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52章 妖兽2

第二百五十二章 妖兽2

但不同的是,那畜生的尾巴不是直直的,在尾巴的末端,还有一根坚硬锋利的小角,好似一把锋利的匕首一般!

牛犇犇一见不好,急忙驭紫金降魔杵就飞,化作一道紫‘色’的光飞出去了三丈多远,这才避开这一尾巴!

这畜生也是打久了,有点心急,这一连几下杀招,正是它的绝技!

但牛犇犇却一一避过,虽然犇犇避开了这几下凌厉的杀招,但心也不仅跳成了一团!

好凶恶的畜生,好厉害的畜生!

牛犇犇暗自惊呼,暗暗的道:“我当多加小心,否则,被击中一下,那非丧命不可!”

想到这里,牛犇犇化作一道光又飞回,抡起紫金降魔杵又砸了下去!

白莲看的心焦不已,紧咬樱‘唇’,大叫道:“牛哥,小心呀!”

牛犇犇道:“我没事,听霄大哥的话,听命行事,不要管我!”

犇犇知道白莲关心她,怕她担心自己,前来助战,忘了‘玉’霄所吩咐的,所以再三叮嘱。-叔哈哈-

白莲答应了一声,只好焦急的观战。

白莲,仙儿、袖儿和桂儿,四个姑娘都焦急的观战,都在等着‘玉’霄的命令。

仙儿离着凶兽三丈多远,脚下踏着凤凰栖霞披,准备随时吹奏凤鸣碧‘玉’箫,吹奏一曲魂‘迷’智昏曲,这首曲子,是专‘门’令听到的敌人神昏心‘迷’的,虽然对付这种厉害的凶兽不见得就凑效,但必然是有效果的。

白莲、袖儿和桂儿,三个姑娘则站在一起,袖儿踏着一条红袖,准备随时将一条红袖祭出,缠住这凶兽的尾巴。

白皛皛则骑着乘黄异兽,已经将‘射’日弓摘下,就等机会,拽开弓弦,‘射’出一道气箭,‘射’那畜生的独眼!

‘玉’霄并没有骑着天马,而是做了一个水晶泡泡,立在气泡中,仔细的观战,等待着时机!

就见牛犇犇,跟那畜生转来转去,你来我往的斗在了一起,但时机却并没有出现。

‘玉’霄也暗暗的着急,他只等最佳时机,绝不能冒然出击。

牛犇犇跟猛兽周旋,也就是十几个照面,这时机终于出现了!

牛犇犇紫金降魔杵砸出,那畜生避开,猛地一口咬在了降魔杵上!

那凶兽,咬中紫金降魔杵,就往嘴里夺,想将犇犇拖入嘴里,而它的长尾也准备立了起来,对着犇犇一击!

惊得众人失声惊叫,这实在是太凶险了!

但‘玉’霄却暗自欣喜,因为这才是最好的时机!

‘玉’霄急忙一声唿哨,大喝道:“行动!”

众人如梦初醒,曲仙儿立刻用尽功力吹奏出了曲子!

顿时,一种怪异的声响骤然而起,那凶兽蜚乍听这种怪音,立刻不由得的就是一呆!

就在这时,牛犇犇也不管他的紫金降魔杵了,飞身就闪开了!

白皛皛化出一道白光,拉开金雕‘射’日弓对准那畜生的独眼就是一箭!

凶兽蜚虽然乍听这种‘迷’离之音,虽然觉得心昏意‘乱’,但它乃是异兽,这曲子是杀不死它的,也只是能令它行动刹那间变缓罢了!

一道白光‘射’向了它,那凶兽蜚心中明白,急忙喷出一股烈焰,迎向了皛皛‘射’来的白光!

就见那股烈焰,犹如一道火龙一般,不断的在这畜生的嘴中喷出,正好迎住了那道白光!

凶兽血盆大口一张开,被它咬住的紫金降魔杵也随着落下,往下面的水中落去。

牛犇犇急忙念动法诀,将降魔杵召回。

单说那道白光,虽然是气箭,虽然是白皛皛的真气所化,但却是用金雕‘射’日弓所发,异常的凌厉!

若是真的能‘射’中这畜生的独眼,必然能‘射’瞎。

但虽然这一箭十分的凌厉,想要‘射’到这畜生的眼前,那也是不能!

这一道道烈焰,不断的在这畜生的嘴里喷出,这道气剑仅是穿过了两丈长的烈焰,就已经被破!

白皛皛大吃一惊,暗叫厉害!

白皛皛一箭没有凑效,而这时候,洪天福大吼一声,空中头下脚上,抡起开天辟地神斧就剁向了牛颈!

凶兽蜚虽然被这突如其来的‘迷’离之音所‘惑’,反应迟慢,但这生死攸关之刻,那畜生也是大惊,一声怒吼,急忙将尾巴甩起,想用尾巴架开这致命的一斧!

