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54章 翻天舞4

第二百五十四章 翻天舞4

雪紫儿闻听真是开心的很,因为这个名字真是太美了,所以,自此之后,这一招雪紫儿就叫做翻天舞了。

所以,这一招翻天三十六绝命刀,又叫做翻天舞!

雪紫儿先是一招一鹤冲天,紧接着用了一招‘玉’‘女’倒下九重天,杀的展翔只能被动招架,紧接着,雪紫儿就用出了自己最得意的一招,这最凌厉的‘玉’石俱焚,同归于尽的杀招,翻天三十六绝命刀,这招翻天舞!

雪紫儿在空中急速的落着,急速的翻着身子,随着翻身,紫芒刃一刀又一刀的斩落,劈向了展翔,就好似车轮一般,一刀也不停!

这展翔也真是厉害,躲避的速度也真是快,一连避开了三十六刀,除了点中了他一脚之外,竟然一刀也没伤了他!

雪紫儿一咬银牙,本来,她练的时候,仅是能在空中翻身三十六个,斩出三十六刀,但三十六刀都被躲过,可见这妖魔的厉害了!

雪紫儿可谓是真的拼了命,心爱之人化作了飞箭,也许早就撞了个粉身碎骨了,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就算要死,也要找到心爱人的尸体,就算要死,也先要将这妖魔击毙,完成‘玉’霄给她的任务,所以,雪紫儿紧咬银牙,三十六刀斩过,身子不停,依旧是疯狂的翻身斩落!

展翔一连避开了七十一刀,这第七十二刀实在是避不开了!

万般无奈之下,展翔急忙拼尽全力将身子往后一仰身!

但这一刀来得太快了,虽然他避的很快,但这一刀依旧在他的左肩到右‘胸’上,斜着划了一刀!

就听到‘噗’的一声响,一刀扫过,鲜血迸溅!

紫芒刃正好劈中展翔,将展翔斜肩铲背划了一刀,这一刀,深足有半指深,长约一尺多!

刹那间,展翔的黄衣被劈开,一血痕赫然出现,鲜血也喷了出来!

雪紫儿的刀劈在了展翔的身上,翻身又是一刀!

展翔大吼一声,拼尽全力,双刀护住了头顶,这一刀正好斩在展翔的双刀之上!

当!

雪紫儿的身子受到了阻力,也不再翻了,紫芒刃就压了下去!

雪紫儿和展翔虽然飞的‘挺’高,但这七十多个翻身刀劈下,已经将展翔劈到了雪谷中,还有一丈多就落在了雪谷中了!

展翔拼尽全力一架,在雪地上一个懒驴打滚,翻身避开了雪紫儿追杀!

雪紫儿这一刀失控,正好剁在一块巨石上,咔嚓一声,将巨石斩成了两截!

雪紫儿落了地,就觉得头昏目眩,脚下一个趔趄,差一点就栽倒在地!

雪紫儿急忙用刀一拄雪地,这才稳住了身子。

她一连在空中翻了七十多个身,用尽了腰劲,也用尽了功力,连着翻了这么多身,哪能不头昏目眩。

展翔可惨透了,身上鲜血淋漓,左肋剧痛无比,‘哇’的一口鲜血就喷出!

展翔刚刚站起身来,雪紫儿虽然头昏目眩,但恍惚中,一见一条人影,娇喝一声,连人带刀,又是一招翻天舞,翻滚着剁向了展翔!

展翔惊呼道:“你疯啦!”

展翔不敢招架,知道这一招架,必然这一刀刀的就接连不断了,那时,必死无疑了!

展翔急忙飞身就逃,刚一转身,雪紫儿一刀斩空,紧接着左掌拍出,砰的一声响,正中展翔的后心!

展翔哇的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急忙化作一道金光,就飞上了半空中。

雪紫儿落在地上,用紫芒刃拄着雪地,抬头望空中观看。

只见展翔浑身鲜血淋漓,显见是被自己重伤。

就见展翔惨然一笑,道:“好,好一招绝命刀,我败得心服口服,雪姑娘,但不知这一招叫做什么?”

雪紫儿喘息着道:“这一招叫做翻天舞,不要走,咱们再比!”

展翔心中苦笑,暗道:“再比,再比下去,我命休矣,我跟你这个‘女’疯子比,不死在你手才怪!”

但他实在不明白,不明白为什么好好的雪紫儿竟然会发了疯,用出这种招数。

他那里知道雪紫儿和‘玉’霄的关系,到现在为止,他还以为雪紫儿是冰清‘玉’洁的姑娘,根本不知道这个孤傲的‘女’子,已经成了凌‘玉’霄的妻子了。

雪紫儿在流着血的左臂上一‘摸’,念动法诀,扬手就是一道道紫气和红芒,‘射’向了半空中的展翔!

