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54章 翻天舞1

第二百五十四章 翻天舞1

< >

?仙疆魔域,

接下来的事情林封谨没有什么兴趣,也没有跟着去旁观,将寻蛇酒交到了闵真的手上之后,却是去了另外一个地方,那便是东林书院新修的格物院。[燃^文^书库][www].[774][buy].[com][^文^章网]

这格物院的成立,自然是和林封谨有千丝万缕的渊源,可以说其中的大部分人都和他有关。并且格物院里面的经费也是由林家每个月都要拨付几万两进去,仿佛是个吞金的怪兽,对此林家当中很多人都颇有微词,好在林封谨是一个强势的人,加上林员外对儿子的支持几乎是无条件的,所以才能坚持下来。

值得一提的是,这格物院的成立自然是让墨门视为了眼中钉,肉中刺,甚至南郑的墨门和东夏墨门都联手来突袭过一次,遗憾的是,东林书院一来是早有防备,二来实力实在是格外雄厚,成功的将其击退。

此时东方风起云涌,可以预期的是吴作城从此必将卷入巨大的漩涡当中,战争的阴影即将笼罩住那里,林封谨当初在设计吴作城的时候,就有些忽略了从海上而来的攻击,那么现在便只能期望格物院能够给自己提供一些帮助了。

来到了格物院当中之后,旁人见到是大金主,主持格物院的雪狗当然是亲自出来迎接。林封谨将自己的要求一说,首先是防御性的武器,接着是主要防范海上而来的袭击,雪狗微微颔首,便请林封谨往后面走,经过了重重守卫之后,便来到了一架机关器械处。

看到了这一件机关器械,林封谨的眼前都是顿时一亮,因为这玩意儿看起来居然都和自己前世记忆当中的猎鲸炮颇为类似,并且这叫做神武炮的玩意儿发射的铁弩箭上,居然还可以根据战斗的不同情况,分别搭载烟雾壶,火油壶,瘟疫壶等等。

而且这神武炮的完整系统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瞄准,发射的机括装置,另外一部分则是由两个机关人来提供上弦,上弹等等工作的轨道后勤部分,因此只要两个人就能操控过来,射速可以保持在惊人的每分钟六发!

并且,就算是机关人负责上弦,装填的后勤部分坏掉了,也能立即切换成人工模式,但相应的就要消耗八个人手,射速也会降低一半,变成每分钟三发。

更重要的是,林封谨发觉这神武炮的动力来源并不是通过八牛弩之类的绞索,而是弹簧!这背后的意味不言而喻,其使用寿命将成倍延长,最直观的数据就能说明一切:

用上等的牛筋制成的八牛弩,平均发射寿命大概也就在十五次左右,就得更换绞索,在五次内绷断绞索的情况要超过五分之一。

而使用弹簧来作为推进力以后,平均发射寿命提升到了五十次,并且更重要的是,弹簧的打造可以一年四季不停歇的进行,而八牛弩的绞索的主要材料,牛羊兽筋则是完全依靠从北方输入,更是要受到天灾**,被截断商道等等的影响。

不仅仅如此,神武炮的射程是八牛弩的一点五倍,使用了机关人的制式填装系统以后,射速却是八牛弩的两倍。

林封谨作为极具战略战术眼光的人,当然看得出来神武炮已经是拥有了绝大的优势,所以很爽快的支付了一百万两银子的订金,将格物院库存的五十多具神武炮全部都买走了。

这也是由于吕羽率领吞蛇军几乎战无不胜,掀起了北齐进攻狂潮的缘故,所以在北齐的内部,对骑兵的看重是远远要超过了其余的兵种,所以神武炮这种笨重得只能用来防守的东西,几乎是不会出现了军方大佬的视线里面的。

在他们的眼里面,这神武炮的价格之昂贵,足足可以将十名骑兵给武装到牙齿,这么一个只能用来防守的“玩具”,能和十名能攻善守的精锐骑兵相提并论吗?开什么玩笑!

