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24章 苦海4

第二百二十四章 苦海4

玉霄抱着桂儿出了幻象,坏坏的一笑,坏笑道:“我当然要好好的享受享受了,你不是说一百下吗?我也不能说话不算数,所以,我就只好慢慢的享受这种滋味了,这我可没说话不算数吧?”

楚桂儿又羞又臊,嗔道:“你呀,真是坏透啦,好哥哥,快点吧,等会万一僵尸再来了……”

玉霄柔声道:“僵尸一时半刻是不会来的,他们正在吃肉喝血呢,等僵尸来了,我们再结束也不迟呀。”

玉霄将楚桂儿压在身下,跟桂儿激吻在了一起,立刻,暴雨一般的攻势开始了,黑暗中,又响起了楚桂儿……

就听如意乾坤袋内那些姑娘不住的问道:“喂,到底怎么了?”

“外面情况如何?”

玉霄用心声道:“外面情况还是老样子,我依旧在寻找着桃源洞,你们好好的待着别动,别来烦我。”

楚桂儿边喘着,边咯咯笑道:“你呀,真不是好东西,啊……啊……”

玉霄又尽情的跟心爱的女人快活了一番,终于,将那一股那罪恶、制造根源……这才舒服了好多。

这一次,早不知道多少下了,一百下早就超过了。

楚桂儿嗔道:“你说话不算数,你说一百下的,这早就过了,所以,你违背了誓言,你是小狗,是王八蛋。”

玉霄坏笑道:“你错了,我可没有违背誓言呀,我说的是,我的小‘弟弟’放在的地方抽出来后,才算一下,我刚才一直放在你里面,一直没有拿出来,所以,不过就只是做了一下罢了,如何能算是失言呀?你还差我九十九下呢。”

楚桂儿嘤咛一声,挥动粉拳捶打着玉霄的胸,嗔道:“你就这么坏,总是逗人家玩,就知道你有话说,你真不是好东西,大坏蛋……”

玉霄坏笑道:“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你们女人不就是喜欢坏蛋吗?我要不坏,如何能将六个大美人骗到手中呀,嘿嘿,你可别忘了,你还差我九十九下,一天我要你还两下,最起码你要三十天才还清我的这笔债呢……”

楚桂儿吃吃笑道:“你怎么算的数?你老师怎么教的你呀?一天两下,是五十天才到一百呢,嘻嘻嘻……”

玉霄嘿嘿笑道:“管他呢,要怪就去怪你爹爹,去怪岳师兄去,都是他们不好,没有教会我算数,嗯,我算一算呀,一个老婆两个,六个老婆共是十一个……”

楚桂儿被逗得哭笑不得,骂道:“你呀,真粗俗,什么……的,咦,真难听,再说了,姐妹们都是两个,怎么还能出来个单数呢?是十二个……呀,你坏死啦……”

楚桂儿扎入玉霄的怀中,又撒起娇来,二人拥抱在一起。

玉霄玩笑了一阵,然后不再胡说八道的逗她开心,而是静静的抱着她温软如玉的娇躯,良久良久。

终于,玉霄轻轻的松开了手,柔声道:“小师姐,这一次,也许是咱们最后一次快乐了,我若是不幸死在这里,我就顾不上你们了,不过,乾坤袋是宝物,不会进水的,你们实在不行,就钻进我的葫芦里去,好好的活下去吧。”

玉霄将宝葫芦交给了楚桂儿,楚桂儿没有接,哇的一声哭了,抱住玉霄的脖子,抽泣道:“我就知道,这条水走不得的,你以为你死了,我们能活下去吗?你死了,我们跟你一起死,若是我们听不到你的心声,我们会跟你一起死的,我们就自杀,咱们不管是生还是死,都不要分开,霄哥哥,我不能没有你,咱们不是说好了吗,生生死死,生生世世都在一起的……”

玉霄的心都要碎了,轻轻的摸着她的秀发,给她擦拭着晶莹的泪珠,长叹道:“唉,你们这又是何苦?”

