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21章 乔装2

第二百二十一章 乔装2

< >

‘玉’霄穿着追日靴,念动追日靴的法诀,迈着翩翩幻影蝴蝶步的奇妙步法,好似一只蝴蝶穿梭在几个姑娘身边,一边捉‘弄’九个姑娘,一边取笑道:“两位和尚师兄,别走呀,哇,你们竟然破了‘色’戒,好呀,原来你们心动了呀,禅悟师兄,大嫂的嘴香吧?你别走嘛,下一个我就把紫儿推给你了,你接住紫儿,亲亲她的嘴,‘摸’‘摸’她的包子,你呀,真是不会享福的人呀,这时候不趁机赚点便宜,真是傻瓜蛋,哇,**师兄,好呀,原来你身为和尚,却暗地里跟尼姑有‘私’情,你为什么去‘摸’寂籁师姐的包子?你安了什么心?我看你是尘缘未了,哈哈,你们俩和尚,是成不了佛,得不了正果了,因为你们‘色’心动了,噢噢噢,你们犯了戒啦,哈哈哈……”

九个姑娘真是气坏了,这一次,追到‘玉’霄可是真打了,但真打却又打不到,因为翩翩幻影蝴蝶步实在是太奥妙了,而且这种步法还正是善于在这种狭窄的地方躲避,所以,想要打到‘玉’霄,真的是太难了。

‘玉’霄滑的就好似鱼儿一样,而且他脚上穿的是捕风捉影追日靴,又用的是翩翩幻影蝴蝶步的步子躲避着,以追日靴的速度,加上幻影蝴蝶步奥妙无比的步法,只要他不想被人抓到,神仙都抓不到他。

虽然袖儿三姐妹也会幻影蝴蝶步,尤其是袖儿,更是‘精’通,因为这幻影蝴蝶步的步法,正是她娘翩翩仙子阳娇的一项本事,她作为‘女’儿,当然要去学娘的本事了,所以,她可谓是青出于蓝了。

但就算她会,也知道‘玉’霄怎么闪躲,但‘玉’霄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她根本就拦不住,所以,三姐妹累的一身都是汗,就是捉不到‘玉’霄。

更可气的是在后面,忽然间,就听洪袖儿啊的一声,原来,‘玉’霄突然一转,顺手解开了袖儿衣带,猛地一拉,就将袖儿的‘裤’子都脱了下来!

立刻,洪袖儿……

四个男人本来抬头看着五尺高的头顶上‘玉’霄的胡闹,正在摇头叹息,猛然间,洪袖儿被脱掉了‘裤’子,正好,袖儿又白、又翘、又圆、又大的屁股正对着那四个男人,四个男人立刻‘哎呀’一声,急忙背过头,不敢再看。

就听‘玉’霄哈哈笑道:“哈哈哈,四位师兄,叫你们见识见识大美‘女’们被剥光衣服的美吧,让你们欣赏一下,哈哈哈……”

紧接着,就听九个姑娘立刻就传来了惊叫声!

“啊!”

“呀!”

“哎呀!”

“妈呀……”

再看九个姑娘可惨了,一会这个被‘玉’霄抓住,给脱掉了‘裤’子,一会那个被撕开了衣衫,九个姑娘无一幸免,一片的狼狈之相。

立刻,不是九个姑娘抓‘玉’霄、打‘玉’霄了,而是换成‘玉’霄去追九个姑娘了,但这九个姑娘抓‘玉’霄不容易,可是‘玉’霄抓她们却容易。

因为这里狭窄,并不宽敞,他在九个人中间凭着追日靴的速度和幻影蝴蝶步的步法躲避,当然九个人不好抓,可是他一个人抓九个人,不管是谁,抓到就扯衣服,扯坏了他可不管,并且还是凭着追日靴的速度去抓,九个人哪里能躲得开。

立刻,这个叫,那个叫,咿呀‘乱’叫的‘交’织在了一起。

魏晓晨一见不好,再要这么下去,别说打‘玉’霄,不被‘玉’霄剥光了才怪。

魏晓晨刚被‘玉’霄给脱掉了‘裤’子,连内‘裤’都被脱掉了,腰带差点都被拽断,魏晓晨妈呀一声,顾不得去厮打‘玉’霄了,急忙提上自己的‘裤’子,也顾不得掩住‘露’出的的‘胸’了,直接就跳到了僵尸的身上,急忙又飞起,开始整理着凌‘乱’的衣衫。

魏晓晨脸都红的比红盖头都红了,气的魏晓晨骂道:“凌‘玉’霄!你这个死不要脸的畜生!你不得好死!你↓流!你无耻!等我抓到你,我非把你剁成‘肉’泥!”