事实上,也是多亏林封谨持之以恒的在往格物院里面注入金钱,否则的话,可想而知,格物院一定会将所有的精力,金钱和研究方向都投资在一切和骑兵有关的方面上,那这时候林封谨就只能唉声叹息,发觉在这里根本得不到支持了。

当林封谨表示自己需要格物院全力投入神武炮的生产,自己至少还需要三百门的时候,负责接待的人已经是笑得那个合不拢嘴了。这时候,在旁边陪着的雪狗弟子见状,最后咬咬牙,神神秘秘的将林封谨带到了一处秘密区域内道:

“既然公子如此支持我等,那么此时这里恰好也是有一门神武重炮的试作品,威力倒是十分恐怖,制作这东西的时候,将罕见无比的东国铁母都消耗殆尽,而每一次进行发射的时候也几乎是在烧钱,因为消耗的是汞水晶,若是进行极限距离上的射击的话,初步估计开一炮的成本就超过一万五千两银子。”

林封谨听了以后,也是有些震撼,一炮打出去就要烧掉一万五千两银子,打偏了怎么办?那岂不是这笔财富都打水漂了?

但是,他心中又隐隐约约的有着欣喜的味道,因为这格物院的人不是傻子,更是不可能将自己也当成傻子。那也就意味着一件事,便是这打一发出去的威力就至少能值一万五千两银子-这他娘的是怎样的威力啊!必须要见识一番!

不过当他看到了这门神武重炮之后,也是大吃一惊,因为林封谨在这一瞬间,觉得自己几乎是时光倒流,看到了上一世记忆当中的小型加农炮!而这玩意儿的卖相也是极好,大概是为了突出其珍贵性,更是在上面的一些装饰部位镶嵌了黄金,白银等等,华彩璀璨,看起来格外的流光夺目,富贵霸气!

雪狗的弟子此时便带着林封谨前往试射场,等到了地头以后苦笑道:

“这个,公子,咱们的钱实在是有限,所以只能试射一炮给您看看.....您得理解理解。”

林封谨笑了笑道:

“只要不是只能打一炮就好。”

雪狗弟子见急忙摆手道:

“当然不可能,在您面前我不说什么假话,这门神武重炮开一炮,里面灌注的东国铁母就会损耗一些,不过,我可以敢打包票,一百炮以内是绝对不会出问题的,只要维护得当,甚至极限寿命是两百炮。”

林封谨点点头道:

“我知道了,现在可以试射了吗?”

雪狗弟子见点点头,然后便见到有人跑上前去,几乎是短短的两三秒就填装完毕,很奇特的是,似乎往神武重炮的侧面倒入了两酒盅的未知透明**就可以了,然后雪狗就请林封谨上去,对林封谨示意,将炮口对准了前方的一面石墙,接着右脚轻轻一踩,便是启动了发射的机括。

这一瞬间,林封谨便见到了神武重炮的炮管里面发出了三声“嗤嗤”的轻响,紧接着便是三个红点飞串了出去,钉在了远达两三百丈外的石墙上,然后便是轰然爆裂了开来,烟尘滚滚当中,石墙赫然滚滚坍塌,大量的灰尘直冲天际。

等到硝烟散去,便见到了石墙上赫然多出来了三个方圆丈余的裂口,碎裂的石块稀里哗啦的乱滚,分布在了三四十丈内,而这石墙的厚度,起码也是有半尺吧!!

林封谨在这一瞬间都震惊了,这样的威力,竟然还有面攻击的散射效果,怎能不让人觉得震撼?

不过很快的,林封谨就反应了过来,认真的道:

“刚刚你们倒进去的两酒盅玩意儿,就值一万五千两?”

雪狗弟子见想了想道:

“刚刚应该是常规发射,不是极限发射,大概耗费了一万两,极限发射的话,是需要补充三杯玉液的,射程可以达到一千丈外!当然,发射的准头会相应下降,发射的间隔也会随之延长,这才会靡费一万五千两,更重要的是,其攻击并非是神通性质的,所以在战场上威力尤盛。”

林封谨道:

“常规发射的参数是什么?”

雪狗弟子见如数家珍的道:

“常规发射射程是在五百丈内,威力林公子你已经看过了,需要等待大概半盏茶的功夫才能再次发射,而极限射击的射程是千丈之外,发射间隔要延长到盏茶功夫。”

林封谨在心中默算了一下,半盏茶的功夫就是五分钟左右,这样算下来的话,一小时至少也能发射十次,这样的射速虽然有些不尽人意,但也是在自己接受的范围内。因此林封谨沉吟了一下,便非常干脆的道:

“你说过,这门神武重炮至少都可以发射百次吧?”

