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49章 智取5

第二百四十九章 智取5

就见两丈高的空中,还有七尺的脚下,那剑圈组成的十四颗星星,就脱剑圈而出,‘射’向了裴兑!

七支气剑为一组,每一颗星星上,‘射’出来七颗星星,十四颗星星,共‘射’出来了十四组气剑!

每一支气剑‘射’出,都拖着长长的尾巴,就好似一颗颗流星划落天空一般的美丽!

七支气剑‘射’左目,七支气剑‘射’右目,七支气剑‘射’咽喉,七支气剑‘射’左心,七支气剑‘射’右肺,七支气剑‘射’后心,七支气剑‘射’后肺,七支气剑‘射’左臂,七支气剑‘射’右臂,七支气剑‘射’肚腹,七支气剑‘射’左肋,七支气剑‘射’右肋,七支气剑‘射’左‘腿’,七支气剑‘射’右‘腿’!

十四组气剑,分别‘射’向了全身上下各处要害!

裴兑简直都骇的心惊胆颤!

这气剑虽然不能杀了她,但却可以伤了她!

若是‘射’中双目和咽喉,那依旧能杀了她!

裴兑也是高手,焉能不知利害!

她急忙左刀一招雪‘花’盖顶,护住了中上盘!

右刀一招遍地生‘花’,护住了下盘!

她身子不停的转着,双刀不断的舞动着!

就听叮叮叮……当当当……叮叮叮……当当当……

一连串的声响,十四组气剑就被击破!

但全身上下都被袭击,哪里就能躲避的这么及时!

左臂一个不慎,正被七支连珠气剑‘射’中!

啪啪啪啪啪……

七支气剑好似爆豆一般,‘射’中了同一个位置!

前四支气剑,被她的护体真气所击破,可是后三支气剑,却将她的护体真气击破,同时‘射’在了她的左臂之上!

‘噗’的一声,气剑虽然破碎,可是,她的左臂却被‘射’透,立刻,一寸多深的血‘洞’就出现了,鲜血立刻就流了出来!

裴兑痛的一咬银牙,怒吼道:“我跟你拼了!”

裴兑真是气炸了肺,跟‘玉’蝶‘交’手,处处被动,若是再要这么打下去,不败才怪!

败了是什么?在这个无情冷酷的世界上,败了就是死!

所以,裴兑柳眉倒竖,杏眼圆睁,手中翠烟鸳鸯刀雨点一般的劈向了‘玉’蝶!

“唉……”

‘玉’蝶幽幽叹了口气,她不想拼命,也不想杀了裴兑,也不想拼个两败俱伤,虽然以她的功力,不在裴兑之下,但她却不想这么做。-

这若是悠悠,必然毫不示弱,跟她硬碰硬,让她知道厉害,可是‘玉’蝶则不然,‘玉’蝶一向没有什么争强好斗之心,所以,‘玉’蝶只是闪开了这暴雨一般的袭击。

卓悠悠看的清楚,就是一皱眉,‘玉’蝶这么打,不尽全力,这要打到什么时候?

卓悠悠大叫道:“蝶姐姐,不跟他俩玩了,解决他们得了,咱们不解决他们,怎么去帮着别人?如今这大战,不能留情了!”

‘玉’蝶长叹一声道:“好吧,容我再劝解一下。”

卓悠悠就是一跺脚,心道:“蝶姐姐真是‘妇’人之仁,谁能听你相劝?”

成双厉声道:“想解决我们?你大言不惭!”

卓悠悠冷笑道:“哼哼,我们既然说出口,就有把握将你们击败,不出十招,我就可将你杀死,你信也不信!”

成双化作一道光,当头斩落,怒吼道:“那就试试谁先死!”

卓悠悠轻叱一声,抖手就是三道寒星,三支冰剑成品字形直‘射’成双的双目和咽喉要害!

成双将双拐一舞,将三支冰剑击破!

他刚击破冰剑暗器,卓悠悠大喝一声,头上脚下,化作一道光,人化剑,剑做人,当头斩落!

十余丈长的剑芒层层叠叠,一道银‘色’的剑气,裹着刺骨的寒气,当空就斩落!

成双暗叫一声厉害,这才明白,刚才的打斗,悠悠还未尽全力,只是跟他玩玩罢了,这一次才是出了全力!

成双一咬牙,毫不示弱,化作一道光,双拐‘荡’起重重杖影,好似杖山一般,迎着悠悠的剑芒而去!

轰隆隆……

成双的十余丈的杖影半空中就跟卓悠悠的十余丈剑芒撞在了一起!

重重杖影和层层剑芒就这么撞在了一起,半空中隆隆作响,好似打起了闷雷一般!

无数的真气彼此碰撞,迸发出耀眼的七彩光芒!

