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53章 射日弓3

第二百五十三章 射日弓3

卓悠悠驭剑就飞,也朝着那道光消失的方向追去。-

‘玉’蝶、曲仙儿、洪袖儿和楚桂儿,四个姑娘几乎同时化作一道光,也追了上去!

单说那只妖兽诸犍,要害虽然中箭,心几乎都炸没了,但这么重的伤却还没死!

那凶兽仰天一声嘶吼,立刻发了狂!

那畜生心中也明白,这么重的伤,伤的又是要害,是必死无疑的了,但怎么被暗算的,它竟然都不知道!

低头一看,‘胸’口被炸开了一个七尺方圆的血窟窿,鲜血咕嘟咕嘟的流着,那畜生痛的狂吼一声,转头一看,看到了刚收箭的白皛皛了!

那畜生心中也明白了**,气的怒吼一声,长长的尾巴甩起,照着白皛皛当头砸去!

白皛皛刚坐稳了身子,还没等收起神弓,那畜生的尾巴就砸来!

就见半空中,一个长约十余丈、好似一个大蒲扇一般的大尾巴就砸了下来!

白皛皛急忙喝道:“快走!

他**的神兽乘黄,也知道厉害,根本不用主人发话,就知道这一击若是被砸中,别说主人,就连自己都被拍成了‘肉’泥了!

乘黄不愧是神兽,虽然这一击来得太快了,但神兽的反应却不慢,化作一道光就往侧面飞去!

嗖……砰……轰隆……

这乘黄也真是聪明,这若是往空中飞高,那不等飞起来,就被砸在了地上了,可是那灵兽不往空中直接飞,而是先往一边飞,躲开这可怕的一击!

就在那间不容发之际,灵兽就飞了出去!

可是灵兽虽然避开了,那条巨大的尾巴正好砸在了山石上,‘砰’的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轰隆一声,山顶上厚厚的白雪就飞上了半空!

再看地上,这一尾巴生生将石头地面给砸出了一条长七八丈,宽三尺,深约有一丈的鸿沟!

碎石被砸的四处‘乱’飞,好似下了一场石头雨!

这一击乃是这凶兽临死前发狂的一击,真是石破天惊!

乘黄避开这可怕的一击,飞身就走!

白皛皛大喝一声,急忙将弓斜背好,摘下素白亮银戟舞动如飞,拨打这些碎石!

叮叮当当,叮叮当当……

白皛皛素白亮银戟舞成了一个圈子,就把‘射’向自己跟自己坐骑的飞石给击落在地!

乘黄飞上了青天,白皛皛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暗叫一声厉害!

那凶兽石破天惊的一击,自己都不知道有没有砸中白皛皛,那畜生砸完白皛皛,将石山给砸出了一道鸿沟,再看那条巨大的尾巴上,立刻布满了血迹,它自己的血迹!

它这么一砸,不顾一切,毕竟尾巴不是铁棍,所以,将尾巴几乎给砸断,尾巴上也有了血迹。

但命都没有了,那还顾得上这伤?

那凶兽仰天一声狂吼,忽然间,猛地将自己白发上张牙舞爪长在头发上的小白蛇全都给撕了下来,然后将那无数的小白蛇往长长的尾巴上一放,对着半空中还没有离开正在观战的索命、洪天福、牛犇犇、叶方士和小糊涂仙等人,猛然一松尾巴!

再看那无数条小白蛇,化作了无数支毒箭,漫空箭雨,就‘射’向了众人!

白皛皛看的清楚,大叫道:“小心啊,这蛇箭有毒!”

嗖嗖嗖嗖嗖嗖……

无数的毒箭,密密麻麻的,排山倒海一般的就‘射’上了半空,好似下了一场箭雨!

在十余丈空中正在观阵的几人,正在发呆,这漫空蛇箭就‘射’了过来!

吓得这几人面‘色’土灰,想飞离避开,已经来不及了!

万般无奈之际,各人使出了平生的解数,开始拨打雕翎!

洪天福大吼一声,左掌拍出,一计劈空掌劈出,紧接着舞动大斧头就拨打着蛇箭!

叮叮叮……一阵‘乱’响,好似爆豆一般,更恰似冰雹砸在了兵器上一般!

洪天福虽然劈空掌发出的气罩劈掉了大部分蛇箭,但还是有一部分没有震落,他虽然舞动大斧头挡住了大部分箭,还是中了几支蛇箭!

噗噗噗……

大约有三四支小白蛇,正好‘射’在了他的‘腿’、手臂之上!

索命用手中的赤血枪一划,化出一道气罩,也挡住了大部分箭,于此同时,也将手中的红枪舞成了一光圈,护住了自己!

