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52章 妖兽4

第二百五十二章 妖兽4

‘玉’霄微笑道:“是呀,你一‘射’暗器,它必然只看到了你的漫空暗器,想着应付暗器,而仙儿吹箫呢,刹那间,它就被箫声所困,而我又派袖儿、桂儿和白大嫂用红袖缠住它的后‘腿’,让它挣脱不开,洪伯伯呢,就砍它的头,犇犇呢,也可以趁机袭击它,这样呢,它跑也跑不掉,避也避不开,而我呢,则依旧钻到它的肚腹下,给它来一个开膛破肚,这畜生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躲不开我这么多埋伏的。,

卓悠悠乐的咯咯直笑,用‘春’葱一般的‘玉’指轻轻的戳了‘玉’霄一下,笑道:“你呀,可真够坏的,坏的好可爱呀。”

卓悠悠可不像白莲等姑娘一样的心慈面软,卓悠悠可下得去手,而且十分的冷漠,可谓是‘玉’霄妻子中出手最冷漠无情的一个。

她跟雪紫儿差不多,雪紫儿是孤傲,卓悠悠是冷漠,二人都是龙‘女’派弟子中的高手,造诣都很深。

卓悠悠是专‘门’修炼的寒功,最冰最寒的功夫,本就练得心冷手狠,再加上她幼年惨遭巨变,又受过别人的**欺负,所以,悠悠可谓是‘性’子大变,变得冷漠无比,心狠手辣。

但自从遇到了‘玉’霄,卓悠悠又回到了从前的善良,虽然不再那么冷漠无情了,可是,在对付妖魔上,依旧是毫不留情,这一点一点也没变,只要能击毙对付,就算是残忍了一点,在她的心中,这也没什么不对。

‘玉’霄微笑道:“都明白了吧?记住,听我的唿哨声,仙儿一吹箫,你们就立刻一起行动,好了,大家小心。”

卓悠悠拉着‘玉’霄的手,轻轻道:“霄哥哥,你也多加小心,刚才吓死我了。”

‘玉’霄笑道:“放心吧,刚才只是意外,是洪伯伯一斧头砍偏了,若是剁掉它的头,那就不这么危险了,记住,你们大家都要小心,不管得手没有,只是一击,那畜生若是受了伤,反扑,必然会疯狂,大家一击得手,飞身就走,好了,咱们走吧。”

洪天福不由得面‘色’一红,因为刚才的确是失误了,若是如‘玉’霄所说,砍在那畜生的脖颈上,就算那畜生再凶猛,也必然被斩掉头颅,因为,那畜生脖颈虽然有六尺方圆粗细,但脖颈上没有这么多硬骨头,以开天辟地盘古斧的锋利,和他的力气,足矣能斩断,但若是斩在坚硬的骨头上,是不易砍掉的。

就因为刚才一点失误,那畜生没有立刻死去,害的‘玉’霄才身犯险境,引走那畜生,否则,刚才那妖兽发了狂,若是一个躲避不慎,说不定真的有人会被妖兽所伤了。

洪天福暗暗的道:“这次可一定要砍准了,万不能再出错了。”

众人飞到了‘玉’蝶跟妖兽搏斗的上空,洪袖儿、楚桂儿和白莲三个姑娘依旧离开了一段距离,始终离着那凶兽几丈远,等候着时机,然后出手。

曲仙儿和卓悠悠站在了一起,也离开了一点距离,也等待着时机。

洪天福隐身在五六丈高的半空中,只等一声令下,就飞下来一击!

牛犇犇还是前去‘诱’杀,跟那畜生周旋。

‘玉’霄飞到‘玉’蝶身边,轻声道:“蝶儿,你先退下。”

‘玉’蝶道:“那……那牛大哥一个人去?”

‘玉’霄轻轻的咬着‘玉’蝶的耳朵道:“姐姐,放心吧,我都安排好了,犇犇没事的,你先闪在一边就行了。”

‘玉’蝶哦了一声,答应一声,飞到了洪袖儿身边,也在观阵。

白皛皛轻轻一笑,也退开了,只剩下了牛犇犇前去斗飞镰。

这只异兽飞镰也足有三丈大小,也是庞然大物,生的是鸟头、鹿身,褐红‘色’的‘毛’,头上有鹿角,尖尖的嘴,面目真是狰狞的很。

但这飞镰,比起刚才的那凶兽蜚却差了一点,不及蜚的凶猛,可是却比蜚灵活。

牛犇犇飞上去,搂头盖顶就是一杵,砸向了飞镰的头!

飞镰一声怪吼,一闪就躲开了,两只锋利的前爪,就抓向了犇犇!

那爪子锋利无比,五个爪尖好似一把把匕首一般的锋利,若是抓着了人,必然将人能活活的撕碎了!

