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51章 谊重如山2

第二百五十一章 谊重如山2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痛苦和无奈,古代是‘女’人的不幸,而现代,却是男人的不幸。-叔哈哈-

若是能选择的话,恐怕现在的男人都宁愿生在古代,而不是现代!

因为活在现代,做男人没有了尊严,要对‘女’人卑躬屈膝,被‘女’人打过来,骂过去,做这种男人,谁愿意?

说愿意的男人,定然是怕老婆的男人,也定然是最虚伪的男人,也是没有勇气的男人。

因为怕老婆,所以不敢说,因为虚伪,所以才会违心说话,因为没有勇气,所以不敢承认这个事实,这就是如今男人的悲哀。

但‘玉’霄却不同,虽然他不是大男子主义,虽然他跟六个妻子总是和颜悦‘色’,没事就逗她们开心,但一旦他发了怒,这些‘女’子就会怕他三分,成为了温柔的小猫。

就连雪紫儿那种骄傲的‘女’子,在‘玉’霄的面前,也不敢过分的对‘玉’霄无礼,也不敢不尊重‘玉’霄。

如今,‘玉’霄就骑在了天马之上,左边是楚桂儿,给他轻轻的捶着背,右边是卓悠悠,给他做着按摩。

‘玉’霄一边喝酒,一边观战,正在想对策。

楚桂儿边给他捶着背,边问道:“霄哥哥,你说,菁菁能劝说的通吗?”

‘玉’霄叹了口气道:“唉,看看吧,这说不准。”

楚桂儿停下给他捶背的动作,又问道:“若是说不通,那怎么办?”

‘玉’霄气道:“废话,不听我的良言相劝,当然只有杀了它们了,这还用问?”

楚桂儿噘着嘴,气的重重的捶打了两下。

‘玉’霄皱眉道:“喂,臭丫头,你这是报复?给我‘揉’‘揉’臂膀,这里,这里,这里……”

楚桂儿嗔道:“凌‘玉’霄!你不要太过分!人家又不是使唤丫头。”

‘玉’霄嘿嘿笑道:“谁叫你们吵架的,这是对你们的惩罚,下次谁敢再没事吵架打架,我就当着众人的面,脱掉‘裤’子打屁股,剥掉肚兜抓……,看你们还敢不敢了。”

曲仙儿嗔道:“你敢!你胆敢这么做,我……我打死你!”

洪袖儿道:“我用袖子勒死你,我们姐妹可不是好欺负的。”

卓悠悠正在给他‘揉’着,一听这话,气的狠狠的捏了‘玉’霄两下。

‘玉’霄叫道:“喂,要谋杀亲夫呀。”

卓悠悠吃吃笑道:“活该,谁叫你这么坏的,不给你‘揉’了,叫你胡说。”

‘玉’蝶皱眉道:“喂,还闹什么,什么时候也胡闹。”

曲仙儿帮腔道:“就是,看看菁菁说什么吧。”

只见菁菁鸟,先飞到了飞镰的头顶,在头顶盘旋着,也不知说了些什么鸟语,菁菁这么一说,飞镰暂时停止了攻击,放缓了好多,可等菁菁呱呱叫了半天,那飞镰怒吼一声,忽然张口喷出一股烈火,就喷向了菁菁鸟!

‘玉’霄等人失声惊叫!

但就见菁菁鸟,一见烈火来了,嗖的飞起,避开了这一股烈焰!

然后猛然落下,化作一道光,照着飞镰的背上就是一鸟嘴,然后嗖的飞走了。

飞镰被啄了一嘴,立刻,流出了血,菁菁鸟盘旋飞舞,对着飞镰叫了几声,显见是很愤怒,然后飞走了,又飞向了另外的两只。

凶兽飞镰想要追杀菁菁鸟,小糊涂仙和索命急忙拦住了,又跟飞镰斗在了一起。

‘玉’霄一见菁菁鸟没有受伤,这才放下了心,不由得长叹道:“唉,这只凶兽是死战到底了,菁菁失败了。”

楚桂儿嗔道:“这畜生太可恶啦,人家菁菁是好心,咱们也是好意,为什么欺负菁菁?”

曲仙儿也鼓着嘴道:“就是,真是不识好人心,哦,不,是不识好鸟心,嘻嘻……”

洪袖儿道:“幸好菁菁飞的快,要不然,被这畜生烧着了,不就成了秃菁菁了吗?”

‘玉’蝶也道:“两国相争不斩来使,这畜生实在是太过分了。”

卓悠悠却笑道:“不过,菁菁也真是好样的,也真是够厉害的,看看那一嘴啄的,多快,啄的好。”

几个人说着话,而菁菁鸟又飞到了像牛的怪兽蜚的上空,又呱呱叫了半天。

就见那怪兽蜚猛地扬起长长的尾巴,照着菁菁鸟就‘抽’了过去!

菁菁鸟化作一道光就避开了,然后气的菁菁鸟呱呱叫着,照着那怪兽蜚的屁股上就是一鸟嘴!

