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48章 屠兽4

第二百四十八章 屠兽4

‘玉’霄叹了口气,道:“走!”

‘玉’霄双剑一摆,飞在了半空中,只见脚下的猛兽们又开始发起了猛攻,最凶的,依旧是那几只凶兽!

‘玉’霄大喝道:“后面的人,快去准备石头,给我往下砸,别愣着!”

不少人都荒了手脚,几个高手都忙着对付那为首的猛兽,也没有人指挥了,‘乱’成了一锅粥,闻听‘玉’霄下令,在后面的壮汉急忙答应一声,就四处找寻石头去了。

闹闹早就飞了下去,跟那几只凶兽斗在了一起!

‘玉’霄手提双剑在半空中观阵,指挥着人们应付,一见不好,就飞下去斩杀几只动物,抵挡一下攻势。

‘玉’霄这一来,解决了大问题了,虽然还有不少的动物,但毕竟这些猛兽没了援军了。

嗖嗖嗖嗖……

十几只大想又开始喷起了水箭,‘射’向了山上的人们。

‘玉’霄冷笑一声,双剑一划,再看半空中,一个‘阴’阳太极图生了出来,那‘阴’阳太极图不断的旋转着,就挡住了那无数的水箭!

嗖!

‘玉’霄骑着天马就飞了下来,双剑抡起,照着大象喷水的鼻子就斩了下去!

噗噗噗噗噗,顿时,就斩断了大象们的象鼻子!

吼……大象们一声声惨叫,仰天狂吼,顿时发了狂!

一头大象卷起长鼻,就缠向了‘玉’霄!

‘玉’霄骑着天马,奇快如电,焉能让大象卷中!

天马嗖的飞起,大象的长鼻就卷了个空!

‘玉’霄顺势一见,正剁在象鼻子上!

噗的一声,大象仰天狂叫,象鼻内喷洒这鲜血,漫空中就下起了血雨!

无数的大象,一见‘玉’霄这么厉害,专‘门’攻击它们最得意的武器,真是发了狂!

有的大象再也不朝着山上喷水箭了,而将这可以撞死人的水箭一起‘射’向了‘玉’霄!

‘玉’霄是用水的大行家,焉能怕这些水箭。

‘玉’霄一见水箭‘射’来,急忙双剑连着画了几个圆圈,再看身前身后,顿时出现了无数的圈子,不住的旋转着。

就见那数十道水箭‘射’了上来,就都被旋转的圆圈都给吸了进去!

大象的肚子里能有多少水?‘射’完了也就没有了。

那些大象一见对付不了‘玉’霄,发了狂似的,甩动着满是鲜血的断鼻,就往山顶冲了上去,就算死,也要和万恶的人类同归于尽,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这就是大象们打定的主意!

‘玉’霄大喝道:“长枪队准备,拦住它们!大刀队在上面攻击,砍它们的头!”

无数用长枪的人,赶忙将手中的长枪‘乱’戳一通,朝着大象们戳了过去!

那些用砍刀的人,纷纷也飞了起来,大刀如雪‘花’一般的就劈了下去!

顿时,长枪顶住了大象的攻击,而大刀却砍向了大象的象头!

大象就算再厉害,前面满是锋利的枪尖,刺向了它们,而头上却是大刀,焉能躲避的开?

但大象也真是凶猛,狂吼一声,依旧猛地撞了上去!

咔嚓!咔嚓!咔嚓!

无数的枪杆,生生的就被折断!

不少用长枪的人,被一股大力顶的飞上了半空!

幸好,那些人大多是三派中的弟子,轻功高明,也会驱物飞行的本事,虽然飞的不远,但飞一点路也不是问题。

那些弟子急忙翻身在空中,寻找位置又跳了下去。

但头已断,焉能不死?

大象的头被活活的砍掉,断颈上的鲜血喷的人一身都是!

巨大的身躯轰然倒下,往山下滚落,噗通一声,落入了水中。

‘玉’霄就在半空中指挥着,边观战,边将那‘射’来的水箭给分成了一块一块的,然后用水都给冻结成了冰剑。

‘玉’霄将那无数的小水柱都给分成了冰剑,顿时半空中浮现着无数的晶莹剔透的冰剑。

除了大象之外,还有一些可怕的癞蛤蟆,实在是太可怕,一蹦一跳的,口中还喷着毒气。

‘玉’霄双手一指,再看无数的冰剑飞起,化作了漫天‘花’雨,就‘射’向了那些癞蛤蟆!

这些冰剑好似有灵‘性’一般,癞蛤蟆蹦到哪里,就‘射’到哪里,没‘射’中的冰剑,又自动的飞了上去,依旧追着癞蛤蟆‘射’去!

嗖!嗖!嗖!

噗!噗!噗!

再看那些癞蛤蟆,大约还有四五十只之多,几乎无一幸免,就被两尺多长的冰剑刺入了令人恶心的躯体内!

