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53章 射日弓1

第二百五十三章 射日弓1

‘玉’霄哈哈笑道:“喂,咱们是赌博嘛,赌场上无父子嘛,你们到底赌不赌呢?我现在功力只有一半了,这可是你们翻本的好机会呀,这么好的机会你们不珍惜?你们都不敢赌呀。。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

二老相互看看,小糊涂仙道:“不赌不赌,我们早就戒赌啦。”

叶方士笑骂道:“你这死小子,不知道又有什么鬼主意,变着法让我们上当?嘿嘿,没‘门’,就是不赌,气死你,气死你……”

‘玉’霄皱眉道:“唉,不好玩,不好玩,这都不赌?喂,仙儿,桂儿,你俩呢?赌赌吧?”

曲仙儿笑道:“好呀,我们输了怎么办?”

‘玉’霄嘿嘿笑道:“很简单呀,你们输了,今晚上就陪我睡觉,让我好好的舒服舒服,今晚上我就给你们种上种子,给我生个小宝宝。”

两个姑娘嘤咛一声,又羞又臊,小糊涂仙和叶方士就在场,他说这个,那多羞人呀。

两个姑娘对着‘玉’霄又打又敲,娇羞无比。

‘玉’霄皱眉道:“喂喂,这有什么呀?你以为咱们成亲了,人家不知道咱们做什么嘛,其实,谁心里不明白,成了亲的男‘女’,都是光光的……”

两个姑娘嘤咛一声,红着脸就捂住了‘玉’霄的嘴,曲仙儿嗔道:“你……你不要脸……”

楚桂儿嗔道:“无耻……姐姐,打他……”

小糊涂仙和叶方士也有点不自然,二人毕竟是长辈。

虽然‘玉’霄说的不错,每个成亲的男‘女’晚上做什么,谁心里都明白,可是那有他这么坏的说出来的,但‘玉’霄偏偏就喜欢这么捉‘弄’人,因为他喜欢看她们娇羞的可爱模样。

‘玉’霄嘿嘿笑道:“唉,虚伪呀,虚伪,你们这些人呀,就是虚伪,成了亲后,非要装作正经,好似告诉人家,我们虽然成了亲了,可是我们依旧是处‘女’,我们只在一起睡,却连手都没拉过,哈哈,可笑死啦,哈哈哈……”

两个姑娘嘤咛一声,红着脸就咯吱‘玉’霄,白莲也羞的粉面通红,心里骂‘玉’霄真是坏死了,专‘门’拿这种事来羞人。

‘玉’霄哈哈直笑,笑问道:“喂,那你们到底赌不赌呀?这样吧,我输了,你们强x我,我陪你们睡觉,我赢了,我强x你们,你们陪我睡觉,赌不赌呀?”

“赌你个大头鬼!你滚……”

“放你的臭屁……还敢说……”

小糊涂仙喃喃道:“咦,这赌注有什么不同吗?好像是一样的吧。”

‘玉’霄哈哈笑道:“谁说一样,我输了,她们强x我,是我不愿意,我是被动的,我赢了……哎吆……不说啦,不说啦,还不行……”

两个姑娘实在是羞臊不已,一起咯吱着‘玉’霄,还一起咬‘玉’霄。

曲仙儿拧着‘玉’霄的耳朵,嗔道:“不准你再说,再说,我们翻脸了,哼!”

楚桂儿道:“哼!到时候,咬死你!”

‘玉’霄苦笑道:“你们什么时候学会咬人了,怎么不跟人学,专‘门’跟……”

“嗯……你还说,打你……”

‘玉’霄问道:“哈哈,那还赌不赌呀?”

两个姑娘都将头一甩,哼了一声道:“才不赌,哼!”

“不跟你玩,不要脸!”

‘玉’霄长叹道:“唉,可叹我凌‘玉’霄,上天下地,宇宙中赌博就没人能赢了我,唉,站在最高处,做天下第一的滋味可真是孤独呀,寂寞呀,你们就不能赢我一局吗?”

两个姑娘和二老相视一笑,一起对着‘玉’霄呸了一口。

曲仙儿咯咯笑道:“呸!才不中你的计,‘激’将法也没用。”

小糊涂仙道:“你的当我们上的够多了,想叫我们上当,做你的梦吧!”

‘玉’霄道:“喂,牛大嫂,你赌不赌呀?”

楚桂儿赶忙道:“白姐姐,别理他,他坏死啦,不知道又有什么鬼主意捉‘弄’咱们呢。”

白莲呸了一口,笑道:“呸!跟你赌?你不配!”

‘玉’霄道:“喂,你是不敢吧。”

白莲气道:“放屁!谁不敢?”

“那为何不赌?”

楚桂儿一个劲地眨眼,白莲嗔道:“我不愿意跟小狗赌,明白啦?哼!”

