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24章 苦海3

第二百二十四章 苦海3

玉霄停下了往前蹦跳的脚步,转过身子,指了指那两具僵尸,摇摇手,嘴里唔唔唔直叫,往那具毒蛇的尸体前一指。

那两具僵尸彼此看看,明白了玉霄的意,知道这是玉霄让他俩在这待着,不准追随着过去。

两具僵尸愣了半天,不明白玉霄为什么这么做,玉霄心中竟然有一点不舍,还真当这两具僵尸是自己的属下了,玉霄拍拍两具僵尸的肩膀,又从楚桂儿的玉碗上把剩余的两串珍珠链子摘了下来,给两具僵尸戴在了手腕上。

玉霄暗暗的长叹一声,心道:“唉,这两具僵尸不管怎么说,护送了我一,我就给你们俩留个纪念吧,这一去,我是再也不会到这里来了,咱们只能再见了。”

玉霄给两具僵尸戴在了手腕上,然后推了推两具僵尸,指了指那条毒蛇的尸体,这才一蹦一跳的往前而去。

再看两具僵尸,没有再随着玉霄而去,而是呆呆的僵立在了原地,久久,久久……

这两副手链还带着楚桂儿的气息,但两具僵尸却没有怀疑,一个是真的把玉霄当作了尸王,再一个就是这里血腥味太重,早就遮住了桂儿活人的气息。

玉霄渐渐的走远了,楚桂儿十分不解,用心声问道:“霄哥哥,怎么不叫他们护送了?”

玉霄探手入怀,将手伸进了楚桂儿的怀中,隔着桂儿的肚兜,揉捏着楚桂儿温软的**,然后一挥手,做了一个大水晶泡泡,抱着楚桂儿坐在了水晶泡泡内,催动水晶泡泡往前飞去。

楚桂儿嘤咛一声,用心声嗔道:“你真坏,又来欺负人家。”

她心里刚这么一说,但她另外的心声却道:“摸的我好舒服,要是被霄哥哥这么爱抚我一辈子,那该多好。”

她的心早就被玉霄用法术读去了,根本骗不了玉霄。

玉霄俯下头,跟楚桂儿亲吻了起来,顺便给了桂儿几口气。

楚桂儿在心里问道:“霄哥哥,万一再有别的僵尸呢?还有,咱们怎么不学僵尸跳了?被僵尸看到,不就暴露了吗?”

玉霄微微一笑,用心声道:“你呀,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呀,再往前已经没有僵尸了,虽然有过僵尸,但却已经都被毒蛇杀死了,这条毒蛇爬进来,沿之上的僵尸如何能放过?所以,必然没有什么僵尸了,咱们何必再装呢?”

楚桂儿恍然大悟,掩住嘴吃吃的笑了起来。

果不其然,再往前没有了僵尸了,只有二十多具死去的僵尸尸体,一个个都是头骨被砸碎,或者尸体支离破碎,真是惨不忍睹,不用问,这一定是那条毒蛇做的。

但这些尸体,并非是在一处,而是这里一些,哪里一些,洒满了沿途百丈远的上。

终于,玉霄二人来到了最中央的地方,玉霄本以为能找到小河,但来到中央,却发现,这里根本没有河!

有的只是一口井,一口两丈方圆,深不见底的大水井!

在井口外,有一筒碑,碑上写了两个血淋淋鬼画符一般的大字:苦海!

玉霄皱起了眉,用心声问道:“桂儿,这里是否是中央了?”

楚桂儿四面看了看,点点头,用心声道:“不错,的确是中央了,再往那边,是回去的了,就像咱们来得时候那样。HTTp://”

玉霄道:“这么看来,这口井一定是唯一的水了,我只好到井里去探探了。”

楚桂儿失声惊叫,问道:“啊,这怎么可以?”

她一着急,竟然忘记了这里不能说话的,这里毒气太厉害,她这一说话,立刻一呼吸,嗅到了一股极其难闻的恶臭,简直令人头昏目眩。

楚桂儿急忙闭住了嘴巴,知道,果然如玉霄所说,这里晦气太盛,果然是不能呼吸的。

玉霄急忙抱住了桂儿的头,又亲吻在桂儿的小嘴上,将体内的几口氧气给桂儿注入了嘴里。

玉霄用心声道:“不要用嘴说话,这里依旧是有毒的,放心吧,我水性大,没关系的。”

楚桂儿用心声道:“我……我陪你一起去!这口井十分的危险,既然能从井里钻出来毒蛇,里面还不知道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呢,你一个人,那……那怎么能行?”