“我不管,这个葫芦你自己带着,若是你死在这条水里,我们就自杀,大不了一起死,咱们生要做夫妻,死了后,也做一对快乐的鬼夫妻,天上地下,没有任何神,任何人能将咱们夫妻分开,桂儿永远也不会离开你……”

她虽然胆子小,性格软弱,可是对于玉霄的情却是深厚无比,为了玉霄,她什么也可以做!为了玉霄,她可以变得坚强!

这世上还有什么爱情能比的上他们?

这世上又有多少女人像她这么重情?

这世上什么才叫真爱?

也许,在患难时,能同舟共济,生死与共的情侣,这才是真爱吧!

但这世上有多少这种可歌可泣的爱情?

玉霄也落了泪,知道自己这次真要死在水里,这几个姑娘都绝不会独生的,而且就算她们活着,其实也是不见天日,也是生不如死!

玉霄抱着楚桂儿,二人哭在了一起。

良久,良久,二人又亲吻了良久,玉霄轻轻的坐了起来,对着自己疲软的打了几下,骂道:“好了,这一次你可满足了吧?你这狗东西,总是没有满足的时候,真恨不得割掉你算了,弄的老子整天都这么备受煎熬,看看,人家小‘妹妹’又不让你碰了吧,你就不能出息点,你若是有点出息,做一次,一辈子都不想小‘妹妹’了,那该多好……”

楚桂儿本来还抽泣着,一听玉霄这话,扑哧就笑了。

楚桂儿用白玉一般的手指娇嗔的轻轻的戳了玉霄额头一下,嗔道:“你呀,真没个正经,什么时候都这么胡闹,不准你打它,它可是我的小宝贝,噢噢噢,小宝贝……”

楚桂儿吃吃笑着,轻轻的抚摸着玉霄男人的那东西,找出了干净的布擦拭着男女留下的,这才慢慢的穿衣服。

楚桂儿拿着满是幽香,满是诗情画意的肚兜,柔声道:“霄哥哥,这一次你帮我穿衣服吧,也许,这是你最后一次帮我穿衣服了……”

玉霄拿过桂儿秀雅的肚兜,只见上面绣着飘渺的桂树,弯弯的冷月,灿灿的星光,翩翩仙子在月亮上起舞,这肚兜,可以说是一件艺术品了,这手工和画工,可谓是一绝,玉霄不由得叹道:“唉,好漂亮的肚兜呀,绣的真好看……”

楚桂儿红着脸轻轻道:“这是我画的,我好喜欢月亮,不知道月亮上有没有嫦娥姐姐,我画好了之后,玉蝶姐姐教我绣的……”

玉霄柔声道:“你若是喜欢,有朝一日,我带你到月亮上去,到时候,咱们夫妻,就在月亮上做,那该多快活呀?”

楚桂儿咯咯笑道:“你呀,什么稀奇古怪的鬼点子都有,这可是你说的,可别忘了。”

玉霄笑道:“忘不了,只要咱们还活着,就有机会实现愿望的,唉,这么好看的肚兜,只可惜被你们女人贴身穿在了里面,根本无人能欣赏到呀,真是可惜,不如你们女人把肚兜穿在外面,这样,别人也好欣赏你们的手艺嘛……”

楚桂儿嗔道:“去你的吧,不知羞,肚兜那有穿在外面的?再说了,人家这肚兜再美,也只准给你一个人看,又不是给其他人看的。”

女人的美本就是给她们喜欢的男人看的,虽然有时候她们的美依旧会诱惑到其余的男人,但她们可不管那些。

玉霄跟楚桂儿说笑着,帮着楚桂儿穿好了衣衫,然后在桂儿柔软的屁股上掐了一把,坏笑道:“好了,女人还是穿上衣服吸引人,这样才有神秘感,坏了,我又想了,干脆,我再给你脱了吧,再叫我快乐快乐吧。”

楚桂儿嗔道:“你坏死啦,真讨厌,别胡闹了,乖乖的休息一阵再下去,别胡闹的把身子搞虚了,等会怎么游出去?”