牛犇犇知道厉害,也不敢招架,急忙驭紫金降魔杵就飞,避开了这一击!

牛犇犇刚避开,飞镰紧接着又飞来,又猛扑了上去!

奇快无比,快若闪电,比之凶兽蜚灵活多了。

那畜生扑了上去,洪袖儿也跟了上去,始终跟那畜生保持着三四丈的距离,等待着‘玉’霄一下令,立刻祭出红袖,缠住你畜生的后‘腿’或者后胯。

牛犇犇大吼连连,飞来飞去,跟这畜生周旋着,约莫打了半柱香的时间,就见那畜生猛地扑来,牛犇犇用手中的降魔杵一架,那畜生的爪子正好搭在了降魔杵上!

没等牛犇犇架开那畜生,‘玉’霄在这个时候下令了!

‘玉’霄就等待着最佳的时机,如今正是最好的时机!

那畜生双爪抓在了降魔杵上,而以犇犇的力气,足矣抵挡一下,如今正是好时机!

没等那飞镰将双爪按下去,‘玉’霄一声唿哨,大喝道:“牛大哥,顶一下!”

牛犇犇大叫道:“放心!”

牛犇犇大吼一声,拼尽所有的功力,并没有飞身避开,而是双手举降魔杵跟那凶兽拼开了力气!

随着‘玉’霄的一声唿哨,曲仙儿急忙吹开了‘玉’箫,一声刺耳怪异的箫声又骤然响起!

随着仙儿的箫声,卓悠悠娇喝一声,一抖手,提前所化好的冰剑漫空飞来,齐‘射’那凶兽的双目!

刹那间,无数点寒星而至!

飞镰正想使劲的按下去,将牛犇犇拍扁了,但就在这时,忽然一阵刺耳的箫声响起,令它听了,不由得就是全身一震,就连灵魂好似都被吹散了一般!

刹那间,飞镰的爪子竟然都差点忘了往下按下去了,不由得就是一呆。

但只是一呆,飞镰就明白了过来,再看前面,无数点寒星‘射’来,直奔自己的双目!

飞镰知道厉害,若是被‘射’瞎了眼睛,那可就完了!

飞镰也是急中生智,急忙猛地一低头,用头上的一排排鹿角,迎向了无数点寒星!

啪啪啪啪啪……

无数点寒星正打在它的鹿角之上,冰剑被撞破,竟然没有‘射’瞎它的双目!

虽然它的鹿角挡住了‘射’向眼睛的冰剑,但卓悠悠的冰剑可不像白皛皛‘射’的气箭那般,仅是‘射’了一支,而卓悠悠一‘射’就是数十支,不但‘射’它的双睛,也‘射’向了它脸上的其他部位!

虽然一部分冰剑被挡开,但依旧有七八支锋利的冰剑正中飞镰的尖嘴!

噗噗噗噗噗……

再看飞镰的嘴上,立刻‘插’满了晶莹剔透、锋利无比的冰溜子!

嗷……一声怒吼,飞镰被‘激’怒了!

这飞镰刚想扑向卓悠悠,猛然就觉得,后‘腿’被什么东西拖了一下,竟然动弹不得!

洪袖儿早就做好了准备,一见飞镰一蹬‘腿’,一条红袖嗖的就飞出,这红袖见风就长,立刻变成了十余丈长,顿时就缠住了飞镰的后‘腿’和后胯了,洪袖儿双手用力,紧紧的拉住了红袖!

楚桂儿和白莲,两个姑娘急忙一起拉住了红袖,三个姑娘就像拔河一般,扯住了红袖!

楚桂儿一见‘玉’蝶在发愣,大叫道:“蝶姐姐,快来帮忙!”

‘玉’蝶如梦初醒,哦了一声,也急忙上前拉住了红袖!

于是,四个姑娘就紧紧拉着红袖拽住了飞镰!

飞镰一见后‘腿’被缠住,哪里能干,而且前有悠悠,后被缠住,知道危险万分,急忙拼命就往前窜!

而四个姑娘就拼命的拉住!

就在这时,洪天福的找准机会,大吼一声开天辟地斧也劈了下来!

而白皛皛,也飞身上前,将素白亮银戟一抖,噗!噗!噗!银戟直刺这畜生,顿时在这畜生的身上给扎了数十个血窟窿!

咔嚓!

洪天福这一次可没有砍歪,正好斩在飞镰的脖颈上,咔嚓一声,就将飞镰的头斩落!

立刻,在飞镰的断颈内,喷出一股鲜血,将前面的犇犇给喷了一身都是鲜血了!

那断头,也朝着犇犇砸去!

犇犇一见不好,急忙飞身就走!

避开了那狰狞恐怖的头,就见那狰狞恐怖血淋淋的兽头,啪嗒一声,就往山谷中落去。

而与此同时,‘玉’霄也得了手!

