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52章 妖兽3

第二百五十二章 妖兽3

三个姑娘拖着长长的尾巴,废了半天劲,白莲才将自己的碧叶青莲轮在牛尾中取出来,洪袖儿也抖开了红袖,几个人前来看‘玉’霄。-叔哈哈-

众人可吓坏了,‘玉’霄飞入了汹涌的漩涡内,众人本以为‘玉’霄肯定出不来了,没想到,‘玉’霄依旧在漩涡内钻了出来,这才放下了心。

“霄哥哥,你有没有事?”

“你怎么样了?”

‘玉’霄摆摆手,苦笑道:“我没事,好险好险,差一点被这畜生追上。”

若不是‘玉’霄水‘性’‘精’通,哪里能逃得过这畜生的追杀。

三个姑娘关心的围在‘玉’霄的身边,查看着‘玉’霄的伤势,只见‘玉’霄,除了身上**的之外,其余根本就没有受伤,只是由于被凶手追杀,在水中这一阵飞驰,故此才累的真气不济罢了。

‘玉’霄喘了半天气,不理几人,然后盘膝坐在了白云上,运用玄功,将天地苍穹剑的热量导入体内,抵御那**的寒气。

片刻之间,就见‘玉’霄身上冒起了白烟,转眼间,他**的衣衫就被烘干了。

刚才‘玉’霄由于仓促,并没有化出水晶泡泡钻入水中,也没有化出护体冰罩罩在身上,故此全身湿透。

这么冷的天,衣服全湿透,当然寒冷极了,但‘玉’霄却有功夫在身,又有两把神剑在体内,热了就引入神剑的寒气,散于四肢,五脏,冷了就将热气导入,散于全身,驱逐寒气,所以,这‘阴’阳二气一调和,不管怎么冷,也难伤他分毫。

‘玉’霄收了功,哈哈一笑,捏住了在一边楞呆呆看着他的白莲的鼻子,笑道:“大嫂,现在明白了,我的任务比你们重吧,如今不怪我不干活了吧。”

白莲照着‘玉’霄的手就拍,嗔道:“讨厌,拿开你的爪子,刚才你怎么不让那头牛给吃了呢,哼!”

‘玉’霄哈哈笑道:“什么什么?大嫂问我饿不饿,喜欢吃什么呀,等会要给我做饭呀,哦,多谢多谢,我最喜欢吃烤笨牛了,等会你把你的宝贝大笨牛烤熟了就行了。”

白莲气的照着‘玉’霄的头重重的拍了一下,嗔道:“又来啦!懒得理你,哼!”

曲仙儿抿嘴一笑,轻轻道:“好了,霄哥哥,不要玩了,你快休息休息,等等咱们再去对付别的。”

‘玉’霄道:“我没事了,不过就是被那畜生紧追不舍,累的,至于给它开膛破肚,倒是没累着。”

白莲嘟囔着骂道:“你可真够狠的,真是心狠手辣,这么残忍的事你也做的出来,你真不是好人。”

‘玉’霄道:“怎么?我狠呀?我若是不狠,那大嫂恐怕就被当点心给吃了,这就叫不毒不狠非丈夫,我已经先礼后兵了,是它们不听的,若是大嫂有什么良策对付它们,那就请大嫂驯服它们,让它们听你的话吧,不杀更好,只可惜,你可没这么大的本事,我发现,尼姑的弟子,跟尼姑一样,都是假正经,真虚伪,装善人。”

白莲骂道:“你!我不过说一句,你就骂我一大堆,你这臭小子,欠揍?”

牛犇犇沉声道:“莲妹,不要说了,霄大哥并没有做错,你怎能说他心狠手辣呢?”

白莲自知语失,但她一向在佛‘门’,杀生的时候真不多,而且‘玉’霄这种杀生的手段,令她看了触目揪心,内心承受不住,差一差都呕吐了,只是说说罢了,内心其实也并没有怪‘玉’霄。

而且刚才,那凶兽的凶猛她也见到了,若是不像‘玉’霄那种办法,跟这畜生硬拼的话,还不知打到什么时候,一个不慎,甚至会丧生在这凶兽的手下了。

但白莲哪里能认错,白了牛犇犇一眼,嗔道:“你就知道帮他,哼,不理你们了!”

‘玉’霄哈哈笑道:“喂,你应该这么说,哼,你就知道帮他,你娶他吧,叫他跟你过一辈子吧,不嫁给你了。”

白莲被逗得扑哧一笑,嗔道:“臭无赖,你这张臭嘴真可恶,有机会,我撕烂你的嘴。”

‘玉’霄微笑道:“好呀,你撕呀,撕烂了我的嘴,看我六个宝贝能饶了你,我的六个宝贝,还要指着我的嘴亲她们的小嘴呢,还要指着我的嘴给她们说笑话呢。”

楚桂儿吃吃直笑,嗔道:“行啦,就你话最多啦,人都说,好男不跟‘女’斗,你就偏偏是跟‘女’斗,你算什么男人呀?”

