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47章 凶兽4

第二百四十七章 凶兽4

所以,‘玉’霄提出用山海经替了跪拜之礼,九子虽然碍于礼节,但一个是为了山海经,再一个是不想失去这么个人才,所以,这才破例收下了‘玉’霄,没有让‘玉’霄跪拜。

果然,‘玉’霄不负众望,可谓是举一反三,勤快聪明,只是短短八年的时间,九子的本事都被他学去了,九子暗中真是佩服万分。

但九子那时候并不知‘玉’霄是天命人,也是后来‘玉’霄得到两把神剑,众人才知道了他的身份。

自从‘玉’霄得到了两把神剑,九子这才懂了,原来,‘玉’霄之所以这么聪明,悟‘性’这么高,运气这么好,只因为他乃是天命人,是生来就为了拯救这场浩劫而生的救世主,所以,他才这么优秀。

这也是四子不想‘玉’霄破‘门’而出的原因了,哪一个不想拯救人类、三界的壮举是自己教派做的呢?

若‘玉’霄是道教中人,他救了人类,除掉了天魔,拯救了三界,改变了三界被灭绝的命运,那这无上的荣誉就是道教的了。

若‘玉’霄属于佛教,那拯救三界荣誉,当然佛教也剥夺了。

所以,九子不让‘玉’霄破‘门’而出,而四大神僧得知‘玉’霄是天命人,为了让佛教得到这个荣誉,这才不惜给‘玉’霄下跪,哀求‘玉’霄入佛教,学梵音阁的心法,做佛家的徒弟。

但谁知道,‘玉’霄傲骨铮铮,什么道教,什么佛教,他绝不做任何教派的奴隶,在他眼中,入教,入派就是教派的奴才!

所以,‘玉’霄早就打定了主意要破‘门’而出了,只是没有时机,现在时机成熟了,这才用人类‘性’命,‘逼’迫给他下跪,求他拜师的师傅们逐他出师‘门’。

这和尚和道士如何能甘心?但被‘玉’霄‘逼’迫,没有办法,为了这两千人的‘性’命,只好答应了‘玉’霄的请求了。

而史微也并非是庸碌之辈,如今,在这里,乃是他为主,虽然他的本事不及廉政,但也是统帅之才。

史微大吃一惊,知道这将是一场惨烈的厮杀,所以急忙派人将两个和尚请来,汇集七大高手,对付这些凶兽。

他一边派人去请两个和尚,一边命人准备石头瓦砾,等那些凶兽近一些时候,一起砸下去。

前山和后山离着并不远,这个山头只有四百多丈方圆,是说到就到。

两个和尚闻讯很快的就赶来了,往山下一看,也是吃了一惊!

禅弥失声道:“这如何是好?”

史微沉声道:“为今之计,咱们只能靠着地势,守住山头了,绝不能让兽群攻上山来,二位师兄,快去将一百多名梵音阁弟子调来,咱们三派弟子连在一起应付此危,至于后山,可分出二百名普通的壮汉前去防守。”

禅弥点头道:“此言有理,我这就去。”

两个和尚刚走,无数的猛兽嗷嗷嗷叫着就攀登了三四十丈了,漫山遍野都是野猪和猴子了,野猪和猴子,动作灵巧,攀爬的快,所以,冲在了最前面。

眼看着,还有五十多丈就要攻到山上了,史微大喝道:“给我砸!”

顿时,众人将石头等东西就狠狠的往山下砸去!

无数的石头犹如雨点一般的落下,顿时,最前面的野猪和猴子,大部分就被砸了下去!

冰山本就十分的滑,而且山又陡峭,再加上冰山的冰雪溅上了水,更加的滑了。

这无数的石头和滚木滚滚而下,漫山遍野都是,所以,冲在前面的兽群,立刻被石头砸中,脚下站立不稳,咕噜噜的,从半山中滚落,噗通噗通的又都落入了洪水内!

但这些动物皮糙‘肉’厚,想要砸死都难!

尤其是那为首的五只凶兽,这雨点一般的碎石和滚木,根本阻拦不住这五只凶兽,就见五只凶兽,左躲右闪,纷纷避开。

幸好,山上人太多,这五只凶兽虽然能很快的爬上来,但势单力孤,不敢上前,所以,只能大批的动物冲上来,它们才一起上。

肋生双翼的黑熊,一见石头砸下来,根本毫不畏惧,狂吼一声,熊掌拍出,就将无数的石头都给扫到了一边!

那只眼镜王蛇也一样,这些石头滚木根本拦不住它,蛇半个身子缠住了半山腰上的一块巨石,用尾巴不住的扫着,无数的石头撞到蛇尾上,就被击碎!