这一招名叫万紫千红,化血为箭的一招!

就见漫空紫芒和红芒,好似一朵朵‘花’儿一般,就‘射’向了展翔,而雪紫儿在漫空‘花’儿中,手握紫芒刃又是飞刀劈来!

展翔伤的不轻,中了一刀,一‘腿’和一掌,不管是内伤还是外伤,都十分的严重!

这也就是展翔是妖魔,乃是成‘精’得道的金翅大鹏鸟,否则,换做是人的话,这么重的伤,想要御剑而飞都飞不起来了。

但他虽然不是人,可这么重的伤也受不了,展翔将双刀一抖,收在了身上,再看两把金翅摩云刀,化作了两条金‘色’的羽翼,‘插’在了他的两肋,展翔展动两条金‘色’的羽翼,就钻入了云海中,飞速的逃离了!

半空中,远远传来了展翔的声音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这一刀之辱,我早晚会找你算的!”

雪紫儿娇喝道:“哼,我等着你!”

展翔飞走了,雪紫儿如释重负,扑通一声,坐在了雪地上,刹那间,就觉得头昏目眩,刚才翻了这么多身,真是头都要晕了。

雪紫儿拄着紫芒刃喘了一会气,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失声哭道:“霄哥哥,你不要死,你就算要死,也要让我见最后一面,紫儿这就来找你了!”

雪紫儿不再管这里的厮杀决斗,而是驭刀飞起,循着‘玉’霄飞去的方向就找去。

雪紫儿也受了伤,虽然是皮外伤,但却也不轻,但她什么也顾不得了,一心就是去寻找‘玉’霄,一边飞,一边叫着‘玉’霄的名字,循着被‘玉’霄撞的东倒西歪的枯树断枝就找去了。

但‘玉’霄化作飞箭,足足‘射’出去了三四十里地,飞过了两三座大山!

因为要杀退展翔,所以,雪紫儿是来的最晚,找来的最晚。

‘玉’霄被五个姑娘找到,休息了一阵,刚飞身上了天马,就听一阵阵呼唤声从远处传来……

“霄哥哥,你在哪……”

在朦胧的薄雾中,只见一条淡紫‘色’的倩影,御刀飞来,在山谷中来回的寻觅,边飞着,边喊着,边找寻着‘玉’霄。

‘玉’霄失声道:“啊!是……是紫儿!”

“真的是雪姐姐!”

楚桂儿急忙招呼道:“喂,雪姐姐,我们在这呢,雪姐姐……”

雪紫儿听到了呼唤,一眼看到了五个姑娘和坐在天马上摇摇晃晃的‘玉’霄了。

雪紫儿再也忍不住了,珠泪夺眶而出,大叫道:“霄大哥!”

雪紫儿飞来,一头扑进了‘玉’霄的怀中,呜呜的哭了起来。

‘玉’霄感动不已,也紧紧的抱住了雪紫儿,柔声安慰道:“紫儿,不要哭,我没事,我没事……”

雪紫儿呜呜哭了几声,猛然间羞红了脸颊,她一向给人的感觉是高傲无比,那曾在别人面前啼哭过,这一次真情流‘露’,控制不住‘激’动的心,这才啼哭,但哭了几声,就觉得害羞了,急忙擦了擦泪水,停止了哭泣,但脸却羞红了。

这一来,更恰似雨打梨‘花’一般的娇媚了。

‘玉’霄用无限柔情的目光看着心爱的红颜知己,轻轻的替她擦了擦晶莹的珠泪,温柔的抚‘摸’着雪紫儿的青丝,深情的在雪紫儿的樱‘唇’上深深的一‘吻’。

刹那间,‘玉’霄感慨万千,悠悠叹道:“唉,我凌‘玉’霄就算死了,这一生也无憾了,若是我死了,能用你们的泪水埋葬我,就算死,又有什么遗憾?”

他的确是够幸运的,也够幸福的,人生得一红颜知己都难,更何况他有这么多,他这一生还有什么遗憾?

这种人生,即使生命短促的好似流星一般,那也是无憾的!

但世上又有多少人这般的幸福,人生这般的没有遗憾?

人生在世,有太多太多的遗憾,谁也无可奈何,也许,这美丽的人生际遇,只存在于传说中,故事中!