一只癞蛤蟆背上就‘射’了五六只冰剑,分布的倒是很均匀。

但虽然被冰剑‘射’中,可是这些都是蛤蟆‘精’,小的都有三四尺大小,大的也有七八尺大,那只为首的蟾蜍‘精’,都足有一丈多大,焉能轻易的被‘射’死?

就见那些蛤蟆‘精’,虽然‘插’着‘玉’霄的冰剑,但依旧一蹦一跳的往山上攻击。

‘玉’霄‘射’中那些癞蛤蟆,就知道‘射’不死,但他却另有打算,哪里是为了‘射’死它们,而是为了下一步。

‘玉’霄一见冰剑‘射’中了蟾蜍,蟾蜍身上‘插’满了自己的冰剑,觉得差不多了。

这才念动法诀,施展御剑之术,再看被‘射’中的那些蟾蜍们,身不由己的就飞了起来!

刹那间,再看半空中,无数的蛤蟆‘精’就浮在了空中,碧绿‘色’的好似‘鸡’皮似的皮肤,看上去令人‘欲’呕,蛤蟆‘精’鼓着肚子,呱呱的叫着,想要动转,却是万难。

‘玉’霄用手一指,再看那无数的冰剑,就穿着那些蛤蟆‘精’,纷纷往洪水中的漩涡投去!

那些蛤蟆‘精’呱呱叫着,但却控制不住身子,身不由己的投入了漩涡内,然后随着漩涡旋转了起来!

啊!

忽然一声熟悉的惨叫声骤起!

‘玉’霄甩头观看,只见正在跟蟾蜍王搏杀的师兄刘角半边脸上溅了一股绿水,被这股绿水给‘射’伤,惨叫了一声,在半空中就是一晃!

而他手中的刀,却刺进了蟾蜍‘精’的一只眼睛中,所以,飞溅起了一股毒液,‘射’在了他的半边脸上了。

这毒液何其的厉害?

幸好刘角反应迅速,急忙闭住了双眼,否则,被这毒液‘射’中,双眼必然瞎了!

这还是小事,就当他一闭眼之际,那只凶恶的蟾蜍‘精’,张开大口,一口就咬了下去,正好咬中了刘角的左臂!

刘角不及躲避,甚至都没来得及‘抽’出刀,就被一口咬中,痛的嘶声惨叫一声,幸好佟羽跟他一起斗蛤蟆‘精’,一见不好,急忙将一对铁板祭出,拍向了蛤蟆‘精’!

那只蛤蟆‘精’对拍来的铁板丝毫不顾,只是死死的咬住刘角的手臂,就往地下拖!

佟羽急忙伸手就抱住了师兄,使劲抱着刘角,就往外扯,跟蛤蟆‘精’较起了力气。

那只蟾蜍‘精’早就杀红了眼,一见咬住了刘角,焉能放嘴,咬住他的手就死死不放,就往嘴里拖去,要将刘角活活的给咬成两端!

‘玉’霄一见不好,急忙大吼道:“长枪队,快,给我刺!”

本来,那只蛤蟆‘精’身边还有无数的猿猴和野猪,并非是孤军作战,而刘角和佟羽是飞在半空中,脚下就是兽群,若是被拖下去,那简直必死无疑了!

那只蛤蟆‘精’悬在五尺多高的空中,就咬住刘角的手臂往地下拖去,正是打的这个目的!

刘角乃是囚牛峰‘玉’清教掌‘门’曲天赋的三徒弟,乃是宫、商、角、微、羽五大弟子中的三弟子,刘角比‘玉’霄等人大了十岁,‘玉’霄小时候的时候,刘角就已经十八岁了,‘玉’霄住在囚牛峰的时间最多,所以,跟曲天赋的五大弟子感情都很深厚。

而这五大弟子,知道‘玉’霄受宠,所以,对‘玉’霄也很好,‘玉’霄一见三师兄受了重伤,这就要‘性’命不保,哪能不着急?

这就叫是亲三分向,人都是自‘私’的。

所以,‘玉’霄急忙命长枪手去救援师兄。

无数用长枪的弟子,也都是天帝山‘玉’清教的弟子,一见师兄受伤,急忙都飞了起来,长枪纷纷一阵‘乱’戳!

就见长枪刺下,就将毒蟾蜍刺出一个血‘洞’,长枪拔出来,顺着枪眼就喷出一股毒液!

这一来,刘角更是倒了霉,他离着又近,所以毒液又‘射’在了他的皮肤上了!

不但他被‘射’中,就连佟羽的手背上也飞溅上了几滴毒液,顿时皮肤也烂了!

不过,只是几滴,还不要紧,而刘角却不同,是被毒液‘射’中了脸,简直毁容了。

嗞……

再看刘角的皮肤,顿时就肿了起来!

好厉害的毒液,这些毒液活活的将他的皮肤给腐蚀死了!

‘玉’霄气的破口大骂道:“蠢材,刺进蛤蟆体内,别将长枪拔出来,小心毒液!”