‘玉’霄长叹一声,道:“嗨,玩的真没劲,这都不敢赌,唉……”

曲仙儿咯咯笑道:“你省省吧,没人再上你的当了。”

楚桂儿笑道:“你有办法就快想吧,这时候,你还有心情玩?”

‘玉’霄皱眉道:“唉,没办法,叫他们再玩会吧,什么时候把老牛给吃了,等有人做了寡‘妇’,我再想办法吧。”

白莲气的狠狠的呸了‘玉’霄一口,嗔道:“呸!亏牛大哥拿你做朋友,没想到你这么坏呀。”

‘玉’霄嘿嘿笑道:“老牛死了多好,白嫂子,你这么年轻,早点改嫁嘛,老牛死了,你就做我第九个小妾,放心吧,虽然你又丑、又臭、又野蛮、又泼辣,虽然是‘女’人中最差劲的‘女’人,但看在牛哥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的娶你做第九小妾吧,反正‘女’人这东西,是娶一个也是娶,娶两个也是娶,这就叫一只羊也是赶,两只羊也是放嘛。”

三个姑娘气的嘤咛一声,几乎一起跳了起来。

三个姑娘围住‘玉’霄,就是一阵‘乱’拧、‘乱’掐、‘乱’敲。

白莲羞臊无比,边掐着‘玉’霄,边骂道:“放你的臭屁,你这臭无赖,打死你……”

曲仙儿嗔道:“好呀,你这小‘色’鬼,有我们这么多姐妹,你还要娶,真不要脸。”

楚桂儿嗔道:“你无耻,连牛大哥的妻子你也戏耍,你还要不要脸了,叫你胡说,打死你,打死你……”

二老在一边笑成了一团,鼓掌叫好道:“打的好,使劲揍,打得好,打的妙……”

三个姑娘收拾了‘玉’霄一阵,忽听脚下正在厮杀的洪袖儿气的大骂道:“喂,凌‘玉’霄!大家都在玩命,你却在哪里玩?你这小‘混’蛋!”

卓悠悠也骂道:“喂,你们玩的真开心呀,还不快想办法,就知道胡闹!”

‘玉’霄哈哈笑道:“喂,你们这么多高手,都不是对手呀?咦,我都替你们脸红。”

洪袖儿气的嘤咛一声,道:“几位哥哥,姐姐,我去去就来,我先揍他一顿,回来再帮着大家。”

洪袖儿不再跟妖兽周旋,而是飞到‘玉’霄身边,对着‘玉’霄又是一阵‘乱’打‘乱’敲,嗔道:“你玩够了没,这时候还玩?那畜生这么厉害,你就算不帮着大家一起打它,你也不该在这胡闹。”

‘玉’霄苦笑道:“喂,那我该怎么办?你们这么多高手都在下面呢。”

洪袖儿嗔道:“还胡闹什么?你不是主意多吗?还不快想个主意除掉这畜生?”

‘玉’霄叹道:“你以为我神仙呀?哈哈,不过,这样吧,你们三个呢,若是一起亲亲我,叫我声好哥哥,那我就想出办法了,这个条件不过分吧。”

洪袖儿呸了一口道:“就会提条件,不要脸!”

楚桂儿拽了她一下,吃吃笑道:“他这主意不错嘛,咱们就依他,他若是做不到,再打他,看他有什么话说。”

楚桂儿也不害羞,吃吃笑着,抱着‘玉’霄的头就在‘玉’霄的脸颊上亲了一口,故意娇声道:“好哥哥,亲哥哥,这样你满意了吗?怎么,一个‘吻’不够呀,那我再多亲你几口……”

楚桂儿说罢,也真是够顽皮的,抱着‘玉’霄的头就不住的亲着,再看‘玉’霄脸上立刻印着了几个淡淡的口红印。

‘玉’霄失声道:“去去去,我的天,‘女’人真要不要脸不知羞了,这么可怕呀。”

楚桂儿咯咯笑道:“你不是喜欢嘛,亲够了没?不够我再亲。”

‘玉’霄赶忙去推她,连连道:“好了好了,我的天,唉,‘女’人还真不能太主动了,真是吓死人了,你这那是‘玉’‘女’的形象,简直就一个当‘妇’嘛。”

楚桂儿乐的咯咯直笑,道:“喂,什么什么,你说我又清纯又可爱呀,简直就是一个贤妻呀,谢谢夸奖……”

‘玉’霄照着楚桂儿就吐了一脸的口水,道:“我呸!不要脸,无耻!”