但它尾巴刚刚一动,洪袖儿早就做好了准备,急忙祭出了一条红袖,就见那条红袖好似一条毒蛇一般,正好缠住了那畜生的尾巴!

洪袖儿用尽力气,使劲的拉住了尾巴,而楚桂儿也急忙上去帮着袖儿一起拽住了红袖,白莲也一样,立刻上去帮忙,一起拖住了红袖!

三个姑娘好似拔河一般,拼命的拽住了这条长尾!

哞……

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那只凶兽蜚怒吼一声,使劲一甩尾巴,将三个姑娘拖的都飞了起来!

白莲一见不好,急忙念动法诀,将随身所带的六片碧叶青莲飞轮祭出,六片飞轮化作一道道碧‘色’的光,一起就朝着那条尾巴斩了下去!

白莲的碧叶青莲轮,就好似荷叶一般,圆圆的,绿绿的,足有一尺方圆,就好似一面铜锣一般的大小,但这飞轮十分的锋利!

就见那六片飞轮,齐刷刷的正好劈了进去!

但这条巨大的尾巴实在是太粗了,也太结实了,这飞轮虽然劈进了尾巴中,但竟然未能将它的尾巴劈断!

这六片飞轮,都仅是劈进去了不到一半,就卡在了尾巴中了!

白莲大惊失‘色’,想要召回飞轮都不能了,没有办法,三个姑娘拼了命的拽住了尾巴!

三个人被‘荡’在了空中,跟这条尾巴正僵持不下,牛犇犇急忙也飞了上来,四个人一起拖住了尾巴!

而四个人依旧拖不住,但也令这尾巴慢了好多,那尾巴始终没有甩过去!

开天辟地神斧终于劈了下来!

那凶兽蜚躲避不及,那一斧头正好斩在了牛的躯体之上,并没有砍在蜚的颈上!

这一斧可谓是砍歪了一点,并非是洪天福砍歪了,而是这畜生猛地一窜,所以,往前移动了三尺,这才劈歪了!

咔嚓!

一斧斩在了凶兽的脖颈后的三尺地方,虽然斩了进去,但仅是斩进去了三尺深,斧头也被卡在了这畜生的骨头中了!

洪天福大惊,虽然劈中,但却没有凑效,急忙将斧头往外拔!

噗……

一股股鲜血在凶兽的伤口处‘射’出,‘射’的洪天福全身都是鲜血了!

而三个姑娘则随着尾巴在空中‘荡’来‘荡’去的!

哞……哞……

那畜生忽然发出一声声撕心裂肺的怒吼声!

正当几人正在纠缠不下之际,‘玉’霄早就瞅准了时机,正在几人合力对付凶兽之际,‘玉’霄‘嗖’的飞出,就钻入了这畜生的肚子下了!

‘玉’霄飞到这畜生的肚腹下,双剑并在一起,狠狠的就往上捅了进去!

噗!一声闷响,双剑齐柄而没,没入了这畜生的肚腹内了!

这畜生虽然凶猛,但肚腹依旧是最薄弱的地方!

肚腹上是没有骨头的,虽然皮足有三寸多厚,这厚厚的肚皮,虽然像皮鼓一般的结实,但就算再结实,这宝剑这么锋利,也抵抗不住,更何况这是两把神剑了!

‘玉’霄的双剑可谓是毫不费力的就刺了进去!

‘玉’霄一刺进了这畜生的肚子内,立刻就往牛尾处飞去,双剑刺进这畜生的肚子内,往前飞去!

嗤嗤嗤嗤嗤……

嗞嗞嗞嗞嗞……

随着‘玉’霄往前飞,就见那畜生的肚子上,立刻被从中间给割开了一个大口子,一道血线隐现,顿时,一丝丝鲜血‘激’‘射’而出……

这畜生足有三丈多长,肚子也有两丈长,而‘玉’霄就在它的肚子上给割开了一个两丈多长的大豁口,整个的将它的肚皮给割开了!

不但这样,‘玉’霄的双剑约有四尺长,已经深深的刺了进去了,不但连肚皮给割开,就连这畜生肚腹内的肠子都给割断了!

再看那被割开的肚皮,不住的喷‘射’着鲜血,当‘玉’霄飞到这畜生尾部的时候,豁嚓一声,这畜生肚腹内的心肝脾肺肾,大肠小肠中肠,立刻一股脑的都从开了的肚皮中滑了出来,一股股鲜血好似雪崩一般,顿时喷‘射’而出!

‘玉’霄晶莹剔透的水晶泡泡,立刻整个的被染成了血红‘色’!

‘玉’霄一招得手,立刻往下沉去,跟着飞上了半空,然后将什么也看不见,已经被鲜血染红了的水晶泡泡破开,从中钻了出来!

