么修成这九九玄功,做到天人合一,做到无敌于天下,至于后来又为什么收下孙悟空为徒,这些都是后话,暂且不表。

虽然楚桂儿的幻象通神,但这毕竟还是幻象,只是一种先天真气凝聚而成令人产生的假象罢了,以楚桂儿现在的修为,这股真气幻象只能存在一个时辰左右,一个时辰之后,这种幻象就会自动消失。

可是,若是‘玉’霄用玄冰真气,配合这把九子凝冰剑的寒气将幻象冻结住,就可以使幻象存在的久一些,大约可存在十几个时辰。

等楚桂儿勾勒完毕这副看上去令人‘毛’骨悚然、‘阴’森恐怖,恶心愈呕的‘僵尸’时,所有人真是由衷的赞叹不已。

这世上,也只有楚桂儿这种心灵手巧的人物才能幻化出如此传神的幻象。

‘玉’霄召回双剑,背在了身后,然后将九子凝冰剑的玄寒之气注入到了幻象内了,立刻,这个幻象更加坚固了。

在外面看来,这就是一具僵尸,可是到了真气幻象的里面,就可以看到,这层幻象的内侧被冻结成了冰,约有一寸厚,犹如一个甲胄一般。

不过,这层甲胄却是僵尸模样的,不过,虽然外面看上去是僵尸,可是从里面望外看,却是通明的,对于外面可是一览无遗,好似什么也没有似的。

‘玉’霄将僵尸幻象冰冻住,然后钻入了跟他一般高大的幻象僵尸内,立刻,真身不见了,眼前多了一具恐怖无比,诡异无比的僵尸。

若大家不知道这个僵尸是楚桂儿幻化而出的,还真以为是一具真僵尸呢!

‘玉’霄也够顽皮的,故意装作僵尸的样子,双手平伸,僵直的双臂上下的摆动,双膝不打弯,一跳一跳的,就在这个大水晶泡泡内学起了僵尸跳。

‘玉’霄边胡闹的跳着,边故意鬼气森森的道:“我是吸血僵尸,我要喝你们的血!”

他胡闹的跳着,就在幻象内伸出冰冷的幻象手,就去往六个姑娘的脸蛋上,‘胸’脯上‘摸’去

疑似纯情全文阅读

六个姑娘咿呀‘乱’叫,对‘玉’霄又打又踢,曲仙儿骂道:“你别胡闹了!吓死人啦!”

雪紫儿骂道:“你真不是好东西,若不知道这是假的,真能被你吓死。”

‘玉’霄放下了伸直的手臂,哈哈笑道:“真好玩,真好玩,你们看像不像呀?”

众人纷纷围住了‘玉’霄,真是惊叹不已。

廉政叹道:“真是太像了,若不知道这是幻象,还真以为是真的了。”

雪紫儿‘摸’着被‘玉’霄幻象捏了一下的脸蛋,叹道:“就连这冷冰冰的寒气都像极了僵尸的爪子。”

魏晓晨吃吃直笑,在‘玉’霄的幻象上‘摸’‘摸’胳膊,‘摸’‘摸’头,吃吃笑道:“哇!真是太妙了!真是……”

她刚想说‘玉’霄真是天生做僵尸的材料,但话还没说完,本来不胡闹的‘玉’霄猛然间伸出冰冷的手,就掐住了魏晓晨的脖子,然后将僵尸幻象的头,就咬在了魏晓晨的脖颈边,故意‘阴’森森的道:“我要掐死你,我要喝你的血……”

魏晓晨就觉得一双冰冷刺骨的手扼住了脖子,一个诡异的头在她脖颈上贴着,刹那间,就觉得寒气刺骨,好似真的被僵尸扼住了咽喉,真的被僵尸抱住了一样!

