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28章 树妖3

第二百二十八章 树妖3

但玉霄刚才哪一石破天惊的一招,击毙了巨大无比的黑水玄蛇,已经震住了这些可怕的动物,没有动物前来惹他,因为这些动物心中知道,这是要命的祖宗,简直是个魔王,若是再去招惹他,不但会性命不保,而且这里恐怕又会塌陷了,到那时,这里所有的动物都是死一条了!

所以,不管是电鳗或者是毒蛇,都不敢来惹玉霄了,因为怕玉霄再将这半边山给弄塌了,到时候,大家同归于尽,谁也逃不了,为了杀玉霄,而弄得连家都没有了,这些动物们虽然是动物,可不会这么傻。

就算为了自己的生命找想,也没有毒蛇和电鳗想去招惹玉霄。

动物虽然是动物,可是却并非没有脑子的,就好像一条狗,若是被人狠狠的打了一次,那条狗一定会记仇,也一定会惧怕那人,毒蛇们和电鳗也一样,玉霄刚才大发神威,镇住了所有这里的动物!

就连那条巨大的电鳗王,都知道惹不起玉霄,但又怕失了脸面,故此,躲在深水下藏了起来,这样,它不露面,不跟玉霄正面冲突,那些电鳗们不会以为它是胆小鬼,这样,既可以保住了性命,又抱住了脸面,这可谓是十分狡猾的一条电鳗。

玉霄找了半天,终于在离着水面六十多丈的石壁上找到了阵门!

玉霄真是百不得其解!

为什么阵门会在顶上呢?其他的阵门,都在离着水底三十多丈的位置上,而这个阵门却不同,却设在了离着水面六十多丈的高度上,比前面两个阵门足足高了一半!

为什么这阵门会这么设计呢?究竟是为什么呢?

但不管是为了什么,总算找到了,玉霄一见安全的很,那些毒蛇和电鳗不来袭击他,连电鳗王都不见了,玉霄知道已经镇住了这些动物,一时半刻,没有动物会惹他。

玉霄暗自冷笑,心道:“真是强者为霸,胜者为王,不给你们点厉害看看,看你们猖狂的!”

玉霄用心声道:“找到阵门了,喂,不用开错,正式的开启好了,那些动物都被我镇住了,不敢过来惹我了,我有时间开门了,做人应该堂堂正正的从正门走,焉能走狗洞!”

六个姑娘也不敢笑,因为玉霄身处在危险之中,她们担心的很,根本都没心情说笑了。

楚桂儿哦了一声,道:“那你开启这扇门的时候,右拧两圈,左拧一圈,然后右拧一圈,左拧两圈,就这样左右各做三次,然后将那个鬼头提起来,就可以开启这扇木门了。”

玉霄听清了,然后按照楚桂儿所说,果不其然,将此门开启了!

玉霄大模大样的将两扇门开启,对着毒蛇群微微一笑,淘气的道:“喂,你们都住在一起,难免打架,看到了没,我又给你们找了个新家,你们就不用争了,再见啦。”

玉霄哈哈一笑,擦了擦嘴角边的血迹,驭水晶泡泡往木阵的水域飞去。

玉霄受的内伤也不算不重,只是眼看着就可以破关而出了,虽然玉霄经过这么久的拼杀,疲惫至极,但眼前又有了希望,玉霄又振奋起来,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和精力,一咬牙,又开始闯下一关。

玉霄刚走不一会,就见那条电鳗王放着电钻了出来,跃武扬威的发出一声号令,再看那些电鳗们,开始放着电,直奔那些侥幸活着的毒蛇而去!

这条电鳗王可谓是狡猾极了,若是玉霄不走,它露头,不去咬玉霄,显得它怕事,可去惹玉霄,它又怕死,故此,这电鳗王假装刚逃回来,现在玉霄走了,它跃武扬威的开始对付那些毒蛇了。HTTp://

毒蛇群已经群龙无首了,而且剩的也不多了,只有四五十条了,更何况,这些电鳗会放电,还有一条巨大的电鳗王在后压阵,毒蛇群知道不是对手,想要返回自己的巢穴和领域,后已经被崩塌的石头堵死了,根本无可走,无可奈何之际,只好顺着玉霄的敞开的那扇门也钻到了木阵内!

