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35章 扭转1

第二百三十五章 扭转1

孔雀开屏的绚丽多姿,那种美自不必说,世人又有几个不喜欢欣赏的?

舒翎乃是七彩孔雀修炼千余载修成人形的妖魔,他若是开屏,那更是比一般的孔雀开屏还要美!

一般的孔雀开屏,尾巴绝不能有七种颜色,更不会闪着金色耀眼的光芒。

就见那孔雀翎,张开后足有三丈方圆,好似一把巨大的扇面一般,在孔雀七彩屏上,七种孔雀羽翎交织在一起,一根根孔雀翎,一排又一排,远远看去,就好似七彩夺目的星星一般!

舒翎将自己的法宝打开,念动法诀,用手一指脚下的人类们,再看那面三丈方圆的七彩孔雀屏,立刻化作一颗颗七彩的流星雨射向了那两千余人!

原本完整的七彩孔雀屏分解了,分解成一支支七彩羽箭,一支支飞出,闪着金芒铺天盖地而来,密密麻麻的,也不知有多少,漫空都是七彩孔雀翎了!

最美丽的东西往往是最致命的东西,女人若是太美,红颜祸水,男人若是太英俊,招蜂引蝶,有时候,美,不见得就是一件好事!

孔雀开屏虽美,但却能要人的命,好可怕的七彩孔雀翎!

四大神僧正在苦战,一见孔雀开屏,羽翎化作羽箭射向了众多难民,骇的脸都变了色!

梵仁大叫道:“大家小心呀!”

随着他话音刚落,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就响起!

啊!啊!啊!啊!啊……

有的人被射中双目,有的被射透心窝,有的被射中咽喉,顿时,就死了一大片,成片的百姓犹如下锅的饺子一般不住的倒下去!

梵仁一见不好,也顾不得应付两个巫尊了,急忙将手中的法宝祭出,遮住了大部分人!

就见紫金化缘钵空中旋转不已,越转越大,眨眼间,就变成了三丈方圆大小,钵盂的口朝下,发出耀眼夺目的金光,就将方圆十几丈的范围罩住了!

梵仁大叫道:“大家快躲进金钵光内,快!”

梵仁边说话,将那件万佛普照袈裟也祭出,万佛普照袈裟也发出耀眼夺目的光,也旋转不已,化作了一面盾牌,将不少的孔雀七彩翎遮住!

叮叮……当当……

无数的七彩孔雀翎撞在了袈裟和钵盂上,被弹了回去!

但七彩孔雀翎也太多了,而紫金化缘钵和万佛普照裟虽然是法宝,但哪里能护得住这方圆四五百丈的范围?

只是在化缘钵和万佛袈裟下的数百人捡了一条命!

天马和吉量神马一见不好,早就化作一道白光冲天而起,避开了这无数的孔雀七彩箭!

菁菁鸟一边飞一边呱呱叫着:“快逃命呀,趴下,趴下……”

菁菁鸟倒是提醒了小糊涂仙,小糊涂仙急忙大叫道:“快,大家快趴下!”

有不少人反应迅速,急忙趴在了地上,那乱射不已的孔雀翎就从头顶上射了过去!

但人也太多了,都挤在一起了,都挤在这五六百丈方圆的山坳中,漫山遍野都是,哪里都能避开了。

这一阵孔雀箭雨激射一通,足足射杀了六七百难民!

好漂亮的孔雀开屏!

好歹毒的孔雀开屏!

有不少天帝山和龙女派的弟子躲避不及,也都中了孔雀七彩箭,也倒下了二三十名弟子,惨死于孔雀七彩翎下!

数十支七彩孔雀翎也射向了小糊涂仙!

小糊涂仙急忙将手中的灵芝枯木杖舞动如飞,遮住了自己,一边飞,一边也冲天而起,避开这些孔雀翎羽!

其余的人也是一样,刀剑乱舞,拨打羽翎!

这些孔雀七彩翎射杀普通的百姓和那些修为浅的人可以,想要射死这些高手,那还没有这个可能。HTTp://

但即使这样,这一招七彩开屏,也顶得过千百支羽箭!

舒翎用手一指,再看,那些孔雀翎化作一道道光,纷纷又飞了回去,刹那间又回归成原样!

就连那些射进人**的孔雀翎羽也都纷纷飞了回去!

只是不同的,七彩孔雀翎上沾满了不少的鲜血,滴滴答答的,在孔雀翎上滴着!

