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22章 探路3

第二百二十二章 探路3

再看那十几具壮汉的僵尸退缩了,显见是被这女僵尸所镇住,知道这女僵尸不好惹,但吸血对于僵尸来说,就好似吃饭一样,也是僵尸们喜欢的东西,因为吸的血越多,本事就越大。

只要喝的血多了,渐渐的僵尸就变成了妖物了。

一个女僵尸和一群僵尸对峙着,而后面那个小僵尸,躲在那个女僵尸的身后,苍白的手中依旧紧紧的抓着那个小蛇。

玉霄暗自叹息,他没想到,弱肉强食,以强凌弱的事,就连在僵尸的世界中也不例外!

这真是天下乌鸦一般黑,只要有生命的地方,就永远没有平等!

也不知哪一群男僵尸跟那个女僵尸咿咿呀呀的说了些什么,说的都是一些僵尸的语言,玉霄真是半句都听不懂。

就见一具壮大的男僵尸,指了指女僵尸的波,比比划划。

就见那女僵尸不再动,而是将僵直的双臂放下,再也不动。

立刻,再看那十几具僵尸,不再去争抢小僵尸手中的青蛇了,而是围住了那个女僵尸,一双双苍白的手,就开始去捏玩那个女僵尸冰冷的胸,有的僵尸……还有的一些僵尸,一双双苍白的手,直奔女僵尸的**而去,去抠弄女僵尸神秘之处……,有的僵尸去摸女僵尸的屁股,有的则去摸她滚圆笔直的腿……

这些僵尸们就开始对这个女僵尸玩了起来,而那个女僵尸却一动不动,就这么僵直的站立着,任凭那些男僵尸对她的身体随意的玩弄!

玉霄简直都惊呆了,一瞬间,又是愤怒!

不用问,刚才那些男僵尸们,一定是提出了条件,想叫他们不抢蛇可以,必须让他们亲亲她,玩玩她,否则,就抢那条蛇。

而那个女僵尸为了那个小僵尸,显见是妥协了,知道一个人打不过这么多僵尸,只要这些僵尸不去抢她孩子手中的蛇,她是甘愿让这些僵尸们非礼!

原来,那些僵尸们虽然成了僵尸,但内心中潜意识对异性的喜爱依旧是有的,尤其是对那个女僵尸的……依旧是像活着的男人痴迷女人的……一样,见到就想这一点,居然丝毫的不变!

虽然他们还有男人的东东,却冰冷的像一根冰棍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了,无法跟活人一样的进行……但却可以借助对女僵尸的抚摸,来消除那种对于异性的饥渴。

玉霄眼中已经落了泪,不由得长长叹了口气!

多么伟大的母爱!

多么卑劣的**!

多么可怕的世界!

玉霄这一叹气可了不得了!

正在轻薄那个女僵尸的僵尸们,猛然间抬起了头,鼻子开始一动一动的开始嗅了起来,显见是嗅到了活人的气息,一个个的直奔玉霄而来!

玉霄暗叫不好,知道自己的一叹气,呼吸了,有一点暴漏了!

玉霄急忙闭住了嘴,停止了呼吸,依旧是用皮肤的毛孔进行呼吸,看到那些僵尸奔自己而来,玉霄不但不退,反而学着那些僵尸一样,表情怪异的,也奔那些僵尸而去!

看那样子,玉霄倒像是也嗅到了生人的气息,也在寻找一般。

玉霄心中暗暗的道:“我应该先发制人,免得被怀疑,你来嗅嗅我的身上,我不如先嗅嗅你们的身上,让你们糊涂了。”

玉霄也真是大胆,就直奔那些僵尸而去,低下头嗅了嗅,然后一跳一跳的走开了,又贴着墙站好了。

那些僵尸们果然被玉霄搞愣了,还以为玉霄跟他们一样,也是嗅到了特殊的气息,丝毫也没有怀疑了,那些僵尸嗅了半天,结果,发现生人的气没有了,于是,又开始享受那个女僵尸的**了。

那些僵尸们对着女僵尸又亲又摸的,对着女僵尸的神秘处也纷纷摸了半天,那女僵尸依旧是不动,只是呆呆的看着那个小僵尸在吸着那条蛇的血,直到那条小蛇干瘪的只剩下了蛇皮,再也没有半分血液,小僵尸丢了的时候,那个女僵尸才动了。