电鳗们发出一声声胜利的叫声,那条电鳗王追到了石门口,然后跃武扬威的立在石门口,却没有去追杀。

电鳗王知道那木阵中是什么情况,因为有不少的小电鳗曾经顺着通着的小洞去看过,知道那木阵中危险的很,这些毒蛇和玉霄去了哪里,一定是死一条,所以,电鳗王也不追杀,就幸灾乐祸的躲在这边的石门口看着热闹!

玉霄哪里知道木阵的危险,这木阵的水内究竟又有什么可怕的?

玉霄是满不在乎,因为这么厉害的黑水玄蛇他都击毙了,这里还有什么比黑水玄蛇更可怕的?

不过,玉霄虽然不在乎,但却加着小心了,用九道漩涡护身,躲在水晶泡泡内,仔细的观察着这里的情况。

玉霄终于明白为什么这道石门会这么高了,只因为,上面的水域已经没有这两个阵内的这么深了!

上面的这个木阵水内,里面的水只有前面那三个水阵中三分之一那么深!

这个木阵内的水约有三十多丈深,比起玉霄经过的那三阵的水浅了一半多!

更令玉霄惊异的是,在这个木阵内,满是树木,就好似大海中的水草树木一般,十分的茂盛!

这里简直就好似大海底下一样,水中的树木茂盛,有的树枝长达几十丈,就盘在石壁上,石头上,远远看去,就见脚下真是无限的风光,十分的美丽。

玉霄边慢慢的往前飞着,边打量着这里的情景,看到这水中竟然有这么多植物时,不由得惊异万分。

难道这个水阵内以前是陆地不成?只是被大水淹没了不成?

若不是陆地,焉能有这么多树木呢?

虽然前面的那三个水阵内也有一些植物,但远不如这个阵内这么茂盛!

借着手中的两把神剑的光芒,借着身上闪烁着的电芒,只见无数的树木怪异万分,也不知是什么怪异的品种。

玉霄正在想着,忽然,在他身后,钻出来一大批四五丈大小的巨蟒,都往这里涌了过来。

玉霄淡淡一笑,知道这是那些电鳗们将这些毒蛇赶出了自己的领域,这些毒蛇惹不起那些电鳗,只好往这里逃了过来。

不少的毒蛇群见到玉霄闪着电光的水晶泡泡,不敢上前,离着玉霄几十丈远,纷纷的往水底下的水草树木中钻去……

就在这时,猛然间就见那些怪异的树木,忽然间动了,有不少的毒蛇还没等潜到水底,就见无数的树木伸出长长的树枝,就卷向了无数的毒蛇!

“哈哈哈哈哈哈哈……”

只见脚下生长在岩石上的群树,发出了一声声好似奸笑的声音,笑声尖锐,似乎是鬼叫,又像是鸟的嘶鸣声!

于此同时,本来盘在石壁上的古藤,交织成一张巨大的网,从石壁的各个角落落下,卷向了玉霄跟这些毒蛇!

一条三丈大小蟒蛇,躲避不及,被十几根树藤缠住,立刻动弹不得,就见那树藤一缠住了那条毒蛇,立刻,无数的树藤纷纷又卷出,牢牢的缠住了毒蛇,从水内给生生的拽了下来!

那条三丈左右的蟒蛇也不算小,可是被这些树藤缠住,却无力挣扎,成了一条条可怜的小泥鳅了!

就见幽暗的水底下,树干正中张开了一张张血盆大口,露着狰狞的笑脸,发出诡异的笑声,就将那条三丈多长的蟒蛇卷到了嘴边,然后咔嚓一口,就将那条巨蟒咬成了两截!

再看约有五六丈高的树干,本来平常的树干,却变成了一张张诡异而又邪恶的脸!

“食人树!”

玉霄惊呼出声!

原来,这水内所有的植物竟然是食人树!

怪不得这里的水浅了好多了,原来水浅,这些树木才能挡住这条水!

玉霄在朝鲜国去杀日阳族的畜生时,见到过食人花,也见到过几棵食人树,但也不像这里的这么巨大和繁多!

那些食人花就已经可怕的很了,当时玉霄放了一把火,将那些食人花和几株食人树给烧死了。

可是这里,居然这么多食人树,真是骇人听闻!

