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51章 谊重如山5

第二百五十一章 谊重如山5

‘玉’霄气道:“喂,谁敢再打我,我可就不客气啦?到时候,我就抓‘肉’包子啦,可别怪我无礼啦!”

“啊!呀!”

顿时,四个姑娘也不打‘玉’霄了,一个个捂着‘‘肉’包子’就跳了出去,‘玉’霄这么大胆,若是真要这么做了,那真是羞死人了。,

虽然三姐妹早就被‘玉’霄‘摸’惯了,也喜欢‘玉’霄‘摸’,但这种事哪能当着外人的面做呢,白皛皛和牛犇犇在场,若是‘玉’霄坏的去‘摸’她们的‘胸’,那真是羞臊死人了。

所以,曲仙儿三姐妹也怕了,咿呀叫着,急忙跳开了。

白莲也一样,白莲更怕,这若是‘玉’霄真的胡闹的伸手‘摸’到了她的‘胸’,当着犇犇和皛皛的面,那以后怎么见人,那岂不是羞死人了。

但那时,就算去打‘玉’霄,‘玉’霄都有话说,他就会说,谁叫你们打我来,我这是自卫,能怪我嘛,我又不是故意的,而且他可能会坏的说,既然被‘摸’了,我大不了就负责好了,你们就都嫁给我得了,总之,白莲知道‘玉’霄定然有理,到时候,白白的被他欺负还找不出理由来。

所以,白莲也吓得急忙跳开,捂着‘胸’就跳开了。

‘玉’霄这个笑,笑的前仰后合的,悠然笑道:“唉,看来‘女’人长这东西是有用的呀,原来,我们男人要想不被‘女’人欺负,就必须袭击她们的两个点,这才能对付‘女’人,我终于明白‘女’人为什么这个那么大了,原来就是为了让我们男人反抗的了,感谢老天爷,多谢老天爷赐予‘女’人生两个大‘肉’包子,不过,若是生四个大‘肉’包子就更好了,哦,不好,不好,那样就不美了……”

四个姑娘一起红着脸,纷纷冲着‘玉’霄狠狠的吐了几口口水。

曲仙儿嗔道:“你这大坏蛋,以后再找你算账,哼!”

洪袖儿骂道:“等没人了,我们姐妹活活的勒死你,叫你这么可恶!哼!”

白莲骂道:“无耻,臭不要脸!”

白皛皛苦笑着摇摇头,劝道:“好了,都不要胡闹了,霄大哥,你也太爱胡闹了,别人正在拼命,咱们不要玩了,该去帮忙了。”

洪袖儿嗔道:“就是,我爹爹都来了,我们是来叫你去的,被你这坏蛋闹的都忘了正事啦。”

‘玉’霄哈哈笑着,将三个姑娘揽在怀中,道:“大笨牛,学着点,你一个母老虎都搞不定,我却搞定了六个,这诀窍就是,生米做熟饭的办法,只要喜欢,就先做熟了饭再说,明白了吗?否则,这些‘女’人装象,还要你求她,可是做熟了饭呢,她们就该求着咱们爷们娶她们了,人呢,活着要动脑筋,明白了吗?好好跟我学着吧,今晚上,你就去做饭,叫她想跑都跑不掉,她就是你的人了,喂,别看你不请我喝喜酒,我的喜酒你却是要喝的,来,三位宝贝,叫大哥二哥,给大哥和二哥请安吧。”

三姐妹羞的满面通红,气的一起狠狠的用手肘撞了‘玉’霄一下。

曲仙儿骂道:“你去死吧,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似的不要脸?”

洪袖儿道:“人家白姐姐不是那种始‘乱’终弃的人,你别胡说八道了,不教给点好。”

楚桂儿骂道:“你怎么这么坏。”

‘玉’霄嘿嘿笑道:“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

三个姑娘狠狠的用手肘撞了他一下,骂道:“滚蛋!”

白莲又羞又臊,‘玉’霄也太坏了,居然教给牛犇犇这种事,不由得暗自骂‘玉’霄真不是好东西。

‘玉’霄哎呀一声,捂着‘胸’口道:“啊,你们想要我的命呀,不知道我受了内伤了?”

三个姑娘一时倒忘了,一见‘玉’霄捂着‘胸’口喊痛,一个个满是关心之‘色’,但嘴上却依旧,曲仙儿嗔道:“活该,疼死你拉倒,叫你胡闹,没事吧?”

洪袖儿道:“以后不准这么胡闹了。”

‘玉’霄皱眉道:“喂,你三个有点家教好不好?我叫你们给我牛哥和白哥行个礼,打个招呼,这是你们做弟妹的本分呀,这也叫胡闹呀?”

三个姑娘相视一笑,因为‘玉’霄这么做还真不是胡闹,但他一半正经,一半胡闹,也真是该打。

这二人是‘玉’霄最好的兄弟,她们都是‘玉’霄的妻子,倒真的该正正经经的给牛犇犇和白皛皛行个礼。

楚桂儿却鼓着嘴道:“喂,凭什么你叫他们老弟,我们却要叫大哥呢?”

