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50章 情比金坚3

第二百五十章 情比金坚3

曲仙儿冷笑道:“我这曲名叫魂飞魄散离别曲,只要吹出来,什么也近不了我的身,所有人都要运功抵御,如若不然,必然被震断心脉吐血而亡!就算是再厉害的妖魔,若是听到我这首曲子,必然停下来运功抵御,但就算运功抵御,久而久之,也会承受不住这首曲子的撞击,定然被吹的魂飞魄散,生离死别,这里方圆百丈之内这么多人,我是不敢吹罢了!”

其实曲仙儿并没有说大话,的确如此,因为这首曲子乃是魔曲中的魔曲,乃是最可怕的一支魔曲。,

若是吹奏出来,听到的人,都必然运功抵御,正如曲仙儿所说的那样,若听到这首曲子不运功抵御,那必然被震断心脉而亡,但一旦运功抵御,就无法再继续作战了,只能被动的抗拒这首曲子了,所以,曲仙儿完全可以进攻,根本不必防守,久而久之,就算再厉害的功力,也必然忍受不住仙儿的魔曲。

但这首曲子太过‘阴’毒,也太邪恶了,‘波’及的范围也太大,所以,乃是严令禁止吹奏的魔曲,尤其是人多的时候,更不能吹奏。

这里这么多人,若是仙儿吹奏出此曲,那这里的人打着打着必然无法打了,只能都坐下运功抗拒这魂飞魄散曲,不管是自己人,还是妖魔,都必然受到影响。

曲仙儿功力和修为已经很高了,只要是功力低于她,或者跟她相等,就必然被这首曲子所困。

但若是对手的功力高过她太多,还是可以抗拒这首曲子的。

以曲仙儿如今的修为和功力,已经跟十大巫尊,七大魔圣和三大圣‘女’相差无几了,所以,若是吹奏出魂飞魄散曲,的确能影响到众人。

但对这些高手有影响,可是对那些普通人影响却太大,虽然山顶上的人离着数百丈,但依旧能听到此曲,以山上人的功力,是承受不住这首曲子的魔力的,必然会丧生在此曲之下。

所以,就算再危险,曲仙儿也不敢吹奏,因为一旦吹奏,后果将不堪设想。

所以,曲仙儿只吹奏仙音‘迷’离之曲,‘惑’‘乱’十余丈范围内的敌人,紧急时刻,才吹奏索命追魂曲用来自保,而这魂飞魄散曲,她从不轻易吹奏,除非只有一个人,身边都是敌人,那才能吹奏。

卓悠悠知道曲仙儿所说不假,但却故意的气曲仙儿道:“吹,使劲吹,反正吹牛不‘交’税,哦,不,你不是吹牛,你是吹骆驼,你是什么大吹什么。”

曲仙儿跺脚道:“好你个死丫头,臭悠悠,我就吹给你看看,我要是吹出来,这三只畜生,立刻停在半空,我让你瞧瞧!”

楚桂儿和洪袖儿急忙拦住了曲仙儿,楚桂儿失声道:“仙儿姐姐,你疯了?你若是吹这个曲子,这么多人呢,你想害死他们呀?咱们这么多自己人,哪能吹这首曲子呢?”

洪袖儿道:“你理这死丫头做什么?她就这么坏,别跟她一般见识。”

‘玉’蝶苦苦一笑,拉着悠悠和仙儿的手,道:“唉,你们呀,真是冤家对头,都是自家姐妹了,没事还斗什么气?悠悠,这一次可是你不对,你没事又欺负人家做什么?都不准胡闹了,咱们还是同心协力对付妖魔才对,先解决了这三只畜生,然后去支援别人呀,大战在眼前,哪能这么胡闹?”

几个姑娘不言语了,都低下了头,‘玉’蝶的话还是有用的,这几个姑娘都听‘玉’蝶的,就连悠悠也不例外。

卓悠悠也觉得自己有点过分,不该这么气这三个姐妹。

“咦,霄哥哥来了。”楚桂儿用手指着远处欣喜的叫道。

‘玉’霄说来就来,很快的就飞到了当场。

不但‘玉’霄来了,史微和佟羽也随着来了,‘玉’霄解决了攻山的群兽,前来帮着众人对付妖魔来的。

‘玉’霄老远就看到自己的五个宝贝不去对付猛兽,倒是立在半空中叽叽喳喳的也不知吵什么,不由得就是一皱眉。

‘玉’霄骑着天马来到,菁菁鸟也从半空中飞了下来,又落在了天马的龙角上。

五个姑娘一起迎了上来,楚桂儿开心的上去拉着‘玉’霄的手,道:“霄哥哥,你去哪里了?你伤怎么样了?你不要紧吧。”

‘玉’霄摇摇头,问道:“喂,你们五个不去帮着杀妖魔,在这里愣着做什么?没见到我两位伯伯在拼命?”