玉霄不过就是开个玩笑罢了,嘻嘻笑道:“知道啦。”

楚桂儿亲了亲玉霄的额头,深情的道:“霄哥哥,把我关进去吧,你也好好的休息,我在这里,你是休息不好的,因为你总是这么坏。”

玉霄点点头,也知道她说的不错,抱着她这么性感的玉体,哪一个男人若是不想,那简直就不是男人了。

玉霄在水晶泡泡内,打开了乾坤袋,楚桂儿还没等进去,从乾坤袋内钻出了五个姑娘。

正是玉霄的另外五个老婆,曲仙儿吃吃笑道:“好呀,你俩趁着没人,又偷嘴啦?”

洪袖儿道:“死丫头,刚才你叫的声音我们都听到了……”

楚桂儿掩住了俏脸,美丽的脸早就绯红一片了,桂儿捂着脸,跺脚嗔道:“都是他啦,又不是人家,是他欺负的我,我有什么办法……”

其实,乾坤袋内的人,除了这五个姑娘能听到桂儿的声音之外,其余的人可听不到,因为玉霄为了方便,让五个姑娘的心声通了,所以,楚桂儿的心里一兴奋,忍不住出声,其余的五个姑娘就感觉到了。

玉霄大笑道:“来得正好,来来来,刚才我刚喂饱了臭桂儿,现在该轮到你们啦……”

五个姑娘呀的一声,咯咯笑着,拉住了玉霄手,雪紫儿扭住了玉霄的耳朵,嗔道:“行啦,你真不要命了?等会你就下水了,这时候还胡闹?别弄虚了身子,真不知羞,没出息……”

玉霄不再玩笑,因为他也的确不能再胡闹了,因为他还要保留着体力,好闯一闯这个险地,游到外面去。

玉霄轻轻的拉住了六个姑娘的手,柔声道:“你们出来的正好,我能再见你们一面,就算死,也知足了……”

玉蝶按住了玉霄的嘴,嗔道:“不准你说死呀死的,咱们都不会死的。”

卓悠悠柔声道:“霄哥哥,你水性高明,一定没事的。”

玉霄叹道:“但愿如此吧!”

楚桂儿拉了拉几个姐妹,轻轻道:“咱们都进去吧,让霄哥哥好好的休息一下。”

其余的姑娘们点点头,雪紫儿走过来,红着脸在玉霄的嘴上深深的一吻,柔声道:“霄哥,多加小心,我们永远都跟你在一起,不管你此去是生是死,我们都跟你在一起,你死了,我们立刻自杀,咱们就算死,也做一对鬼夫妻,也永远的不分离。”

雪紫儿亲吻完了玉霄,玉霄眼中含泪,抱了抱雪紫儿,雪紫儿自觉的走开了。

玉蝶又走上前来,也是一样,亲了亲玉霄,抱着玉霄道:“霄弟,多加小心。”

卓悠悠、曲仙儿三姐妹,一个个又都走过来,跟玉霄道别,这才手拉手往乾坤袋内走去。

六个姑娘一起跟玉霄挥了挥手,都落了泪,玉霄叹道:“再见了!”

雪紫儿道:“保重!”

“多加小心!”

六个姑娘一狠心,钻入了乾坤袋内,消失不见。

玉霄收好乾坤袋,然后盘膝而坐,开始打坐休息,调息了一会,这才站了起来,一挥手,做了一个跟自己一般大小的水晶泡泡,将水晶泡泡用寒冰冻结住了,然后钻进了水晶泡泡内。

玉霄看了看四周的尸体,盘膝而坐,念动法诀道:“天地万物,为我所用……”

再看六七具尸体,被玉霄的法力驭动,漂浮了起来,玉霄用手一指,就见那几具尸体咚的一声,落进了井水内!

这就是玉霄的谨慎之处了,他怕万一有什么可怕的动物,所以,先将几具尸体投入井中,吸引开井内的可怕动物。

玉霄将尸体先投入了井水中,这才闭住了呼吸,化作一道光,也射进了井水内!

苦海!这处井水竟然叫苦海!

难道这井下面真的像海一样的宽广?

难道这井下的水真的是苦涩的吗?

这井里究竟有什么可怕的东西?

玉霄早就不在乎了,因为他在这世上,已经爱过,得到过,也快乐过!

人生始终都要死的,生命的长短根本没有什么意义!

就算活的久一些,无非就是在这世上多受几天**的折磨罢了!

只要活着的时候,快乐过,真正的爱过,真真正正的活过,就算生命短促,又有什么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