“啪!”

‘玉’霄二话不说,照着桂儿翘翘的屁股就是一巴掌,骂道:“就凭这一巴掌,我们算我们的,你们瞎掺和什么呀,真不懂礼貌,你娘没给你讲过规矩吗?出嫁从夫,要听夫君的话,夫君叫你办正经事呢,这乃是基本的礼貌,你不懂呀,你还问三问四的,再不听话,还打。”

楚桂儿红着脸,气的捏住了‘玉’霄的鼻子,嗔道:“你这小‘混’蛋,哼!”

洪袖儿掩嘴笑道:“这小无赖就会得理不饶人,咱们甭理他。”

但三个姑娘嘴上虽然这么说,倒是真的来到了三人的面前,轻轻的都来了一个万福,飘飘下拜道:“大哥,二哥,小妹们有礼啦。”

‘玉’霄笑道:“还有大嫂呢。”

三个姑娘脸一红,轻轻施礼,道:“牛大嫂小妹们有礼啦。”

三个姑娘也真是淘气的,三人叫完牛大嫂,立刻都笑成了一团。

‘玉’霄笑道:“看到了没,看咱的老婆,其实呢,‘女’人就是贱骨头,不打不懂事,不打就上天了,所以,不能惯着的,牛大哥,你可要好好学着点,牛大嫂不听话,就打屁股,越是人多,就越脱掉她‘裤’子打屁股,明白了吧。”

四个姑娘气的一起转过头,狠狠的一起啐了‘玉’霄一口。

曲仙儿嗔道:“你这‘混’蛋,回去再找你算账。”

楚桂儿道:“甭理他,他就这么讨厌。”

白莲是又惊又喜,惊的是,三个多月不见,‘玉’霄竟然娶了六个老婆,喜地是,替三个姑娘开心,但内心中却也是担忧,他一下子娶了六个,难道这六个姑娘不争风吃醋,那以后可怎么办,但看到三个姑娘这么和洽,她的心也就放下了点了。

白莲拉着三姐妹的手,笑道:“真的?你们都成亲了呀?”

三个姑娘都红着脸点点头,轻轻道:“是呀。”

“呀,什么时候的事呀,我们怎么没听说呢?”

曲仙儿轻轻道:“说来话长了,以后再慢慢跟你解释吧。”

白莲掩嘴而笑,问道:“除了你三个,还有谁嫁给这‘混’蛋了?”

洪袖儿红着脸道:“还有雪姐姐,‘玉’蝶姐姐和臭悠悠……”

“啊!”

白莲简直都惊呆了,失声道:“什么?雪紫儿也嫁给他了?还有‘玉’蝶,她……她不是他姐姐吗?”

白莲可真是惊异,因为雪紫儿为人孤傲,她这种‘女’孩子,世上能征服她的男人还真不多,更何况,‘玉’霄并非是只爱她一个,而是娶了六个,雪紫儿居然这样都嫁给他,这真是太令人惊讶了。

楚桂儿微笑道:“这有什么奇怪的,蝶姐姐并非他亲姐姐,嫁给霄哥哥也没什么不可呀,至于雪姐姐,你别看她凶,但这小坏蛋却有的是办法对付她,雪姐姐见到他可就凶不起来了……”

白莲以手加额道:“我的天!这……这真是太……唉……这是什么世界?”

‘玉’霄哈哈笑着,左边揽着犇犇的肩膀,右边揽着皛皛的肩膀,大笑道:“这有什么奇怪的?常言道,英雄好汉娶九妻嘛,我才娶了六个,另外两个也有了,只是没娶,只是少了第九个,白妹妹,反正你又没嫁给大笨牛,这样吧,你就做我的第九个小老婆吧……”

白莲呸了一口,骂道:“你滚蛋,人家又没跟你说话,讨厌,滚滚滚……”

‘玉’霄哈哈笑着,‘摸’着牛犇犇还没长出头发来的光头,笑道:“喂,你刚才是不是说有点荒唐呀?唉,和尚都跟尼姑有了‘私’情,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荒唐的呢?喂,你就这么喜欢这个秃子呀?”

牛犇犇气的甩开‘玉’霄的‘摸’他光头的手,

白莲却骂道:“你个王八蛋!”

‘玉’霄故意气她道:“什么什么?你想要吃饭呀?唉,真是对不起呀,我们都三天没吃饭了呀,等会打完妖魔,再请你吃饭。”

白莲气的跺脚道:“你怎么不去死?你去死吧!”

