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51章 谊重如山4

第二百五十一章 谊重如山4

‘玉’霄不理仙儿,却问牛犇犇道:“牛哥,你们成亲多久了,怎么这么不小心呀,我看她有了,都几个月了吧。-叔哈哈-”

牛犇犇脸涨的通红,结结巴巴的道:“霄大哥……你……你别瞎说,我……我们没有,我跟白妹妹是……是清清白白的……”

白莲红着脸跺脚骂道:“你放屁!我们没有,放你的臭屁!臭无赖!仙儿妹妹,你看她多坏,快帮我打他!”

‘玉’霄皱眉道:“不对呀,那我怎么看她肚子变大了呢?哦,对对对,她跟母猪似的这么能吃,估计是吃多了的缘故吧。”

白皛皛在一边这个笑,白莲却又羞又气,气的脸都红了,想要过来打‘玉’霄,但‘玉’霄在曲仙儿身边,碍于面子,也害羞,还不好意思,不打‘玉’霄吧,这口气还咽不下。

牛犇犇只好苦笑,他可知道‘玉’霄的顽皮,但‘玉’霄本无恶意,因为他就是这种人,开个玩笑罢了,他跟‘玉’霄这么深厚的友谊,哪里能生‘玉’霄的气。

‘玉’霄嘿嘿笑道:“咦,不对呀,牛大哥,你们真的没成亲吗?”

牛犇犇苦笑道:“那有,我们之间冰清‘玉’……洁的,你不要‘乱’说了,别气她了。”

‘玉’霄皱眉道:“那就奇怪了呀,我怎么见她这里变大了好多呢?对了,是不是你‘揉’大的?一定是,要不然,才三个多月,她那里就这么大了呢?原先像个小馒头,现在像个大‘肉’包子了,一定是你没事‘摸’大了的,一定是这样子的,哦,你们没成亲就在一起啦,好呀,你们违背礼仪,未婚失节,该当何罪?大嫂,你这种行为,该浸猪笼的!羞羞羞,不知羞,羞羞羞,不知羞……”

‘玉’霄边说着,边用手放在自己的‘胸’上比划着,一边还唱着歌谣羞臊白莲,这一来,可把白莲羞坏了。

牛犇犇这个气,暗骂‘玉’霄真是太坏了,这种玩笑都开。

但他拙嘴笨腮,哪里能说的过‘玉’霄,只能尴尬的连忙摆手道:“喂喂,你可别别胡说……没……没有的……事……”

白莲羞臊无比,跺脚骂道:“凌‘玉’霄!你这臭无赖,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白莲气的就来打‘玉’霄,曲仙儿一听,也抡起巴掌就打。

但‘玉’霄滑的好似一条鱼一样,一见真的要挨打,蹭的就绕到了牛犇犇的身后,哈哈笑道:“喂,我怎么了?你们‘女’人有这个东西,难道不让说嘛,我明明是看着变大了,我只是说说实话罢了嘛,喂,你敢发誓,没被牛大哥用手‘摸’过哪里吗?我就不信了……”

牛犇犇涨红了脸,其实,他还真‘摸’过白莲的,两个相恋的男‘女’在一起,整日里耳鬓厮磨的,‘女’人被男人‘摸’‘摸’,这简直就是家常便饭不足为奇的事,可是虽然犇犇碰过白莲那地方,没有人会这么坏的用这个去羞人,除了‘玉’霄这么坏再也没人了。

但这事还明明做过,他又不会说谎,而且,做过还不能承认,真是羞臊无比,也尴尬无比。

白莲也一样,她虽然跟牛犇犇拉手走路,也曾经在没人的时候,彼此亲‘吻’拥抱过,当然,牛犇犇是男人,对她的‘胸’当然感兴趣了,对她爱抚几下,她那里能拒绝,但虽然她跟牛犇犇亲‘吻’过,也被他抚‘摸’过‘胸’,但也仅此而已,她现在为止还是冰清‘玉’洁的处‘女’,二人还是严守礼教,没有越礼。

白莲一个姑娘家,被‘玉’霄这般的戏耍,哪里能不脸红,气的白莲嘤咛一声,扬起巴掌就打,跟‘玉’霄就在半空中转了起来。

‘玉’霄边飞边大叫道:“喂,你要杀人呀?杀人灭口呀,我不过是好心问问你们成亲了没,我讨杯喜酒喝罢了,你就打我呀,你这是什么大嫂呀?屁大嫂,真不是好东西。”

白莲一边追,一边骂道:“你这臭不要脸的,你放屁,我们一清二白,你胡说八道,打死你这坏蛋。”

‘玉’霄嘿嘿笑道:“喂喂,你们冰清‘玉’洁,那你们还拉手呀?拉手的时候,我又不是没看见,装什么呀?”