叮叮叮叮叮叮……

噗噗噗噗噗!

索命也难以避免,四肢等不是要害之处,也被几支蛇箭‘射’中!

牛犇犇暗叫不好,犇犇可不笨,知道羽箭太多,若是拨打雕翎,也难免被‘射’中,于是,急忙将紫金降魔杵祭在头顶,然后盘旋而坐,双手合十,念动法诀,一招万佛朝宗,再看全身上下立刻‘射’出一道道金黄‘色’的光芒,半空中,好似出现了一尊金佛一般,在金佛的四周,盘旋飞舞着的万道金芒,正是无数的小佛像!

无数的小金佛化作金光也‘激’‘射’而出,迎向了那无数的蛇箭,这一招就叫做万佛朝宗!

不但如此,再看牛犇犇的‘胸’前三尺处,一个五尺方圆的佛‘门’卐字护体真气生出,正挡在犇犇的身前,不断的急速旋转着,护住了犇犇的身子!

砰砰砰……

爆炸声接连不断,空中金光闪烁,血‘肉’横飞!

那无数的蛇箭正好跟犇犇的金佛气罩相撞,顿时,半空中那些小白蛇立刻被炸飞,化作了‘肉’泥!

那些小白蛇虽然厉害,但想要破了犇犇的护体真气,也不那么容易!

牛犇犇并没有受伤,虽然有一部分蛇箭没有挡住,但身前三尺方圆佛‘门’卐字护体气罩却挡住了,飞向犇犇的蛇箭几乎无一幸免,都被炸成了‘肉’泥!

白莲也有法宝,白莲一见不好,急忙将‘插’在鬓角边的那朵白莲‘花’祭出,再看六瓣白莲‘花’的‘花’瓣,迎风就长,围成了一个圈子,就将白莲圈住!

一阵阵轻响,无数的蛇箭被白莲‘花’所阻,都‘射’在了白莲‘花’上了,然后被弹了起来,滑下了半空!

叶方士和小糊涂仙正站在一起,二老也是大惊失‘色’,再要御空飞走避开,根本来不及了!

小糊涂仙可并不糊涂,一见不好,急忙将自己的宝贝葫芦拔开了葫芦嘴,挡在了二人的身前!

叶方士将千丝万缕拂尘一抖,再看拂尘化作了一道屏障,将二人隐在了葫芦后!

就见葫芦内‘射’出一道道金光,也‘射’向了小白蛇!

那无数的小蛇被‘射’中,立刻就被‘射’落,落了下去!

虽然有一部分并没有遮住,但叶方士的拂尘却遮了个严严实实的!

二老也没有受伤,这些人,除了索命和洪天福被‘射’中了几箭之外,其余人各凭着自己的法宝都挡住了蛇箭!

随着漫空蛇箭‘激’‘射’而出,那妖兽狂吼一声,就飞了起来,随着毒蛇箭雨之后,就朝着众人飞去!

“畜生,有本事追我!”

白皛皛大吼一声,骑着神兽手中素白亮银戟一抖,对着那妖兽就是一戟!

噗!噗!噗!

白皛皛一连在那妖兽的肚腹扎了三戟,立刻,在那妖兽身上,又‘激’‘射’出一股血箭!

嗷……那妖兽仰天一声怒吼,半空中一转身,不再去追空中的众人,直奔白皛皛扑去!

白皛皛急忙骑着灵兽就走,往前面飞去!

那妖兽紧追不舍,本来飞不了这么快,但这妖兽受了重创,已经发了狂,也不知哪来来得力气,飞的速度快了十倍!

白皛皛虽然骑着灵兽,但这妖兽居然紧紧追赶,离着白皛皛始终不远!

白皛皛骑着灵兽引开了妖兽,就在无人之处的半空中转开了圈子……

那妖兽也一样,随着白皛皛转开了圈子……

空中的众人这才长出一口气,洪天福和索命却受了箭伤!

‘射’在他们身上的小白蛇根本就是活的,嵌在二人的血‘肉’上就撕咬!

洪天福大喝一声,大手一挥,将那无数的小白蛇都给揪出,给撕成了碎片!

再看被毒蛇咬中的地方,伤口上流出的不是红‘色’的血,而是腥臭的黑水!

好毒的毒蛇!好毒的蛇毒!

洪天福暗叫不好,急忙啪啪啪啪啪,在自己身上的几处大‘穴’上点了几点,封住了全身的血脉,不让毒蔓延。

索命也一样,一咬银牙,将‘射’在身上的小白蛇都给撕成了碎片,也封住了几处要‘穴’。

叶方士和小糊涂仙一见二人受了蛇毒,急忙飞了过来,叶方士从怀中找出了几粒灵‘药’给二人塞进了嘴里,沉声道:“快运功驱毒,这毒蛇极其的毒!”