他话音刚落,六只洁白的‘玉’手就按住了他的嘴,六个姑娘几乎同时伸出了‘玉’手掩住了‘玉’霄的嘴,但立刻,六个姑娘均是粉面通红,娇羞无限的都缩回了手,因为她们没想到,竟然同时做同样的动作。

‘玉’霄轻轻的将雪紫儿抱在怀中,一见雪紫儿‘胸’口和左臂上鲜血淋漓,流了不少的血,不由得就是一皱眉,轻轻道:“紫儿,你受伤了,要不要紧。”

雪紫儿脸通红,轻轻道:“我……我没事……”

‘玉’霄柔声道:“傻瓜,怕什么羞?我是你的丈夫呀,咱们七人,一起**过,一起快乐过,还有什么怕看到的?咱们夫妻之间,是没有任何秘密的。”

楚桂儿咯咯笑道:“就是,雪姐姐,你的‘胸’大,我们姐妹的‘胸’也不小,我们都是‘女’人,看看怕什么呀,再说了,他虽然是男人,可是他看到的最多了,你害什么羞呀。”

雪紫儿红着脸骂道:“死丫头,不要脸,胡说八道。”

楚桂儿咯咯笑着,忽然伸出‘玉’手按在了雪紫儿右上了,学着‘玉’霄胡闹的口气道:“哇,雪姐姐,你这里怎么这么肿呢?谁打的?来,我帮你‘揉’‘揉’,哈哈哈……”

雪紫儿又羞又气又笑,照着楚桂儿‘摸’‘弄’自己‘胸’的‘玉’手就拍了一下,甩开桂儿的手,咯吱着桂儿,骂道:“你这死丫头,真是越来越不知羞了!”

楚桂儿咯咯笑道:“什么什么?你说我知书达理,聪明可爱呀,多谢雪姐姐赞我呀。”

雪紫儿被气的啼笑皆非,嗔道:“喂,你耳朵有‘毛’病呀?我说你不知羞,不要脸!”

楚桂儿道:“什么什么?雪姐姐夸我又漂亮,又懂事呀,谢谢啦。”

雪紫儿被气的咯吱着楚桂儿,笑骂道:“你这死丫头,真是太可气了。”

楚桂儿咯咯笑道:“雪姐姐,这个我可是跟你的如意郎君学的呀,是他教给我的,不信你问他。”

雪紫儿吃吃直笑,笑道:“我说呢,除了他这么可气之外,谁也想不出这么气人的话了。”

七个人哈哈笑成了一团,‘玉’蝶轻轻的拉拉楚桂儿,道:“不要闹了,雪妹妹受伤了,伤的不轻呀,赶紧包扎伤口上‘药’,你别胡闹了。”

楚桂儿哦了一声,也不在玩笑。

‘玉’霄轻轻的给雪紫儿解开了衣衫,‘露’出了雪紫儿淡紫‘色’的肚兜了和半个香肩,只见在左肩和左‘胸’上处,被浅浅的划了一个口子,虽然伤不重,但也不算轻。

这一刀斜肩砍的,就连雪紫儿的肚兜都劈开了一道口子,若不是雪紫儿退身及时,必然被劈成两半了!

‘玉’霄给雪紫儿擦拭着伤口上的血,将血擦净,然后给雪紫儿上好了‘药’,一边问道:“谁伤了你?”

雪紫儿轻轻道:“是那只金翅大鹏鸟展翔。”

‘玉’霄道:“原来是这个妖魔,不过,以你的本事,应该不会被他伤了呀。”

雪紫儿红着脸轻轻嗔道:“还不是因为你,你好好的,引天雷神电,你功力未复,就做这么危险的事,我就分了神了,等你化作飞箭飞了出去,消失不见,我就更分神了,那妖魔趁此机会,一刀就伤了我,我要是躲避的不及时的话,半个身子就被砍掉了。”

‘玉’霄心中感动,不由得一阵阵酸楚,原来,她是为自己受伤的!

‘玉’霄将雪紫儿又揽在了怀中,柔声道:“对不起了。”

楚桂儿装作要呕吐的样子,故意道:“哇……哇……‘肉’麻死了,我真的要吐了。”

雪紫儿红着脸,轻轻的坐了起来。

卓悠悠问道:“那妖魔呢?”

雪紫儿微笑道:“你妖魔比我伤的更重,我以为霄哥哥被‘射’出去,说不定撞在山上撞了个粉身碎骨,所以,我使出了杀招,跟他拼了,他猝不及防,被我斩了一刀,也跟我一样,不过,我那一刀比他砍中我的这一刀重多了,而且,我还踢了他一脚,打了他一掌,他被我打的吐血逃走了。”

‘玉’霄哈哈笑着竖起了大拇指,赞道:“哈哈,我的宝贝紫儿果然厉害,打的好!”

‘玉’霄嘿嘿笑着,刚给雪紫儿包扎完伤口,还没等雪紫儿掩住肚兜,‘玉’霄忽然坏笑道:“为了奖励紫儿,这样吧,就让我好好的亲亲你。”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