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33章 无耻之人2

第二百三十三章 无耻之人2

又好似叫春的猫儿一样,吹的是那么**荡,令人听了,心潮澎湃!

就好似饥渴春的少女,在春情荡漾的夜里,春的饥渴心情一样。

秦扬失声道:“三大妖女!”

来得这五个女子正是魔域圣女门的人,前面并排着的三个秀丽妖艳的女子,正是魔域三大圣女的狐媚儿、梅朵儿和素妙儿。

在三大圣女之后的两个女子,正是三大圣女的徒弟,一个是梅点儿,一个是常娟儿,二女一个是金钱花斑豹,一个是白象成精。

在中间,打着红伞的是九位天狐狐媚儿,身穿白雪红梅衣裙,手拿梅花枪的正是夫诸白鹿梅朵儿,那个身穿素白色衣裙的女子,正在吹笛的这个,正是九命天猫素妙儿!

素妙儿的这支红色的笛子,名叫春情荡漾笛,此曲名叫**酥骨曲,乃是极其**荡的曲子,若是功力浅的人,听到此曲,一定抑制不住心猿意马,渴望异性的抚慰,若是久而久之,就会血脉喷张而死,端的是一支十分厉害的魔曲!

三个女子来到五大魔圣的面前,一阵银铃一般的笑声顿时响起。

三个女子咯咯直笑,素妙儿也不吹笛了,而是咯咯一笑,对着远处的秦扬娇声道:“吆,秦姐姐,数年不见,你还是这么年轻呀,小妹等候你多时了。”

二人是老对手了,魔域中的魔音十分的厉害,只有秦扬夫妻能对付,故此,早在二十多年前的仙魔大战中,二人就交过手。

这时,就见孔雀明王舒翎将手中的一个一尺大小的三角金黄色的令旗举起,空中晃了三晃。

这三角令旗上绣着一个张牙舞爪的金凤凰,这正是天魔旗。

狐媚儿则将手上的**摄魄铃摇了起来。

叮铃铃,叮铃铃……

一阵阵清脆的铃声响罢,再看魔域大军,如潮水一般的就退了下来,退后了百丈远,跟仙疆的弟子们对峙着。

鸣金则退,这是下令让前去进攻的大军退下来的信号。

五大魔圣的弟子们,也纷纷后退,站在了舒翎和师傅们的身后了。

楚天祥挥挥手道:“智儿,霏儿,都回来吧。”

十大弟子正支持不住了,一见魔域的妖魔退了下去,十大弟子也各自飞了回来,飞到了楚天祥等人的身后了。

楚天祥和秦扬等人离着魔域的妖魔约有百丈远,双方的主将都立在半空中,彼此的相望。

舒翎远远的一抱拳,微笑道:“前面的可是楚天祥、熊天燚等人吗?在下有理了。”

舒翎虽然是天魔的徒弟,但修为却不差,不在七大魔圣之下,而且身份显赫,乃是魔域副教主之职。

舒翎知道九子中论智慧和谋略,当属应天生和楚天祥,要论勇猛当属洪天福和熊天燚,要论悟性当属曲天赋和陶天喜,所以,在这里面,只有楚天祥是主要人物,虽然熊天燚乃是二师兄,但熊天燚有勇无谋,一切都听楚天祥的。

楚天祥也微微一笑,也抱拳道:“不错,正是在下,原来是明王亲自到此,多年不见,真是久违了。”

熊天燚和洪天福虽然不说话,但看到这二人虽是敌人,却都文质彬彬的打招呼,二人嘴上不说,心中却道:“真他妈虚伪!”

二人都是直来直去的性格,豪爽无比,像这种虚伪的套话,他们可不会说,要按他们的性格,一定上去就拼了,跟魔域的妖魔有什么好说的?

舒翎悠然笑道:“楚大哥还是如此的玉树临风,跟二十年前丝毫没什么变化,楚大哥,这些年过的可好?”