哞……哞……

凶兽蜚狂吼不断,就觉得肚腹剧痛不已,比被砍中那一斧头还要痛!

蜚甩动着尾巴,狂吼一声,挣扎不已!

三个姑娘和犇犇根本拖不住那条又粗又长的尾巴,好似‘荡’秋千一般,被甩的‘荡’来‘荡’去!

‘玉’霄看的清楚,急忙飞上去,双剑照着甩动的尾巴狠狠的剁去!

咔嚓!

那条尾巴被剁成了两半,三个姑娘和犇犇拽着血淋淋的断尾,就飞上了青天!

而洪天福刚刚拔出了斧头,那头凶兽就扑了上来!

‘玉’霄大叫道:“洪伯伯,快跑!”

洪天福知道这畜生发了狂,急忙化作一道光就逃!

曲仙儿和白皛皛也大惊失‘色’,也急忙飞身就逃!

就见那凶兽,狂吼不已,已经发了狂,这就要追赶众人!

令众人惊恐的是,那凶兽的肚腹内血淋淋的,竟然拖住一串串血淋淋的肠子,那一串串的肠子,就挂在那畜生的肚腹内,‘荡’在空中,肚腹内,鲜血依旧不断的喷洒着!

众人看的惊悚不已,知道这畜生发了狂,必然拼命,根本抵御不住,吓得急忙纷纷就逃!

可是‘玉’霄却没有避开,一见这畜生要追杀众人,‘玉’霄飞了过来,大喝道:“畜生,是我给你开的膛,有本事来追我!”

凶兽蜚也不知谁下的毒手,但心中却明白,中了暗算,‘性’命休矣,这畜生虽然是动物,但被开膛破肚,也知道必然活不成了。

虽然它不懂‘玉’霄的话,但其他人都躲得远远的,只有‘玉’霄离着它最近,就将这一团怒火都发泄在了‘玉’霄身上!

凶兽蜚狂吼一声,奔‘玉’霄就扑来!

“霄哥哥,快逃!”

几个姑娘失声惊呼,但就见‘玉’霄,并没有往天上飞,而是化作一道光,就扎入了脚下的洪水内!

脚下的洪水内,依旧旋转不已,漩涡依旧在转着,‘玉’霄化作一道光,就‘射’入了漩涡的中心位置!

‘玉’霄双剑在前,劈开一条水路,就‘射’入了水中!

那凶兽蜚焉能放过‘玉’霄,如今已经发了狂,就算是火海刀山,它也必然追杀!

‘玉’霄前脚刚飞进去,这凶兽紧追着‘玉’霄也‘射’入了水中,跟‘玉’霄离着仅有一丈多远!

众人吓得面如土‘色’,一见‘玉’霄消失在漩涡中不见,一个个都吓傻了!

但‘玉’霄入水了,消失在水中,根本看不见人了,只能看到不住旋转的漩涡……

忽然间,就见一道白光冲天而起,‘玉’霄从前一个漩涡内钻了进去,却从另外一个漩涡内破水而出,飞上了半空!

‘玉’霄刚飞上来,再看那只凶兽蜚,也‘露’出了牛头,但却没有飞出来!

这漩涡是‘玉’霄自己做的,虽然漩涡吸力很大,‘玉’霄却知道漩涡怎么破,薄弱点在哪里,所以,‘玉’霄飞下去是从漩涡的中心‘射’进去的,飞到了底部,这才从水底钻入了另外一个漩涡的中心中,然后从另外一个漩涡的中心飞了出来。

那只凶兽虽然是随着‘玉’霄飞进去的,但乃是庞然大物,哪里能像‘玉’霄这般的灵活,而且,这漩涡是‘玉’霄做的,对他自己,吸力定然小了好多,可是对于别人,这漩涡吸力的可怕则不言而喻。

‘玉’霄飞了出来,可是这畜生虽然发了狂的穷追,但到了另外一个漩涡中,就被卷住了,虽然这畜生发了狂,极其的凶猛,虽然钻到了水面,但却无力摆脱漩涡的吸力了,所以,立刻被漩涡缠住,随着漩涡旋转了起来!

哞……哞……哞……

那凶兽狂吼不已,依旧在漩涡内拼命的挣扎,终于,被漩涡卷了进去,咕嘟咕嘟的喝开了水,立刻连叫都叫不出声了,只能无可奈何的随着旋转了。

再看那个漩涡,整个漩涡都被鲜血染成了血红‘色’!

这畜生被开膛破肚,被水这一浸,所以水立刻变红了。

众人看的惊悚不已,胆颤心惊!

‘玉’霄飞了出来,落在了一朵白云上,坐在了云彩上不住的喘着粗气。

再看‘玉’霄,全身上下都是血水了,**的身上,淡淡的血迹,依旧在流着。

众人纷纷围了上来,前来查看‘玉’霄的伤势。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