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53章 射日弓4

第二百五十三章 射日弓4

他想要停下急速飞行的身子,根本停不下!

一股巨大的力量簇拥着他,令‘玉’霄想停都停不下来!

但‘玉’霄也真是聪明,虽然停不下身子,可是身上冰罩都被血裹住了,什么也看不见,看不见那该多危险,所以,‘玉’霄一边飞,一边将头上的冰罩给破开了。-

‘玉’霄睁眼再看,不由得连连惊呼!

这速度也太快了,简直比他追日靴的速度都不慢,简直可以跟他龙鱼飞行的速度相提并论了!

眼前,就是扑面而来的薄雾和白云!

除了薄雾和白云之外,更可怕的是无数的枯树!

虽然他在山顶被‘射’了出去,并没有撞上大山,但大山上的枯木却能撞的上!

但‘玉’霄却控制不住这股巨大的力量,别说前面是枯木,就算是一座大山,他也非要撞上去不可!

‘玉’霄的心就是一沉,暗自祈祷道:“爹,娘,在天若是有灵,就保佑霄儿吧,别叫我撞上大山,要是撞上山,那可就完了!”

‘玉’霄一边飞着,双手依旧将剑举在头顶之前,依旧是人剑合一,人即使剑,剑即使人,化作一道剑芒往前面飞去!

一路之上,就听砰砰砰声不断,无数的枯木在前面挡路,立刻被‘玉’霄人剑合一所破,‘玉’霄就破开了一道道枯木,撞出了一条路,就在荆棘中飞了出去!

‘玉’霄耳边呼呼挂风,眼前的白云、薄雾、枯木、大山飞速的往身后疾驰着……

‘玉’霄就保持着这种姿势飞着,也不知飞了有多远,‘玉’霄计算了一下,这一阵疾驰,足足能飞出去了二十里地去了!

‘玉’霄暗暗的叫苦不迭,长叹道:“我的天,这要将我‘射’出去多远呀?小白呀,小白,不是叫你别拉满了弓吗,这乃是‘射’日弓呀,威力该有多大了,难不成,我要被‘射’出去几千里地,才能停下不成?”

其实,白皛皛根本没拉满弓,但就算没有拉满弓,这‘射’日弓的威力依旧会如此之大,想要停下来,简直是太难了,以‘玉’霄这个速度,大约能飞出去百余里地,这才有可能慢慢的停下,这力道才能慢慢的化解。

就在这时,猛然间,‘玉’霄就听到一声龙啸,紧接着,就觉得自己两只小‘腿’被什么东西给叼住了,那东西叼住了他的‘腿’,并没有咬下去,而是紧紧的咬住他的衣衫,边飞边往后拽着……

劲风扑面,快如闪电,‘玉’霄连头都无法转动,但这一声龙啸他是听到清清楚楚,心里明白,这不是天马,就是自己的龙鱼!

‘玉’霄心中暗暗的感‘激’,但他感觉,这一定是自己的天马,因为龙鱼对付血麒麟,也不知飞到哪里去了,除了天马在天上观战之外,龙鱼根本就没看到,除了天马之外,根本没有任何动物这么救他。

果不其然,飞上来的正是‘玉’霄心爱的天马飞飞,而菁菁鸟也紧随其后。

‘玉’霄乃是被‘射’日弓‘射’出来的,速度太快,天马飞飞拼尽了全力猛追,追出了大约二十里地,这才赶上了在前面急速飞行的主人。

这才叼住了‘玉’霄双‘腿’的衣衫,慢慢的拽着‘玉’霄,慢慢的化解这股巨大的力量!

虽然叼住了‘玉’霄的衣衫,但想要将‘玉’霄拽住,都拽不住,就连天马也被拖的往前急速的飞去!

‘玉’霄化作一道光,天马也叼住‘玉’霄,边飞边往后、往上拉着‘玉’霄,让‘玉’霄往前直着‘射’去的方向,慢慢的往空中移动……

就这样,一人、一天马、一神鸟,又足足飞了十余里地!

‘玉’霄的速度这才慢了好多,但劲力依旧很大,依旧是控制不住身子往前‘射’去!

忽然间,‘玉’霄睁眼观看,只见一座大山高耸入云,足有万丈,比自己飞起来的高度还要高三十余丈!

‘玉’霄失声惊呼!

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这若是撞到了雪山上,还不撞个粉身碎骨?

眼看着,离着前面的大雪山还有一里地之遥了,以如今这个速度,无论如何也停不住的!

‘玉’霄拼命的控制着往前飞行力量,想要停下来,根本停不下来!

万般无奈之下,‘玉’霄急的拼命大叫道:“飞飞,快,放开我,自己快走吧!快松口!”

前面就是大山,若是撞在山上,是必然被撞了个粉身碎骨,可若是心爱的天马这样拖着自己,也必然会一起撞了个粉身碎骨的!

‘玉’霄哪里能忍心连累自己的天马也撞死在大山中,所以,拼命的疾呼,让天马松口自己飞走!

