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33章 无耻之人1

第二百三十三章 无耻之人1

人类屠杀动物可以,动物难道不允许反抗吗?难道人类要杀它们,它们还感激人类不成?天下间有这个道理吗?

弱小的动物无法反抗,这自不必说,因为它们没有办法,没有本事,只好被弱肉强食,被欺凌,被奴役,可若是动物也都成了精,有了本事反抗,难道甘心看到自己的同类被这般的欺凌屠杀吗?

所以,他是牛精,看不惯自己的同类被人类欺凌、屠杀和奴役,所以,奋起反抗人类的暴行,在动物的眼中,他不但不是乱杀无辜的魔王,而是可敬可佩的英雄!

巫尘冷冷的道:“你们人类凭什么让我们牛做你们的奴才?我们牛给你们人类辛苦的耕种,结果呢,到头来,没用了,就被你们人类屠杀掉,我们牛难道生下来就是给你们人类做奴才的不成?难道生下来就供你们人类奴役和欺凌食用的不成?你说,这是什么道理?天下间有没有这种道理?”

梵音登时被问的哑口无言!

若是动物都成了精,用这种道理来问人类的时候,人类该如何回答?

恐怕人类无法回答,讲不出什么道理来!

人类口口声声什么仁义道德,难道动物生来就比人类低一等,就该被人类奴役、欺凌和残杀食用的不成?

人类如何反驳这种言论?

难道说,谁叫你们动物是动物来?

你们是动物,就该被屠杀、奴役,活该!

要是这么回答,又何来的什么仁义之说?

所以,梵音也是无法作答,因为他总不能说,动物就该被人类屠杀奴役的,要是这么说,被别人反问道,那么你们佛家说的生命平等,又如何说?难道是虚伪的谎言不成?那么,谁给你们人类的权利?请拿出什么证据来,证明你们人类有这个权利主宰动物的生命,若是这么一问,梵音依旧被驳的哑口无言!

若是说不应该,那这巫师接着问道,既然不应该,你们人类杀了这么多动物,是不是犯了罪?既然犯了罪,罪不容恕,难道不该死吗?就不该为动物偿命吗?

所以,还会把他问住,梵音真是哑口无言,被反问的一句话也说不出了,窘在了空中!

一道白光又飞了过来,来的正是十大巫尊中的巫阳巫师!

巫阳也是去放火烧粮来,他也放完了火,看到了梵音,这才过来跟巫尘一起斗梵音。

常言道,牛马同行,牛跟马十分的亲密,总喜欢在一起。

巫阳和巫尘的关系也是十分的要好,好的犹如一对亲兄弟,这句牛马同行的谚语,其实就打那时候来的。

巫阳其实是白马成精,号称赤阳巫尊,用的是一根赤红如血的魔杖,这根魔杖叫做血阳魔杖!

巫阳大叫道:“贤弟,何必跟这秃驴废话?杀了他就得了,秃驴,实话告诉你,叫你死的明白,我乃是白马修炼了两千年成了人形,也并非你们无耻的人类,秃驴!拿命来!”

巫阳冲上去,搂头盖顶就是一杖,砸向了梵音的面门!

巫尘也大吼一声,跟巫阳巫尊一左一右,开始围攻梵音和尚。

梵音虽然被问的无言以对,也觉得理亏,但也不能就这么看着人类被灭绝,生命都是自私的,人也不例外,和尚也不例外,所以,梵音就算看到人类屠杀尽全天下的动物,他都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人类被动物灭绝,这就是自私的表现,生命自私的表现。

什么大公无私?都是狗屁!

就连和尚也是自私的,只要是生命,都是自私的!

梵音和牛、马巫尊激战在了一起,在半空中打了个不可开交!

梵音的修为虽然也高于巫师,但巫师二打一,梵音也落了下风。

那边梵慈和梵若两个女尼也是一个打两个,也是落了下风!

五毒神算,赤练蛇巫姑却抽出空来,率领着七大族的徒弟,开始发起了猛攻,见人就杀,开始了血腥的大屠杀!

直杀的昏天暗地,连日月都为之震惊!

这是大慈大悲的和尚们吗?

和尚们为了活下去,也开了杀戒!大开了杀戒!

虽然极乐世界是如此的美好,但和尚就这么奇怪,活着的时候却不想死,还是想多活几年。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矛盾,也就是这么残酷!