楚桂儿嗔道:“你问她,臭悠悠欺负人,哼,我不管,你打她,她坏死啦。”

曲仙儿也撒娇的拉着‘玉’霄的手道:“就是,你问问她,她来了就欺负人!”

洪袖儿也道:“就是,她骂人,气死我们啦。”

卓悠悠咯咯笑道:“喂,我怎么了,我不过说你们现在还没解决战斗,真是饭桶而已,难道我说错了呀?你们要是有本事,不早就结束了吗?”

‘玉’霄就知道是悠悠找的事,板着脸道:“悠悠,过来!”

卓悠悠嗔道:“哼,你就爱帮着她们三个丫头,你偏心,哼!”

‘玉’霄一把拉过悠悠,然后将悠悠抱上了天马,横过悠悠,在悠悠的屁股上就打了三巴掌,然后翻过悠悠来,在悠悠的那地方就‘摸’了两把,笑骂道:“臭丫头,忘了我的命令了?不听话,我就打屁股,还有亲亲。”

‘玉’霄哈哈笑着,抱起悠悠就‘吻’了起来,一只手探进悠悠的怀中,‘摸’着悠悠最软的地方,边玩着悠悠,边坏笑道:“哇,悠悠,你这里怎么好像又大了好多,是不是生病了?真奇怪,你们‘女’人这里怎么都肿的这么高呢?咦,你怎么没有那个呢,你没有这个,怎么解决那个的?是不是那个被人家割掉啦?‘女’人为什么没有呢,好奇怪呀……”

卓悠悠嘤咛一声,又羞又臊,红透了脸,挣扎着坐起来,不住的敲着‘玉’霄的头,嗔道:“你……你坏死啦,打死你,臭无赖,不要脸,呸……”

卓悠悠臊的敲打着‘玉’霄,急忙跳下了天马,红着脸低着头整理着被‘玉’霄给‘弄’‘乱’了的白衣衫。

三姐妹这个气,这是惩罚人呀?

楚桂儿嗔道:“喂,你这是罚她呢?还是赏她呢?”

‘玉’蝶也被逗得咯咯直笑,就知道‘玉’霄一来,什么事都解决了,但‘玉’霄也太胡闹了,‘女’人本来就不生的,本来‘胸’就大的,他却非要这么说,故意的羞臊人。

‘玉’霄哈哈笑着,一把拉过楚桂儿,抱起来就亲,哈哈笑道:“喂,刚才我罚她了,已经打了她屁股了,你们做的很好,现在我奖赏你们,这样吧,我现在该奖赏你们三个了,让你们也开心开心,这奖赏你们满意吗?好了,咱们先去快乐一下,让他们先打着,咱们先快乐快乐。”

史微和佟羽这个笑,二人正要去帮着对付三只猛兽,‘玉’霄也不管有没有外人在场,就胡闹的抱抱这个,抱抱那个,而且说的话荒唐可笑,真是太胡闹了。

楚桂儿又羞又臊,娇嗔一声,也去敲打‘玉’霄,急忙挣扎着下了天马,整理着衣衫。

史微和佟羽就在这里,那有这么胡闹的,这真是羞死人了,可‘玉’霄却不管这些,就这么胡闹,楚桂儿可受不了,当着两位师兄的面,被‘玉’霄这么捉‘弄’,那还不羞死,脸面往哪里放,所以,楚桂儿娇羞无比,敲打着‘玉’霄,装装样子。

楚桂儿跟悠悠一样,也急忙跳了下来,离开了‘玉’霄,娇羞的低下了头,整理着衣衫,被‘弄’歪了的肚兜。

史微和佟羽不好意思再看,二人急忙飞去帮着对付三只猛兽去了。

‘玉’霄哈哈大笑着,左手拉着曲仙儿,右手抓住了洪袖儿,然后将二人揽在怀中,大笑道:“现在,该奖赏你们啦!”

‘玉’霄又是亲又是‘摸’,曲仙儿和洪袖儿咿呀叫着,羞臊的也急忙躲开了。

‘玉’蝶掩嘴吃吃直笑,真被‘玉’霄逗坏了,‘玉’霄就是这么胡闹,就算这几个姑娘再怎么打架,只要遇到了他,一样束手无策都老老实实的了。

‘玉’蝶正在笑,‘玉’霄蹭的跳下了天马,哈哈笑着,就抱住了‘玉’蝶纤细的腰肢,抱着‘玉’蝶就转开了圈子,边转边亲‘吻’着‘玉’蝶的小嘴,哈哈笑道:“还是我的蝶儿最懂事了,这样吧,我就赏你香‘吻’十下,‘摸’二十下,做一个时辰,连着陪我睡三天,好蝶儿,这奖赏你满意吗?”