一头巨大的大象,狂皋不已,巨大的鼻子来回的甩动,也将石头滚木给扫到一边,这石头和滚木,根本奈何它不得!

那只像猿猴一般的凶兽朱厌,更是灵活无比,这雨点一般的石头滚木,想要伤到这只凶猛凶恶又极其灵活的朱厌,简直更是不可能!

那只像犀牛一般的异兽兕,虽然笨拙,攀爬起来十分的费力,但却是皮糙‘肉’厚,而且力大无穷,就算石头砸中它,它都半点不惧!

那异兽兕,虽然庞大,身子又笨,但极其的聪明,就将四个巨蹄,深深的扎进了厚约三尺的冰雪内,一步一个脚印的稳扎稳打的往上冲。

只是那只巨大的癞蛤蟆忽然不见了,也不知到哪里去了。

不但那只癞蛤蟆不见了,还有一些大癞蛤蟆也不见了,也不知钻到哪里去了。

史微一见这些凶兽的凶猛,浑身冷汗就湿透了。

山上的石头瓦砾不多了,等守山的石头和滚木都用完了,又该如何是好?

史微沉声道:“三派弟子听令,长枪队在中间,刀斧手在两翼,梵音阁的大棍队做接应,等这些畜生冲上来,大家先用长枪顶住,其余的刀斧手和大棍队给我狠狠的打!”

众多弟子答应一声,也做好了近身搏斗的准备。

禅弥和禅勒早就带着梵音阁的弟子赶到了,那四五百壮汉不住的用石头和滚木砸着,三派弟子却做好了应战的准备。

史微望着远处不住旋转的漩涡,真是万分佩服,心道:“小师弟真是奇人也,这种奇妙的道术他怎么创出的,唉,我可做不到。”

这些漩涡哪里能这么容易做,这里的人,没有一个能做出‘玉’霄的漩涡,别说他们,就算是九子,也没有这种翻江倒海的本事。

虽然隔着三百多丈,但看的却一清二楚,史微有心去请‘玉’霄,却发现‘玉’霄在很远的地方还没赶回来,正忙着对付那边的群兽。

至于其他人,正跟妖魔们杀了个难解难分,也无暇过来帮忙,更何况,除了‘玉’霄之外,谁来了,也对付不了这么多群兽,就算请来了,也没大作用,只有‘玉’霄才有这个本事。

如今,只能靠自己了,史微正在想着怎么应付。

忽见厚厚的积雪内,无数的雪线涌动,似乎有什么东西爬了上来!

史微大吃一惊,刚才他就看不见那些癞蛤蟆了,难道癞蛤蟆躲进了冰雪中,在冰雪中潜伏了过来吗?

史微大叫道:“大家小心,小心雪底!”

他的话音刚落,忽听一阵阵惊天动地的响声!

再看三四丈远的积雪中,约有十余丈的范围内,砰的一声炸开,冰雪飞溅数丈高,从冰雪内跳出来了无数的癞蛤蟆!

就见那些癞蛤蟆一蹦一跳,喷着毒气,鼓着嘴,就从积雪内跳了出来!

原来,癞蛤蟆一见山上守的密不透风,难以攻上来,所以,碧眼金蟾王灵机一动,就率领着大批的蟾蜍就钻进了冰雪内,开始在冰雪内潜入!

无数的癞蛤蟆一见,纷纷效仿,所以,片刻之间,就从冰雪中钻了上来,冲到了众人近前!

“咕呱!咕呱!咕呱!”

那只为首的约有一丈大小的癞蛤蟆王呱呱叫着,就从冰山内的积雪中跳了出来,鼓起肚子,嗖的一声,就喷出一阵毒气!

只见一股绿水的烟雾顿时散开!

无数的人没有料到,顿时被毒气熏晕,昏倒在地!

刹那间,就被熏晕了二十余人!

有的人昏倒从半山腰一头扎了下去,就被半山腰中的毒物都给活活的咬死!

有的昏倒在地,被同伴们都扶到了后边去了。

史微大惊失‘色’,这毒气可是极其的厉害,而且又离着近!

史微急忙飞起,大叫道:“大家闭住呼吸,将受伤的快抬到后面!杀,给我狠狠的砸,别叫这些畜生冲上来!”

幸好,三派弟子中都是高手,功力也都不错,众人急忙闭住了呼吸,否则,这毒气焉能受的了!

但想要砸退了那些癞蛤蟆谈何容易!

就见那些蟾蜍,一蹦一跳的,而且速度极快,又离着近,所以,很快的就扑了上来!

幸好,史微早命人准备好了长矛,众人一见癞蛤蟆都跳了上来,纷纷拿起长矛一阵阵‘乱’戳!