整个世界,每一条生命都在拼命,每一刻都在流血!

这个充满杀戮的世界,为什么这么不完美?

为什么这个世界是这样子的?

为什么?

第二百三十三章无耻之人

杀声震天,哀鸿遍野,血流成河,这就是那时的世界!

只有仇恨,只有血腥,没有正义和仁德,这也就是这个世界的真面目,**裸肮脏的真面目!

四大神僧率领着梵音阁的弟子跟魔域的九大巫尊激战在了一起,天帝山和龙女派的人也不例外。

难民多达三四千人之多,这些人走在一里多宽的峡谷中,整个队伍足足有十里地长,就好似一条长蛇一般,所以,前后战场都离着十几里地,双方根本不在一起。

楚天祥一见这些妖魔,心中就凉了半截,这些妖魔基本上都认识,来得都是七大魔圣和其弟子。

但五个魔圣自持身份,根本没有上去围攻那十名探的弟子,而是派弟子前去对付,就算是这样,天帝山和龙女派的十个男女弟子,都只有招架之功了。

在这些弟子中,要算谢雨霏和沈渊的修为最高了,其次才要数岳盈、秋离、原信智等人。

楚天祥一来,也是先对付的弓箭手,这正是英雄所见略同。

楚天翔对着陶天喜一使眼色,道:“小师弟,先将弓箭手击毙!”

这些弓箭手实在是太可怕了,居高临下,乱箭齐发,只是一会的功夫,就射死射伤了数百人,楚天祥当然先要对付弓箭手了,除掉了后患,才能一心对付妖魔。

陶天喜答应一声,楚天祥往左,陶天喜往右,开始对付弓箭手。

一百多名弓箭手一见楚天祥来到,纷纷将羽箭射向了楚天祥,楚天祥焉能被他们射中,将右手中的画龙点睛笔虚空一划,再看半空中,顿时出现了一层层七彩的气罩,就撞向了那些射来的羽箭!

砰!砰!砰!

顿时,一连串的声响,无数的羽箭就被反击了回去,有的落在了雪地上,有的反射在了弓箭手的要害上了!

这些弓箭手哪里能是他的对手,修为和本事根本就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羽箭根本就射不破楚天祥的护体气罩!

楚天祥挡住了飞箭,紧接着,将左手中的玄机山河扇‘啪’的一声打开了,念动法诀,将玄机山河扇祭出,再看玄机山河扇上的湖水,山石,猛兽,亭阁,顿时,以排山倒海之势就压向了一百多名弓箭手!

弓箭手哪里见过这么可怕的道术,就觉得空中大山崩塌,洪水猛兽滚滚而来,骇的嘶声惊叫,有的一个不慎,从半山腰中就跌落,摔了个分身碎骨!

有的没走的,就被这无穷无尽得幻象给当场撞中,撞的飞上了半空,也惨叫声摔落了山下!

不过就是眨眼间的功夫,楚天祥就用法宝将弓箭手击毙!

远处观战的五个魔圣,纷纷点头称赞,虽然大家都是敌人,但楚天祥的幻化之功已经炉火纯青,早在二十几年前,就跟他交过手,彼此都十分的了解。

那边陶天喜也不例外,一见羽箭射向了自己,用双手的日月风雷刀凌空一划,再看,两道长芒刀气,顿时出现了一个清虚太极和紫府八卦的模样,半空中闪着耀眼夺目的光旋转着,就将那无数的羽箭给击落在地!

陶天喜将日月风雷刀连连挥舞,顿时,一化三,三化九,九化十八,十八化三十六,三十六变为七十二,一连变化出七十二把日月风雷刀,一扬手,就将这七十二把幻刀祭了出去!

就见七十二把日月风雷刀,挟风带雷,咆哮着,分为七十二个方位,就斩了下去!

顿时,空中七十二道十余丈长的刀芒凌空斩落!

轰!轰!轰轰!一声声巨响震天动地,白雪飞溅起数十丈高!

一百五十名弓箭手,哪里能接的住他这一刀,修为相差的也太远太远了!