魏晓晨吓得失声惊叫,惊得芳心砰砰砰的跳成了一团,被僵尸扼住咽喉是什么滋味?被僵尸抱住了是什么滋味?什么叫做死神之手?这一次,她可享受到了。

还没等她明白过来,‘玉’霄猛地就‘吻’在了魏晓晨的樱‘唇’上了,立刻又是一股冰冷的感觉袭来。

魏晓晨手脚‘乱’踢‘乱’打,好似疯了一样,嘴里还咿呀叫着,真的被‘玉’霄吓了一大跳。

但只是刹那间,她就明白过来了,急忙就去推‘玉’霄,打‘玉’霄。

‘玉’霄更坏,心中这个笑,猛然间双手离开了她的脖子,然后突然齐出,抓在了魏晓晨丰满柔软的酥‘胸’上了,然后双手‘乱’捏‘乱’‘揉’,嘴里‘**’笑道:“嘿嘿嘿,我是好‘色’的僵尸,我要将你先‘奸’后喝血,哇塞,好丰满的大包子呀,嘿嘿嘿……”

魏晓晨就觉得自己的**就被‘玉’霄抓在手掌心中一阵的‘乱’‘揉’捏,真是羞臊无比,惊叫连连,扬手就去打‘玉’霄,‘玉’霄哪里能让她打到,赚了便宜,然后学着僵尸的模样,一跳一跳的躲避着。

魏晓晨脸又红透了,在后对着‘玉’霄又踢又打,破口大骂道:“你这个杀千刀的臭无赖,打死你,廉哥哥,快帮我打流氓!”

‘玉’霄哈哈大笑,一蹦一跳的跳着,虽然跳着,但用的却是幻影蝴蝶步的步法,在众人身前身后转来转去,躲避着攻击。

忽然间,就听哎呀,啊,哦,你……

一连串的惊呼声,原来,‘玉’霄边躲避着,一边招惹这里所有的姑娘,连碧萝和寂籁都不放过,碧萝和寂籁正在笑,没曾想,一条影子一闪,就到了她们的身后,紧接着,‘玉’霄双手齐出,在后抱住碧萝,双手环抱的位置正是碧萝丰满的‘胸’脯上,他在碧萝的小嘴上亲了一口,同时,两只手一阵‘乱’捏,玩着碧萝的**。

碧萝那里能不失声惊叫,急忙挣脱开‘玉’霄冰冷带着幻象的手,就去打‘玉’霄,但‘玉’霄只是亲了,抓了,立刻就跑,也不在她们隐蔽的地方多停留,因为若是多停留,一定会被打到的。

‘玉’霄跑了后,立刻又去捉‘弄’寂籁,也是玩她的‘胸’,亲她的嘴。

这九个姑娘都不例外,都难逃‘玉’霄的魔掌,都被‘玉’霄一一的捉‘弄’。

六个姑娘更不例外了,一会这个姑娘的屁股被掐了一把,一会这个姑娘的‘胸’被捏了一把,最令几个姑娘害羞的是,就连她们‘女’人最隐蔽的……,都被‘玉’霄使劲的‘摸’了一把。

魏晓晨一个不慎,那种地方就被‘玉’霄抓中了,‘玉’霄还坏坏的抓了一下,都抓掉了她那种地方的几根‘毛’了,碧萝和寂籁也难以幸免,那种地方,也被抓到了。

这个地方本来就不大,而‘玉’霄又用的是幻影蝴蝶步的奥妙步法,而且动作又是迅疾无比,所以,几个姑娘不想被他亲薄非礼,但却是躲避不开。

但幸好,这里昏暗无比,她们那种地方被‘玉’霄‘摸’到,一般人是看不到的,因为胡闹中,不断的走动着,所以,很难发觉

十七岁校长的校花保镖最新章节

廉政心中这个气,本想动怒喝斥几句,因为‘玉’霄实在是太不像话了,竟敢非礼轻薄他的‘女’人,作为男人,要是不生气,那才是怪事了。

虽然,‘玉’霄是开玩笑,但那有这么胡闹的?

可是他刚一生气,还没等说什么,忽然间,一个满是幽香,温软如‘玉’的躯体就被‘玉’霄捉住,送到了他的怀中。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玉’霄抓起廉政的手,将廉政的左手按在了怀中那个‘女’人‘胸’上……

廉政就觉得脑袋嗡的一声,急忙松开了手,他怀中的那个‘女’人站立不稳,哎呀一声,就栽倒在水晶泡泡内。

廉政低头一看,只见刚才怀中的那个被自己……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曲仙儿!