众人这才醒悟,纷纷用长枪‘插’进了蛤蟆‘精’的体内,再也不拔出来了,而是将蛤蟆‘精’挑了起来!

即使这样,那只蛤蟆‘精’依旧是死死不退,死死的咬住刘角的手臂,就是不松口!

‘玉’霄暗暗的着急,再看刘角,已经昏死过去了,手臂依旧在蛤蟆的口中,那只蛤蟆‘精’算是认准了,就算拼了命,也非要将刘角活活的咬死不可!

‘玉’霄暗叫不妙,再看刘角的左臂,毒液迅速的蔓延,这条手臂已经不保了!

‘玉’霄长叹一声,暗暗的道:“刘师兄呀,刘师兄,你可不要怪我,我若不斩断你的手臂,绝不能救你,咱们毕竟师兄弟一场,你待我甚好,我焉能见死不救?唉,也许,正是由于你们家是屠夫,由于杀的动物太多,这才遭了报应吧。”

‘玉’霄从天马上跳了下来,沉声道:“飞飞,在此等我,那毒物十分厉害,你不要下来!”

‘玉’霄叮嘱好了天马,急忙在身上做了一道冰罩,将全身都护住,然后大吼一声,就飞了下来,大叫道:“都闪开!”

‘玉’霄飞了下来,九子凝冰剑抡起照着刘角的断臂齐根砍了下去!

噗!

刘角的手臂被齐根砍掉,佟羽顺势拖着刘角急忙飞向了后面。

而那些用长枪救人的弟子们,也支持不住,有三四个,就被毒气熏晕,落入了地下,被脚下的野猪给活活的踩成了‘肉’泥,连救都来不及救了。

其余的弟子,刚刚落下,急忙用长枪一支地面,又飞了起来,赶忙往山上跳去,这才逃过一劫。

‘玉’霄一飞了下来,就闭住了呼吸,然后飞起一剑,斩断了刘角的手臂,而另外一把剑,恶狠狠的照着蟾蜍‘精’狰狞恐怖的头就剁了下去!

他的剑乃是一件宝物,这蟾蜍王的**焉能挡得住宝剑,‘咔嚓’一声,蟾蜍‘精’的头就被斩断,噗,一股毒血又‘射’了出来,整‘射’了‘玉’霄一身一脸都是!

再看‘玉’霄全身上下,都被毒液喷满了!

众人大吃一惊,吵吵、闹闹等人失声惊叫!

这么厉害的毒液,‘射’在了‘玉’霄的身上,‘玉’霄岂不是完了吗?

就见‘玉’霄,丝毫不惧,一声不吭,九子凝冰剑斩断刘角的手臂后,然后顺势一剑,‘插’入了蟾蜍‘精’喷着毒血和毒液的断颈内,将蟾蜍‘精’挑了起来,而他的另外一把剑,抡了起来,咔嚓、咔嚓,就是一阵‘乱’砍‘乱’剁!

眨眼间,再看那只最毒的蟾蜍‘精’,顿时被剑给剁成了数块,这才往山下落去!

嗖!

‘玉’霄化作一道光,一只手就抓住了刘角的刀柄,然后将刀掷向了山顶,‘插’在了一株枯树上了。

这把刀乃是刘角的兵器,哪里能轻易的丢掉,‘玉’霄虽然杀了毒蟾蜍,但也没忘了刘角留在蟾蜍头内的兵刃。

“小师弟!”

吵吵、闹闹、史微等人齐声大叫!

这些人都几乎吓傻了,只见‘玉’霄浑身上下,不是绿‘色’的毒液,就是毒血了,狰狞恐怖,甚是可怕!

中了这么多毒液焉能不死?

吵吵、闹闹和史微三人,跟‘玉’霄的感情至厚,一见‘玉’霄成了这样,真是心痛无比,还以为‘玉’霄必死无疑了。

‘玉’霄暗自感‘激’,知道几位师兄跟自己感情深厚,关心自己,但身上满是毒液,谁也不能靠近。

‘玉’霄不敢用嘴说话,急忙用腹语大叫道:“都不要过来,小心毒!我没事,你们对付那几只凶兽!”

‘玉’霄说罢,将身子一抖,再看罩在身上的那曾冰罩‘咔嚓’一声破开,无数满是毒水的薄冰顿时簌簌的落下了半空。

吵吵、闹闹等人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心中不由得暗自敬佩,这才明白,‘玉’霄刚才冲下来时,已经在身上做了一层冰罩,有了护体玄冰罩,这才敢这么屠宰那只毒蟾蜍。

虽然如此,但‘玉’霄身上那股难闻的气味依旧满是毒,‘玉’霄抖落了满是毒液的冰罩,然后将葫芦拿了起来,调出水,从头上到脚下,给冲了个干干净净,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玉’霄关心刘角的伤势,急忙飞了上去,前来查看刘角的伤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