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22章 探路2

第二百二十二章 探路2

玉霄拼命捂住嘴,忍住不笑出来,贴着墙壁,继续往下看着。

再看那些僵尸,有的跳上前去,往石门那边跳去,似乎是看看人好好的为什么不见了一样。

玉霄也是一样,双手平举,一跳一跳的,贴着墙壁跳了过去,因为他要好好的查看一番,看看原究竟还有没有出口活。

玉霄随着众多僵尸跳到了那个石洞口,不由得心就凉了,原来,在石洞门口,一个约有一丈方圆铁铸的大圆球,就整个的塞住了洞门,正好卡在门里,一半在石门的这边,一半在石门的那边!

这么一个大铁球,谁又能推的开?

而且,说不定门的那边,也同样被堵死了,还有不少的机关,这真是死一条了。

玉霄心中叹息,知道此可真是不通了。

就算禅悟力大无穷,他也砸不开铁球,更何况,这个铁球跟地道一样的大小,能将铁球推到哪里去呢?

再万一,这么硬砸,再要将这个地洞给弄塌陷了,那还不是死一条?

所以,这条是不通了,的确是死。

这时,玉霄就听到六个姑娘关心的用心声正在问他,就听卓悠悠用心声道:“霄哥,外面怎么样?”

雪紫儿也用心声道:“僵尸有多少?”

玉霄也用心声回答道:“不好,僵尸数不胜数,整个大厅都是了,而且这里空气浑浊不堪,的确有毒,容我好好的在四处找找出,桂儿,来被一丈大小的铁球完全塞住了,已经是死一条了,有没有什么机关可以将这个铁球弄走?”

就听楚桂儿在心里叹了口气,道:“没有办法,那个铁球,是关闭地洞的机关,那个铁球压下,这里的机关就完全被封死了,铁球外的三道石门中,也一定被封死了,这是死了,霄哥哥,你再去别处找找。”

玉霄用心声道:“好,我好好的找找,你们不要出声,这里僵尸好多,免得被发现。”

玉霄一见此不通,再看这个大厅内,密密麻麻的僵尸,有的往哪里跳着,有的直立不动,真是各式各样,千姿百态,怪异无比。

玉霄还不敢直接就跳走寻,因为他怕僵尸们怀疑,所以,玉霄一跳一跳的,随着大批的僵尸,到处跳着,最后玉霄又贴着墙壁不动了。

玉霄警惕的看了看四周,看看四周僵尸们的动静,再看那些僵尸,一部分将玉霄丢出来的僵尸,他们同伴的尸体又撕咬一通,嘴上满是血肉残渣。

有的僵尸,一动不动,就开始僵立的站着,这个稍微大一点的大厅内,足有数百只僵尸,而这个僵尸的世界中,就只有玉霄一个活人。

僵尸们丝毫没有怀疑玉霄的身份,因为僵尸们的三魂七魄,只剩下了一魄一魂,就像人类中活着的傻子一样,更何况,这些僵尸,并非是天然僵尸,而是被巫姑杀死的人类,被她用药喂住,做的僵尸。

所以,这些僵尸们都只会对热血和活物有敏感,遇到血肉之躯的人,就去袭击,可是同伴却不袭击,因为他们的血都是冷的。

玉霄没有呼吸,僵尸嗅不到生人的气息,他又将幻象冰冻住,就跟一块冰一样的冷,像极了尸体,所以,僵尸也没有察觉。

玉霄躲在一个犄角处,也不敢坐下休息,就将幻象学着僵尸那样一动不动,开始盘算着对策。

他不敢立刻就去寻找,在这些僵尸们还没有撕咬吞噬完那些尸体,他不敢动,因为一个是哪景象实在是太凄惨,太恐怖,再一个就是,他若是过去,这么多僵尸都去撕咬尸体,他却没去,岂不是惹僵尸怀疑?