‘玉’霄嘿嘿笑道:“大嫂,你可没这个机会啦,因为我要死在僵尸的手里,你想杀我可没这个机会啦!哈哈哈……有本事来抓我呀,有本事上来呀,只要你敢抓我,我就剥你的衣服,看你敢不敢惹我……”

碧萝和寂籁两个代发修行的尼姑光着屁股,抱着自己的衣物,就飞了下来,吓得都来不及穿衣服了,只好离开了那‘可怕’的地方,二人躲到‘阴’暗处,红着脸整理着自己的衣衫。

整个水晶泡泡内,只剩下了‘玉’霄夫妻七人打闹,这一次,六个姑娘也生气了,那有这么胡闹的,‘玉’霄坏的竟然给众多美‘女’们脱开了衣服,令九个姑娘羞臊无比,有个地缝都能钻进去了。

雪紫儿‘裤’子被脱掉了,‘露’着屁股,顾不得抓‘玉’霄,急忙提上‘裤’子,她刚整理好衣服,‘玉’蝶又呀的一声,被‘玉’霄扯掉了上衣,只穿着一个肚兜了,时间不大,又是妈呀一声,‘玉’蝶的肚兜都被‘玉’霄扯掉了,‘玉’蝶顾不得去打‘玉’霄了,急忙双手‘交’叉,护住了‘胸’前的两个‘要害’部位,她刚护住了要害,就觉得下体一凉,‘裤’子被脱掉了……

‘玉’蝶刚去提‘裤’子,不防备自己的肚兜被‘玉’霄抢了去,都顾不得抢回来了,急忙就去整理‘裤’子。

曲仙儿也是一样,时间不大,不但没抓着‘玉’霄,反而丢掉了肚兜。

不过就是一会的功夫,六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都被‘玉’霄给戏耍了一个遍,时间不大,这六个姑娘的肚兜,都被‘玉’霄给抢了去。

雪紫儿又羞又臊,气的跺脚骂道:“你无耻!!”

雪紫儿也顾不得穿肚兜了,先穿好了外衫,又跟其余的姑娘去抢自己的肚兜。

魏晓晨、寂籁和碧萝躲在角落里偷偷的看着,心中不由得还庆幸,庆幸逃的快,否则,慢的一步,自己的肚兜都能被抢了去,那时候,可怎么见人。

更可气的是,‘玉’霄就拿着六个姑娘的肚兜,在手中摇晃着,大笑道:“噢噢噢,好香的肚兜呀,喂,你们‘女’人穿肚兜的模样真好看,这肚兜上都满是‘奶’味呢,噢噢噢,过来抢呀,噢噢噢……”

六个姑娘咿呀‘乱’叫,六个人围成个圈子,就去围堵‘玉’霄,去抢自己的肚兜,但‘玉’霄滑的就像鱼一样,速度快的像闪电一样,真是捉不到,还白白的惹了一肚子气。

‘玉’霄运用追日靴,迈着幻影蝴蝶步的步法躲避着,边拿起一个个的肚兜,还问几个姑娘,道:“哈哈,嗯,好香呀,这个淡蓝‘色’的肚兜,绣的满是星星的,是谁的肚兜呀?谁要呀?”

‘玉’蝶红着脸,挥着手就去抢,嗔道:“你别闹了,你快还给我,给我,臭无赖……”

‘玉’霄嘿嘿笑道:“哦,原来这么漂亮的肚兜是我蝶儿的呀,哇塞,蝶儿,你绣的真是太好看了,送给我吧,我死了后,带着这个肚兜一起死,哈哈哈,那这个呢?这个绣着狗尾巴‘花’的月白‘色’的肚兜谁的呢?哦,这个我认识,这是我宝贝悠悠的……”

卓悠悠骂道:“你玩够了没?快给我!那是兰‘花’,不是狗尾巴‘花’,臭无赖,快还我……”

‘玉’霄呸了一口,笑道:“什么兰‘花’,你的手工可真差呀,像极了狗尾巴‘花’,哈哈哈,那这个呢,淡紫‘色’的肚兜,嗯,绣的这是什么呀?哦,原来是一对戏水玩耍的鸭子呀,喂,这个一定是紫儿的了。”

雪紫儿边去抢,边骂道:“放你的狗臭屁,那是鸳鸯,不是鸭子,快给我,不给我,我可翻脸啦……”

“翻脸我就怕你呀?有本事抓我呀,就不给你,有本事来抢,哈哈哈,这个玫瑰红纱肚兜是谁的呢?呀,这个绣的是什么呀?哦,原来,绣的是一只蛇和一只乌鸦呀,真是的,绣的什么玩意呀,真难看,这是谁的呀?”

曲仙儿这个气,明知道‘玉’霄故意的逗她,依旧是忍不住骂道:“放屁!你什么眼神,人家绣的是龙和凤,快给我!不给我,抓到你,我打死你,快给我!”