雪狗弟子拍着胸脯道:

“少了一次,林公子就砍我一刀好了。”

林封谨道:

“好!你说的,三天以后,过来我府上领钱,顺带送过来五十份用来装填的玉液的量。”

雪狗弟子苦笑了起来道:

“公子啊,这调配的玉液乃是独门的配方,有好几样原料都是昂贵无比,没有办法赊购的........再说,就算是作料做够,这更是个精细活儿,差不多每天就只能弄出来一两份的玉液........”

林封谨当然不是那种抱着钱财不肯放手的守财奴,虽然明知道格物院这帮人的报价有水分,但考虑到自己要现货太急,因此也是丝毫都没有计较,便不耐烦的摆摆手道:

“这些小事不要来烦我,钱这东西我会叫人送过来,你们全力生产,不要到时候我来提货的时候反而没东西拿!还有,让他们调配那玉液的时候,一部分尽可能的加强其爆炸的效果,一部分加强其燃烧的效果!我不喜欢中庸,在一个方面做到极致那是最好的。”

从格物院出来之后,林封谨也觉得诸多事情千头万绪,但是归根结底来说,都是一个钱字,他从书院出来的时候,却是见到了朱熹的车驾徐徐驶出书院,这位朱子看起来十分雍容,也看不出来有什么恼怒的模样,不过看他周围弟子义愤填膺的神情,便知道朱子手书的事情多半已经是一锤定音。

见到了这一幕之后,林封谨心中一动,停住了脚步后又去寻闵真。

这时候,闵真正在拿了寻蛇酒准备给家人治病,忽然见到林封谨走了过来,便让人看座,上茶,林封谨和闵真之间的关系也是亦师亦友,便显得颇为随便,于是开门见山的道:

“朱子手书的事情看起来已经是定论了?”

闵真一笑道:

“人证物证赌约都在,他还能翻了盘不成?对了,可惜拿过来的时候,手书上面灵气全失,否则的话,你可以看一看,对自身很有好处的。以后你记得过来。”

林封谨此时点点头道:

“好的,多谢先生盛情,我这次来却是想问问先生,那个伙同来行骗的江湖大盗在什么地方?”

闵真笑道:

“应该是被送到了训导处那边去吧,因为此人乃是江洋大盗的缘故,所以会被转交给邺城知府那边去关押,核实罪名验明正身之后自然有国家律法处置,你怎的忽然对这个人有兴趣了?”

林封谨也不隐瞒,很干脆的道:

“闵师你也应该知道,有赤气自东方起,我的一些小产业却也恰好首当其冲,正是需要亡命徒的时候,这个人知进退,明得失,居然还会雷法,若是用好了的话,算是个莫大的助力了。”

闵真点了点头,沉吟道:

“钱财产业这些东西,终究还是身外之物,你不能看得太重,这一次据说乃是红尘大劫,你千万要小心。”

林封谨点点头,喝了一杯茶之后便告辞了,然后让家丁回去通传,只要是在邺都的掌柜管事的晚上全部去天下第一楼赴宴,此时林封谨也很是庆幸提前将天下第一汤这烫手山芋从自己的产业里面剥离了开去,因为这地方实际上是在赔本赚吆喝的,算是不良资产,在这紧要的关头,便是先前不剥离的话,现在临时转卖就真的是措手不及了。

抓紧这一会儿的功夫,林封谨便去了邺城的知府衙门前去“访友”,这里虽然已经不是左家老丈人在管事,但是有道是“官清若水,吏滑如油”,这知府衙门的运作什么的,依然是靠大群的吏员支持的,这些人却是一代传一代,都不会挪窝了。

这帮人在官场上混的,那可最是势利,若林封谨这边乃是倒霉正在走背运,那么肯定是理也不理他,但事实是林封谨现在的老丈人已经是明降暗升,摇身一变成为帝师了,在吕羽面前都很是说得上话,而林封谨在交出了天下第一烤之后显然也是稳如泰山。

所以,林封谨来到了案朝孔目(相当于机要秘书,并且有一定的实权)处的时候,便得到了最热情的接待,紧接着林封谨抛下了一张五百两的银票,然后淡淡的说了几句,很快的就被狱卒带入到了大牢当中,出现在了那个倒霉的张雷面前。

事实上,这名独行大盗在认出了林封谨的七国剑以后,已经是十分果断的卖了队友,他本来以为自己马上走是逃得掉的,但残酷的事实还是证明了他将天下第一书院想得太简单了。

张雷逃出了里余以后,便迎头见到了对面开来了一辆牛车,然后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本能的觉得那牛车里面潜藏着巨大无比的危险,甚至诡异的生出了一只弱小无比的老鼠见到了猫儿的错觉!!不幸得很,张雷觉得自己就是那一只弱小的老鼠,这是他平时从未有过的体验啊!