再看地上的人惨透了,被射死的不计其数,有的被射中咽喉,有的被射中面门,有的被射中双目,有的被射中心窝,被射中之人,血洞上的鲜血汩汩的流着,真是惨不忍睹!

只是这一阵乱射,就射杀了四五百人之多,加上趁机被冲上来的兽群咬死的人,多达千人!

“啊!”

又是一声惨叫!

这一声惨叫正是梵仁大师所发出来的!

梵仁将两件护身法宝都祭出抵挡孔雀箭雨去了,而他正在跟两大魔域高手对决,没有了法器,如何能抵挡的住!

巫冲和巫魂,两个巫尊趁机一前一后,就下了杀手!

每一个巫尊的本事,都跟梵仁差不了多少,虽然一对一,梵仁可以打败他们,但二对一,梵仁就落了下风了,梵仁打了这么久的时间,早就精疲力尽了,而且,这些日子以来,吃喝不好,体力又极其的衰弱,没有了法宝,再遇到两大高手,哪里能招架的住!

巫冲一黑玉权杖正砸在梵仁的后背上!

巫魂的噬魂魔杖,也砸中了梵仁的左臂!

顿时,梵仁惨叫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梵仁虽然有护体真气护身,但被这两下重击,也受不了,受了内伤!

谈天笑、叶方士和小糊涂仙看的清楚,三老几乎齐声道:“大师!”

三老也顾不得别的了,谈天笑舍掉了巫姑,化作一道光前来救梵仁!

叶方士不再杀那些小贼,也骑着白鹤飞来!

小糊涂仙晃动灵芝枯木杖,也前来救护!

梵仁摇摇晃晃的,赤手空拳的躲避着两个巫尊的猛攻,连召回法宝的时间都没有了!

巫冲的黑玉权杖照着梵仁大师的头砸下!

巫魂的噬魂权杖照着梵仁拦腰扫来!

两件魔杖前后夹击,交织成一张网,就将梵仁罩住!

梵仁实在躲避不开了,不由得将双目一闭,叹道:“唉,佛祖,弟子来找你了!”

就在这时,叶方士和小糊涂仙已经到了!

叶方士急忙将手中的千丝万缕拂一甩,正好缠在了噬魂权杖之上!

叶方士双手一使劲,就将噬魂魔杖拖住!

砰!

砸向梵仁头顶的那一魔杖被小糊涂仙的灵芝枯木杖正好架住!

谈天笑趁此机会,拉起梵仁就飞走了!

梵仁睁眼一看,知道是三老救了自己,急忙先将自己的两件法宝给召回,刚召回法宝,哇的一声,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谈天笑搀着梵仁,问道:“大师,你没事吧?”

梵仁苦苦一笑,摇摇头道:“不要紧,多谢道兄相救之恩。”

谈天笑道:“大师何必气?你先休息休息,我去杀贼!”

谈天笑刚想杀贼,就见一道七彩金芒飞来,正是舒翎飞了过来!

舒翎微微一阵冷笑,道:“梵仁大师,久违了,请吧,我要会会大师的高招!”

谈天笑大骂道:“你真歹毒!用此道术对付普通百姓,连我都替你脸红,梵仁师兄,我来对付他,妖魔,看剑!”

谈天笑右手握剑,左手剑诀在七星龙渊剑上一划,就见七星龙渊剑上射出一道剑芒,直射舒翎!

谈天笑虽然人称疯疯癫癫,但为人侠肝义胆,在大敌面前,他也没心情玩笑了,虽然自知不见得是舒翎的对手,但也只能一拼了!

而且谈天笑的修为和本事也并不差,在三老中乃是最高的,远远高于小糊涂仙和叶方士,虽然比不上他表哥陶天喜,但跟廉政等人的修为本事差不多。

舒翎将手中的七彩开屏扇平平推出,一道七彩金芒也射出,撞向了谈天笑的剑芒!

砰!

两股真气撞在一起,砰的一声,化作一道青烟消失不见!

谈天笑一招直捣黄龙,一剑直刺舒翎的咽喉!

舒翎‘啪’的一声将七彩开屏扇合上,将扇子当作了点穴橛来使用,一架七星龙渊剑,顺势就点向了谈天笑的要穴,就跟谈天笑斗在了一起!

梵仁伤的不轻,知道舒翎极其的厉害,急忙飞上来助战!

