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55章 刚毅2

第二百五十五章 刚毅2

冷凝前来帮着师妹薛冻,终于将薛冻的对手十分骁勇的聂耳族聂戎给战败,聂戎用的是飞镰大砍刀,十分的勇猛,本事真的很不错,但却不是二人联手的对手,所以,被二人打败,也是万般无奈,为了保命,落荒而逃了。

二人长出一口气,前来又帮着应刑战一目族族长典鼎,三人合力,也将典鼎击败,典鼎重伤,落荒而逃,三人也不追赶,又前来帮着斗其余的人。

要说妖魔收的人类徒弟最厉害的还是要算血族的族长赤绝了!

赤绝手中一把血饮魔剑,可以说本事已经不在鹰‘精’等次一点的高手之下了。

笑面郎君文韬恰好遇到了赤绝,二人相比之下,文韬明显不如赤绝,赤绝血饮魔剑不断的‘射’出红芒,就好似一道道闪电一般,而且赤绝的本事和修为,已经相当有根基了。

文韬跟赤绝斗了半个多时辰,就渐渐的支持不住了,被赤绝所伤,幸好不是重伤,但文韬也拼了命了,因为他知道,这一战绝不能退,因为这乃是关乎着生死存亡之战,他若是败走,赤绝去帮着别人对付自己人,那二打一,自己人就必然失败了,只要打败一个,然后又胜出的两个魔头再去帮着别人,再来一个三打一,这么一来,就越打败的越多了,到时候,就好似‘玉’霄用的那种办法一样,四五个打一个,这么越来越多,那就必败无疑了。

所以,文韬虽然遇到了劲敌,但也咬紧牙关在顶着,因为他知道这一战关系着生死存亡,绝不能退缩,就算不敌,也一定要缠住对手,拖住对手,幸好虽然他打不败对手,但却能支持的下去。

赤绝虽然厉害,但要打败文韬,还真的不易,二人也是‘激’战了半个多时辰,后来,应刑在别人的帮助下,打败了对手,前来帮忙了。

赤绝一人斗两个人,虽然十分的吃力,但依旧是没有退走!

白莲也前来助战了,就帮着师傅梵若一起开始斗巫姑,是亲三分向,白莲不去帮别人,先找到了师傅,前来助师傅一臂之力。

虽然白莲被逐出了师‘门’,但感情却在。

而且她出师‘门’乃是迫不得已的,为了梵音阁的名声,必须这么做,若不这么做,传到世人的耳中,就会说,和尚和尼姑有‘奸’情,佛‘门’之地是藏污纳垢之处了,所以,只能将她和牛犇犇逐出师‘门’。

而且,她也感谢师傅逐她出师‘门’,因为她不做尼姑了,就可以嫁给心上人了。

这巫姑的本事可真是厉害,乃是赤练毒蛇成‘精’,手中赤练五毒杖、失魂落魄铃和蛇牙腐骨刀,无一不是剧毒之物,正是梵若的敌手!

梵若脚踏着莲‘花’坐台,手中用的是一对金钵,名叫‘阴’阳慈悲钹,虽然一时半刻打败不了巫姑,但梵若修为高深,也跟巫姑打成了平手。

白莲用的是碧叶青莲轮,就是师傅传授的,这飞轮和飞钹没什么大的区别。

梵若一见宝贝徒弟赶来了,真是惊喜‘交’加,有了徒弟的助战,梵若可谓是如虎添翼了,本来打成了平手,白莲这一来,立刻,师徒二人就占了上风,但巫姑虽然以一斗二落了下风,可是想数招之内将她击败,那有这么容易!

巫姑跟这二人展开了游战,没有个几百招也难以斗的倒巫姑!