白莲嘤咛一声,嗔道:“你还说,打死你……”

牛犇犇拉住了白莲,苦笑道:“好了好了,别闹了,他就这么个人,你别生气了,这你要是生气,你都能被他活活的气死的。”

白莲跺脚道:“牛哥哥,你看他多坏,你帮我打他呀。”

‘玉’霄学着白莲娇滴滴的声音道:“牛哥哥,你看他多坏,哈哈哈……喂,犇犇,你要是打我,就是重‘色’轻友,你要是重‘色’轻友,你就打吧,打吧。”

牛犇犇这个气,就算要打他,被他这么一说,谁还能再打?‘玉’霄就是这么聪明,提前就把话给你堵死了。

牛犇犇苦笑道:“大哥,大爷,我叫你大爷得了,你就别捉‘弄’我们了,好不好?”

曲仙儿使劲掐了‘玉’霄两把,嗔道:“你怎么这么坏呢?别胡闹啦。”

‘玉’霄嘿嘿笑道:“喂,你俩真没成亲呀?”

牛犇犇道:“当然是真的了,我们真的没什么,不信你问小白呀。”

‘玉’霄照着牛犇犇的头就重重敲了一下,骂道:“大笨蛋!为什么不成亲呀?就算不成亲,你也先跟她把生米做成熟饭呀,你以为‘女’人都是看‘花’的呀?‘女’人呀,不玩白不玩,这就叫趁热打铁,生米做熟了饭,‘女’人都是水…杨‘花’的,最爱变心了,等她变了心不就晚了嘛,先做夫妻后成亲嘛,这样,她不就变不了心了嘛,你这么笨,她这么漂亮,我的珍珠果也给了她了,没什么能要挟她的了,她要是嫌你笨,不和你成亲了,那我不是白白的送她青‘春’常驻?你这大傻瓜蛋……”

曲仙儿和白莲着个气,两个姑娘都被气的跳了起来,一左一右,直奔‘玉’霄而来,白莲使劲呸了‘玉’霄一口,拧着‘玉’霄的耳朵,骂道:“我呸!无耻!你以为都像你这么不要脸?”

曲仙儿边敲着‘玉’霄的头,边骂道:“喂,你什么意思?你把我们‘女’人当作什么了?放你的臭屁!我们‘女’人是玩的吗?你这‘混’蛋,打死你,臭无赖。”

“对,打,狠狠地打!”白莲在一边拍着手笑着。

“哎吆,谁掐我呢?那个王八蛋?”

‘玉’霄忽然觉得被狠狠的掐了两把,回头一看,正是洪袖儿和楚桂儿两姐妹。

洪袖儿和楚桂儿二人掩嘴而笑,悄悄的来到‘玉’霄身后,也听到了‘玉’霄的‘混’蛋话,这才狠狠地掐了‘玉’霄一把。

两个姑娘咯咯直笑,洪袖儿骂道:“喂,刚才你是说话呢,是放屁呢?”

楚桂儿嗔道:“你说我们‘女’人什么呢?谁杨‘花’?你这臭无赖,骂的我们‘女’人好苦,打死你,欠揍,皮紧了?”

两个姑娘一左一右,又是打又是敲的,把白莲逗得咯咯直笑,也不气了。

‘玉’霄苦笑道:“喂,你们怎么这么野蛮呀,母老虎。”

“说什么呢?还敢说。”

“啊,不说了,你们‘女’人好还不行嘛,我错了还不行嘛。”

三个姑娘吃吃直笑,这才道:“这还差不多。”

曲仙儿扬着白‘玉’一般的嫩手道:“这只是给你点颜‘色’看看,下次再胡说,打的你满地找牙!哼!”

洪袖儿笑道:“老娘不发威,你当我们是病猫呀。”

楚桂儿笑道:“人家白姐姐她刚来,你就胡说八道的欺负人,真不是好东西。”

‘玉’霄苦笑道:“喂,我可是好意呀,我是问问他们成亲了没,我好喝杯喜酒嘛。”

曲仙儿嗔道:“那那有你这么胡说的,下次不准胡说啦,都多大了你。”

‘玉’霄嘿嘿笑着,给白莲鞠了个躬,故作正经的道:“白大嫂,小弟得罪了,我错了,行了吧。”

白莲红着脸,轻轻的呸了一口道:“呸,谁是你大嫂,别‘乱’叫。”

‘玉’霄赶忙道:“对对对,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嘛,你嫁给了大笨牛,当然随牛啦,应该叫你牛大嫂才对,啊,牛大嫂,小弟有礼了……”

他故意的拉着长音,气的白莲扑哧一笑,骂道:“你真不是好东西,滚蛋,离我远点。”

‘玉’霄哈哈笑道:“喂,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喝上你们的喜酒呀?到时候,白大嫂赶紧生个‘女’孩,我让仙儿生个男孩,咱们正好结成亲呀,不对不对,我六个老婆,一人生一个男孩,不就六个儿子了?不行,白嫂嫂应该多加把劲,就生他六个丫头片子,正好给我儿子做媳‘妇’。”

白莲刚消了气,又气的举起了巴掌。

三个姑娘这个气,他说着说着,又胡闹起来了,又开起了玩笑。

楚桂儿还不知好歹的问道:“喂,为什么白姐姐要生六个丫头呢?你又怎么知道你生的就是儿子呢?难道你说的就这么准吗,人家白姐姐不会生个儿子吗?”