就见那女僵尸,突然伸手将正在……的僵尸推开,对着那些僵尸群咿咿呀呀的叫了几声,又开始示威。

那些僵尸们一见,果然都退了下去,不再……体了,那个女僵尸,神情又温柔了许多,又贴墙站着,对着玉霄看了看,还报以一个极其怪异的表情,那意似乎是很奇怪,奇怪玉霄为什么没有趁机过来对她非礼,占一占手脚便宜。

玉霄也不懂僵尸的语言,只是像傻瓜一样的不动,装作没看见。

就这么,又静静的站了一会,那个女僵尸也是一样,也是这么静静的站着。

玉霄是在想心事,也是在休息,想一想下一步该怎么做。

时间不大,就见黑暗处,一蹦一跳的又跳来了一只高大的男僵尸,就见那男僵尸手中,居然还掐着一个正在挣扎的怪鱼,就见那怪鱼,足有两尺大小,满嘴的獠牙,锋利无比,正在挣扎着。

眼看着,那个男僵尸一蹦一跳的直奔那个女僵尸而来,又对着那个女僵尸咿呀的怪叫了几声,然后把手中的怪鱼递给了那个女僵尸。

那个女僵尸也咿呀怪叫了几声,似乎是同意了,然后,接过来,先在那条狰狞凶恶的鱼头上一口咬了下去,眨眼间,将那条怪鱼的鱼头给嚼碎了,眼见着,那条怪鱼也被她生生的活嚼了。

那头怪鱼被她活活的撕咬死后,再看那只女僵尸,又将手中的鱼递给了小僵尸,然后又一动不动了,靠着墙,将双臂放下,僵直的站着,好像一只待宰割的羔羊一般。

给她鱼的男僵尸见了,立刻毫不犹豫的,将两只苍白的爪子握住了女僵尸又开始了起来,立刻对着那具女僵尸开始上下的**乱亲了起来。

玉霄又是暗暗的叹息,叹息这世上可怕而又肮脏的**,为什么会有性?如果没有异性,又如何能这么痛苦?

为什么人的**不断?今日释放了,明日又来了,一时不去找异性,就会难受无比,不得不去找异性进行发泄,于是,一次又一次的做那种肮脏不美的事!

玉霄其实内心中已经厌倦了那事的丑态,但没有办法,因为每隔着一两天,他的欲念就会上来,那份煎熬感,迫使他不得不去找女人,不得不去找女人做,虽然这种事总令他觉得不美,甚至是肮脏的,但又是没有办法的事。

幸好,他还是一个幸福的人,不但有女人让他发泄,而且还是好几个,个个都那么的美丽可爱、性感无比,任凭他随意的发泄。

但,一些找不到异性的人呢?

他们又该如何的发泄?若是一辈子找不到异性呢?那岂不是很痛苦,很可怜吗?

玉霄暗暗的叹息,若是人能将**一次性发泄完毕,再也不用去寻找异性做那种肮脏不美事,那该多好!

但话又说了回来,若是人一次性就将其发泄完毕,那这世上哪还有什么爱情?

那那个男人还会去娶女人?

所以,在内心中,女人却是希望男人永远不断才好,因为她们也是在享受,而且,要是男人都只碰她们一次,就再也没有**的话,那她们又嫁给谁?谁又肯再去爱她们?

所以,嫁了人的女人,希望她的男人,永远都是好色的,永远都被她的身体所吸引,永远对她们的感兴趣,一生一世的玩不够她们,那才是她们所期望的。

就像玉霄的六个女人一样,虽然一个个嘴上骂玉霄,没个正经,总是没事就想女人,但一个个却喜欢玉霄,因为玉霄若是不好,跟她们做完之后,就再也对她们没有了兴趣,那她们岂不是守活寡?

所以,六个姑娘喜欢玉霄的好…,但只喜欢玉霄对她们个人好……,最好玉霄是一生一世都这么爱她们,每一刻都需要她们来解决他的……,她们才开心。

因为这样,玉霄才会爱她们,因为需要,才会对她们好,说到底,什么所谓的爱情,无非就是…女之间……欲的需要罢了!

若是没有了…欲的需要,这世上哪还有什么爱情!