妖魔徒弟中,最厉害的还是要说是熊大壮和展翔,其次就是天狼、姚百、林霸等妖魔。

展翔受了重创,败在雪紫儿之手,逃之夭夭,可是禅机却没有雪紫儿那种本事,比起雪紫儿来可差多了,而熊大壮的凶猛还在展翔之上,禅机想要打败熊大壮,根本不可能。

天金刚禅机斗熊大壮,可真是累的够呛,虽然禅机也是勇猛著称,但却不及熊大力的勇力!

禅机用的降龙月牙铲,仅是勉强支持着,根本不是熊大壮的对手!

熊大壮横冲直撞,力挡八方,这也就是禅机也是神力,否则,换作别人,真的很少有人能应付的了这个黑熊‘精’!

禅机也受了伤,但也伤的不重,虽然遇到了劲敌,但也是死战不退,紧紧的缠住了黑熊‘精’,勉强支持了半个时辰。

终于,薛冻和冷凝姐妹一见熊大力如此的凶猛,再要打个百余招,禅机非要死于黑熊‘精’的手下不可,所以二人前来帮着禅机斗这黑熊‘精’了。

但熊大壮实在是太凶了,二人的兵器根本不敢碰熊大壮的破天鎏金镗,碰上手中的刀剑就必然被崩飞!

三人中,除了禅机能敢招架几下之外,这两个姑娘,根本招架不住,三人斗黑熊‘精’,也仅是勉励支持罢了!

虽然有不少人将那些弟子们战败了,但战场上的形式,还是没有什么根本的变化,妖魔的高手太多,而这三代弟子中的佼佼者,却差了一些,故此,依旧是难分难解的局面。

至于四僧、四子和四‘女’,都找的是老对手对阵,就算打一天一夜,几乎都难分胜负,这不过才打了一个多时辰,所以,依旧是难分难解,不相上下。

其实,这一场胜负的关键,就是多出来的‘玉’霄这十来个人,现在,魏晓晨和廉政受了伤,廉政正在运功‘逼’毒,魏晓晨内伤颇重,洪天福和索命中的蛇毒也很严重,也正在运功‘逼’毒。

至于禅弥、禅勒、吵吵、闹闹、叶方士和小糊涂仙则负责保护这些人的安全,叶方士和小糊涂仙早就累的要命了,而且二人本就不善于打斗,这本事比之吵吵和闹闹也差不多,所以,二老没有办法,才跟妖魔斗在了一起,现在,二老累的早就没有了‘精’力。

至于吵吵闹闹等四人,是‘玉’霄下令让他们防守山顶的,四人不敢违命,又要保护着这些受了伤的人,所以,虽然远处的半空中和山谷中在决战,他们也‘插’不上手。

吵吵和闹闹真是忙坏了,一边命‘妇’孺快准备吃喝,将那些死去的鸟和动物,剥皮拔‘毛’,准备好吃的,一边又是命人搬石,准备守山的工具,怕再有什么猛兽攻山,还要救援伤者,真是忙的不可开‘交’。

但二人只是指挥,始终不敢离开这受伤几人半步,因为这几人不是一般的人,都是‘精’英,人和人是不一样的,就算死上几百个弟子,也不及这几人的重要。

四人和二老心情极其的紧张,虽然这里有大批的弟子保护,但若是来个厉害的妖魔,这些普通的弟子是不行的,除了这四人和二老还能抵挡一阵之外,其余的人根本不是对手,在这些魔头的面前虽不能说是不堪一击,可也差不了多少。

虽然牛犇犇三人前来助战,但走了‘玉’霄等七人,又伤了五人,累坏了二老,这么一来,双方高手的实力还是差不了多少,短时间内,依旧是杀了个难解难分。

四人紧张的望着空中,防备着空中随时有妖魔突袭,累的脖子都有点酸了,但也不能懈怠,无数的弟子们也是一样,都紧张的望着空中的动静,守着山顶。

廉政足足用了一炷香的时间,这才将体内的毒‘逼’出来,廉政擦了擦汗,低声对吵吵道:“师弟,你好好帮我照顾晓晨,我去助战。”

吵吵失声道:“廉师兄,你伤很重呀,你怎么能去?”