楚桂儿也真是淘气,故意擦擦口水,笑道:“什么什么?你说我又温柔又体贴,又乖又懂事,真是乖乖‘女’呀,哎呀,谢谢,谢谢啦,多谢你的礼物……”

大家被逗得哈哈直笑,白莲悠悠笑道:“唉,这就叫恶人自有恶人磨呀。”

曲仙儿和洪袖儿也是这么淘气,一见姐妹这么做了,两个姑娘也撒开了娇,嘤咛一声,仙儿在左边,袖儿在右边,两个姑娘就开始亲‘吻’起‘玉’霄来,更可笑的是,两个姑娘一个比一个亲的猛。

‘玉’霄失声道:“好了,好了,天呀!这什么世界呀?‘女’人怎么都这么不要脸呢?‘女’人要都这么样,我们男人还怎么活呀……”

洪袖儿使劲在‘玉’霄脸颊上吸了一口,立刻留下了一个淡淡的红‘色’的口红印,然后咯咯笑道:“什么什么,你说世上最可爱的就是我们‘女’人呀,‘女’人都这么可爱,你们男人就享福了呀,哎呀,多谢多谢,我替全天下的姐妹们谢谢你夸讲……”

曲仙儿咯咯笑道:“什么什么,你还想让我们多亲几下呀,那好吧,再赏你几个‘吻’……”

‘玉’霄也被她们气着了,‘玉’霄伸手就咯吱两个姑娘,笑骂道:“死丫头,学的倒‘挺’快的……”

曲仙儿吃吃笑道:“拜你所赐,多谢指教。”

楚桂儿笑道:“名夫出高妻嘛。”

洪袖儿笑道:“喂,玩够了没?哦,对了,是不是还要管你叫几声好哥哥呢?快,桂儿,你叫的最好听了,你先叫。”

楚桂儿吃吃笑道:“我最喜欢叫好哥哥了,好哥哥……‘玉’霄哥哥……”她一边故意娇滴滴嗲声嗲气的叫着,一边还像小‘女’孩那般的撒娇的摇晃着‘玉’霄的手臂。

‘玉’霄俯下身,装作要吐的样子,苦笑道:“天呀,别恶心我了好不好?我服了你们行了吧?”

楚桂儿掩嘴笑道:“那你是不玩了?”

‘玉’霄道:“还玩什么?再玩下去,是我玩你们,还是你们玩我呀,好了不玩了,袖儿,你去把小白、悠悠、蝶儿他们三个叫来。”

洪袖儿失声道:“喂,那我爹呢?人这么多都难以应付,这么危险,你留下他们三个对付那妖兽?”

白莲也道:“那牛哥呢?你留下他们三个对付这畜生?喂,你公平点好不好?牛哥哥出什么事,我可找你算账。”

‘玉’霄哈哈笑道:“怕什么?你爹又死不了,再说了,你牛哥死了就死了吧,你不用怕嫁不出去……”

没等他说完,楚桂儿捂住了‘玉’霄的嘴,嗔道:“喂,你还胡闹是不是?”

‘玉’霄拿开桂儿的‘玉’手,皱眉道:“喂,能怪我呀?元帅下命令时,谁‘乱’问的?你们问我,我还没找你们算账呢,你们问我为什么,我不是解释解释吗?”

洪袖儿嗔道:“好吧,我不问了,你可快着点,我爹爹要是出了什么事,我饶不了你,哼!”

白莲也道:“牛哥哥出什么事,我掐死你,哼!”

‘玉’霄道:“喂,放心吧,他们坚持一会就好了,快去将他们三个叫来见我,袖儿,你也回来,叫他们三个先应付着。”

洪袖儿答应一声,驭红袖飞向了‘激’战的几人。

洪袖儿大叫道:“喂,白大哥,‘玉’蝶姐姐,臭悠悠,臭‘玉’霄叫你们去一趟,快去吧。”

三人答应一声,知道‘玉’霄又有什么鬼主意了,这是叫去安排,三人急忙飞到了半空中,前来见‘玉’霄。

洪天福喝道:“喂,这畜生这么厉害,叫我们三个对付它?”

洪袖儿满脸歉意,一见父亲在跟妖兽拼命,袖儿叹道:“爹爹,你就放心吧,霄大哥一定有办法的,你们三个坚持一下,不要硬拼,爹爹,多加小心,我们很快就会回来的。”

洪天福气道:“嗨,嫁了丈夫忘了爹呀……”

牛犇犇大笑道:“伯伯,你就放心吧,我霄大哥不会不管的,他这是有了主意了,否则,不会叫他们去的。”

洪袖儿羞的满面通红,但也不好多说什么,也飞来见‘玉’霄。

‘玉’霄一见人齐了,正‘色’道:“小白,等会你先不要参战,你就绕到那畜生的后面去,准备好你的‘射’日神弓。”

白皛皛道:“霄大哥,这畜生这么大,全身坚硬无比,我的气剑是‘射’不死它的呀。”

‘玉’霄微笑道:“你难道只有‘射’日弓,就没有‘射’日箭吗?”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