这些僵尸虽然三魂七魄只剩下了一魂一魄,但潜意识里对异性的好感和需要,依旧是没有减。

玉霄已经都明白了,不用问,这个男僵尸,是特意抓了一条鱼,用这条鱼的代价,去换取享受一下异性,说到底,这不过就是一场交易罢了。

玉霄静静的看着,不言不语不动,但他的心却不平静!

终于,那个小僵尸将鱼的血液和肉都给撕咬吸允个干净,又将鱼骨头丢掉。

那个女僵尸,又动了,然后又推了推那个男僵尸,意好像是说,时间到了,咱们的交易结束了,你可以滚了。

就见那男僵尸,仿佛意犹未尽一般,对着女僵尸又是一阵咿呀乱叫,似乎在说,我这一条鱼难道就换了这么点时间?这可不行,要多给我点时间享受这才可以一样。

那个女僵尸又放下了手臂,又将胸一挺,任凭那男僵尸玩了。

这一次男僵尸更加的兴…了,对着女僵尸的……,不住的吸……,一只手还伸到女僵尸的……,就仿佛活着的男人对女人……。

而那个女僵尸一动不动,就叉开腿,挺着胸,任凭那男僵尸随意的玩弄她,又这么过了约有半柱香的时间,那女僵尸这才将双腿一并,双手一推,将那具男僵尸推开,仿佛是告诉他,现在已经够了,交易该结束了一样。

那男僵尸依旧是意犹未尽,低下头,使劲的在那女僵尸的胸上捏了几把,又吸了几口,这才一蹦一跳的离去了。

玉霄就在一边看着,仔细的打量着那个女僵尸,只见那女僵尸的确是有几分姿色,身材也十分的好,当真难怪那些男僵尸对她有兴趣了。

不用问,这女僵尸活着的时候,一定是族中有名的美女,深受这些活着的男僵尸的喜爱,所以,死了后,这些男僵尸依旧是对她如此的眷恋,潜意识里都忘不了来享受她的**。

玉霄暗暗的苦笑,心中一阵阵的苦涩。

那只男僵尸刚走不久,紧接着,又来了一具僵尸,手中也拿着一只活蹦乱跳的鱼,前来找这具女僵尸而来。

就见那具女僵尸,还是跟刚才一样,又将活鱼活活的咬死,又递给了那个小僵尸。

这一次,那个小僵尸却没有接,叫了一声,似乎是告诉女僵尸,他今日已经喝饱了血一样。

那女僵尸这才拿起了那条活鱼,自己开始吸血活嚼了起来,直吃的是满嘴血液,狼狈不堪,显见是那具女僵尸也十分的需要鲜血和肉。

而前来交易的那具男僵尸,又开始对着女僵尸的肉身恣意的玩了起来,那女僵尸就挺直着身子一动不动,任凭那具男僵尸恣意的玩,而她却只顾着吃鱼喝鱼血,仿佛在她的心中,什么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喝饱血一样。

直到那具女僵尸吃完了鱼,喝完了鱼血,才将那具男僵尸推开。

那男僵尸似乎也是心有不甘,还想多在温柔乡中多享受一番,也是咿呀的叫了几声,那具女僵尸又一动不动了,擦了擦满嘴的血渍,任凭自己随意的被男僵尸玩,直到她自己觉得差不多了,这才将那具男僵尸推开,那男僵尸才离去。

玉霄真是百感交集,没想到,在僵尸的世界中,也有这种脏脏的交易,真是不可议!

这就是人呀!这就是这个世界!

这个世界,为什么这么不美?为什么会是这样?

身体的需要,可耻的**,永远都是这样,就算是只剩下了一魂一魄,潜意识中对于需求依旧不变!

玉霄正在感叹,忽然间,就见那具年轻的女僵尸一蹦一跳的冲着玉霄而来!

玉霄的心就是一震,暗暗的道:“她想做什么?唉,你最好别惹我,我不想杀了你。”

虽然那女僵尸早就死了,但看在她伟大母性的这一面上,玉霄不想将这女僵尸彻底的杀死,但若是被发现呢?那又该如何是好?

玉霄没有动,他知道,若是动,或者是怕了,一定会惹起怀疑,到时候,就算杀了这女僵尸,自己依旧是被困在这里,难以逃命,所以,玉霄没有动。

玉霄的定性可谓是十分的稳,尤其是在这时候,玉霄更加不会轻易冒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