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35章 扭转3

第二百三十五章 扭转3

廉政大喝一声,一剑劈出!

舒翎无心恋战,急忙一架宝剑,被震得身子一晃,化作一道光就飞!

卓悠悠冷笑道:“想走?没这么容易!”

卓悠悠抖手就洒出一大把冰剑!

舒翎急忙边飞边将自己的宝物打开,一招孔雀开屏,遮住了自己!

噼噼……啪啪……哔哔……啵啵……

无数的冰剑被七彩开屏扇遮住,舒翎化作一道光也逃了。

“哇!好漂亮的孔雀开屏呀!”

几位姑娘一起赞道,真被这么漂亮的孔雀开屏的美景所惊呆了。

舒翎恨得只咬银牙,他听说巫姑被伤了,连僵尸王都被消灭了,还暗笑巫姑是饭桶,这次一见,并非巫姑没有本事,而是这些人都是高手,这么多高手一起对付一个人,焉能不败?

舒翎逃走,急忙将血麒麟召回,血麒麟也化作一道光随着飞去!

楚桂儿在谈天笑的头上弹了个脑崩,吃吃笑道:“老头,给你个任务,去照看霄哥哥去,我们好安心的去杀敌。”

曲仙儿道:“对,你去保护‘玉’霄去。”

谈天笑累的要命,喘着气道:“照顾那小子?那小子的本事比我都大,用的着我去保护他吗?”

洪袖儿嗔道:“叫你去你就去,少要废话,‘玉’霄受了重伤,功力只有原来的三四成了!”

楚桂儿叱道:“还不快去?霄哥哥若是被老虎吃了,小心我打爆你的头,快去!”

谈天笑失声道:“啊!他……他怎么受伤了?这看上去不是‘挺’好的吗?”

曲仙儿气的照着谈天笑的头重重的敲了几下,嗔道:“现在没时间跟你废话,还不快去?”

谈天笑苦着脸,‘摸’着头,知道三个姑娘所说不假,叹了口气道:“唉,好吧,好吧,我去还不行吗,唉,遇到你这三个死丫头,真是倒了霉了。”

三个姑娘吃吃笑着,这个追上去照着他头敲一下,那个追上去踢他一脚,谈天笑骂道:“死丫头,臭丫头,等会我就将‘玉’霄喂狼,叫你们欺负我。”

“你还敢说,看我们不打你……”

‘玉’蝶拉住了三个姑娘,皱眉道:“好妹妹,现在别玩了,快帮着杀敌去吧,其余的人都走了,快走吧。”

三个姑娘喝道:“等会再收拾你,哼!”

谈天笑对着三个姑娘扮个鬼脸,前去帮着‘玉’霄杀群兽去了,龙鱼一见劲敌血麒麟飞走,也不去追赶,也飞到‘玉’霄附近,帮着‘玉’霄对付群兽。

其余的人,又帮着众人去对付妖魔去了。

八个人横扫过去,前面正遇到了熊大力跟索命‘激’战,索命正不敌,八个人就赶到了。

再若是打个百余招,索命说不定就丧命在熊大力之手!

熊大力嗜杀成‘性’,勇猛无比,一见八个人杀来,根本不退!

雪紫儿和魏晓晨二人化作一道光,当头就劈了下去!

熊大力刚去招架二人的刀,洪袖儿就飞出两条红袖,缠住了熊大力的兵刃,‘玉’蝶、悠悠、廉政、楚桂儿四个人分四个方向,就刺向了熊大力的要害!

曲仙儿凤鸣碧‘玉’箫点向了熊大力的双眼!

熊大力大吃一惊,两把刀正斩在破天鎏金镗上,震得熊大力身子一晃,这时,其余的剑就到了!

熊大力冷汗湿透了全身,想要横兵器封出去,但却发现,兵器竟然被缠住,拉扯不动了!

熊大力也真是凶猛,一声大吼,急忙将手使劲的一拉,身子猛地往上窜起!

洪袖儿被拽的身子一歪,暗自惊道:“好大的力气!”

熊大力虽然拽出了兵器,但身上却躲不开了!

“噗!噗!噗!噗!”

立刻,左肩膀被悠悠一剑刺透!

右肩膀被‘玉’蝶一剑刺透!

左腹被楚桂儿刺中!

后背被廉政刺了一剑!

顿时,熊大力就受了重伤,幸好他这猛地一窜,将要害闪开了,这三把剑,一把锋利的判官笔刺歪了一点,否则,刺中心窝、咽喉、头颅等要害,那真是必死无疑了!

幸好,熊大力皮糙‘肉’厚,这些伤他根本毫不在乎,但他也知道厉害了。

虽然他是熊‘精’,可也不是傻瓜!