杖影尺尺缩短,剑芒寸寸破碎,‘轰隆’一声,两种兵器撞在了一起!

这一来,谁的功力高低,立刻就见了分晓!

这是硬碰硬的一招,也是比拼内力的一招!

成双就觉得层层剑芒中寒气透骨而来,不自觉的就打了个寒颤,当双杖撞在了剑上之时,就觉得一股大力猛然涌来,跟他的真气撞在了一起!

成双被撞的直往下落了两丈,这才稳住了身形,就觉得心口发热,双臂酸麻!

成双暗自惊呼道:“好深的功力,这‘女’子竟然如此的勇猛!”

卓悠悠也不例外,被杖影的反震之力,也飞出去了五尺多远,这才稳住了身子。

相比之下,高低立见,成双的修为不及悠悠,稍逊一筹。

卓悠悠怒吼道:“再接我一剑!”

悠悠半空中双手举剑,‘荡’起层层剑气,又是一剑斩落!

悠悠本来不想硬拼功力,因为这样打的实在是太辛苦,但要想尽快的解决妖魔,只能比拼功力了,否则,这么缠斗下去,还不知要打到什么时候呢。

而且成双言语中看她不起,以为悠悠没有真本事,所以悠悠这才尽了全力,跟这妖魔一拼,让妖魔知道她的厉害!

成双毫不示弱,狂吼一声,双杖‘荡’起重重真气,又跟悠悠硬接了一招!

轰隆!轰隆!轰隆!

一人一魔的真气彼此碰撞,又撞在了一起!

这一次,成双被压的又往下落下去了三丈!

卓悠悠稳了一下心神,又是当头斩落!

‘玉’蝶不由得就是一皱眉,心道:“唉,悠悠妹妹总是争强好胜,你这么就算打败了他,你自己还不是要受内伤,真是的,凭着道术赢他就是,何必这么拼命?”

但‘玉’蝶没时间规劝悠悠,而且悠悠大占上风,显见功力和修为比成双高一筹,她也就放心了。

‘玉’蝶并没有着急进攻,而是开始劝解起了裴兑,‘玉’蝶边打边柔声道:“裴姐姐,能不能听小妹一言,你们走吧,咱们不要打了,你们这么恩爱,就退隐山林,何必跟我们为仇作对呢?”

裴兑又气又笑,‘玉’蝶这种人她真是第一次见到,水火不同炉的敌人,她竟然还进行规劝,真是够可笑的了。

若是别人这么做,她一定以为虚情假意,十分的虚伪了,但‘玉’蝶一脸的真诚,显见乃是出于至诚真心。

裴兑冷笑道:“冷‘玉’蝶,你不必废话了,你可知道我跟你们人类仇有多深?恨有多深?我们鸳鸯一族,也没少被你们人类屠杀,我爹,我娘,我妹妹,我姐姐,我哥哥,我一家就死在了你们人类之手,被你们人类给烹煮吃了,我们鸳鸯一族,被你们人类屠杀,所以,我们夫妻,立志铲除你们这些无耻的人类,除非我死了,否则,只要有一口气在,就跟你们人类斗到底,少要废话,看刀!”

那时候的人类,管你什么鸳鸯不鸳鸯,只要能吃,就毫不客气。

不过,后来的人类,由于鸳鸯象征着恩爱和爱情,杀之不祥,渐渐的,就不再开始屠杀鸳鸯食用了,可是当时,可还没有人类以为鸳鸯是情比金坚的情侣,当作了‘鸡’鸭等畜类屠杀,而且,鸳鸯的‘肉’很好吃,更不会放过鸳鸯鸟了。

‘玉’蝶幽幽长叹一声,正‘色’道:“既然你不听良言相劝,那我就得罪了!”

裴兑怒道:“谁让你客气的,看刀!”

‘玉’蝶不再言语,左手掐剑诀,右手握剑,剑诀一指,就是一道气剑,右手的星涟剑,唰!唰!唰!刺咽喉,挂左‘胸’,破右肺,就刺向了裴兑的要害!

这一次‘玉’蝶真的尽了全力了!

但‘玉’蝶的心却不是滋味,她跟‘玉’霄的心情是一样的,十分的矛盾。

有时候,觉得魔域的妖魔们可以说是英雄,动物们反抗人类的欺凌和压迫,也并非没有道理,而且人类有时候的确是太过分了。

所以,‘玉’蝶有时候也痛恨一些人类杀戮太重,不给动物留一点生存之地。

但她自己也是人类,哪里能助魔域的妖魔对付自己的同胞?

所以,‘玉’蝶跟‘玉’霄一样,既敬佩魔域妖魔的反抗‘精’神,又同情动物们的遭遇,同时,也痛恨人类的贪婪、无耻、凶残、冷酷等卑劣的本‘性’,可谓是心情矛盾至极。

可是,是人谁又不自‘私’?