楚桂儿这么聪明,当然也明白这井肯定有可怕的动物了,若是没有可怕的动物,那这条毒蛇又是哪里钻出来的?

所以,不用问,这井下说不定比这里还要凶险!

玉霄淡淡一笑,用心声道:“放心吧,我是天命所归,不应该这么短命的,带着你去,只会令我束手束脚的不得施展,你虽然本事大,可是水性却是一般,有你,反而更危险,明白吗?”

楚桂儿轻轻的叹了口气,她知道玉霄是对的,因为她们几个虽然在几个月之间,跟玉霄没少在水里戏耍,水性也好了许多,但比起玉霄的水性来,依旧是差的太多,而且,她们并没有学会用皮肤毛孔呼吸的本事,这种本事,哪里能是一朝一夕能学会的。

以玉霄如此的聪明和悟性,苦练水功呼吸,约有两年,才刚刚学会,又苦练了这么多年,才有了现在的水功,她们要学会这种本事,没个十年八年的,根本学不会。

楚桂儿用心声道:“霄哥哥,这条水这么危险,不如……不如咱们再找一找别的出吧?”

玉霄轻轻的玩着楚桂儿左右两边可爱的小辫子,用心声道:“傻瓜,别自欺欺人了,这是唯一的一条,你心里也明白,绝没有什么出了,我只能去冒险了,若不然,咱们必然都死在此处了,放心吧,以我水里的本事,有什么可怕的怪物,也休想能伤的了我,别忘了,我曾经在大海中数月,都安然无恙,岂能在这小小的河沟里翻船呢?放心吧……”

楚桂儿苦笑不已,玉霄虽然在大海内数月安然无恙,但多半也是由于有神鱼龙龙的缘故,若没有龙鱼的陪伴和保护,玉霄焉能这么安全?

楚桂儿道:“可是,实在是太危险了……”

玉霄淘气的揉着桂儿的温软的‘包子’,道:“傻瓜,你没见到我的漩涡吗?有什么比我的漩涡可怕?放心吧,我这就下去了,不过,我有一个心愿难了呀,实在是心愿难了,难受的很呀……”

楚桂儿问道:“什么事,你就说吧。”

桂儿知道,玉霄此去可谓是凶多吉少,九死一生的奇险,他最后一个心愿,说不定就是他的遗言了。

玉霄坏坏的一笑,手滑了下去,滑到了楚桂儿的双腿间,轻柔的抚摸起她最神秘的地方,另外一只手,却探进了桂儿的怀中,开始玩起桂儿的胸来。

玉霄用心声道:“我最后一个心愿很简单呀,那就是再跟你做一次,来,先帮我解决让我舒服舒服。”

楚桂儿是又羞又臊、又气又笑,这么可怕的地方,玉霄竟然还要这么胡闹,但她也知道,玉霄这是给她宽心。

楚桂儿嘤咛一声,轻轻的推了玉霄一把,心里嗔道:“你真没个正经,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要胡闹呀,等出去之后,你喜欢怎么就怎么,人家什么都答应你,这时候闹什么呀。”

玉霄道:“这能怪我胡闹吗?抱着你这么久,谁叫你跟我贴的这么紧的,让我心里这个难受,我有什么办法,好师姐,就让我玩一会吧,让我舒服够了,就算死……”

楚桂儿急忙按住了玉霄的嘴,嗔道:“不准你说死呀死的,咱们都不会死的。”

玉霄暗暗的苦笑,心道:“不会死?唉……这条水,说不定比这僵尸洞还可怕,我毕竟不是神,而且就算我水功再高,也没有在陆地上动手方便,而且,若是底下都是这么可怕的怪物,我就算本事再大也必死无疑了。”

但这些话如何能对她说,让她放心不下呢?

