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52章 妖兽1

第二百五十二章 妖兽1

洪袖儿跺脚嗔道:“嘿!我怎么嫁给你这‘混’蛋呢!”

‘玉’霄悠然笑道:“什么什么?你喜欢吃‘鸡’蛋呀?那你就吃吧。。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

楚桂儿掩嘴而笑道:“好了姐姐,别理他了,越理他,他越玩的开心。”

曲仙儿道:“是呀,不跟他玩了,咱们去对付凶兽去吧。”

‘玉’霄哈哈一笑,也不玩了,于是,几个人前来对付凶兽。

如今,又有了帮手,‘玉’霄觉得胜利更有把握了。

不过,一将功成万骨枯,胜利的代价,却总是血腥的杀戮。

但杀人总比被人杀好。

没有人愿意被人杀的,他们当然也不例外,当然不想被猛兽给吃了。

但这些猛兽真的好对付吗?

第二百五十二章妖兽

白云飘渺,雾气朦胧,空中雪‘花’飘飘洒洒,这一片银白‘色’的琉璃世界中,却是另一番血淋淋的景象!

洪水中,尸体浮漂着,水中的漩涡依旧在转着。

而半空中,雪山巅,妖魔和修真之士依旧在‘激’斗着,从空中打到雪谷,从雪谷打到空中,这里一个,哪里一个,依旧在酣战。

‘玉’霄的朋友来了,力量又增加了好多。

但那三只凶兽也实在是太难应付了,想要击毙,真是不易。

洪天福正在跟像牛的那只凶兽蜚斗在了一起。

洪天福虽然力大无穷,十分的凶猛,但可惜,那只凶兽实在是太大了,足有三丈多大小,而洪天福这么个一丈多高的人,在那三四丈的动物面前,简直渺小的很。

三丈多大小,换句话说,也就是有如今的六七米大了,这么一个庞然大物,人在它的面前,当然会显得渺小了。

那凶兽蜚,高一丈七八尺,身长三四丈,像牤牛的头足有桌面大小,张开血盆大口,足矣将一个人整个的吞下去!

那血盆的大口内,一排排的锯齿,好似一把把利剑一般!

如此一个庞然大物,焉能好对付?

就算砍中这种凶兽一刀,也不过好像修脚刀砍中一下没什么区别,想要一刀将这畜生致命击毙,那是不可能的事。

而且,洪天福也累了不轻,因为他的对手是‘混’沌魔圣‘蒙’明,他跟‘蒙’明大战了几乎半个时辰了,而且还是以硬碰硬,焉能不累。

洪天福想要降服这只凶兽,也十分的艰难,只能跟这凶兽周旋罢了。

‘玉’霄指着下面的洪天福道:“哎,袖儿,看看你爹,真是越来越没用了,一只小牛都对付不了呀,这本事真是种地的本事呀。”

洪袖儿这个气,爹爹在下面拼命,这宝贝‘女’婿却在那里取笑,真是太可气了。

虽然已经嫁给了‘玉’霄,但爹就是爹,袖儿焉能不向着爹。

洪袖儿伸手就拧住了‘玉’霄的耳朵,嗔道:“你这没良心的小‘混’蛋,我爹爹在拼命,你不去帮忙,却在这里笑,你的良心狗吃啦,别忘了,现在他也是你爹爹,还不快去帮忙?我爹爹要是受了伤,我饶不了你,哼!”

‘玉’霄嘿嘿笑道:“什么什么?你夸我心地良善呀,哈哈,过讲过讲,不敢当,不敢当呀。”

洪袖儿呸了一口,嗔道:“去你个大头鬼,你不去我去!”

她也知道,‘玉’霄是不能去的,其实并非是‘玉’霄不想去,而是受了重伤,根本不能打,去了也只是白白去送死,这还真不能怪‘玉’霄不管。

‘玉’霄嘿嘿一笑道:“你也别去,就叫你爹被牛吃了,多好玩呀。”

洪袖儿气的敲了‘玉’霄一下,嗔道:“放你的狗臭屁!”

曲仙儿皱眉道:“别胡闹了,霄哥哥,想个办法快点打死它们吧。”

牛犇犇一晃降魔杵道:“我去对付它!”

‘玉’霄拦住了牛犇犇,微笑道:“你们都先别去,对付这种凶兽,必须智取,袖儿,去,叫你爹爹上来,咱们开始对付这些畜生了。”

洪袖儿知道‘玉’霄鬼主意多,答应一声,喊道:“爹爹,回来吧,霄哥哥找你有事,你快上来。”

洪天福大叫道:“什么事,说吧!”