梵仁刚飞了上来,巫姑早就飞了上来,拦住了梵仁,巫姑冷笑道:“秃驴,二打一,要不要脸?”

巫姑将赤练五毒杖抡起,搂头盖顶就是一杖!

梵仁将袈裟一摆,卷向了五毒杖,右手的金钵照着巫姑的头顶狠狠的扣来!

巫姑将五毒杖一圈一绕,避开了袈裟,身子退后三尺,狠狠的一杖就砸向了梵仁的钵盂!

梵仁赶忙扯手,左手袈裟一卷,右手的钵盂一翻个,又扣向了巫姑的头顶,巫姑五毒杖一撤,一僧一女又斗在了一起!

这一次,梵仁更是吃力了,巫姑的本事和修为本就不比梵仁低多少,如今又受了伤,所以,也只是勉强应付罢了。

叶方士和巫冲斗在了一起,小糊涂仙和巫魂斗在了一起,二人根本不是两大巫尊的对手,被杀的只有招架之功,并无还手之力!

但如今人人都被缠住,哪里能有多余的人替换他们!

幸好,还有五大弟子在下面跟兽群斗,陶天喜夫妻等人在远处看的清楚,一见大事不妙,又抽不出身子帮着好友,真是焦急万分!

其实,不但陶天喜夫妻边打边往这边移动,离此不远,就连其余人也是一样,都边打边向这边靠拢,所以,都离着不太远,也就是几百丈的距离。

陶天喜一见两个宝贝徒弟正在率领着弟子们对付兽群,急忙大叫道:“吵吵,闹闹,快,去帮着你叶伯伯和醉伯伯对付那两个巫师!”

虽然下面人手都不够,但也不能眼看着好友出事!

在陶天喜的眼中,就算下面没有人挡住猛兽,要多死一些人,但就算多死一些人,他也不想看到好友有事,人都是自私的,而且,那些百姓大多都是无耻之人,刚才那一幕,直恨得陶天喜咬牙切齿,所以,陶天喜调开俩徒弟救护自己的朋友,却舍掉了那些百姓。

他做的也不算不对,每个人都是自私的,不自私的就不是人了,三老跟陶天喜的关系亲密无比,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在一起,一起玩,一起住,当然是好友重要了。

陶天喜乃是高手,以他的修为和眼光,只是一见,就知道谁高谁低了,所以,料定叶方士和小糊涂仙必败无疑,若不救援,不出五十招,两个好友说不定就惨死于魔杖下!

叶方士和小糊涂仙本事不及谈天笑,他们的本事,也就跟吵吵和闹闹差不多,单打独斗,实在不是两个巫尊的对手。

再要打斗四五十招,二老说不定就败在两大巫尊之手,到时候,不是死,就是伤!

吵吵和闹闹知道师傅跟三老的交情,急忙飞上了半空,前来助战!

于是,四个人战住了两大巫尊!

两个人斗一个巫尊,立刻打成了平手!

吵吵晃动阴阳无极棍跟叶方士联手对付巫冲!

吵吵的阴阳无极棍,一半是黑色,一半是白色,吵吵的本事,虽然比不上廉政等高手,但跟原信智等人也差不多,虽然巫尊极其的厉害,但他跟叶方士联手,勉强打成了平手!

闹闹和小糊涂仙联手,也挡住了巫魂,短时间内,也不相上下。

可下面又少了四个高手对付兽群,立刻力量又减弱了不少!

吵吵、闹闹、叶方士和小糊涂仙这一被缠住,下面就只有佟羽、邵七玄、冷秋月和禅弥、禅勒五个修为高一些的人了。

禅弥和禅勒挡住了左边的七族联军,而那三个人则挡住了兽群。

佟羽、邵七玄和冷秋月三人虽然能自保,但却护不住大批的百姓了,他们本领高强,实在危险了,就飞上半空暂且的一避,可是百姓们却不行。

还有那些两派带来的弟子们,厮杀恶斗了一炷香多的时间,就倒下去了一百来人!

只剩下了一百多人依旧在苦战,但那一百多人也不济于事,没有办法,只好各自寻找有利的地形,有的躲在了大石上,有的上了山,谷口已经守不住了。

再要苦战一炷香多的时间,这侥幸没死的不到一千的难民,也必然难免遇难!

虽然大家都拼了性命,但这些难民大多都是手无寸铁之人,而且对付的又都是猛兽群,实在不是对手,力量相差太过悬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