所以,玉霄表面上满不在乎,夸大其词,其实内心中,却是担心的很,觉得自己真的是去黄泉,可谓是九死一生了。

但他却没有害怕,只是不舍和留恋,舍不得这么多心爱的女人,但他已经没有了退,因为所有人的性命已经都在他的手上了,他若是不能逃出去,那乾坤袋内其余的十三人都会死。

所以,就算是再凶险,他都要去闯一闯,为了心爱的女人,为了知己好友,他只能一拼了!

而身边就是心爱的女人,而且抱着这么个美女的玉体半天了,玉霄还真是**上来了,所以,索性再快乐一番,免得死去有什么遗憾。

玉霄不断的摸着楚桂儿的娇躯,开始给桂儿解开了腰带,褪下了桂儿的裤子,露出了她的屁股。

楚桂儿一见玉霄真的要做那种事,真是被啼笑皆非,又有点害羞。

楚桂儿推了他一把,嗔道:“你呀,真是胡闹,一会就下去了,你再虚了身子,岂不是害了自己?好哥哥,别闹了,你不是刚做的吗?我是为你好,你这么兴奋,再要一碰冷水,一定会伤了身子的。”

玉霄心里一阵苦涩,暗暗的道:“傻瓜,你以为我能出的去吗?什么伤了身子,这副臭皮囊,伤了又有什么关系?”

玉霄不管三七二十一,抱起心爱的女人,就开始做起了那事,楚桂儿忍不住呻吟一声,嗔道:“你……啊……你胡闹什么……你不要命了……”

玉霄心里坏笑道:“好宝贝,为了快乐,要命做什么?这样吧,就叫我插你一百下,好好的再享受一番这种滋味,这样,我才开心,我真是一辈子都爱不够你,小师姐,你们三姐妹中,霄哥哥最喜欢的就是你了……”

楚桂儿嘤咛一声,抱住了玉霄的脖子,跟玉霄亲吻了起来,用心声道:“只准……只准你来一百下,不准你胡闹,不要弄坏了身子,桂儿永远都是你的女人,只要你喜欢,什么时候都可以,霄哥哥,我好爱你……”

两个人一阵的亲吻,楚桂儿跟孩子似的,在心里还数着玉霄那地方对她一次又一次的次数,很快的,这一百下,眨眼间就到了……

男女做这种事,一百下可不是眨眼间的事,当然很快了。

楚桂儿连忙拦住了玉霄,用心声道:“别,够了,一百下够了……不准了……”

玉霄亲吻着楚桂儿,柔声道:“好宝贝,再多叫我舒服一百下吧,唉,其实,我恨不得将我的小鸡割掉算了,每日里,不跟女人做,就这么难受,我都觉得自己太可耻了,都觉得玷污了你们的清白……”

楚桂儿咬着玉霄的耳朵,心里道:“傻瓜,别胡说八道的,你有…望怕什么,人都这样,这是正常的呀,而且我们姐妹,永远都在你身边,只要你喜欢,什么时候都可以快乐,不准你这么说,最好你永远都这么喜欢女人,那才好呢,否则,我们姐妹不就守活寡了,真是个大傻瓜,啊……不是说好了一百下的,好呀,你赖皮,不准玩了……”

玉霄嘿嘿笑道:“就赖皮,就奖赏我一百下吧……”

“只准你再来一百下,再也不准你胡闹了,咱们拉钩……”

玉霄这个笑,没听说过,夫妻之间,还要拉钩的,楚桂儿真是孩子一般的天真可爱,这一点,总是令玉霄这么喜欢她。

楚桂儿一本正经的,一边轻声的喘着,一边跟玉霄拉钩,还用心声唱道:“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说话不算数,是小狗,是王八蛋……”

玉霄暗暗的好笑,轻轻的抱着桂儿倒在了水晶泡泡内,然后闭上了眼睛,抱着心爱的女人,一下又一下缓慢的做着那种来来回回的简单而又无聊的动作,这动作虽然简单而又天天重复着,但给人的快乐却每一次都不同,这一次,他的动作是那么的慢,几乎是做一下,就停一会……

楚桂儿嗔道:“你……你怎么这么慢呢,这要到什么时候,才到一百下?”

玉霄做了个大水晶泡泡,调出了葫芦内的清新空气,抱着心爱的女人倒在了水晶泡泡内,这一次,他们可以用嘴说话,可以呼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