楚天祥微笑道:“多谢多谢,托福托福。”

熊天燚这个气,但这种场合下,他也不便说话,若是太过粗鲁无礼,倒显得仙疆中的人还不如兽懂礼貌了。

洪天福小声骂道:“真他妈的,这些魔王废话什么。”

阳娇轻轻的在身后拽了丈夫衣襟一下,低声道:“天福,不要多话,此乃是先礼后兵,不要叫魔域的妖魔小瞧了咱们人类。”

洪天福轻轻道:“我知道,放心吧,八师弟的为人我知道。”

楚天祥停了一下,抱拳问道:“不知明王此次前来,意欲何为呢?”

舒翎笑道:“问的好,问的好,小王奉师傅天圣之命,前来会一会各位故友,小王有一话要说,不知当讲不当讲。”

楚天祥淡淡一笑道:“王兄请讲,但言无妨。”

舒翎微笑道:“痛快,常闻九子中,就数楚大哥温文尔雅,最是知书达理,多才多艺,今日一见,果然是谦谦君子,小王就直言了,楚大哥,我师傅已经涅槃成功了,再过百日就可以功力恢复,而且,经过这二十多年的禁锢,我师傅凝苦想,已经参悟了九九变化道法中的最高玄功,假以时日,领悟之后,就可以纵横三界所向披靡!到时候,不要说九位大哥不是对手,就是身在极乐世界的如来老儿,高高在上的玉皇和鸿钧老君,也不是对手,常言道,识时务者为俊杰,各位都是人才,只要各位肯加入我们圣教,我以人格保证,各位的亲人绝不会伤害,到时候,整个天下就是咱们的了,不知楚兄意下如何呢?”

楚天祥冷笑道:“舒兄的话在下不敢苟同,我们玉清教和龙女派,宗旨就是斩妖除魔,维护世界和平,在下万不能背弃正道而入魔教,在下宁愿跟普天下的百姓同生共死,也绝不会入贵教,这一点,舒兄就不要多说了。”

舒翎叹道:“唉,可惜,可惜,什么叫斩妖除魔?再说了,在你们人类的眼中,我们是妖魔,可是在我们动物的眼中,你们人类难道就不是妖魔吗?楚兄,我师傅也想通了,他说,只要是加入魔域的,可以不杀,人类虽然可恨,只是因为繁衍太快,又凶残贪婪,才这么可怕,故此,我师傅说,为了维持生态平衡,让其余的动物也有一席生存之地,只能将人类大部分灭绝了,至于你们这些人才,可以不杀,人类依旧可以不被灭绝,而且,普天之下这么大,就你们这数百名人类,你们说,这不是一件好事吗?否则的话,人类越来越多,吃的越来越少,不但将动物的领地全部侵略,而且你们人类也不好过,只要你加入圣教,你们这少数的一部分人就可以保留,你们喜欢的女人,可以留下,到时候,吃尽穿绝,享尽人世间的快乐,普天之下都是咱们的,动物们也有了一席生存之地,这岂不是两全其美,这哪里又不好了?”

楚天祥道:“舒兄,请不要再说了,我是不会加入你们魔域的。”

舒翎长叹道:“唉,楚兄,你何苦这么糊涂?难道任凭你们人类无休无止的发展,然后凶残的屠杀掉普天之下所有的动物,这样就好了吗?这样的话,你们人类也太自私了吧?”

楚天祥的心一阵剧痛,有时候他也在想,魔域所做,也不完全是错的,就像舒翎所说,人类的确是凶残成性,贪婪无厌,而且繁衍过快,就连动物的生存之地都占有了,再要这么下去,动物的确是没有了生存之地,都会死在人类之手,魔域的妖魔秉着维持生态平衡,除掉大批人类,让动物有一息之地的宗旨,也不能说完全错了。

也正如舒翎所说,难道只允许人类不断的繁衍生息,奴役动物,将普天下的动物都灭绝,难道就不许动物反抗吗?那样的话,的确是太自私了。

但,就算自私,又怎能眼看着人类被灭绝,被动物惨无人道的屠杀呢?

所以,自私就自私,楚天祥是人类,就算是人类再自私自私,凶残贪婪,他也绝不能背叛人类,而入魔道屠杀自己的同类。

楚天祥也从不否认人类的自私,他也认为自己的确是自私,但却不能不自私。

楚天祥这么能言善辩,在这一点上,都无法替人类的自私自利,凶残贪婪的本性做解释和反驳,因为他实在无话可说。

楚天祥叹了口气,缓缓道:“舒兄,可否听在下一言?”

