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50章 情比金坚4

第二百五十章 情比金坚4

楚桂儿捏住了小糊涂仙的酒糟鼻子,嗔道:“你呀,越来越糊涂啦,越老越不是好东西了。。 更新好快。 ”

小糊涂仙‘摸’‘摸’头,‘摸’‘摸’耳朵,‘揉’‘揉’酒糟红鼻子,苦着脸道:“唉,‘女’人,‘女’人,真是奇怪的动物。”

楚桂儿一扬巴掌,嗔道:“说什么呢?”

小糊涂仙急忙道:“没有没有,我是说,你们‘女’人真好,你们‘女’人真可爱。”

楚桂儿吃吃笑道:“这还差不多,喂,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杀敌?”

小糊涂仙答应道:“哦哦,遵命,遵命三位大小姐,哦,不不不,是三位凌夫人才对……”

三个姑娘嘤咛一声,都扬起了巴掌,小糊涂仙转身就走,离开了天空上的那块白云,前来帮着史微对付飞镰去了,边走边嘟囔道:“‘女’人好?好个屁,三个臭丫头。”

楚桂儿骂道:“死老头,还敢骂我们‘女’人,等会再找你算账。”

洪袖儿道:“一会再收拾你,哼!”

曲仙儿道:“老糊涂虫,喝酒醉死你拉倒。”

‘玉’霄这个笑,趴在天马上笑成了一团,笑着笑着又咳嗽了起来,张口又吐出了一口血。

他连番作法,又斗巨兽,实在是耗损真气太重,更何况,他杀了这么多动物,不由得触景伤情,引发内伤,然后又见到刘角断臂毁容,心又很痛,所以,内伤又引发了。

五个姑娘呀的一声,都过来照顾‘玉’霄。

‘玉’蝶给‘玉’霄把了把脉,不由得就是一皱眉,就觉得‘玉’霄脉十分的紊‘乱’,显见真的是旧伤复发。

‘玉’蝶问道:“霄弟,你……你觉得如何?”

“霄哥哥,你不要紧吧?”

‘玉’霄苦苦一笑,道:“唉,都是被你们气的,好好的,你们又吵架做什么?”

卓悠悠红着脸轻轻道:“都是我不好,你不要生气。”

‘玉’霄哈哈一笑道:“傻瓜,吵架才好玩嘛,我哪能生气呢,不过,这时候不该胡闹呀,好了,咱们还是一起先对付猛兽吧,唉,这三个畜生实在是太厉害了,如今我身子太虚弱,实在应付不了,咱们必须想个办法才好。”

‘玉’蝶幽幽道:“唉,这三只都是灵兽,世界上已经不多了,杀之实在是太可惜了。”

卓悠悠扑哧一笑道:“不杀,难道留着吃了咱们呀?蝶姐姐,我都被你气死啦,你再要这么心软,会害死大家的。”

‘玉’霄微笑道:“我也觉得杀之可惜呀,我也不想杀掉,若是它们肯自己离开,那咱么就放了它们得了,不如,咱们先礼后兵,先劝降吧。”

五个姑娘扑哧一笑,纷纷摇头微笑,‘玉’霄也太能胡闹了,那有对动物劝降的?再说了,这动物又不会说话,如何劝降?更何况,这三只猛兽能听吗?

曲仙儿吃吃笑道:“霄哥哥,你就别傻了,它们又听不懂咱们的话。”

‘玉’霄笑道:“谁说它们听不懂?别忘了,咱们可有翻译呀,喂,菁菁,你来。”

五个姑娘失声道:“对呀,还有菁菁呢。”

菁菁鸟飞到‘玉’霄的手心,呱呱叫道:“臭‘玉’霄什么事呀?”

‘玉’霄照着鸟嘴拍了一下,骂道:“死鸟,你叫我什么?你敢叫我臭‘玉’霄,你是不是欠揍呀。”

菁菁叫呱呱叫道:“喂,你讲不讲理,小糊涂虫就这么叫你的,仙儿她们也这么叫你的,我又没叫错。”

‘玉’霄气道:“就不准你叫,再要叫我臭‘玉’霄,我拔光你的鸟‘毛’,看你敢不敢了。”

菁菁鸟气的呱呱叫道:“你就会欺负鸟,好啦,好啦,怕了你行了吧?香‘玉’霄,香‘玉’霄,这个你满意了吧。”

‘玉’霄哈哈笑道:“这还差不多,这才是一只好鸟嘛。”

五个姑娘被逗的笑成了一团,菁菁鸟这么可爱,这么聪明,说出来的话,实在也太逗人了。

‘玉’蝶掩嘴笑道:“行啦,你没事总欺负人家菁菁,哪有你这么坏的。”

‘玉’霄‘摸’‘摸’菁菁的鸟头,微笑道:“好菁菁,帮我个忙吧?”