‘玉’霄依旧故意打岔道:“什么什么?你想去拉是?哎呀,怎么刚吃完就拉呀,哦,不对,你是还没吃呢,对了,我明白了,你是想拉完,把肚子空干净了,好多吃点,对吧?白嫂嫂,你咋这么没出息呢?怪不得你这么胖了,胖的像母猪似的呢。”

顿时,三姐妹就被逗得吃吃的笑起来了,牛犇犇和白皛皛也被逗的忍不住笑了。

白莲也差点被气笑了,暗骂‘玉’霄真是够坏的。

白莲气的哼了一声,骂道:“臭无赖,不要脸!”

‘玉’霄依旧故意气她道:“怎么,拉是没带布呀?快快快,仙儿,给她点擦屁股布,不过,白嫂嫂,你要去,就在下面的雪山上就行了,不过,小心山上有蝎子,别咬了你的白屁股,哎呀,白嫂嫂,我奇怪呀,你们‘女’人不是不拉的吗?你们都是仙子一般的人物,从来不拉的呀,怎么,你……”

曲仙儿吃吃笑着,掏出一块粗布就堵住了‘玉’霄的嘴。

白莲真是被‘玉’霄快气疯了,跳过来就打,骂道:“你无耻!死不要脸的货!”

洪袖儿拧着‘玉’霄的耳朵道:“喂,你有完没完了,怎么这么坏呢?”

‘玉’霄掏出嘴里的布故意眨眨眼,然后捂住了脸,道:“什么什么,你说我好可爱呀,哎呀,羞死人了,别这么夸我好不好呀。”

楚桂儿骂道:“喂,你耳朵有‘毛’病呀?”

‘玉’霄道:“什么什么?你拉是不擦腚呀?去去去,离我远点,你怎么这么脏呢?”

楚桂儿这个气,又气又笑,跺脚骂道:“你无耻!臭无赖!不要脸!”

‘玉’霄道:“哦,你说我长得好,生的一张小甜嘴呀,谢谢,真是谢谢夸赞……”

三个姑娘也被气的娇嗔不已,‘玉’霄掺‘混’打岔,真是令人啼笑皆非。

曲仙儿和洪袖儿二人对着‘玉’霄的耳朵一起大叫道:“啊啊啊啊啊……”

‘玉’霄‘揉’着耳朵,苦笑道:“喂,你们有‘毛’病呀?”

楚桂儿接口道:“什么什么?你说我们唱歌真好听呀?二位姐姐,咱们继续唱,该我唱了。”

曲仙儿和洪袖儿吃吃直笑,一左一右抓住了‘玉’霄,楚桂儿对着‘玉’霄耳朵故意大声道:“啊啊啊,噢噢噢,一个小乌龟呀……”

‘玉’霄大叫道:“喂,我耳朵聋啦,别玩了。”

楚桂儿故意道:“什么什么?你还没听够呀?那好吧,我就再唱一首,咳咳咳,小白兔儿白又白,两只耳朵竖起来,爱吃萝卜……”

白莲在一边这个笑,简直都笑出来泪,心道:“这一家子,真是够胡闹的了,怎么都凑在一块了。”

‘玉’霄苦着脸道:“喂喂,我错了还不行吗?”

楚桂儿道:“什么什么?你还想听曲呀?仙儿姐姐,给他唱曲。”

‘玉’霄挣脱开手,就去咯吱三个姑娘,照着楚桂儿的屁股就打,骂道:“小坏蛋,就数你最坏了……”

楚桂儿咯咯直笑,急忙躲开,故意道:“你说我最可爱呀?谢谢夸奖呀……”

‘玉’霄抓住楚桂儿,咯吱着她,笑骂道:“是是是,你好可爱,我好好的亲亲你,你满意了吧。”

楚桂儿咯咯直笑,捶打着‘玉’霄,嗔道:“你敢,谁叫你这么坏的,你还玩不玩了?”

‘玉’霄道:“还玩什么呀,再玩,被你们玩了,你们学的倒是‘挺’快的嘛,哈哈,不愧是我凌‘玉’霄的老婆,跟我一样,一样不是好东西……”

白莲掩嘴而笑,鼓掌道:“哈哈,这就叫恶人自有恶人磨呀,活该。”

‘玉’霄道:“什么什么?你说……”

楚桂儿没等他说完,就捂住了‘玉’霄的嘴,嗔道:“还玩?该办正经事啦,别胡闹了,咱们赶紧打退妖魔,再玩吧。”

‘玉’霄哈哈一笑,道:“是呀,不玩了,走吧,袖儿,咱们去看看你种地的爹爹,别迟了你爹爹被猛兽吃了,那可就没人给咱们种菜吃啦。”

洪袖儿气的拧住了‘玉’霄的耳朵,嗔道:“放你的狗臭屁,你敢这么说我爹爹,你皮紧呀?让我给你舒舒皮呀?”

‘玉’霄嘿嘿笑道:“什么什么,你想放屁呀?那你就放吧,憋着多难受呀。”

洪袖儿气的一跺脚,举起巴掌就要打,但‘玉’霄跑开了,嘿嘿笑道:“怎么,想要亲亲我呀?不给你亲。”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