若不帮着人类对付魔域,那人类就被灭绝了,她自己也是人,焉能看着人类被灭绝?

而且,魔域的妖魔,不问男‘女’老少,‘妇’孺婴儿,一概杀之,也是对人类斩草除根,难道真的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同伴被灭亡吗?

不能,绝对不能。

她无可选择,只能选择站在人类的立场中。

人生就是这么无奈!

这个世界也就是这么无奈!

第二百五十章情比金坚

生命有太多的无可奈何,无可奈何的出生,无可奈何的活下去,无可奈何伤害别的生命只为了喂饱那永远也喂不饱的肚子,无可奈何的受着**的折磨,无可奈何的忍受寂寞、孤独、生、老、病、死、爱、恨、别离!

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真面目,谁也无法逃避,就算是植物也无法逃避。

当然,其中还有无可奈何的要去做不想做的事。

‘玉’蝶虽然心地良善,但却无法摆脱这无可奈何的命运。

她不想去杀生害命,但却不能不做。

也许,这个世上,只有一种东西最可贵,那就是真情,真情,就算是生老病死,生死别离,再多的无可奈何,也无法改变这份浓浓的情!

当然,情包括三种,一种是亲情,一种是友情,一种是爱情。

亲情,是生命最基本的情,也是最伟大的感情,不管是人还是动物,都会有亲情。

虎毒不食子,狼恶不吃崽,可见亲情的存在了。

一种是友情,这种情乃是世上最无‘私’的,最纯洁的。

另外一种就是异‘性’之间的爱情了。

但再‘浪’漫的爱情,也必然浸浴在‘玉’望中,‘性’的‘欲’永远是爱情的源泉,所以说,爱情的最后,就是肮脏的合体,笑魂的快乐,爱情并不那么纯净。

也许,爱情并不那么美,但却是最‘浪’漫的一种情。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但这世上究竟有多少这种刻骨铭心的爱情呢?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究竟有多少爱情经得住考验?

所谓的爱情,无非就是彼此的需要罢了,**的需要罢了!

但鸳鸯鸟的爱情,却情比金坚,所以,世人才将鸳鸯鸟比作是爱情的楷模。

只羡鸳鸯不羡仙!

这就是世人发出的感慨,其实,每个人都渴望得到一份情比金坚的爱情!

但是,相爱的人究竟有几人能真的走在一起?

也许,这一生一世,都难以找到真爱,却只能和不爱的异‘性’共度一生!

也许,这一生一世,都难以找到伴侣,却只能孤独寂寞的被**折磨一生!

这就是人生,这就是爱情的苦恼之处,所以,爱情的滋味是甜的,也是苦的。

但爱情并非只有人类才有的情感,动物也有。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比翼鸟的爱情就是如此的可贵!

只羡鸳鸯不羡仙,鸳鸯鸟的爱情也同样是如此的可贵!

但比翼鸟已经被人类灭绝了,只存在了传说中。

而鸳鸯还在世,这鸳鸯双魔成双和裴兑的爱情就是情比金坚的爱情!

成双,配对,这是鸳鸯双魔的名字,他们的愿望就是愿此生此世永远的都在一起,永远的成双配对,生死也不分离!

‘玉’蝶和悠悠,本无心伤害鸳鸯鸟夫妻,但也无可奈何。

只能做‘棒’打鸳鸯的事了,因为这个无情的世界就是这样,你不杀他,他杀你!

‘玉’蝶长叹一声,也尽了全力。

以‘玉’蝶的修为和本事,其实还在雪紫儿之上,因为‘玉’蝶懂得用智,不像雪紫儿那样,只会拼着真本事硬拼硬打。

‘玉’蝶跟人对阵时,总是边打边布好阵,利用阵法的奥妙和本身的本事胜敌。

天狼何其的厉害?依旧败在了‘玉’蝶的手下。

天狼的修为和本事,乃是魔域弟子中的佼佼者,并不在鸳鸯双魔之下。

‘玉’蝶都能对付的了凶恶的天狼,焉能对付不了鸳鸯双魔?

也许,鸳鸯鸟夫妻联手,她不是对手,可是鸳鸯鸟被分开,她只对付一个,‘玉’蝶就完全可以敌得过了。

但要胜了鸳鸯鸟也不易,因为鸳鸯双魔的修为和本事,的确不简单。

眼看着裴兑双刀劈来,‘玉’蝶左手兰‘花’指轻轻的一弹,再看头上和脚下的北斗七星阵的七颗星星,立刻旋转了起来,一颗星星就是七七四十九把气剑组成的剑圈!

那剑圈闪烁着璀璨的光芒,好似一颗颗流星一般,就‘激’‘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