舒翎道:“请讲。”

楚天祥叹道:“不可否认,我承认我们人类的确是犯下了不少的罪孽,本性也多是贪婪凶残的,但是,我是人,我焉能投靠你们魔域,屠杀自己的同胞呢?再说了,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每一个生命都是自私的,适者生存,弱肉强食,这又有什么奇怪的呢?就算世界上我们人类被灭绝了,难道你们动物就不互相残杀了不成?”

舒翎冷笑道:“就算我们动物也是要彼此的残杀,但却永远不会灭绝其他的动物种类,你们人类比动物聪明万倍,会用各种工具,想要屠杀我们动物,实在是易如反掌,久而久之,你们人类越来越聪明,就越来越危险,所以,必须在你们人类还没有强大的时候先除掉,否则的话,焉能有我们动物的一息生存之地?”

楚天祥长叹一声,道:“不管怎么说,我也不会加入魔域的,我们天帝山的弟子,乃是人,是人,哪能屠杀人?就算我们自私吧,你们也是自私的,大家都是为了各自的利益,谁也没有什么错,舒兄,你看看,这下面的都是难民,多少手无寸铁的妇孺,难道你就忍心都杀了吗?”

舒翎一阵大笑,然后冷冷的道:“好,你说他们是妇孺,那我问你,那些女人和孩子,难道就没吃过我们动物的肉吗?他们在吃我们动物的肉时,何曾有什么慈悲之心?而且,你们人类最是凶残不过,你们将我们动物剥皮,拆骨,烹煮,烧烤,何其的残忍?你们吃的高兴了,可是我们动物呢?我们动物难道就应该被你们人类欺凌屠戮?这是什么道理?你们能吃我们动物,我们动物为什么不能杀你们人类?这些妇孺给你们人类生儿育女,让你们人类繁衍下去,更是罪魁祸首的根源,所以,必须除掉,而且要一个不留!”

楚天祥怒道:“你这样,不觉得太过残忍了吗?”

舒翎道:“这都是你们人类逼的!我们杀你们人类,你们就生气了,可是你们人类屠杀了我们多少动物?我们难道就不能报复?所以,我们杀你们人类,根本没有错,这就是报应,你们人类的报应!楚天祥,我再劝你一句,到底降不降?”

楚天祥傲然道:“恕难从命!”

舒翎冷然道:“好,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决一死战!”

楚天祥一扬手道:“请!”

舒翎满脸杀气,将手中的天魔旗一扬,黯然道:“唉,可惜,可惜。”

他刚要下令发起进攻,就听一个娇滴滴的声音道:“且慢。”

舒翎回过头来,就看到了三张妩媚动人的美人脸,不由得心就是一阵荡漾,暗暗的道:“这三个妖妇越来越漂亮了,唉,真是祸水。”

说话的正是圣女宗的宗主,九位天狐狐媚儿。

狐媚儿身穿一身淡粉色的衣裙,面如桃花,眼如秋波,媚眼如丝,荡人心魄,当真是一个颠倒众生的红颜祸水!

狐媚儿盈盈笑道:“吆,你倒是跟朋友打完招呼了,我们姐妹还没有跟多年的朋友说几句呢。”

狐媚儿双眼尽是妩媚柔情,放着电波,舒翎魔法高深,都几乎难以自制心痒难耐的心,恨不得将这狐狸精抱在怀里,剥掉她的衣衫,捏爆她的**,将**在这勾人**的**上彻底的释放干净,那才觉得好受。

这九尾天狐当真是太美丽了,当真是颠倒众生的尤物!

舒翎赶忙赔笑道:“几位姐姐请讲。”

狐媚儿咯咯笑道:“还姐姐那?我们都两千岁了,老啦,老啦。”

狐媚儿远远的对着秦扬等姐妹盈盈一笑,还来了一个万福,笑道:“喂,各位姐姐,小妹有礼了。”

秦扬和阳娇等彼此看看,只好走上一步,前来跟这三个妖女说说话。

她们这么高的身份,哪里能失礼,若是当场就骂,或者大声呵斥什么的,那反而显得修养低俗,还不如妖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