‘玉’霄笑道:“哦,原来是龙和凤呀,真是不像,倒像是蛇和乌鸦,你呀,没事好好的学学刺绣,跟蝶儿学学,这刺绣真是太差了,那这个又是谁的?绣的是两条破红带子,绣的这是什么玩意呀……”

洪袖儿骂道:“你去死吧,那是我的两条红袖,红袖上绣的是梅‘花’,你懂不懂,快给我……”

‘玉’霄哈哈笑道:“既然你们绣出来是要人欣赏的,为什么你们却把肚兜穿在里面不让人看的,那你们岂不是白白的绣了吗?绣出来没人欣赏,岂不是白费功夫了吗?干脆,以后你们就穿着肚兜吧,这样别人也好欣赏一下你们的刺绣本事嘛,哈哈,这个绣的不错,嗯,好重的‘奶’味呀,不用问,这个一定是我小宝贝桂儿的,桂儿爱吃,断‘奶’最晚,十五岁刚断,故此虽然你还没有,但你的那个上都是一股子…味,哈哈哈,我看看绣的这是什么呀,哇塞,原来绣的是一棵桂树,桂树上怎么还有一丑八怪在钓鱼呢,那这个弯弯的东西又是什么,什么‘乱’七八糟的……”

楚桂儿骂道:“你滚!人家绣的是月亮、桂树和嫦娥姐姐!”

原来,楚桂儿的杏黄‘色’的肚兜上,绣的是飘渺的桂树,如钩的弯月,依旧坐在弯月上钓鱼的嫦娥,这是楚桂儿亲手画的,画的真是栩栩如生,她画了出来后,就用针线刺绣了出来,她贴身穿着的肚兜,都是一件幽雅的艺术品。

但‘玉’霄就这么坏,却说她羞的差,‘玉’霄手里摇着六个姑娘的肚兜,一边还气她们,还损她们,六个姑娘可气坏了,但就是抓不到。

‘玉’霄看了看底下的魏晓晨三个姑娘,大笑道:“大嫂,二位师姐,你们的肚兜是什么颜‘色’的?上面都绣了些什么‘花’样呀?来,脱下来,我看看。”

魏晓晨简直恨不得捉住‘玉’霄咬几口才解气,气的魏晓晨踩在自己的修罗刀上破口大骂道:“你去死吧!臭不要脸的东西!”

‘玉’霄嘿嘿笑道:“哈哈,不用问,大嫂的肚兜一定是黑‘色’的,因为你喜欢穿黑衣服,你的肚兜一定是黑‘色’的,不过,就算你肚兜上有刺绣,估计也不是你自己绣的,因为你的笨手,杀人还行,至于针线‘女’工,可就差多了。”

魏晓晨红透了脸,但也暗暗的佩服‘玉’霄的聪明,还别说,魏晓晨的肚兜还真是黑‘色’的。

‘玉’霄哈哈笑道:“怎么,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喂,廉大哥,大嫂的肚兜是不是黑‘色’的呀?”

廉政沉着脸,一言不发,真是被气的啼笑皆非。

‘玉’霄大笑道:“怎么,我‘摸’了你的母老虎老婆,你就不高兴了?我不是把我老婆送给你‘摸’了嘛,再说了,咱们这么要好,干嘛这么小气嘛,对不对呀大嫂子?”

魏晓晨气的直跺脚,把这一生会骂人的话都骂出来了,但‘玉’霄却毫不在意,依旧故意的逗她生气道:“喂喂喂,你可真是母老虎呀,不就是‘摸’了你的包子嘛,干嘛这么小气呢?‘摸’一下,你又不会少块‘肉’,再说了,你那俩包子,恐怕也没少被廉大哥‘摸’,这三月多,我都看的出来,你那里比以前大多了,估计不是怀孕了,就是被人给‘摸’大的,刚才我不过就‘摸’了你一下嘛,你干脆就当是廉大哥‘摸’的你好了,他的手是‘肉’做的,我的手也是‘肉’做的,而且都是有十个指头,都是手,而且我的手比他的手还要白,都是手,有什么不同?谁‘摸’不是‘摸’呢?”

魏晓晨又是跺脚,又是骂,但还不敢去抓他,因为抓不到,反而说不定被戏耍,真是对‘玉’霄无可奈何。

六个姑娘抓了半天,结果,依旧是没抓住,气的六个姑娘都鼓起了嘴巴。

还是楚桂儿聪明,对着仙儿和袖儿使了个眼‘色’,然后轻轻的跟雪紫儿、‘玉’蝶和悠悠嘀咕了几句,几个姑娘忽然间都不捉‘玉’霄了。

而是都蹲在了水晶泡泡里,雪紫儿和‘玉’蝶可哭不出来,只好不去抓‘玉’霄,装作生气的模样。

可另外的四个姑娘却哇哇的哭了起来。

这四个姑娘哪里是真哭,无非是故意的做做样子,楚桂儿抹着眼泪,‘抽’泣道:“呜呜呜,你坏,你欺负人,我告诉娘亲,说你欺负我,呜呜呜……”

曲仙儿和洪袖儿也哭个不停,卓悠悠边哭边道:“你怎么这么坏,以后再也不理你了……”

,最新章节请访问7*8*小*说*网,备用域名:**,本站无*弹*窗,更新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