白莲这个气,嗔道:“臭桂儿,你还问他?气死我啦!”

楚桂儿吐吐舌头,知道不该问的。

但已经晚了,‘玉’霄已经开始在做解释了,‘玉’霄嘿嘿笑道:“这你们都不懂呀,生丫头片子是替别人养的嘛,总有一天要嫁人的嘛,生儿子,玩的是别人的‘女’儿,生‘女’儿,却要被别人的儿子玩,我当然希望我的儿子玩别人的‘女’儿了,当然不希望自己的‘女’儿被别的男人玩了,这乃是做父亲的心情嘛,这种心情,不信你们回去问你们的爹,是不是很痛心自己的宝贝‘女’儿都陪我睡觉呢,我这人就这么自‘私’,所以,只要你们生了个丫头片子,当场摔死,这就叫,我的儿子只玩别人的‘女’儿,我的‘女’儿永远不给别的男人玩,哈哈哈……”

四个姑娘这个气,这简直太可气了,他竟然说,只想自己的儿子玩别人生的‘女’儿,不想自己的‘女’儿让别的男人玩,这如何不可气?

四个姑娘都是‘女’人,他这么说,简直就是歧视‘女’‘性’,四个姑娘是又气又羞,四个姑娘嘤咛一声,纷纷围住了‘玉’霄,对着‘玉’霄就是一阵敲打。

就连牛犇犇和白皛皛也被气的啼笑皆非,但‘玉’霄就这么可爱,说的都是实话,这一点他们也不得不承认‘玉’霄说的是对的。

那时,礼教很严,一旦‘女’子没有成亲就和男人发生了关系,那‘女’子的父母,尤其是父亲,简直都能活活的打死自己的‘女’儿。

说是礼教森严,还不如说是这种心态在作怪。

本来,就算‘女’儿是明媒正娶的嫁出去,做父亲的都不想,因为‘女’儿一嫁出去,说个不好听的话,就是送给男人,让男人x,让男人发泄,一想到,自己的生的‘女’儿被别的男人这么玩‘弄’,所做的丑陋的,立刻,那做父亲,嫁‘女’儿的男人,心中就不是滋味。

所以,明媒正娶,都不愿意自己的宝贝闺‘女’被男人这么玩‘弄’,更别说未婚先做出这种事了,当然那做父亲的会生气了,这才是根本原因。

世上的男人就是这样,自己玩‘女’人可以,玩别人生的‘女’儿可以,但自己所生的就不想了,这就叫,只想y别人的妻‘女’,却不想自己的妻‘女’被别人音,但可惜,生男生‘女’,谁也说不准,而‘女’儿大了,还不能不嫁人,没有办法,只好忍痛将‘女’儿送给别的男人了,只好忍痛送给别的男人玩了。

所以,大多数嫁‘女’的父亲都会在嫁‘女’儿的时候哭泣,多半就是这个原因了,

这个世界就是如此的荒唐,你玩他,她玩你,这本就是玩偶的世界,谁也无可奈何。

‘**’人妻‘女’者,妻‘女’必然被人‘**’,就是这个道理了。

‘玉’霄虽然顽皮胡闹,但说出来的话却总是一语中地,把人世间的丑陋心态都给揭‘露’无疑,但这也的确是够羞人的。

尤其是‘女’子,当然更羞臊了,所以,这四个姑娘真是羞臊无比,这才一起收拾‘玉’霄。

四个姑娘又是掐又是咬,又是打又是敲,‘玉’霄连连大叫道:“喂,说实话错啦呀?我说的是世上所有臭男人的心态,不信你们回去问你们的爹爹,是不是心痛自己冰清‘玉’洁的宝贝‘女’儿都被我玩了,不信都去问问,知道你们的爹为什么这么打你们,骂你们吗,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了,这就叫,只想玩别人的‘女’儿,不想自己的‘女’儿被人,这就叫自‘私’,但谁敢承认呀,自‘私’,虚伪,我不过说说实话嘛,再说了,你们就算生了丫头片子,我真的能摔死呀?跟你们开个玩笑嘛,干嘛这么打我呀……”

曲仙儿嗔道:“你还说,臭无赖,不要脸,打死你,打死你……”

‘玉’霄皱眉道:“喂喂,我错了还不行吗?”

洪袖儿嗔道:“不行,叫你这么坏,打死你。”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