玉霄聪明的很,如此时候,他更是谨慎万分了。

最令玉霄惊奇的是,这些僵尸中,居然还有女僵尸,有的女僵尸穿着破烂的衣服,有的女僵尸,衣服早就腐烂掉了,就赤身**,但身体却是完好的,依旧是如此的诱人。

不但有女僵尸,还有孩子僵尸,老人僵尸,但一个个的都是面色苍白,獠牙尖锐,指甲也很长,都无一例外的是一些死去了的尸体。

玉霄暗暗的称奇,因为能把这么多死去的人类尸体,让这些尸体随意的可以动,可以去厮杀,真是一种创新了。

可见巫术的厉害和邪恶了,也可见巫姑的厉害了。

其实,这里的尸墓以前根本不存在的,这座山脉地处盆地,有水有山,土地肥沃,故此,在这附近区域,居住了好多人类,足有两千多。

可是,自从巫姑来了之后,这里的人类就倒了霉了。

巫姑开始欺骗这些愚昧的人说自己会法术,会炼就长生不老之药,又展露了一下自己的法术,于是,这些人就深信不疑了,简直把巫姑当作了活神仙了。

谁人不想长生不老?

但这些人类哪里能想到,中了巫姑的诡计了,巫姑那里炼的是长生不老的丹药,而是一种毒药,她就用这些毒药,控制了这些人类,将这些人类的意志完全控制住。

然后,就开始在这里修建这个尸墓,让这些人去挖掘,这些人都被她控制了意志,是身不由己只能服从。

其实,这个山中,本就是一个天然大山洞,又经过这两千多人的挖掘,故此才有了这个规模。

那两千多人,早就吃了巫姑的药了,想已经不属于自己了,早就被巫姑控制了,当这个墓穴挖掘完毕,就被巫姑在洞穴内一一的用毒药毒死,慢慢的制成了僵尸。

玉霄所见到的这些僵尸,正是二十多年前惨被巫师们毒害死的人类,就是这沙漠附近盆地内居住的一些人类部落,所以,这些僵尸中,有老人,有孩子,也有女人,真是应有尽有,除了都已经死去之外,容貌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但这些人类,自从变成僵尸后,却成了一种可怕的尸妖,成了一群嗜血的僵尸。

幸好此地乃是沙漠区域,人类本就不多,若是将这些僵尸们,带到繁华之处去,那真的是一场浩劫了。

终于,一切都回归了平静,僵尸们也不再那么疯狂,已经开始四处的乱跳,玉霄一见差不多可以随便的走动了,于是,贴着墙壁,随着一个蹦跳的僵尸,往那边的走道跳去。

玉霄跳的不远,就警惕的四周看看,只要有僵尸注意他,他就停下来,就这么跳跳停停,玉霄在僵尸群中穿梭着,就来到了走廊处的一道石门口。

这个过道,足有百余丈长,整个大厅和过道内,每隔着不远,就是一盏红灯笼,所以并不黑暗,还能看清楚东西,可是越往里走,就越是黑暗,渐渐的连灯光都不见了。

走出那道石门,往左是一条过道,往右又是一条过道,往前又是一条过道,每一条地道内,都只有两丈来宽,一丈多高。

这里密密麻麻的地道,简直就好似一个迷宫一般!

过了那个大厅,穿过了那条过道,再往前走,过道内可就不那么整齐了,在大厅内,铺的都是汉白玉的玉石,可过了那道过道,地面都是石头地面,根本毫无装饰,就跟一个天然的山洞差不多了。

不但这样,就连灯光都不见了,越往里走越是黑暗,黑的不见五指了。

玉霄一皱眉,他虽然黑暗中可以看见点东西,但也不可能什么都看的见,这么黑,当然看不清了。

而且,这个深洞内不知道还有多少僵尸,若是看不见,那岂不是太危险了?

其实,这也不奇怪,这个墓穴,庞大至极,几乎将这里的两三座大山的地下都挖空了,可见工程多么的大了,除了前头那百余丈过道和大厅装饰了一些之外,剩余的墓穴,那有这么多的东西好好的装饰,而且,这里是养僵尸的地方,根本也不需要这么装饰了。