菁菁鸟呱呱叫道:“我就知道你没事不会叫我,什么事?劝降?”

‘玉’霄笑道:“好聪明的鸟,你是天底下最聪明的鸟了,甚至比人都聪明,比那五个臭丫头都聪明,真是好鸟呀,好鸟,喂,你这么好,哪天我给你找只母鸟,怎么样?”

五个姑娘这个气,‘玉’霄竟然说她们不如鸟聪明,更没听说人给鸟找母鸟的。

曲仙儿照着‘玉’霄重重的敲了一下,嗔道:“臭无赖,你说谁呢?欠揍呀?你讨好菁菁,就损我们,你坏死啦,真不是好东西。”

楚桂儿捏着‘玉’霄的鼻子嗔道:“去你的大头鬼吧,人家菁菁是小姐,是母鸟,对吧菁菁?”

‘玉’霄哈哈笑道:“小姐更好了,好菁菁,哪天我给你找只公鸟,让公鸟好好的陪你,就好像我曰她们似的,也让你享受被公鸟玩的快乐,好不好,下辈子,我也去做‘女’人,不不不,我也要做母鸟,到时候我也让男人x我,我只要躺着不动,把‘腿’劈开,就可以舒服啦,做男人还要受累,那有做‘女’人好呀。你看看‘女’人舒服的,每次都哎呀哎呀的‘乱’叫,叫的多爽呀,可见做‘女’人比作男人舒服呀……”

五个姑娘一起嘤咛一声,又气又笑,又羞又臊,扬起白‘玉’一般的小手对着‘玉’霄的头噼里啪啦的就是一阵‘乱’敲。

‘玉’霄急忙捂住头,大叫道:“喂喂,打死人啦,你们要谋杀亲夫呀!”

五个姑娘气的一阵敲打,这才都红着脸住了手。

‘玉’蝶红着脸,用‘春’葱一般的‘玉’指戳了‘玉’霄额角一下,嗔道:“你真是欠揍,是不是皮紧啦?”

曲仙儿使劲掐了‘玉’霄两下,嗔道:“这两下,是我替雪姐姐掐你的,哼!”

洪袖儿使劲的拧了‘玉’霄耳朵两下,嗔道:“这两下,是我替翡翠妹妹拧的,哼!”

楚桂儿使劲的拧了‘玉’霄右边耳朵一下,嗔道:“这两下,是我替美人鱼姐姐拧你的,哼!”

卓悠悠掩嘴而笑,使劲的捏住了‘玉’霄的鼻子,然后重重的敲了‘玉’霄一下,嗔道:“这几下是我替全天下的姐妹们打的,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对‘女’人这么不敬,该打!哼!”

‘玉’霄‘揉’‘揉’耳朵,‘摸’‘摸’鼻子,苦着脸道:“喂,你们讲不讲理,我又没说错,做那个的时候,我x你们的时候,你们是舒服嘛,总是躺着不动,让我受累,我说我下辈子做‘女’人,等着男人追我娶我养我,在男人怀里撒娇,等着男人玩我爱我,我不用动就可以享受,做‘女’人多好呀,不过说说实话嘛,你们就打人呀,真野蛮,母老虎。”

五个姑娘嘤咛一声,一起都举起了白‘玉’一般的小手,作势要打。

‘玉’霄急忙捂住了嘴,道:“喂,我不说了还不行嘛。”

曲仙儿嗔道:“以后,不准你说‘操’呀,什么的,真恶心,真粗俗,再说,打爆你的头,哼!”

‘玉’霄皱眉道:“那我该怎么说?说用小……”

没等‘玉’霄说完,曲仙儿嘤咛一声,扬起白‘玉’一般的小手就重重的敲了下去,嗔道:“你这‘混’蛋,越说越粗俗,欠揍呀!还敢说,敢不敢了?”

‘玉’霄捂着头道:“喂,那我怎么说呢?”

‘玉’蝶嗔道:“你呀,闭嘴,什么都不准说!”

‘玉’霄道:“那本来夫妻每天晚上做的就是这种肮脏粗俗的事嘛,既然做的这种事,做的时候,你们怎么不觉得恶心呢,既然都做,为什么不敢说,虚伪呀,虚伪……”

洪袖儿掩嘴而笑,拧着‘玉’霄的耳朵道:“虚伪你个大头鬼,你以为人人都像你这么坏,总想着这种事,不准你说,就不准你说。”

‘玉’霄故意气她们道:“那……那我想要跟你们做那个,怎么表达呢?”

楚桂儿嗔道:“这还要说嘛?”