那些食人花什么的,本是巫师特意养的,用特别的药物喂的,乃是变异花种,而这里的食人树,其实也是魔域的巫师种的,经过这许多年的自然生长,这些食人树,最大的足有十丈高,两丈粗了!

二十几年前,巫姑建好了这墓穴,并在墓穴底下设了一条水,又怕这条水有什么破绽,故此,在水内设了一个五行绝命阵,在土阵内养了食人鱼,在火阵内,养了一群一群的毒蛇,在水阵内养了电鳗,可是在这个木阵内,养的正是食人树!

十大巫师都善于培育各种异种植物和动物,这种养殖食人树、食人花方法,就是日阳族的那个巫师跟十大巫尊学的。

在这个水阵内,巫姑培育了一千一百一十一株食人树,密布在这个水阵内,经过二十多年的成长,这些食人树已经成了气候,简直都成了树妖了!

论五行水阵那一阵最厉害,木阵的食人树虽然是植物,但其厉害的程度绝不会比毒蛇、电鳗和食人鱼差!

就算黑水玄蛇闯进了此木阵内,被这么多树藤缠住,想要脱身都难!

五行相克相生,正是这个道理了!

这些树妖一见玉霄跟群蛇到了这里,并没有立刻发起进攻,而是等玉霄和毒蛇们都离开那个洞口二十几丈远,再也逃不掉了,这才发起了进攻!

这些食人树也有点头脑,善于伪装,没事的时候,就装作是水里的植物,静静的不动,只等有鱼近身,然后将鱼缠住,给吃掉。

但那些电鳗们却知道这里的危险,知道这里有食人树,因为洞和洞之间都是互通的,大电鳗钻不进来,可是小电鳗可以顺着洞口钻进来,故此,年深日久,电鳗们知道这个洞内的情况了,所以,电鳗王将毒蛇赶走,却没有追杀,只因为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所以,电鳗王才不去犯险。

本来一片宁静的水内,立刻响起了食人树鬼哭狼叫尖锐诡异的笑声,食人树张牙舞爪,好似群魔乱舞一般,将长约数十丈、粗有碗口粗细的树藤乱缠一通,朝着群蛇和玉霄卷来!

那些逃进来的五十多条巨蟒都几乎无一幸免,几乎都被卷走了,虽然一时没死,但被牢牢地锁住了,死是早晚的事了!

那些食人树并不想将毒蛇立刻吃掉,因为它们要慢慢的享用!

毒蛇们虽然难逃此厄,但想要卷走玉霄,将玉霄吃掉,谈何容易!

无数的树藤交织成一面巨大的网,也网向了玉霄!

玉霄虽然有九道漩涡围绕在身护体,但也无法抗拒这些又长又大又粗的树藤!

食人树伸出碗口粗细的触手,就劈头盖脸的抽向了玉霄!

砰!砰!砰!砰!

玉霄的九道漩涡撞在了食人树的触手之上,根本无法阻挡食人树的触手,食人树将触手径直抽破漩涡,伸到玉霄的水晶泡泡上,直接缠住了玉霄的水晶泡泡了!

玉霄大惊,急忙在水晶泡泡内抡起双剑,一阵乱劈乱剁,将缠住水晶冰球的触手砍掉!

“嗷!”

食人树发出一声嘶鸣,显见是它们也有感觉,也知道疼痛!

玉霄定睛一看,只见被砍断的触手枯藤,居然还喷着碧绿色的水,那断了的触手居然像人的手一样,依旧在蠕动着!

难道这些绿水,就是食人树的血液不成!

玉霄无暇去想,一见食人树的触手交织成一张网,要网住自己,玉霄哪里能束手待毙,哪里能让它们的触手将自己困住?

玉霄大吼一声,双剑左砍右剁,将缠向他的触手给砍得七零八落,食人树们也痛的嗷嗷嗷直叫,发出一种尖锐的鬼哭声!

食人树们似乎也知道了对手不是好惹的,一见玉霄这么难对付,不由得将无数的树藤乱抽向了玉霄!

无数的食人树抡起触手就抽向了玉霄!

那些碗口粗的树藤,像极了一条条的皮鞭,巨大无比的鞭子!

这么多触手抽向了玉霄,玉霄哪里能躲避的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