廉政臊的满面通红,而‘玉’霄却哈哈笑着早就逃了,‘玉’霄边躲着几个姑娘的追打,边嘻嘻笑道:“廉师兄,刚才我胡闹的‘摸’了大嫂,实在是对不起,为了以示公平,不让你吃亏,我让你‘摸’我老婆的,这样,咱们兄弟就算谁也不欠谁的了,你也就不吃亏了,哈哈哈,我的仙儿不会比你老婆那个母老虎差的,你若是喜欢,就多‘摸’几下,你还喜欢谁?我再送给你‘摸’,你这次可要把握好机会,趁机亲亲她们,这个机会错过了,可就没有了,哈哈哈……”

廉政又恼又怒,被气的浑身‘乱’抖,但他拙嘴笨腮,还说不出什么来,刚想说几句,就见‘玉’霄,一会动,一会西,将九个姑娘不问是谁,捉住就往廉政的怀里推去,廉政应接不暇,那还顾得上说话,躲开一个又一个,最后气的哼了一声,急忙飞了下去,离开了‘玉’霄的大水晶泡泡。

可把这些姑娘们气坏了,曲仙儿哪曾想,‘玉’霄会这般的捉‘弄’人,而且是说变就变,她一个不慎,被封住了‘穴’道,身不由己的被推到了廉政的怀中,而且‘女’人那地方还被别的男人‘摸’了,听了‘玉’霄的话,更是又气又怒。

曲仙儿的‘穴’道只是暂时被封了一下,而且不重,紧接着,她自己就冲开了。

曲仙儿‘穴’道一开,气的跳脚骂道:“凌!‘玉’!霄!”

‘玉’霄嘿嘿笑道:“干嘛叫的这么亲热呀?”

曲仙儿‘抽’出凤鸣碧‘玉’箫,红着脸拿着碧‘玉’箫就去打‘玉’霄,嘴里骂道:“我打死你这个臭不要脸的!”

不但是她气得要命,这些姑娘们没有一个不生气的!

寂籁被‘玉’霄推到了岳商的怀中,岳商也身不由己的,被‘玉’霄突然的抓住了手,也‘摸’到了不该‘摸’到的‘女’人的禁区。

紧接着,这些姑娘就像一个个的‘肉’包子一样,就飞向了他。

岳商长叹一声,知道再要待在这里,还不知道被怎么戏耍,于是,廉政一飞了下去,岳商紧接着也飞了下去,离开了这温柔窝。

两个和尚也难以幸免,禅悟一个躲避不及,被‘玉’霄抓住,使劲的一绊,身子不稳,就往前扑去,正巧,扑过来追‘玉’霄的‘女’子正是魏晓晨,禅悟躲避不及,本来双手在前,但若是双手在前,必然这一双‘毛’茸茸的大手,就会按在魏晓晨的‘胸’上,还算禅悟本事大,百忙中,急忙将双手猛地背在了身后,躲开了那‘可怕’的地方。

他本来身子就不稳,这么一来,更是控制不住自己庞大的身躯了,直接就倒了下去。

魏晓晨妈呀一声,急忙就去推和尚,结果,禅悟正好把魏晓晨压在了身下,魏晓晨就觉得一座大‘肉’山倒了下来,幸好她本事大,魏晓晨急忙一滚,用手一推,躲开了。

禅悟满面通红,尴尬的道:“对……对对……对不起……”

魏晓晨那会怪和尚,因为这完全是‘玉’霄搞的鬼,魏晓晨气的大骂道:“姐妹们,抓住这臭无赖,打的他满地找牙,气死我啦!”

魏晓晨跳起来又去追打,‘玉’霄依旧是这般的胡闹,边躲着边取笑着这些姑娘。

禅悟尴尬无比,一见岳商和廉政躲开了这里,他急忙也飞了下去,他也知道,若是待在这里,还不知道怎么被他戏耍。

**也是一样,当禅悟被绊倒压在了魏晓晨身上时,他也被‘玉’霄绊倒,正好压在了寂籁的身上,一双大手躲避不及,正好还按在了寂籁的‘胸’部上,这更是尴尬无比了,**就觉得触手处又软又柔,急忙缩回了手,直接就跳下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