陶天喜虽然本性活泼,不拘小节,但他的修为和本事,在九子中,可谓是第一,就连曲天赋都稍逊一筹,只是陶天喜生性活泼,毫无机心,不肯下苦功,仅是将清虚真诀和紫府真诀修炼到了第八重的境界,最后一层他没有修炼,否则,他要是认真的苦修数十载,他或许也能达到师傅圣帝真君的修为。

陶天喜也是两种先天真气同修,在天帝山能两种真气同修,将两种真气都修炼到了第八层的境界之上的,目前为止,只有陶天喜一人。

其余的九子,有的由于天赋的问题,只修行一种真气,虽然一种真气达到了第八层境界,但不及阴阳同修厉害,有的虽然阴阳同修,但却达不到这种境界,只有陶天喜一人都修行到了第八层境界。

玉霄的修为和境界,目前为止,也只是两种真气到达了第七层境界上,比起陶天喜来,还稍逊一筹。

所以,陶天喜的本事甚至在其余的九子之上!

陶天喜一招**七十二幻刀使出,将这些幻刀分为数十个方位,每隔着两丈落下一把幻刀,虽然一百多名弓箭手疏散开了百余丈,但依旧逃不脱他的这一招!

顿时,一百五十名弓箭手就被七十二把十余丈长的刀芒给震上了半空,然后嚎叫着落下了山谷,摔了个粉身碎骨!

陶天喜毫不费力的就将一百多弓箭手击毙,然后嘻嘻笑道:“就这么点弓箭手呀,真没劲。”

正在这时,秦扬等玉龙九女也都赶来支援了。

秦扬一见脚下的弟子和难民们被杀的节节败退,于是,将龙吟翡翠笛横着嘴边,运用玄功,开始吹了起来!

这个龙吟翡翠笛和她女儿曲仙儿的凤鸣碧玉箫乃是一对,也是她们夫妻的定情信物,当年曲天赋和秦扬一场比试,比音律,比音技,彼此倾慕动情,一见倾心,龙吟翡翠笛本是曲天赋的,凤鸣碧玉箫才是秦扬的,二人彼此互换信物,暗中定情,私定终身,但后来,女儿曲仙儿大了,曲天赋夫妻就将凤鸣碧玉箫送给了女儿,秦扬把自己年轻时披着的宝物凤凰栖霞披也给了女儿曲仙儿。

所以,秦扬这次带着龙吟翡翠笛在身边,除此之外,还有一把剑,名叫仙音飘渺剑,也是曲天赋的宝剑。

夫妻二人不分彼此,秦扬这一次带着仙音飘渺剑和龙吟翡翠笛而来。

秦扬所吹奏的正是曲仙儿所吹奏那曲仙音迷离曲!

顿时,迷离之曲悠然而生,再看正在厮杀的敌人,闻听此曲,一个个的行动立刻迟缓了好多,似乎魂魄都被吹散了一般!

不但敌人被吹的头昏目眩,失魂落魄,就连这方面的子弟也是一样,功力稍浅的,也是如此,不少的百姓离着远,都觉得心神恍惚,闻此魔音者,功力较浅者,当真是难免受到魔音所控。

史微等三大弟子,急忙飞落雪地上,趁此机会,抡动刀剑就是一阵砍杀,立刻阻住了敌人的攻势!

秦扬这仅是用了六分功力,因为此处百姓太多,若是用了全部的功力,说不定会将百姓们的心脉震断,所以,她仅是用了六分功力,暂时的挡住如潮水一般的攻势,缓解一下罢了。

正当秦扬吹奏迷离之曲之时,就见白雾中出现了一把秀雅的红云伞,红伞半空中飘飘而来,在红伞下,出现了三个倾国倾城的少女!

中间穿淡红色的衣裙,手中拿着这把小红伞,衣裙飘飘,宛如仙子一般,飞了过来。

在这个女子的左右两边,还有两个女子,左边的一个女子,身穿碎梅白雪衣裙,白色的衣裙上,红梅点点,十分的幽雅,就见此女子手中拿着一杆满是碎梅的花枪,花枪红缨随风飘飘,好似白雪纷飞中的红梅一样的艳丽。

在右边的一个女子,却身穿素白色的衣裙,边飞边取出了一支红色秀雅的笛子,也开始吹奏了起来!

在三个女子的身后,还有两个女子跟随着,五个女子一起飞了过来。

立刻,空中传来了一阵阵骨酥肉麻的笛音,令人听了心痒难耐,春情荡漾,想入非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