‘玉’霄笑道:“哦,对了,我就直接做就是了,脱掉你们的‘裤’子,直接开始,何必多说呢,唉,我真是傻,真笨,抱歉抱歉。”

楚桂儿嘤咛一声,对着‘玉’霄又敲又打,嗔道:“你放屁,你不要脸……”

‘玉’霄嘿嘿笑道:“喂,你们讲不讲道理呀,做不让做,说不让说,那我娶你们几个是做什么的?难道是娶回家当‘花’看的?不让用,我娶老婆做什么?难道娶回七八个大美人,整日里‘挺’着那么大的‘肉’包,翘着这么圆的小屁股,没事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勾引我难受呀?我这不是自找苦吃?那还不如不娶你们呢,你们说对不对呀。”

五个姑娘被‘玉’霄又气的嘤咛一声,都鼓起了小嘴,一个个扬起白静的小手就开始咯吱着‘玉’霄。

曲仙儿嗔道:“以后,不准你说的这么粗俗,不准你这么多人动手动脚,不准你……”

‘玉’霄嘿嘿笑道:“这么多不准呀,那准我将小……?”

曲仙儿气的叫道:“袖儿,捂住他的臭嘴!”

洪袖儿叹道:“这坏蛋会腹语的,捂不住嘴的。”

曲仙儿跺脚道:“嗨,被这臭无赖气死啦,还有,以后不准你说那个,那个,和那个。”

‘玉’霄问道:“那个和那个呀?”

楚桂儿嗔道:“那个你个大头鬼,反正就不准你胡说八道的欺负人,哼,再要胡说八道,姐妹以后都……”

‘玉’霄接口道:“都不陪我睡觉了是吗?”

楚桂儿嗔道:“你还说,再说,我们再也不理你啦,你简直坏透啦!哼!”

‘玉’霄笑的前仰后合的,故意道:“那好吧,以后我不说就是了,这总行了吧?那我不说,就用动作表达我作为男人看到‘性’感美‘女’时候的心情,这行了吧,喂,五位冰清‘玉’洁的大美人,我好想这个呀,谁陪我这个呀?”

‘玉’霄嘻嘻笑着,左手的食指和拇指捏成一个圈的模样,右手的食指往左手捏成的小圈里不住的来回的动着,不住的在五个美人的面前做着这个动作。

五个姑娘都是正经人,而且当时那有这种手语,五个姑娘虽然聪明,但也没有领悟到这手势是什么意思。

曲仙儿皱眉道:“这……这是什么意思?”

楚桂儿也挠挠头,问道:“你什么意思呀?”

‘玉’霄嘿嘿笑道:“就这个意思呀,好好的看着嘛。”

‘玉’霄右手的食指加快了往左手圈子的动作,笑道:“明白了吗?”

五个姑娘都一起摇了摇头,真不懂什么意思。

‘玉’霄哈哈笑着,用手照着五个姑娘满头的青丝一一拍了一下,笑道:“笨笨笨……用点幻想力好不好呀?笨死了,这都不懂?这个动作呢,你们仔细看,你们想呀,‘女’人是没有小鸟的,就用圈圈代替,男人呢,多出来这么一个‘棒’子,就用这个代替,这样的意思呢,就是这个不断的往你们‘女’人那小眼里嗯嗯嗯,这你们懂了吗?以后呢,这个动作,一定会流传后世的,无耻的人类们一定会认准这个动作的,以后,这个动作呢,我就给命名为……”

五个姑娘这才明白是什么意思,一个个臊的粉面通红,连脖子都羞红了,五个姑娘一起跳了起来,一起掐着纤腰,异口同声的大叫道:“凌!‘玉’!霄!”

‘玉’霄哈哈笑着用手指往左手的圈里做着那种动作,故意道:“喂,你们五个都想让我这样呀?那好吧,我就成全你们,不过,我就一个这个,你们却有六个圈圈,那你们谁先让我这样呢?”

五个姑娘简直被气坏了,嘤咛一声,一起跳了过来,敲头的敲头,拧耳朵的拧耳朵,掐人的掐人,捏鼻子的捏鼻子,咯吱的咯吱……

就连‘玉’蝶也不再矜持了,臊的粉面通红,对着‘玉’霄也是又敲又打的。

‘玉’霄也太可气了,竟然这么羞臊她们,她们越是害羞,他就越是捉‘弄’她们,简直太令人羞臊了。

五个姑娘都是一本正经的‘女’子,跟他做男‘女’之事的时候,怕人家说三道四的,也害羞无比,从来没有一个敢在‘玉’霄上面的,也从来没有一个主动的求爱的。

那像现在的‘女’人,想男人的时候,就去主动的求爱,做的时候,就爱主动坐在了男人的上面,快速的动着,感受那种刺‘激’的快乐。

而那时好人家的姑娘,从没有一个这么的,就算做男‘女’这种事,也都是羞涩的躺下,一动不动,仿佛做这种事,‘女’人若是主动,就会是无耻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