好在作为一名能屈能伸的大盗,张雷很干脆的就朝着旁边逃走了,甚至一直心高气傲的他都觉得这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就像是普通人在遇到了洪水,地震,火灾的时候本能哭号逃走是很正常的反应那样,能够逃得掉才是最最关键的。

但是张雷朝着旁边的小路逃走出了半里地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犯下了一个大错。

因为这条路上人真少。

而先前的长街上,士子商贩都是熙熙攘攘的。

张雷马上就知道了先前那辆牛车的出现绝对不是巧合,此时东林书院最大的弱点是什么?

自然就是有些害怕张雷不顾一切,举起屠刀乱杀一气,波及到了自己的士子那就不大好了。

要知道,也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这里,三人成虎。哪怕是张雷仅仅让东林书院的士子受点破皮的轻伤,那些无良文人就能到处宣扬东林书院名不副实,在自己的地盘上连区区贼人都清除不了,徒然令前来求学的士子受伤......

张雷马上就想要回头,可是退路已经被两个人默不作声的拦住,他再次一看,便已经发觉自己被包围。这个时候,张雷很果断的显示出来了自己能屈能伸的本事,叹息一声便跪倒在地,丢下武器,双手抱住了脑袋,束手就缚。

因为他知道自己还是有退路的,

退路就在自己并没有下狠手对付东林书院的人,只要没有见血,那么就不至于要自己的命,东林书院这样的名门,也是应该有着一系列的行事标准的,不可能滥杀,或者说是不可能在被未激怒的情况下滥杀。

同时张雷也很有信心,只要自己当场没有被杀的话,再表现出来很好的合作态度,最后要么就被放掉,要么就被移交官府-事情进行到这一步就很简单了,在十来年的大盗生涯当中,张雷也建立了自己一系列的人脉。

相信很快的,自己的副手就会带着一笔钱财来上下打点,自己会在一个月或者半年之后重新获得自由,接着离这个该死的鬼地方远远的,如果可能,张雷觉得自己甚至对这里已经产生了心理阴影,这辈子都不打算再来邺都了。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张雷听到了牢门开启的声音,然后有脚步声来到了自己的牢房外面,他觉得这是自己会多出来一个狱友的征兆,但抬起了眼睛以后,张雷觉得自己的心沉了下去。

因为他看到了林封谨那张熟悉的脸.......

在张雷的心中,林封谨多半是来泄愤的,所以他深吸了一口气,预备做好了挨打的准备,并且在心中开始盘算着怎样能将自己弄得凄惨一些,免得吃多吃苦头。

不过,林封谨只是挥手让狱卒走了出去,饶有兴致的打量了他一会儿道:

“刚刚你逃走以后的一系列表现我都听说了,看得出来,你是个聪明人,我最喜欢的就是和聪明人打交道--这么说吧,我觉得你还算是个人才,无论从个人实力还是智力这方面来说,所以我看上你了--别紧张,我这句话并没有针对你菊花的意思。所以,我得问问你的意见,愿意给我效力吗?”

张雷张开了嘴巴,愕然道:

“公子,你在说什么?”

林封谨看起来早就料到了张雷的回答,一笑之后就往外走,临到要出门之后却忽然回头一笑道:

“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等到林封谨出去了以后,张雷的脸上肌肉忽然抽搐跳动了一下,因为他忽然心中涌出来了一股极其不祥的感觉,觉得自己的出狱之梦似乎正在迅速的破碎当中,最要命的是,而他还身陷囹圄当中,什么事情都没有办法做,只能默默的等待着命运的安排。

张雷忽然烦躁的一拳砸在了旁边的石墙上面,鲜血从拳头上的伤处流淌了出来,他恍然未觉,咬牙切齿的道:

“真见鬼,我宁愿他打我一顿泄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