‘玉’霄道:“喂,洪伯伯,到我这来,我再跟你说,这是军令!”

‘玉’霄知道这些异兽都通灵,若是被这些凶兽听到,凶兽说不定就有了防范,也许这计策就不灵了,所以,只能悄悄的授计。

洪天福知道‘玉’霄有什么主意,急忙跳出圈外,对正在跟凶兽周旋的小糊涂仙道:“喂,老糊涂,你先周旋一下,我去去就回来。”

小糊涂仙骂道:“兔崽子,臭‘玉’霄,你他妈真想累死老爷爷我呀?”

‘玉’霄哈哈笑道:“喂,小糊涂,你先坚持一下,很快就结束了,不要硬拼,明白吗?”

小糊涂仙没有办法,只能飞来飞去的跟凶兽周旋,但却不敢硬拼。

洪天福喘着气飞到‘玉’霄身边,问道:“喂,什么事?”

‘玉’霄哈哈笑道:“来,我告诉你们怎么做,犇犇等会你依旧缠住它,正面引‘诱’他,洪伯伯你就在半空中准备好,等会一听到仙儿吹箫,你就立刻飞下来,把这畜生的头斩落!袖儿,桂儿,这畜生的尾巴十分厉害,又长又大,可以说是一件厉害的兵器,等会仙儿一吹箫,袖儿你就祭出红袖,缠住它的尾巴,桂儿你就帮着袖儿拉住它的尾巴,至于白嫂子,你就帮着袖儿和桂儿就行,小白,等会你就用气箭‘射’它的双目,犇犇呢,就躲开,让小白‘射’它,明白了吗?”

众人纷纷点头,‘玉’霄叮嘱道:“记住,一切都听仙儿的箫声,只要仙儿的箫声一起,咱们就立刻一起行动。”

白莲道:“喂,你可真会用人呀,那你呢?”

牛犇犇拽了白莲一下,道:“白妹,霄大哥受了伤了,霄大哥一向用智,咱们听他的准没错的。”

白莲嗔道:“你就知道帮他。”

‘玉’霄微笑道:“我的任务更重,别看我受伤了,但我所做的,你们都做不了。”

白莲道:“切,你的功力现在不足五成了,还吹牛呀。”

‘玉’霄笑道:“非是吹牛,乃是用智,明白吗?等会,你们都将它注意力吸引走了,我呢,就趁机钻入它腹下,用剑给它开膛破肚,就算你们都失败了,我必然也会成功,明白了吗?我做这件事,你们谁能做的了?”

白莲失声道:“啊,你……你好狠呀!”

‘玉’霄气道:“废话!我不狠,能杀了它们吗?你以为我愿意这么做呀?我都劝它们走了,它们不听呀,怪我狠?”

白莲自知语失,因为‘玉’霄的确是无可奈何的,若是不击毙这三只凶兽,难道叫这三只凶兽吃了人吗?

与其动物把人吃了,当然不如人把兽杀了好了,所以,‘玉’霄又做错了什么?

但,‘玉’霄竟然给这凶兽开膛破肚,这一招的确是够毒的。

白莲叹道:“唉,这种馊主意恐怕也只有你这种坏蛋才会想出来。”

牛犇犇道:“莲妹,不要说霄大哥了,霄大哥也是迫不得已呀。”

白莲白了犇犇一眼,嗔道:“霄大哥,霄大哥,你眼里就只有他,上次,为了他都要杀我,你这没良心的笨牛,哼,不理你啦!”

牛犇犇挠挠头,道:“莲妹,你怎么又生气啦。”

‘玉’霄哈哈笑道:“喂,我是男人呀,又不是‘女’人,大嫂,你连男人的醋都吃呀,不过,我可告诉你,你想离间我们兄弟间的感情,那可是没‘门’的,我劝你,还是省省吧,牛哥,看到了没,我早说了,‘女’人嘛,不是给你看‘花’的,所以,要趁热打铁,先把生米做熟了饭,这样,她们就老实了。”

几个姑娘又羞又气,‘玉’霄也太坏了,竟然明目张胆的这么教朋友用这种损主意对付她们‘女’人,她们焉能不气。

尤其是洪袖儿,因为她爹就在当场,‘玉’霄这么说,她焉能不羞。

洪袖儿狠狠的掐了‘玉’霄一把,嗔道:“闭住你的臭嘴,你以为人人都像你这么无耻呀?别胡闹了,不是打怪兽吗,还玩什么?”