‘玉’霄笑道:“喂,做好男人有什么好呀?做好男人,一辈子都娶不到老婆,多寂寞呀,所以,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女’人呀,就是贱骨头,就像你们一样,就因为我坏,才贱的爱我,哈哈哈……”

“你!臭‘玉’霄!”

“姐姐,打他!”

三个姑娘嘤咛一声,又被气着了,三人嬉笑着对着‘玉’霄一阵掐扭。

洪天福一见宝贝‘女’儿又跟宝贝‘女’婿闹在了一起,暗暗的骂道:“嗨,我的宝贝袖儿,就是被这臭小子的一张嘴给骗去的,这也难怪,我若是‘女’人,我都难免动情了,唉,命呀,冤孽……”

洪天福咳嗽了一声,洪袖儿一时高兴,忘了父亲的存在了,不由得脸一红,不再闹了。

其实不奇怪,‘女’人就这样,一嫁了人,心中就只有丈夫了,双亲的地位在她们心中就大减了,这也就是为什么都不喜欢生‘女’孩的缘故之一了。

这就叫‘女’生外向,早晚是别人家的,生‘女’孩,是给别人家养的,辛辛苦苦养了二十年的闺‘女’,结果,成了别人生儿育‘女’的工具了,如此赔本买卖,谁想做?

但生男生‘女’全看命和运气,根本没有办法,而且,生了‘女’孩,总不能生下来就掐死吧,所以只能养着,而养大了后,总不能一辈子不让‘女’儿嫁人吧,所以,只能嫁给别人,这都是无可奈何的事。

洪袖儿脸微微一红,轻轻道:“好了,霄哥哥,不要胡闹了。”

洪天福咳嗽一声,叹道:“唉,人都说,娶了媳‘妇’忘了娘,这是对‘女’人说的,其实还有另外一半话呀,嫁了丈夫忘了爹,有人呀,只问丈夫受没受伤,却一句话不问老爹,唉……”

洪袖儿嘤咛一声,又羞又臊,急忙来到父亲面前,亲昵的挽着父亲的手臂,撒娇道:“爹爹,你就会取笑人家,人家看到你没受伤嘛。”

洪天福道:“我没受伤,难道我就不气喘?也没看到有人给我捶背,却给他捶背去了。”

洪袖儿娇声道:“那……那‘女’儿现在给你捶捶行了吧。”

洪袖儿满面娇羞的给父亲轻轻的捶着背,洪天福心满意足的笑了。

洪天福微笑道:“罢了罢了,我不说,也不管我,可见,‘女’生外向,‘女’大不中留呀。”

‘玉’霄哈哈笑道:“我说老丈人,所以说嘛,生‘女’孩不好嘛,当时呢,生下了袖儿,你一见是‘女’孩,你就该抓住袖儿的小‘腿’,抡起袖儿就往地下摔,摔死再生,若是再生下‘女’孩,还摔死,你三摔两摔,老天爷一见你这么心狠手辣,不忍心再看到你摔死孩子了,所以,迫于无奈,只好让你生男孩了,这主意多妙呀。”

可把洪天福父‘女’给气坏了,也把其余的姑娘气坏了,洪天福骂道:“你这臭小子,要摔,先摔死你,袖儿,给我抓住他,看我不打他屁股。”

洪袖儿嘤咛一声,羞臊无比,嗔道:“凌‘玉’霄,你这个臭不要脸的!”

曲仙儿和楚桂儿一听这话,早就嘤咛一声,抓住了‘玉’霄,三个姑娘将‘玉’霄按在了白云上,洪袖儿咯咯笑道:“爹爹,快来打,气死人啦。”

曲仙儿嗔道:“叔叔,打他一百鞋底,叫他这么坏。”

楚桂儿道:“狠狠的揍,这坏蛋一天不打,就上房揭瓦了。”

三个姑娘一边说,一边伸出白‘玉’一般的小手就打着‘玉’霄的屁股,‘玉’霄连连叫道:“喂,谋杀亲夫啦,救命呀,你们想杀了我改嫁呀?那也要我给你们写完休书才行嘛,你们现在杀了我,没有休书,你们嫁不出去呀,你们傻啦?”