熊大力暗叫一声好厉害,化作一道黑光,就急忙逃窜!

几个人暗自惋惜,差一点就杀了这个妖魔,让这个妖魔逃掉了,真是太可惜了。

八个人又往下一个目标飞来!

就连索命、沈渊也都随着去帮忙。

下一个,正是洪袖儿的母亲阳娇跟梅朵儿在比斗!

八个人还是老样子,魏晓晨和雪紫儿勇猛,封住上路,洪袖儿和曲仙儿,负责配合,另外四人分四个方向,去刺敌人的要害。

梅朵儿偷眼一见八个人所向披靡,锐不可当,也知道厉害,刚要逃脱,已经来不及了!

廉政的吉量马实在是太快,先将她的后路掐断!

紧接着,雪紫儿和魏晓晨凌空一刀,当头就劈下,将她罩住!

洪袖儿恨透了梅朵儿,一见梅朵儿跟自己的母亲厮杀,她做‘女’儿的焉能不恨!

洪袖儿飞出两条红袖,就缠住了梅朵儿的梅‘花’枪,牢牢地就给拽住了!

梅朵儿刚架开廉政的一剑,魏晓晨和雪紫儿两大高手的刀就到了!

万般无奈,梅朵儿只好拼尽全力一架!

轰!轰!

两声巨响,将梅朵儿震得双臂酸麻,还没等扯枪,洪袖儿的两条流云飞霞袖就到了,正缠住了梅‘花’枪,令她连梅‘花’枪都来不及拽出来!

没等她扯出枪来,其余人的兵器几乎同时就到了!

八个人都是聪明的人,配合了几次,就越来越是‘精’妙了。

梅朵儿的心一凉,暗暗的道:“我命休矣!”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从旁边,飞来了一条彩‘色’飘带,将‘玉’蝶和悠悠的剑卷住!

当!

一人横剑将楚桂儿的笔和曲仙儿的箫架开!

八个人就是一愣,原来,救梅朵儿的不是别人,正是翩翩仙子阳娇,洪袖儿的母亲!

阳娇救下了梅朵儿,急忙喝道:“住手!”

洪袖儿惊呼道:“娘,你疯啦?”

阳娇抖开‘女’儿的红袖,道:“妹妹,请吧。”

梅朵儿心中感‘激’万分,抱拳道:“姐姐,你为何这么做?”

阳娇微笑道:“妹妹坦言相告,拿我做知己,又跟我公平一战,我若是这样伤了妹妹,岂不是不义?我阳娇绝不做这种不仁不义的事,妹妹,请吧,有机会,咱们再切磋切磋。”

梅朵儿暗自叹息,阳娇为人豪爽,她一直很钦佩,今日一见,所见不虚。

梅朵儿抱拳道:“好,姐姐的情我记下了,再见!”

梅朵儿御枪飞走,其余人都受了伤,只有她有惊无险,并未受伤。

楚桂儿嗔道:“娇姨,你为什么要放了她呀?”

阳娇淡淡一笑道:“她乃是正人君子,她说跟我公平一战,而且也没有欺骗我,我怎能这么杀了她?”

廉政赞道:“唉,师娘真是豪爽,真乃是‘女’中豪杰,令人钦佩!”

洪袖儿则哭着扑进了母亲的怀抱,抱住阳娇哭道:“娘,‘女’儿好想你呀。”

阳娇也是也抱住了‘女’儿,拍拍‘女’儿,也哭泣道:“不要哭,唉,袖儿,你瘦了,瘦多了。”

的确,洪袖儿清瘦了好多,这些日子以来,时时刻刻在厮杀,东奔西跑的,如何能不消瘦。

‘玉’蝶轻轻道:“走吧,咱们去杀敌,叫她们谈谈话吧。”

其余的人又飞向了别处,依旧是七八个人一起对敌,这种打法,真是所向披靡,没有对手。

阳娇柔声道:“乖,乖,不要哭,咱们先把妖魔打退。”

洪袖儿点头,母‘女’二人拉着手,前来助战。

这七八个人一走一过,就击败对手,有的妖魔,一见这么多人飞来,立刻就逃,根本都不打!

元真和斩天,知道这几个人的厉害,而且联起手来,更无法招架,所以,一见这些人来,只好逃走。

就在这时,忽听舒翎喝道:“收兵!”

