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25章 血海2

第二百二十五章 血海2

六个姑娘就知道大事不妙,玉霄遇到了危险!

就在这时,听到了玉霄在心中跟她们道别的声音,六个姑娘就知道不好,玉霄定然遇到了奇险,可谓是九死一生!

雪紫儿大叫道:“霄哥,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你快说话呀!”

“快放我们出去!”

玉霄心里叹道:“放你们出来,你们死后,连一具完整的尸体也会没有的,我遇到了食人鱼,就是在白鼠族河水里见到的那些可怕的怪鱼!”

一听玉霄的心声,六个姑娘几乎一起失声惊叫!

玉蝶尖声叫道:“啊!快,快放我们出去,我们一起对付它们!”

玉霄叹道:“你们就算来了,也是白白送死,这里的食人鱼,不下上万条!等会我在死的时候,我会告诉你们我死了,那时,咱们再说再见吧,那时,你们是自杀,还是怎么样,我就不管了,现在我要跟食人鱼拼了,杀出一条血!你们等我的消息吧!”

玉霄不再用心声跟几位姑娘说话,开始专心的跟食人鱼拼杀了!

但几位姑娘却不断的用心声大喊大叫,玉霄只当不闻,也不回答,而是将九子凝冰剑紧握手中,在水中一个剑花,用手一指,一道剑光直往脚下射去!

玉霄又抽出了天地苍穹剑,一手御九子凝冰剑往水底沉了下去,一手舞动天地苍穹剑,舞动如飞,护住了自己!

一道电光就往水下沉去!

乾坤袋内,早就乱成了一团!

哭声,叫声,立刻响成了一片!

楚桂儿哇哇的哭道:“我就知道这条是死一条,我就知道,他一定是知道要死了,刚才才跟我**,我就知道,咱们活不了了,霄哥哥……”

雪紫儿紧咬银牙,沉声道:“走,咱们杀出去,跟水里的鱼拼了!”

卓悠悠道:“不错!要死死在一起!就算被鱼活活的吃了,咱们也要跟霄哥哥死在一起!”

其余的人就在他们不远处,魏晓晨急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楚桂儿哭道:“霄哥哥下了水,可是水底下有几万条食人鱼,霄哥哥现在正跟食人鱼在拼命呢!”

洪袖儿也哭道:“他是难逃一死了,这么多可怕的鱼,他如何能打的过……”

魏晓晨失声道:“呀!这……这如何是好?”

廉政眼中落了泪,他本来还怪玉霄的胡闹顽皮,胡闹的连他老婆的裤子都去剥,真是玩的太过分了,可是现在看来,那不过是玉霄觉得要死了,胡闹的玩笑一下罢了。

廉政长叹道:“为今之计,咱们只能冲出去跟他一起斗食人鱼了!”

曲仙儿抽泣道:“可是,咱们怎么出去?这个乾坤袋,他不放咱们出去,咱们怎么出去?”

众人一阵沉默,的确,玉霄若是不放他们出来,他们那里能出的去,这个乾坤袋是十大宝物之一,可装载一座山,一条河,他们十三人在里面,渺小的就好似一只只的小蚂蚁一般。

雪紫儿大吼一声,将紫芒刃祭出,一道十余丈长的刀芒就劈向了日月乾坤袋!

就听‘当’的一声响,紫芒宝刃斩在乾坤袋上就好似砍在了钢铁之上没什么区别,根本毫无作用!

雪紫儿哭喊道:“霄哥哥,快放我出去,我们一起斗食人鱼,放我出去!”

没有玉霄的回音,众人就觉得,乾坤袋不断的摇晃着,简直是地动山摇,好似发生了地震一般,把众人摇晃的东倒西歪!

这也就是众人在水晶泡泡内,摇晃的不那么厉害,他们那里知道,如今的玉霄,正在水里跟几万条食人鱼展开了殊死搏斗,这乾坤袋晃得这么厉害,只因为水里的打斗也是如此!

水里简直都要翻了天了,可谓是翻江倒海一般!

楚桂儿呆呆的坐着,将玉龙点睛笔拿了出来,对准自己的咽喉,抽泣着道:“霄哥哥,桂儿永远都跟你在一起,你死了,桂儿这就会随你而去!”

楚桂儿一咬牙,闭上了眼睛,将玉龙点睛笔锋利的笔尖对准了自己的咽喉就刺了下去!