所以,这个墓穴内,是前工后拙,前面简直像是豪华的住所,而后面,却像是普通的山洞。

到了后面,山洞稍微高了许多,可是地面却是坑坑洼洼的不平,都是斧凿的痕迹,但没有光,更是难寻了,这更是困难的很了。

玉霄不敢再往里走,只好躲在还有点光的黑暗处,靠在一处墙壁上,想着对策。

在他的四周,也有很多的僵尸,在他左侧不远处靠着墙壁呆立着的就是一个女僵尸,和一个十岁左右孩子的僵尸,正在那里木呆呆的僵立着。

那个女僵尸,上半身完全赤着,下半身,只围着一块兽皮,原本丰满诱人十分美丽的胸,都变成了苍白色,但依旧是跟活着的时候一样,依旧是那么的满风,显见尸体保存的很好。

那个孩子模样的僵尸,正被那个女僵尸抱着,那个小僵尸正在吸着那个女僵尸那个,好似正在吃乃乃。

那个女僵尸,看起来不过就是二十多岁的模样,十分的年轻美貌,显见死时,十分的年轻,死时也是一位大美人。

玉霄暗暗的道:“难道这个小僵尸是这个女僵尸的孩子不成?难道他们生前是一对母子不成?或者是这女僵尸的弟弟亲戚不成?唉……真可怜……”

在他前面,是十几具僵尸跳来跳去的,茫无目的跳着。

玉霄心中叹气,人死了,就连这副臭皮囊都不得安生,这究竟是为了什么?

僵尸,由于死时怨气太盛,据说,残留一魂一魄,灵魂并没有完全离开躯壳,所以,潜意识中,依旧有一点点想,不过,却已经跟行尸走肉没什么区别了。

这个母子僵尸不用问,在潜意识中,依旧知道彼此是近的,所以,那个女僵尸,始终跟那个小僵尸形影不离,而且还喂那个小僵尸吃…,虽然她的胸冷的好似寒冰,热血早就冻结住,但她的潜意识中,依旧存在着那份伟大的母爱。

玉霄不由得十分的感动,心中真是感慨万千,就在一边看着。

忽然,一条约有两尺大小的青色小蛇爬上了那个女僵尸的身上!

本来,那个女僵尸还十分的慈祥,像极了一位慈祥的母亲,但等那条青蛇从墙壁上滑落到她的手臂上,那个女僵尸似乎觉醒了一般,猛然间,原本十分温柔的表情,立刻变得狰狞可怖,猛地睁开双目,露出了凶恶的目光,然后双手放下了小僵尸,毫不犹豫的伸出,就将那条小青蛇抓住,然后咔嚓一口,就将那条小青蛇的头咬断,然后就是一阵阵的猛嚼,将那条小蛇的蛇头给嚼碎,弄的满嘴都是蛇肉,鲜血淋漓的。

那条小蛇,没了蛇头,但剩下的蛇身子还在跳动着。

就见那个女僵尸,再也没有撕咬那蛇的身子,而是僵直的将腰弯下九十度,将手中小青蛇的尸体,递给了那个小男孩一般的小僵尸。

就见那小僵尸,接过青蛇的尸体,然后也是一阵阵乱嚼,弄的原本苍白的脸上满是血渍和肉沫。

玉霄简直都不忍再看,这血淋淋的一切实在是太触目惊心了,玉霄自从来到这个墓穴,简直就好像在地狱中走了一遭,若不是他没有吃东西,恐怕早就将吃的东西都呕吐了出来了。

就在这时,前面那乱蹦乱跳的十几个僵尸嗅到了血腥味,龇牙咧嘴的,立刻就往这一对母子僵尸身前而来,显见是要抢那条小蛇的尸体,前来吸血。

可还没等那十几具僵尸过来争抢,就见那女僵尸,发出一连串的尖锐声音,似乎在怒吼,似乎在警告那些僵尸一样!

那女僵尸,双手平举,张开满是獠牙的大嘴,不断的示威,那一双又长又锋利的指甲像极了锋利的匕首,闪着幽光,就对准了那十几个僵尸,仿佛那十几个僵尸胆敢过来争抢这条青蛇,她就能跟那十几具僵尸拼了一样。

玉霄的心被震撼了,不由得暗自长叹道:“难道,僵尸真的还有魂魄?真的还有一点想?唉……母亲,母亲的伟大是如此的可敬,只可惜,我的母亲又是谁?只可惜,我的养母却早死,她也是那么的疼爱我,唉……为什么人要死去,若是她永远的活着该多好,若是我能见一见我的养母,见一见我的母亲该多好。”

玉霄静静的在三尺远处开着,手已经握紧了,他准备在女僵尸不敌的时候,去助那可敬的母亲一臂之力,虽然这会很危险,但他却对这女僵尸伟大母爱十分的敬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