‘玉’霄亲‘吻’着‘玉’蝶,边亲边去‘摸’‘玉’蝶的‘胸’,真的是毫不客气。

‘玉’蝶又羞又臊,别看她在外人面前是如此的清纯,没有人敢亵渎她的美,可是在‘玉’霄面前,她跟别的姑娘没什么区别,‘玉’霄一样是说‘摸’就‘摸’,说亲就亲,说拔衣服就剥衣服,就连‘玉’蝶都无法避免被捉‘弄’。

‘玉’蝶羞的扬起纤纤‘玉’手就敲打着‘玉’霄,嗔道:“死无赖,不要脸,放开我,放开我,讨厌……”

‘玉’蝶挣扎着离开了‘玉’霄的怀抱,也急忙整理整理被‘玉’霄‘弄’‘乱’了的肚兜,但完美无缺的俏脸红扑扑的,芳心依旧砰砰直跳。

小糊涂仙这个气,气的大骂道:“臭‘玉’霄,你有了媳‘妇’忘了伯伯了?我都快被活吃了,你还在哪里打情骂俏的,你这没良心的小坏蛋,还胡闹什么?还不快过来帮忙?”

‘玉’霄哈哈笑道:“糊涂伯伯,反正你糊里糊涂的,就算被吃了也不痛呀,反正人都是要死的嘛,你也这么大的年纪了,早死早超生,你就安心去吧,你死了后,霄儿我念在你对我的恩情,我一定收拾你被怪兽吃剩下的骨头和衣服,给你立一个衣冠冢,然后逢年过节的,就给你烧几张纸,我们夫妻九人,一起给你烧纸,伯伯,你就安心的去吧,一路走好,不送不送啦。”

小糊涂仙这个气,骂道:“你这臭小子,我呸!我呸!我呸呸呸!我还不死了,气死你,气死你!”

‘玉’霄嘻嘻笑道:“喂,伯伯,你这么大年纪了还没媳‘妇’,阎王爷叫你去做他的娇客,你做他的‘女’婿多好呀,好伯伯,你就去做阎王的‘女’婿吧,到时候,你就找到霄儿的生死薄,给霄儿我改改寿命,改成让我活一万岁,对了,还有我这几个小宝贝,你给她们也改改,改活一万零一岁,让她们多活一年,让我早死一年,她们好给我送终呀,让她们哭我,不叫我哭她们,所以,人还是早死的好,我要死在她们的前头,好伯伯,你说说,你死了一条命,换我们夫妻几人多活这么多年,这岂不是功德无量的一件的好事嘛?你对霄儿这么好,这么疼霄儿,你就帮霄儿做做好事吧,就请你快快去死吧,就去做阎王爷的‘女’婿吧,说不定,阎王爷的‘女’儿很漂亮的。”

史微和小糊涂仙正在跟飞镰恶兽‘激’斗,实在忍不住了,哈哈直笑。

没想到‘玉’霄竟然这么坏,竟然这么爱捉‘弄’人,这时候居然开这种玩笑,简直令人啼笑皆非。

小糊涂仙气的胡子翘起来多高,气的也不打了,飞过来照着‘玉’霄的头就敲,照着‘玉’霄的屁股就踢,嘴里骂道:“你这小‘混’蛋,想我死,你想的美,我就算死了,也不给你改生死薄,就算要改,给你改成下辈子让你做猪,小‘混’蛋……”

‘玉’霄急忙躲避着,躲在了‘玉’蝶的身后,嘿嘿笑道:“你打,你打,蝶儿已经有了,有本事你打她,若是把蝶儿的宝宝给打没了,就没人叫你爷爷啦,还有,她们都有了,你也打,使劲打……”

五个姑娘气的一起掐腰齐声道:“凌!‘玉’!霄!”

五个姑娘嘤咛一声,又羞又臊,一起跳了过来,对着‘玉’霄又敲又打,可把五个姑娘给羞坏了。

小糊涂仙被逗的开怀大笑,拍手笑道:“对对对,打得好,打得好,这小‘混’蛋早就该揍,使劲打,打。”

五个姑娘把‘玉’霄收拾了一顿,‘玉’霄急忙连连讨饶,忽然哎吆一声,捂住了心口,俯下了身子。

‘玉’霄内伤发作,被这五个姑娘咯吱着一笑,引的伤口痛了。

五个姑娘吃了一惊,也不闹了,齐声道:“你不要紧吧?”

‘玉’霄皱紧了眉头,上了天马,摇摇头,道:“不要紧,我就是伤口痛。”

小糊涂仙哈哈笑道:“活该,叫你这么坏,喂,打他,怎么不打了呢?”

曲仙儿三个姑娘嘤咛一声,一起跳了过来。

曲仙儿伸手敲了小糊涂仙的白头一下,嗔道:“你没见到霄哥哥受伤了?”

洪袖儿伸手拧住了小糊涂仙的耳朵,嗔道:“你真没良心,霄哥哥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过来帮忙,你打霄哥哥,你真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