楚桂儿的心最是脆弱,而且这种地方,若没有玉霄陪伴她,她简直一天也活不下去,所以,她宁愿死,也不愿意活着受折磨。

一般心灵脆弱的人,有一点却比别人坚强,那就是有胆量结束自己的生命,敢于自杀,可一个坚强的人,在自杀方面,却没有心灵脆弱的人这么大胆,很少能做出自杀的事。

说起来是有点矛盾,但人就是这么奇怪的动物,越是软弱的人,心灵脆弱的人,越是有勇气自杀,可越是坚强的人,反而没有勇气自杀,这种事就是如此的矛盾。

千古艰难唯一死,有的人就是这么奇怪,死都不怕,却怕活着,他们有勇气死,却没有勇气活下去。

究竟是脆弱的人胆子大,还是坚强的人胆子小?

若是以此来看,简直难以分清了,这个世界也是这样,混沌一片,污浊不堪,难辨善恶,真是白就是白,黑就是黑,任谁也无法分的清明。

嘭!

没等她将玉龙点睛笔刺到自己的咽喉上,一只强有力的玉手握住了楚桂儿的手,抓住桂儿手的人,正是卓悠悠!

曲仙儿和洪袖儿也在桂儿身边,一见这样,二人也纷纷扑了上去,将楚桂儿手中的玉龙点睛笔夺了下来!

好姐妹要自杀,她们就在身边,如何能袖手不管。

悠悠也是一样,悠悠一见楚桂儿要自尽,急忙拦住了楚桂儿,二人虽然经常吵架,但在悠悠的心中,早就将跟自己时常斗嘴斗气的三姐妹,也当作了好姐妹了。

卓悠悠失声道:“你疯了?”

楚桂儿哭道:“霄哥哥必死无疑了,他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乐趣?在这暗无天日的世界里活着,还不如死了的好!”

玉蝶喝道:“你现在自杀不早了点吗?霄弟说过,他在死时,会跟咱们说一声的,他现在没说,就证明他还没死,你死了,他要是活着,他回来怎么找你?”

雪紫儿长叹一声,道:“不错,咱们就算死,也要等霄哥真的死了,咱们再死也不迟。”

曲仙儿流着泪道:“但愿上天保佑吧!”

六个姑娘流着泪,开始给玉霄祈福。

两个和尚和两个尼姑开始念经,也在替玉霄祈福。

而这个危险水世界里却是翻江倒海一般的折腾开了!

想要吃了玉霄谈何容易?

玉霄不到万不得已从不会拼命,一般人都以为玉霄只是滑头,但却不知,玉霄的傲气和勇气不在雪紫儿和魏晓晨之下!

玉霄一咬银牙,左手紧握九子凝冰剑,御剑在水里飞,右手的天地苍穹剑却左砍右劈,直接杀开了一条血!

湖水翻滚,泛起一道道水线,玉霄就漫无目的的往前射去!

玉霄不管后面的食人鱼,只对付前面的,他用在水里御剑游水的速度甩开后面的食人鱼,却用手中剑,劈开前面食人鱼的围堵!

无数的食人鱼劈头盖脸的撞了过来,撞在了他冰冻成冰疙瘩的水晶泡泡上了,一时半刻,也休想撞破他的水晶冰罩。

玉霄不管不顾,左劈右砍,荡起层层赤色的剑芒,一边拼命的砍杀着,一边漫无目的往前飞射而去!

砰!圆圆的水晶泡泡被撞破了!

幸好,玉霄还有一层护体玄冰罩护身,就好似一层冰甲一般的坚固,一时半刻,也休想撞破!

食人鱼也太多了,在眼前,一条条狰狞的鱼头,张着血盆大口,锋利的獠牙闪着碧色的幽光,就直扑向了玉霄!

就好像夏天茅坑里苍蝇一样,乱撞一气!

玉霄也没了什么招数了,一边御剑而飞,一边乱砍一通,也是乱劈一气。

眼前什么也看不清了,所能看见的,只有三尺内,就算三尺内,食人鱼也是乱撞过来,也是模糊一片,也没有时间看了。

玉霄勉强睁开双眼,借着九子凝冰剑的光芒和天地苍穹剑的光芒,一边往前突围,一边砍杀着食人鱼。

玉霄是没感觉到,也看不到,他虽然往前飞速的射去,但他的腿上密密麻麻的早就扑满了食人鱼!

无数的食人鱼,就疯狂的撕咬着他的护体玄冰气罩,他虽然能将身前的食人鱼砍杀,但胸前胸后,身前左右,包括握着九子凝冰剑的左臂之上,都叮满了食人鱼!