洪天福和索命落在了雪谷中,盘膝而坐,开始运功‘逼’毒。

叶方士二话不说,在百宝囊中找出了小刀,撕开二人的衣服,将那一块已经变黑了的腐‘肉’给剜掉,直到出现了红‘色’的血,这才长出一口气。

牛犇犇前来看心爱之人,白莲也急忙过来查看犇犇,二人都没有受伤,这才都安下心来,二人也从半空中飞落,前来保护着洪天福和索命。

叶方士沉声道:“快,这里不安全,将他们赶紧背到咱们的地方。”

牛犇犇背起了洪天福,就往那一千多人聚集的山顶飞去。

小糊涂仙和叶方士,架着索命,也飞向了山顶。

二人的兵器就留在了山上,也无暇去拿了。

白莲拿不动那把开天辟地斧,只好留在原地,看护着两件神器。

那杆枪到没有什么重要的,只是那开天辟地盘古斧乃是神器,谁不想得到,牛犇犇让白莲留下看守神斧,他则背着洪天福飞了回去。

牛犇犇将洪天福背回了大营,洪天福喘息着道:“快,快去拿神斧。”

他虽然受了这么重的伤,但依旧放心不下自己的神斧。

牛犇犇沉声道:“放心吧,丢不了,莲妹在那里看护着,我这就去拿。”

叶方士沉声道:“不要说话,快运气‘逼’毒!”

洪天福不再说话,知道这蛇箭的歹毒,虽然吃了灵‘药’,也封住了几处要‘穴’,但若不尽快将蛇毒‘逼’出体外,那后果也不堪设想!

洪天福和索命,在众多弟子的保护下,开始运功避毒,调息着。

牛犇犇则飞了回去,提起那柄开天辟地盘古斧,白莲拿着赤血枪,将两件兵器给二人送了回来。

再看远处的山谷中,那妖兽依旧在追白皛皛,一人一兽就在‘迷’‘蒙’的白雾中盘旋飞舞……

牛犇犇驭紫金降魔杵就飞向了白皛皛,前去助白皛皛。

白莲紧随其后,也随着犇犇而去。

二人刚刚飞近,再看那只妖兽,终于力尽血净,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猛然从半空中跌落,落入了汹涌的漩涡中,消失在漩涡内……

白皛皛长出一口气,擦了擦冷汗。

牛犇犇问道:“小白,你怎么样?”

白皛皛苦苦一笑道:“我没事,唉,这畜生太厉害了,要害受了重创,居然还飞了这么久,唉……但不知霄大哥怎么样了,不知道‘射’到哪里去了。”

白莲也紧蹙黛眉,轻轻叹道:“但愿他平安无事,白大哥,你这一箭究竟能‘射’多远?”

白皛皛叹道:“我也不知道,这乃是神弓,据我估计,若是拉满了弓弦,‘射’出一箭,足矣‘射’几万里!虽然我没有拉满弓,但……但这一箭恐怕最少也要将他‘射’出几十里地……”

白莲失声道:“啊!那……那万一他飞的时候,撞上了大山,那……那可如何是好?”

白莲虽然跟‘玉’霄斗嘴,但内心中根本不怪‘玉’霄,真的将‘玉’霄当作了朋友,而且‘玉’霄是她心上人最好的朋友,而且‘玉’霄又送她一生一世青‘春’常驻,如此恩情,她焉能怪‘玉’霄的胡闹。

更何况,‘玉’霄胡闹根本不是恶意,乃是生‘性’如此,所以,在内心中,白莲虽然嘴上总是说你怎么不快死,但却不想看到‘玉’霄出事。

白皛皛苦笑道:“这附近的大山差不多高,这畜生站立这么高,应该不会有事的,最怕他‘射’在远处的比此处要高的大山上,那……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了。”

牛犇犇叹道:“但愿霄大哥逢凶化吉,他如此的幸运,又这么聪明,一定没事的。”

白莲也轻轻道:“唉,但愿他没事……”

三个人长叹不已,牛犇犇道:“咱们去找找他去吧。”

白皛皛轻轻摇摇头道:“不必,有五个人去找了,咱们还是帮着对付妖魔吧。”

牛犇犇点点头道:“也是,咱们走。”

三个人各自驭法宝而飞,前来帮着别人斗妖魔而来。

再说‘玉’霄,可真是惨透了!

‘玉’霄穿透妖兽的躯体,依旧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子,还是飞了出去!

‘玉’霄就觉得,眼前一片模糊,除了血,就是血了!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