‘玉’霄微笑道:“好好好,不玩行了吧,牛哥,以后我再慢慢教你怎么对付像白大嫂这种‘女’人,保管你万试万灵,保管她像小猫一样的听话,只要她不听话,你就将她剥光,剥的她……,拉她出来见人,哪里人多,就抱她出来,到时候,嘿嘿嘿,一个‘女’人光着屁股,再凶也凶不起来,除非她给你跪下求你,否则,就永远不给她穿衣服,明白了吧,老弟。”

牛犇犇满面通红,尴尬万分,结结巴巴道:“你……你别……胡说了……”

白莲更羞臊无比,俏脸羞的通红,瞪了‘玉’霄一眼,狠狠的啐了‘玉’霄一脸的口水,骂道:“闭嘴!死无赖,无耻,下流!我看他敢!哼!”

‘玉’霄擦擦脸上的口水,连连道:“好香呀,喂,仙儿,大嫂的香水比你们三的都香呢。”

白皛皛苦笑着摇摇头,心道,‘玉’霄真是太坏了。

曲仙儿嗔道:“霄哥哥,你又来了,怎么又玩开了,快办正经事吧。”

‘玉’霄笑道:“好吧,不玩了,仙儿,等会我一打唿哨,你就吹箫,要离着近点吹,让那畜生一时不备,‘乱’它的心神,明白吗?”

曲仙儿点头道:“嗯,我明白。”

‘玉’霄笑道:“好了,各就各位啦,牛嫂,袖儿,桂儿,你们到牛尾哪里准备,小白,你准备好‘射’箭,犇犇,你去引‘诱’这畜生,洪伯伯,你待在空中,等待时机,行动啦!”

‘玉’霄说罢,众人纷纷各自行动,牛犇犇一马当先,先去引‘诱’凶兽去了。

‘玉’霄飞到小糊涂仙面前道:“喂,老糊涂,你先退下吧。”

小糊涂仙累的浑身是汗,二话不说,照着‘玉’霄的头就敲了一下,骂道:“你这死小子,白疼你了,想要我的老命呀?”

‘玉’霄嘿嘿笑道:“伯伯,跟你玩玩嘛,快去休息去吧,很快就结束啦,我有办法了。”

小糊涂仙也真累了,喘着气,飞到了山上,坐在一块大青石上这个喘,他一边坐着喘气,一边望着‘玉’霄对付这凶兽。

而‘玉’霄并没有立刻飞低,而是在旁边督战,等待时机。

牛犇犇可不管那些,大吼一声,飞身冲上,抡起紫金降魔杵就砸!

那凶兽蜚这么大这么凶,牛犇犇虽然是一个壮汉,但那也只是在人类中,是个高大的壮汉,可是在这庞然大物面前,显得是那么的渺小了。

他的那根降魔杵,虽然又沉又重,但在这凶兽的面前,就跟一根小葱也没区别。

这畜生还不能像人那般的站起来,但即使这样,也高有两丈,而牛犇犇身高一丈,在它的面前,足足矮了一丈!

一丈,也就相当于现在的两米!

一个人在比自己高两米的怪物面前,显得就好似一个婴儿一般了。

更何况,这畜生是四脚朝地是两丈高,可是身长三丈多,若是这畜生可以像人一般的站立,那简直就是六七米高了,更显得庞大了。

幸好这畜生还不能像人那般的能站立行走,否则,更难对付了。

但这畜生也知道厉害,也从不轻易的硬拼。

蜚一声怒吼,将头一偏,往旁边一闪,那降魔杵就走了个空!

紫金降魔杵刚走了个空,那畜生将头一低,一头就朝着牛犇犇撞去!

这若是撞到了人,定能将人给撞了个骨断筋折,人焉能不死?

别说是撞人,就算是撞在一块巨石上,也能将巨石给撞个粉碎!

更何况,那畜生的头顶左右有两个锋利的牛角,宛如两把锋利的利剑一般,这若是穿在人的身上,不被刺透那才是怪事了。

牛犇犇暗叫一声厉害,但他乃是高手,焉能让它撞中,犇犇急忙飞身往左一闪,噌的窜了出去,躲开了这一头!

他刚刚避开,那凶兽‘哞’的一声牛吼,张口就喷出了一股火焰,一道烈焰就‘射’向了犇犇!

牛犇犇急忙左手凌空劈出,就见半空中一个佛‘门’中卐字金罩就飞出,正好迎上了这股烈焰!

砰!

一声巨响,烈焰被压了下去,而劈空掌发出的金光卐字护体真气,也被击破!

没等犇犇进攻,这畜生猛地将身后的尾巴空中一立,空中‘啪’的一声脆响,那根宛如毒蛇尾巴,足有两丈长的长尾就砸向了牛犇犇!

就见那条长尾巴,足有两尺方圆粗,宛如一根巨大的铁‘棒’一般!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