蜚也被啄掉了一块‘肉’,冒出了血,气的那怪兽蜚一声怒吼,就要去找菁菁鸟算账。

叶方士和寂籁急忙拦住,又跟这怪兽斗在了一起。

五个姑娘这个笑,卓悠悠吃吃笑道:“我早说了,是对牛弹琴的,根本没用,这些畜生直接杀了就得了,何必废话?”

‘玉’霄也皱紧了眉头,叹道:“唉……”

菁菁鸟也生了一肚子气,又飞到了那人面、豹身、牛耳、一目的怪兽旁,那正是怪兽诸犍,菁菁鸟对着诸犍又呱呱的叫开了。

说是人面,其实面‘色’苍白,样子鬼魅无比,简直好似活鬼一般的诡异,长长的‘毛’发披散着,青‘色’的兽皮,一只碧‘色’的眼睛生在额头正中,真是狰狞恐怖的很。

而且,这怪兽,脖颈上挂着一串珠串,那珠串,一不是墨‘玉’石,二不是木的,而是一颗颗人的骷髅头,一颗颗诡异万分的骷髅头,串在一起,做成了链子就挂在了脖颈之上,共有十八颗骷髅头,这更加显得恐怖‘阴’森了!

不但这样,怪兽诸犍的长尾甩来甩去,好似一张弓,更恰似皮鞭一般。

最可怕的是,那怪兽散‘乱’的发髻中,竟然满是小蛇,一条又一条的小白蛇,足有二三十条之多,就在它的发髻上不住的摇晃着,张牙舞爪的,甚是骇人!

那些小白蛇,简直好似它的一条条小辫子一般!

菁菁鸟呱呱叫着,史微和刘角也暂时停止了厮杀,没等菁菁鸟叫完,异兽诸犍怒吼一声,猛地一甩尾巴,将尾巴弯成一个弓形,然后用爪子在头上上拽下一条小蛇来,然后将那小蛇在尾巴上一挂,就听到嗖的一声,一道白光直‘射’菁菁鸟!

这畜生竟然用尾巴做弓,以毒蛇做箭!

这真是出乎人的意料之外,骇的‘玉’霄失声惊呼,大叫道:“菁菁,小心呀!”

就见菁菁鸟,也真是厉害,菁菁鸟一道光一闪,顺势一鸟嘴就啄在了那条犹如箭一般笔直的小白蛇的头上!

可把菁菁鸟气坏了,就见菁菁鸟双爪抓住毒蛇的头和尾巴,然后猛地张开鸟嘴,对着小蛇咄咄咄咄,一连好几嘴,刹那间,就将那小白蛇给活活的啄死!

菁菁鸟化作一道光飞起,‘射’向了诸犍,然后将毒蛇掷给了怪兽!

诸犍大怒,猛地甩着尾巴就‘抽’向了菁菁!

菁菁嗖的就飞起,又避开了一击,而史微和佟羽一前一后,挡住了怪兽,又跟怪兽周旋在一起了。

‘玉’霄急忙大叫道:“菁菁,回来吧,快回来!”

“呱呱呱……”菁菁鸟忿忿而回,飞到了天马的龙角上了。

‘玉’霄抱起菁菁鸟,‘摸’‘摸’鸟‘毛’,轻轻道:“好菁菁,你没事吧?”

菁菁鸟气的叫道:“呱呱呱,气死我啦,那三个畜生不听劝,还骂我,你去杀了它们吧。”

‘玉’霄拍拍鸟头,微笑道:“你不要过去,‘交’给我了,咱们仁至义尽了,就休怪我无情了。”

卓悠悠一摆霜寒剑,沉声道:“看我的!”

“且慢!”‘玉’霄叫住了悠悠。

悠悠问道:“什么事?”

‘玉’霄沉声道:“这三只畜生十分凶猛,要智取,不能力敌,嗯……悠悠,蝶儿,袖儿,桂儿,你四个先去替下佟羽和史微二人。”

楚桂儿问道:“你要做什么?”

‘玉’霄道:“这些畜生力大无穷,咱们必须找一个力大无穷的人正面应付这三只畜生,我让史师兄和佟师兄替下洪伯伯,让洪伯伯前来对付这畜生,先让二位师兄抵挡一会‘蒙’明,等洪伯伯来了,洪伯伯正面挡住这畜生,它而咱们就趁机击毙它们。”

四个姑娘答应一声,立刻各自飞出,前去替换人去了。

时间不大,史微和佟羽气喘吁吁的回来了。

‘玉’霄沉声道:“二位师兄,你俩替下洪伯伯,先对付魔圣‘蒙’明,不要硬拼,缠住就可,叫洪伯伯速来见我。”

史微和佟羽答应一声,御剑而飞,前去找洪天福去了。

‘玉’霄对身边的曲仙儿道:“仙儿,等会关键的时候,你就吹曲子,先让这畜生受到影响,不过,我不让你吹,你就先别吹,明白吗?”

曲仙儿点头道:“哦,明白了,霄哥哥,你打算怎么除掉它们呢?”