狐媚儿也迫于无奈,也只好退走,开始摇动铃铛,将众妖魔召回。

再看脚下的群兽,如‘潮’水一般的就退了下去。

其余的贼人,也退了下去。

九大巫尊,一见来了援手,知道不妙,纷纷跟那些妖魔会合在了一起,一起退了下去。

众人长出了一口气,纷纷也聚在了一起,于是,两军对圆,暂时的休战了。

再看魔域大军,左边是兽群,右边是奇异的人类,依旧是数不胜数!

再看这方面的难民,仅有不到一千人了,就被堵在了山坳中了。

舒翎骑着血麒麟,身边是那些妖魔,左边是九大巫尊,右边是五大魔圣和三大圣‘女’,后面是众多的弟子!

隔着一百多丈远,二十几丈的空中就是三大派的人。

‘玉’霄也骑着天马飞到了半空中,身边就是四大神僧和四位师傅、四位师娘,身后就是梵音阁的八大金刚、以及天帝山和龙‘女’派的弟子。

舒翎望着‘玉’霄这边,心中真是极其的不忿,本来,很快就要大功告成了,可半路杀出十几名高手,令局势大变,连他都受了伤,被杀的狼狈逃窜。

元真在舒翎耳边嘀咕了几句,用手指了指骑着天马的‘玉’霄。

舒翎将手中的扇子一指,喝道:“那个骑天马的少年可是凌‘玉’霄吗?”

‘玉’霄笑道:“不错,正是,你又是何人?”

舒翎怒道:“我乃是孔雀明王舒翎,天圣的徒弟!凌‘玉’霄,你真是卑鄙无耻!”

‘玉’霄哈哈一笑道:“这是怎么说的?”

舒翎怒道:“你不顾道义,以多取胜,这难道不是卑鄙无耻吗?”

‘玉’霄冷笑道:“这又有什么不对,请问,你什么时候说过,打仗的时候,不准以多为胜的?你提出来了吗?”

舒翎顿时语塞,因为他的确没有提出,既然没有提出公平比试,单打独斗,对方以多为胜,又哪来的什么错?

‘玉’霄哈哈笑道:“既然你没有提出来,那我哪里做错了?还有,你们这么多猛兽,这么多人欺负这么多手无寸铁的百姓,你们又何尝不是以多为胜,这又怎么说?”

六个姑娘这个笑,纷纷掩嘴而笑,论讲理,这些妖魔哪里能辩的过‘玉’霄。

而且‘玉’霄说的头头是道,还都站在理上。

楚天祥摇着扇子,不住的点头,暗暗的赞道:“‘玉’霄果然是不同凡响,这小子就是有出息。”

舒翎气的使劲哼了一声,但却无法辩驳。

巫姑一见‘玉’霄,直恨得咬碎了银牙,巫姑厉声道:“凌‘玉’霄!原来你就是凌‘玉’霄!我问你,是不是你破的我的五行绝命阵?”

‘玉’霄看了看巫姑,问道:“那个墓‘穴’难道就是你的吗?”

巫姑怒道:“不错,你毁了我的家!”

‘玉’霄笑道:“你是不是叫做巫姑?五毒神算巫姑?”

巫姑厉声道:“正是你祖‘奶’‘奶’我!”

‘玉’霄哈哈笑道:“喂,老巫婆,你的机关实在是太差劲了,我们破起来轻而易举,还有,你养的食人鱼真的‘挺’好吃的,我烤了几条吃,真是味道不错呀,还有,你养的小泥鳅,那些小动物什么的,都‘挺’好玩的,只是可惜呀,它们惹怒了我,我没有办法,就只好把你的水阵毁了,把你死后埋身之处的墓‘穴’毁了,真是抱歉抱歉,不过不要紧,我这人就这么讲理,这样吧,等会你死后,我亲手再给你挖个墓‘穴’如何?”

众人闻听实在忍不住了,被逗的哈哈大笑。

曲仙儿依偎在母亲身边,拉着娘的手,被逗的扑进娘的怀中,咯咯的笑个不停。

秦扬也扑哧一笑,摇摇头道:“唉,霄儿还是跟以前一样,真是太胡闹了。”

巫姑破口大骂道:“凌‘玉’霄!你这无耻的小人!我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

‘玉’霄不但不生气,反而故意道:“喂,老巫婆,你这么大的年纪了,居然这么没教养呀?为什么出口伤人呢?我怎么无耻了?两军作战,各凭本事,你的阵法和妖法败给了我,算你经师不到学艺不‘精’,怎能怪得了别人呢?老巫婆,我看你怎么也不像人类,我们人类可不这么‘阴’毒,你骂我,我还没骂你呢,你为什么把两千多条活人做成了僵尸?你这么做,还有没有良心?你真是太狠毒了,平白无故的害死了两千多人,你算什么东西?我看你,蛇蝎心肠,歹毒无比,根本不是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