‘玉’霄依旧跟刚才一样,飞进了飞镰的腹下,双剑就给飞镰将肚子给豁开了!

随着飞镰的头一落掉,几乎是同时,异兽飞镰的肚腹也被剖开,立刻,血淋淋的五脏六腑就一起滑了出来!

虽然将飞镰的头砍掉了,但飞镰的身子一时还没死,飞镰庞大的身子一阵‘乱’动,不断的挣扎着,在空中‘乱’撞!

再看,无头的飞镰,断颈上喷‘射’着鲜血,肚腹内挂着血淋淋滑出来的肠子,就在半空中像无头的苍蝇一般的‘乱’撞了起来!

洪袖儿等四个姑娘,由于紧紧的拉着红袖,被无头的尸体拖得漫空‘乱’‘荡’,四个姑娘失声惊叫,但也无可奈何,只好紧紧的抓住红袖,就好似‘荡’秋千一般,在空中随着无头的血淋淋的尸体盘旋了起来……

不但飞镰的身体一时半刻没死,就连飞镰的头也一样,就见飞镰的头‘嗖’的一声忽然从地上飞起,直奔众人扑来!

牛犇犇看的真切,大吼一声,抡起紫金降魔杵就砸!

牛犇犇抡起降魔杵一阵‘乱’砸,刹那间,将那颗血淋淋狰狞的兽头给砸了个粉碎,变成了一团‘肉’泥!

不过一会的功夫,那无头的尸身也死了,不再‘乱’飞,啪嗒一声,血淋淋的尸体就往雪谷中落去。

四个姑娘被重重的尸体拖着一起往雪谷中落去!

‘嘭’的一声巨响,无头的尸体落在了厚厚的雪山顶,将雪谷内的积雪砸起来足有三四丈高,重重的摔在了石头上!

四个姑娘妈呀一声,急忙飞身而起,各自飞走,松开了手。

四个姑娘刚才吓坏了,一时反应不过来,没有撒开手,而是紧紧的抓住了红袖,现在明白过来了,急忙松开了红袖,这才落在了地上。

四个姑娘都吓的‘花’容惨变,一个个瑟瑟发抖。

这也太可怕了,这凶兽的力气太大,四个人被甩的在空中‘乱’飞,真是吓死人了。

四个姑娘落在了地上,一见血淋淋的无头怪兽,吓得妈呀一声转身就躲开了,接着,四个人纷纷附身呕吐了起来。

这也太惨了,这无头的凶兽,断颈上喷着热血,肚腹内挂着一串串血淋淋的肠子,腥臭味、血腥味直刺鼻孔,四个姑娘实在受不了了,一个个附身呕吐了起来。

四个姑娘呕吐了半天,这才好多了。

她们刚吐完,就传来了‘玉’霄的笑声。

‘玉’霄抚掌大笑道:“哈哈哈,都说‘胸’大无脑,果然不假呀,你们四个‘胸’都这么大,果然是没脑子呀,哈哈哈……”

卓悠悠也咯咯直笑,几个人都落在了雪谷中,笑成了一团。

楚桂儿嘤咛一声,嗔道:“你讨厌,谁……大,没脑了,放屁……”

‘玉’霄哈哈笑道:“说你们没脑子还不承认呀?我问你们,既然我们都已经得手了,你们还死拉着红袖做什么?它都死了,你们不会松开手?你们松开手后,这畜生虽然身子一时没死,但只是一股子劲罢了,只要挣扎一会,就会死翘翘了,到时候,等它死了,落在了地上,你们再前来取回红袖,这不就行了吗?何苦死死的抓住不放,哈哈哈,我明白了,你们是喜欢玩‘荡’秋千呀,哈哈哈……”

四个姑娘脸都一红,暗暗的道:“是呀,真是太傻了。”

但四人都是情急智昏,哪里想到这些,只是想,紧紧的抓住别摔下去就是了。

洪袖儿和楚桂儿嘤咛一声,上去对着‘玉’霄就一阵‘乱’掐‘乱’拧。

‘玉’霄这个笑,照着两个姑娘的‘胸’一人抓了一把,哈哈笑道:“哇,好大的眯呀,果真是‘胸’大无脑呀,哈哈哈哈……”

洪袖儿和楚桂儿又羞又臊,挥动粉拳就去追打‘玉’霄,跟‘玉’霄追逐了起来。

卓悠悠则搀扶起了‘玉’蝶,一见‘玉’蝶,面容惨白,知道‘玉’蝶心中不忍,看不惯这惨烈的场面,故此才呕吐不已。

卓悠悠轻轻的给‘玉’蝶抚着‘胸’口,问道:“好些了吗?”

‘玉’蝶轻轻的点点头,道:“好多了,唉……”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