“你还敢胡说,打你,臭无赖。”

“还敢不敢了……”

洪天福又笑又气,伸出手照着‘玉’霄的屁股啪啪啪的也打了几巴掌,笑道:“好了,你姐妹三个好好的打吧,这小坏蛋,比小时候还坏了,真该揍。”

白莲被逗得咯咯笑个不停,依偎在犇犇身边,笑了个‘花’枝‘乱’颤。

洪天福也裂开大嘴哈哈的笑了,这宝贝‘女’婿也太可爱了,虽然淘气一点,但的确是讨人喜欢,自小就这么逗人喜欢。

三个姑娘闹了一会,曲仙儿推了推‘玉’霄,嗔道:“霄哥哥,别玩了,咱们商量怎么杀另外的两个妖兽吧。”

‘玉’霄坐了起来,微笑道:“下一个,还是这个办法,我之所以叫悠悠她们引开它们,隔着这么远,就是怕这些畜生看到我怎么杀的它们,它们有了防备,洪伯伯,刚才你那一斧头怎么砍的?差一点就被你误事。”

洪袖儿嗔道:“你讨厌,为什么怪我爹爹?”

洪天福道:“我怎知那畜生忽然往前窜了出去?”

‘玉’霄道:“所以说你笨,人家虽然是动物,又不是傻瓜,能等你砍不躲?”

洪袖儿拧住了‘玉’霄的耳朵,嗔道:“你说谁笨呢?没大没小的,敢说我爹爹,讨打!”

‘玉’霄伸手就在袖儿的腋窝下咯吱她,袖儿被咯吱着一阵笑,松开了手,笑着去拍打‘玉’霄,嗔道:“讨厌。”

‘玉’霄道:“喂,竟敢帮着你爹说话,去去去,跟你爹过一辈子去吧。”

洪袖儿嘤咛一声,扬起巴掌重重敲了‘玉’霄一下,嗔道:“放你的臭屁,不准你胡说。”

白莲咯咯直笑,道:“好了好了,不要玩了,快行动吧。”

‘玉’霄道:“先别急,我给你们布置一下,洪伯伯,砍的时候,看准了那畜生是想往那去,最好一击毙命,将那畜生的头剁掉,否则,一下砍不死,就没机会了,到时候,就算我给它开膛破肚的杀了它,没有砍掉它的头颅,它一时也不会死,到时候发了狂,那可就危险了,明白吗?”

洪天福答应了一声,道:“知道了,这次一定多加小心。”

‘玉’霄道:“袖儿,看到了没,就是蝶儿跟悠悠斗的那只凶兽,那只凶兽,并没有那么长的尾巴,等会呢,你不要缠它的尾巴,缠住它的后‘腿’,拖住它,明白吗?”

洪袖儿点点头道:“哦,明白了。”

‘玉’霄道:“小白,你先去替一下悠悠,让悠悠来见我。”

白皛皛答应一声,骑着乘黄神兽,手提素白亮银戟,前去替换悠悠去了。

卓悠悠和‘玉’蝶正在双战异兽飞镰,这畜生好不厉害,二‘女’联手,想要击毙这妖兽也是万难,正在跟这异兽周旋,白皛皛就飞来了。

白皛皛道:“悠悠,‘玉’霄叫你呢,快去吧,这里‘交’给我。”

卓悠悠和‘玉’蝶早就见到了白皛皛等三人来了,不由得高兴万分,因为他们都是傲人族的人,也都是幼时最好的朋友。

但又离不开身,无法过来打招呼,就连‘玉’霄计杀妖兽,她们也瞥见了,只是离着颇远,不知道那畜生怎么死的,而且见到‘玉’霄飞进了水中,也是担心的很,但二人离不开,只能心情忐忑的周旋着。

卓悠悠笑道:“白大哥,你来了,多加小心,我看看他叫我什么事。”

白皛皛微笑道:“没事,‘交’给我了。”

于是,白皛皛骑着乘黄和‘玉’蝶联手,跟飞镰周旋起来了。

卓悠悠御剑而飞,飞到了头顶‘玉’霄待着的白云上,来到‘玉’霄身边,就关心的问道:“霄哥哥,你没受伤吧?”

‘玉’霄微微一笑道:“没事。”

卓悠悠看了看牛犇犇和白莲,亲热的打过招呼,就拉着白莲的手说起了话。

‘玉’霄笑道:“来,悠悠,有话等杀退了妖魔,你们姐妹再聊天,你过来。”

卓悠悠哦了一声,问道:“霄哥哥,有什么事呀?”

‘玉’霄道:“悠悠,等会呢,你先不要过去,我让犇犇去跟那畜生周旋,你就做好冰剑,一听到仙儿的箫声,你就‘射’出冰剑,吸引那畜生,你的任务,就是发‘射’暗器,明白吗?”

卓悠悠冰雪聪明,咯咯笑道:“明白了,霄哥哥,你真够坏的,我‘射’暗器,你派别人打它对不对?”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