但无论‘玉’霄怎么招呼,可是就觉得,身后的天马依旧是死死的不松口,不但不松口,而且发觉天马紧紧叼住‘玉’霄的双‘腿’,就使劲的往后拖……

一百丈……八十丈……五十丈……三十丈……

天马拼命的叼住‘玉’霄的‘腿’,不但用嘴叼住,连两只蹄子都抱住了‘玉’霄的‘腿’,依旧死死的往后拖拽着!

十丈!还有十丈就撞在大山上了!

‘玉’霄拼命的大叫道:“飞飞,快走!快走呀!”

‘玉’霄双‘腿’不停的甩着,想甩开双‘腿’,但发觉,双‘腿’被死死的抱住和叼住,怎么甩也甩不掉!

刹那间,‘玉’霄双目中泪水滚滚而落!

自己心爱的天马,竟然在这最危急的关头,依旧不松开自己,为了救自己,竟然宁愿跟‘玉’霄一起撞山而亡,撞个粉身碎骨!

‘玉’霄如何能不感动,但这可如何是好?

还有五丈了!

‘玉’霄急中生智,急忙将内力‘逼’入双剑之中,怒吼道:“两个畜生,现在不出来,更待何时,给我滚出来!”

‘玉’霄将双剑掷出,掷向了五丈外的大雪山!

随着‘玉’霄将双剑掷出,忽听两声龙啸,再看两把仙剑,刹那间化作了一条银龙,一条赤龙,两条神龙的灵魂赫然出现!

就见两条神龙,猛然间扑下,就缠住了‘玉’霄,将‘玉’霄紧紧的裹住!

砰!轰隆!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雪山上厚厚的积雪被震得簌簌落下,无数的冰雪,就将‘玉’霄连同他的天马一起淹没在冰雪中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两条神剑中第一神龙的灵魂出现了,裹住了‘玉’霄,不但护住了‘玉’霄,也紧紧的将‘玉’霄使劲的拽住!

但虽然如此,‘玉’霄依旧撞在了山上!

‘玉’霄就觉得眼前一黑,就撞在了雪山之上,但觉得,并不怎么疼痛,身子被双龙的灵魂缠着,被拖歪了一些,头避开了,而是身子撞在了山上!

‘玉’霄撞破了冰雪的覆盖层,又化解了不少的冲力,这才啪嗒一声,随着滚滚的冰雪,往山下落去!

就在冰雪中,天马叼住‘玉’霄,从冰雪中冲天而起,破冰雪而出!

再看‘玉’霄身上,两条神龙不见了,依旧是两把仙剑,就见那两把仙剑横在‘玉’霄的身前。

天马叼住‘玉’霄的双脚,‘玉’霄头下脚上就被叼着,随着天马往山顶飞去。

天马展动双翼,飞到了雪地上,将‘玉’霄轻轻的放下,这才趴在了地上,不住的喘着气。

这一次,天马也累坏了,几乎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刚才若不是危急关头,‘玉’霄将两把神剑上两条神龙的灵魂‘逼’出挡了这一下,恐怕天马还拖不住‘玉’霄,恐怕会被一起拖着撞在了大山上,撞了个粉身碎骨!

这也是天马拖着‘玉’霄拽了十几里的路,力量也小了一些,若没有天马拽住‘玉’霄拖了这么远的路,‘玉’霄就算用双剑上的神龙灵魂护一下,也必然被撞了个粉身碎骨!

‘玉’霄简直都起不来了,就躺在雪地上,喘了半天的气,就觉得头昏目眩,就晕死了过去。

‘玉’霄也不知昏死过去多久,大约有半柱香的时间,就觉得,自己的脸颊被一条粗粗的舌头正在‘舔’着。

紧接着就觉得耳边有人在呼唤道:“‘玉’霄,快醒一醒,醒一醒……”

‘玉’霄睁开模糊的双目,睁眼再看,只见自己的天马正用舌头‘舔’着自己的脸颊。

‘玉’霄醒来一见‘舔’自己的正是自己心爱的天马飞飞,而在一边呼唤自己的正是心爱的菁菁鸟菁菁。

刹那间,‘玉’霄觉得百感‘交’集,抱住了天马的脖子,呜呜的哭了起来。

‘玉’霄抚‘摸’着天马洁白如雪的羽‘毛’,呜呜哭道:“飞飞,好飞飞,谢谢你救了我,我杀了这么多动物,你为什么要救我,你为什么这么傻,就让我撞死算了,你何必犯险要救我……”

‘玉’霄伤心不已,也感动不已,更愧疚不已。

他愧疚的是,他双手沾满了血腥,屠杀了许许多多的动物,而在最后危急关头,却是动物救了他!

他伤心的是,人为什么不能跟动物做朋友?为什么非要‘乱’杀动物,斩尽杀绝?

他感动的是,自己的三只灵兽,就跟自己的朋友一般,总是在最危难的关头助自己,这一次,自己的天马在这么危险的关头,依旧跟自己不离不弃,竟然宁愿跟自己一起撞死在山上,也绝不松口离开他!