远远看去,他已经被食人鱼包围住了,只不过,食人鱼暂时的还没有将他的护体玄冰罩破掉罢了!

玉霄咬着牙,手中的剑还不能大动作的劈杀,因为在水里劈杀,若是动作太大,反而受到水的阻力,效果反而不好,所以,玉霄的剑就颤起无数的剑花,就朝着扑奔自己头前的食人鱼刺去!

也就是刚御剑在水里飞出去二十几丈远的水,刚杀出去二十几丈,再看整个水里,立刻红光一片,简直成了一片血水!

被玉霄刺死,劈死的食人鱼,只要冒出了鲜血,转眼间,就会被同伴吞噬个一干二净,只剩下了白骨森森的骨架,沉入了湖底!

再看玉霄的剑上,已经插满了鱼了,无数的食人鱼就插在了天地苍穹剑上,一串一串的,食人鱼被插在剑上,滋滋滋的冒着热气,不断的嘶叫挣扎着!

天地苍穹剑乃是炙热的一把剑,虽然这里的水奇寒无比,但依旧无法浇灭天地苍穹剑奇热的热量。

玉霄一见剑上都插满了食人鱼了,用力的一抖,将剑上的食人鱼都给甩了出去!

玉霄刚将剑上的鱼甩开,缓了一缓,立刻,食人鱼张开锋利的獠牙,犹如苍蝇一般的就劈头盖脸的撞来!

又是一条食人鱼撞了过来,这条食人鱼可够大的,足有三尺大小,看这样子,似乎是食人鱼中的鱼王!

那条食人鱼迎面扑来,张开大口,直咬向了玉霄好似身体一般的护体水晶气罩!

玉霄一咬牙,将剑一顺,迎面就劈向了那条凶恶的食人鱼!

但水流一急,这鱼在水里又极其的滑溜,哪里能这么容易劈中!

而且那条食人鱼极其的狡猾,一见玉霄的剑迎面而来,急忙身子一闪,就避开了玉霄迎面劈来的一剑!

仙剑的余势不衰,璞的一声响,身后密密麻麻的食人鱼,被这一剑劈死了五六条,立刻就被剑斩成了两半!

而那条巨大无比的食人鱼却避开了这一剑,正好撞在了玉霄的脸上!

幸好玉霄的护体玄冰罩足有两寸厚,相当于把自己包裹在冰层中了,简直就好似一个冰甲一般,所以,一时半刻,也咬不破。

但那条大鱼的本事可并不比那些小一些的食人鱼,就见那食人鱼张开獠牙利口,就去咬玉霄的咽喉要害!

玉霄急忙将头一摆,避开了食人鱼的攻击,但那食人鱼却咬在了玉霄的左臂之上了!

就听到咔嚓一声响,食人鱼一口咬下,就将玉霄的冰罩咬掉了一大块!

没等玉霄对付那条食人鱼,其余的食人鱼早就扑了上来,不断的开始撕咬玉霄,玉霄都无暇顾及那条食人鱼了。

玉霄急忙双剑左右舞动如飞,将眼前的食人鱼扫开,两把神剑所到之处,食人鱼是碰到就死,挨着就亡,纷纷被断成两截!

“哎呀!”

玉霄刚扫开围在他眼前的食人鱼,就觉得左臂上一阵剧痛,偷眼一看,只见那条巨大的食人鱼疯狂的开始撕咬玉霄的左臂!

那条鱼早就咬破了他的护体玄冰,已经咬在了玉霄的左臂之上了,‘咔嚓’一口,将玉霄的护体冰罩咬碎,又咬掉了一块血淋淋的肉,鲜血立刻冒了出来!

玉霄痛的哎呀一声,急忙就甩动左臂,但怎么甩也甩不掉那条狰狞凶残的食人鱼!

于此同时,再看腿上,胸腹,无数的食人鱼正在疯狂的撕咬着自己!

玉霄暗叫一声不好,看来,今日要被鱼活活的吞噬了!

玉霄不由得暗自流泪,心道:“我做了什么孽了?竟然会得了这么个结果,死的竟然如此的凄惨!”

但那条巨大的食人鱼撕咬他的手臂不止,玉霄甩脱不掉,而且又是双剑在手,根本又腾不出手来,真是束手无策!

玉霄一咬银牙,暗暗的道:“今日也就是今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