‘玉’霄冷笑道:“逢强智取,咱们先集中力量,一个个的除掉,等会,洪伯伯正面抵住它,你猛地吹奏‘迷’离之曲,那畜生一定大受影响,必然会行动缓慢,思想反应慢了,那时候,我就到它腹下,用剑割开它的肚腹,攻击它的下方,而再派人,攻击它的上方要害,两面夹击,它焉能不死!”

曲仙儿不仅打了个寒颤,暗自心寒,暗暗的道:“霄哥哥真是太可怕了,幸好他是好人,若是坏人的话,那可就麻烦了。”

但曲仙儿也很敬佩,因为‘玉’霄的确是足智多谋,比别人技高一筹。

‘玉’霄派出力大无穷的抵住正面,又派人吸引猛兽的视线,然后同时派仙儿吹奏‘迷’离之曲,而他则袭击猛兽的下面,将猛兽的肚腹割开,这一招,无疑是十分的歹毒!

要知道,就算再厉害的凶兽,也必然有几个要害永远也不变,一就是头,二就是双目,三就是咽喉脖颈,四就是肚子,这几处,都是弱点,再厉害的动物也没什么区别。

恐龙厉害吧,恐龙身披厚甲,刀剑都难以砍的动,但恐龙的肚子也是软的!

鳄鱼厉害吧,鳄鱼的外壳,也是坚硬无比,可是鳄鱼的肚子也是软的!

这些动物也不例外,而‘玉’霄打定主意,要将这些动物开膛破肚,这么一来,这些动物肚皮被隔开,里面的心肝脾肺肾,岂不是一股脑的就出来了,那不死还等什么?

所以,这一招可真是够歹毒的。

但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因为这三只凶兽,都足有二三丈大小,凶恶无比,极其的难对付,又劝说不通,只能杀之了。

这一招,其实是‘玉’霄独闯五行绝命水阵,遇到鳄鱼袭击,无意中对付鳄鱼想出来的招数。

那时,他在水中,被鳄鱼袭击,措手不及,躲到了鳄鱼的肚子下了,于是,就顺手双剑‘插’进了鳄鱼的肚子内了,将鳄鱼的肚子剖开,击毙了凶恶的鳄鱼,这乃是他无意中想出的一招罢了。

洪天福在远处还没来,可是在西面却飞来了三个人,飞来了三个年轻人,二男一‘女’。

一人穿白挂素,剑眉朗目,仪表堂堂,跨骑异兽,那异兽好似狐狸一般,但不同的是,头上有角,金黄‘色’的‘毛’,闪闪发光,那人手中提着一杆素白亮银戟,背背着一张金‘色’的空弓,白衣飘飘的飞来。

一人是个壮大的秃子,身穿青衣,生的是憨憨厚厚,但虽然没有头发,却长得并不丑陋,那秃子脚下踏着一把紫金降魔杵飞来。

令人奇怪的是,秃子的左手边,拉着一个貌美如仙的姑娘,那姑娘身穿洁白的衣裙,衣袂飘飘,宛如仙子一般的飘逸和美丽,就跟秃子手拉手一起飞来。

那‘女’子的脚下也踩着两样东西,远远看去,一团碧绿‘色’的圆圆的东西,就好似两片荷叶相似,那东西空中旋转不已,一团雾气托着这个‘女’子就这么飘飘飞来!

‘玉’霄开始没注意,只是注意众人厮杀了,但曲仙儿却见到了,曲仙儿见到大喜的叫道:“霄哥哥,你快看,白姐姐他们来了,你的好朋友来了!”

“霄大哥……”来得那三人,其中那个秃子瓮声瓮气的喊道,好似晴空中打了一个霹雳雷鸣一般,虽然还远隔着数百丈,但宛如在耳边一般!

‘玉’霄抬头见到这三人,也是大喜过望,原来,来得不是别人,正是他的两个最好的朋友!

那个跨骑异兽,穿白挂素,手提素白亮银戟的英俊小伙,正是傲人族的白皛皛,正是‘玉’霄最好的朋友之一,儿时最好的玩伴。

白皛皛,这皛皛二字其实是他的‘乳’名,等他大了后,本该起个正式的名字,但傲人族被灭,他的父母亲人都死了,那有人给他起名字,而且,白皛皛觉得这个名字‘挺’不错的,故此,长大后,还是叫这个名字。

白皛皛又被‘玉’霄戏称做为七小白,因为他的名字中有七个白字,所以玩伴叫做七小白,或者叫他小白,因为‘玉’霄的霄字跟他的皛字是同音,为了区分开罢了。

傲人族的男孩子中有两霄,一是‘玉’霄,一是七小白,都是傲人族最英俊的孩子,白皛皛的相貌虽然还是稍逊‘玉’霄一点,但也是美男子。

‘玉’霄的英俊,可以说是这世上最英俊的男人,‘玉’蝶这么美,跟‘玉’霄站在一起,‘玉’霄都不在‘玉’蝶之下,而且‘玉’霄的美是阳刚之美,可爱之美,跟‘玉’蝶站在一起,好似一对金童‘玉’‘女’一般。

傲人族村落中的村民都笑言,说凌家有一对金童‘玉’‘女’,说‘玉’霄和‘玉’蝶乃是天上的左金童和右‘玉’‘女’投胎转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