噗!噗噗!噗噗噗!噗……

什么叫做穿蛤蟆,如今,众人才明白了!

无数的蟾蜍,就被长矛穿透了肚腹,然后被甩下了山坡!

顿时,臭味四溢,蟾蜍呱呱的不住的叫着。

史微飞上半空,急忙将手中的星罗‘玉’棋盘祭出,只见‘玉’棋盘在半空中不住的旋转,再看棋盘上本来空无一物,但随着‘玉’棋盘的旋转,再看无数的黑白子化作流星就‘射’了出去!

砰砰砰砰砰……

一颗颗流星‘射’出,只要撞上,就炸开,将癞蛤蟆撞下了半山腰!

史微的修为和本事,在这七人中可谓是最高的了。

刘角和佟羽,一个晃动剔骨铜刀,一个舞动两块铁板,就在半空中跟那只巨大的蟾蜍‘精’斗在了一起!

二人以上试下,不敢飞落,就盘旋在空中,挡住了那只蟾蜍‘精’。

吵吵抡起‘阴’阳无极棍,闹闹舞动盘龙刀,二人也在半空中,不住的砸着那些癞蛤蟆!

禅弥用的是铁铲,禅勒用的是降魔杵,两个和尚也抡起各自的兵器‘乱’砸一通!

再看无数的癞蛤蟆,犹如雨点一般的就往山下落去!

呱呱呱呱……

癞蛤蟆不住的呱呱叫着,但却是死战不退,无数的癞蛤蟆依旧顺着冰窟窿不住的往上钻来。

幸好,长枪队在前,这长枪队最适合对付这些癞蛤蟆了,也幸好人多力量大,众人长枪‘乱’戳,将山顶守了个风雨不透!

那只蛤蟆‘精’可谓是太厉害了,张口就是一股毒气!

刘角和佟羽不敢呼吸,也早就将‘药’含在口中,这才敢跟蛤蟆‘精’对阵,但虽然二人联手,但对这诡异万分的癞蛤蟆也‘毛’骨悚然!

那只癞蛤蟆一跳就是五六丈高,二人不敢正面迎战,一见蛤蟆跳起,就急忙躲避。

“呱……”

又是一股毒气喷出!

紧接着蟾蜍飞身跳起,就扑向了刘角!

佟羽急忙将手中的两块铁板一并,挡住了癞蛤蟆的攻击!

砰!

一声巨响,佟羽被撞得横着就飞出去了一丈远!

那只蛤蟆‘精’也被撞在了地上。

佟羽的两块铁板,长约三尺,宽一尺,好似两面盾牌一般,这两块铁板,本来就跟量天尺的用法一样,但如今为了对付蟾蜍,却当作了盾牌使用了。

一见蛤蟆‘精’被撞了下去,刘角恶狠狠的一刀就扎了下去,刺向了蟾蜍的头!

那只碧眼金蟾哪里能让刺中,急忙呱的一声叫,就跳了开来,张嘴就吐出一股绿水,喷向了刘角!

刘角知道这毒水的厉害,若是飞溅到眼睛中,双目必然会被毒瞎!

刘角急忙御刀而飞,飞高了两丈,避开这股毒水!

佟羽则抡起两块铁板就拍了下去!

碧眼金蟾又一张嘴,一股绿水又喷出!

噗……

佟羽赶忙将双板一并,遮住了毒液!

这一股毒液正好喷在了铁板之上,再看铁板上发出‘嗞’的一声,冒出了一股青烟!

佟羽暗自心惊,心道:“好毒的毒水,当真要小心!”

二人飞上飞下,又跟蟾蜍斗在了一起!

众人正在斗蟾蜍,那其余的动物也趁机攻了上来了!

被无数的蟾蜍‘精’挡住了防守,顿时,野猪、猴子、犀牛、毒蛇就蜂拥而至!

史微暗叫不好,急忙收回‘玉’罗星盘,脚踏着星盘,急忙在腰间拽出了‘玉’龙银笛,大叫道:“大家顶住,我要吹笛了,堵住耳朵!”

他是说给那些普通人听的,因为这笛声魔力太大,史微乃是曲天赋的弟子,所以,也会‘迷’离之音。

无数的壮汉闻听,赶忙抓起冰雪,就塞住了耳朵,三派的弟子也一样,纷纷‘抽’空将冰雪搓成团塞住了耳朵。

至于吵吵闹闹等人,由于功力相差不远,这魔音对他们来说,影响不大。

史微一见大家都准备好了,这才脚踏星罗‘玉’棋盘,将‘玉’龙银笛横在嘴边,在半空中盘旋着,吹奏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