‘玉’霄感动的泪如雨下,抱着自己的天马,抚‘摸’着菁菁鸟,亲热的不得了。

‘玉’霄轻轻的抚‘摸’着天马洁白的羽翼,轻轻道:“飞飞,菁菁,你们放心,我不会赶尽杀绝的,只要除掉了天魔,报了九位师傅的恩情,对于这世上其他的动物,我不会屠杀的,我只对付妖魔,我绝不会做出‘乱’杀无辜动物的残忍之事的……”

‘玉’霄坐在雪地上,盘膝而坐,开始运功调息一下紊‘乱’的内息。

‘玉’霄坐在雪地上不久,忽听半空中有无数声银铃一般的声音在喊着他的名字……

“霄哥哥,你在哪?”

“霄大哥……”

空中,五个宛如仙子一般的姑娘飞来,边飞边喊着‘玉’霄的名字,来得不是别人,正是‘玉’霄的五个红颜知己,他的五个妻子。

冷‘玉’蝶、卓悠悠、洪袖儿、曲仙儿和楚桂儿,五个姑娘紧随其后的追来,但五人的速度那有这离弦之箭快,而且每一座山都要找一找,故此来晚了。

‘玉’霄足足飞出来三十多里地,一路之上,所碰到的树木,都被‘玉’霄人剑合一给撞了个东倒西歪。

五个姑娘就随着这些被撞断了的枯木痕迹,随后就追着‘玉’霄。

‘玉’霄有气无力,不好应答,菁菁鸟倒是聪明,嗖的一声飞出,朝着五个姑娘飞去。

“菁菁!”五个姑娘惊喜‘交’加,高兴的大叫。

“霄大哥在那?”

菁菁鸟呱呱叫道:“跟我来,跟我来……”

菁菁鸟在前面带路,五个姑娘随着菁菁鸟飞来,一个个惊叫连连,都纷纷扑倒了‘玉’霄的身边。

五人一见‘玉’霄脸‘色’苍白,嘴角边挂着血债,就知道‘玉’霄受伤不轻。

楚桂儿哭道:“霄哥哥,你……你怎么样?哪里撞坏了?”

‘玉’霄苦笑着摇摇头,轻轻道:“放心,我没事,是飞飞救了我,虽然撞了一下,不过没撞到要害,又被冰雪挡了一下,没什么要紧的,我只是真气不足罢了,休息一会就好。”

洪袖儿坐在‘玉’霄身后,柔声道:“霄大哥,你坐好,我给你点真气。”

‘玉’霄点点头,端坐在地上,洪袖儿双掌按在‘玉’霄的后背之上,将自己的真气注入到了‘玉’霄的体内。

其余的姑娘也都纷纷坐在了地上,一个挨着一个的,将‘玉’手按在了洪袖儿的身上,五个人串在了一起,将真气一起导入到‘玉’霄的体内。

‘玉’霄盘膝而坐,将五人的真气导入体内,储存到了丹田之内,立刻,全身就舒服了好多。

‘玉’霄觉得差不多了,这才停下了吸收内力,然后对着五个姑娘轻轻的摆摆手,这才盘膝而坐,运用自己新创的心法,将这数道不同的真气都散于四肢,这才觉得伤口好多了。

‘玉’霄又休息了片刻,觉得身子又好了许多。

卓悠悠不仅赞道:“霄哥哥,你这心法真了不起,没想到,你复原的这么快。”

‘玉’霄道:“这就是我自创的傲天真诀,只要假以时日,我领悟到最深的奥妙之处,就可以吸收天地‘精’华之气化为真气供自己所用,现在,我只是初窥‘门’径,还不熟。”

‘玉’蝶柔声道:“你觉得身子怎么样了?好些了吗?”

‘玉’霄点点头道:“好多了,咱们一会就回去吧,对了,那妖兽如何了?”

五个姑娘脸‘色’微微一红,她们心挂着‘玉’霄,根本不知道现在如何了。

曲仙儿道:“我们只是见到,那妖兽的心口处被你撞出了一个五六尺方圆的血窟窿,那畜生要害中剑,应该必死无疑的。”

‘玉’霄道:“这就好,这就好呀。”

“呀,霄哥哥,你‘腿’也受伤了,‘裤’子都破了……”

再看‘玉’霄‘腿’上血迹斑斑,‘裤’子也成了一条一条的了。

‘玉’霄微笑道:“没事,这是飞飞为了救我,叼住了我的‘腿’,只是皮外伤罢了。”

五个姑娘心疼无比,拿出了刀伤‘药’,开始给‘玉’霄上‘药’,然后包扎伤口。

‘玉’霄长叹道:“唉,但不知大家如何了,咱们还是快点赶回去吧。”

五个姑娘帮‘玉’霄包扎好伤口,搀扶着‘玉’霄上了天马,六个人化作一道光,往来路飞回。

战局究竟如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