廉政轻轻的嘘了一声,指了指昏睡过去的魏晓晨,轻轻道:“如今大敌当前,‘玉’霄等人又不见,多一个人就多一分力量,你们好好守住山,我毒不要紧。”

魏晓晨内伤颇重,已经睡了过去,但所幸她反应奇快,功力深厚,用修罗刀挡了一下,又运功抵御,这才没有将心脉震碎,否则,当场就能被震死。

但即使这样,她内伤依旧很重,甚至比廉政的伤还要重,廉政虽然中了一掌,仅是被击中肩头,虽然中了剧毒,但吃了‘药’,‘逼’出体外,大体没事了,可是魏晓晨却不同,她受的是内伤。

洪天福和索命的毒更厉害,二人中的乃是蛇毒,而且伤口好几处,二人虽然运功‘逼’毒,没有一个时辰,也驱逐不净,这段时间内,二人哪里敢动,若是强运功,必然毒气攻心。

廉政拍拍吵吵的肩头,轻声道:“放心吧,我没事,我把晓晨就托付给你了,好好的照看她,好好的保护他们。”

廉政深情的看了看睡的好似婴儿一般的魏晓晨,就见魏晓晨,樱‘唇’紧闭,脸‘色’苍白,黛眉紧蹙,显见依旧很痛苦。

廉政就觉得心中一阵阵酸楚,她是为救自己受了伤的,在最危急的关头,她依旧奋不顾身的心中只有自己,为了救自己,甚至甘心去死!

这是什么情?这世上究竟有多少这种刻骨铭心的爱情?

什么叫爱情?如今,他已经领悟了,在以前,他总觉得男‘女’之间很肮脏,除了那个之外,根本谈不上什么爱情,可是现在他明白了,爱情就是给予,爱情就是牺牲和付出,爱情就是甘苦与共,不离不弃,爱情就是彼此搀扶着走完人生最后的一刻也不松开彼此的手!

他们之间就是爱情,而不单是男和‘女’那种的需要!

这世上,有多少男‘女’是真的相爱才在一起的?

这世上,有多少人不是为了……才在一起的?

他们之间,就是最纯的爱情,彼此的敬重和仰慕。

他们不离不弃,同生共死,一起快乐过,一起**过,一起痛苦过,也一起经历了重重磨难,但无论遇到什么,她总能跟他站在一起共同面对,即使是死亡,她也从没有退缩半步,也从没有松开他的手!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这句话在他们身上被彻底的击败!

也许,这才叫爱情吧,但这种爱情,这世上真的有吗?

廉政轻轻的在魏晓晨的脸颊上轻轻的一‘吻’,然后将盖在她身上的棉被给盖严了一些,转过身时,已经泪流满面。

他不是一个轻易落泪的人,但自从遇到了她,他就学会了流泪。

泪水,也许是人类最珍贵的一种东西,最纯洁的一种物质吧!

廉政毅然的转过了身,他知道,这一去说不定就再也回不来了!

但爱情和道义之间,他依旧会选择道义!

因为他是廉政,最正直公正不过!

廉政的伤其实也不算不重,如今的功力也不过只有五六成了,跟‘玉’霄没什么区别了,但他依旧要去战斗,依旧要跟自己的朋友、师傅一起战斗到最后一滴血!

廉政擦了擦泪珠,然后御剑而飞,化作一道光又飞向了战场!

半空中,他就觉得心口处隐隐作痛,左臂上被生生割掉了的那一块‘肉’上,虽然被上了‘药’,包扎好了,但依旧还隐隐渗出血迹,当他用真气飞上青天时,不由得身子就是轻轻一晃,但随即他又‘挺’直了腰杆,笔直笔直的!

他内柔外刚,骨子里也有一种傲气,若是他跟‘玉’霄一样,一样是生在傲人族,恐怕也会像‘玉’霄那样,宁愿站着死,也不跪着活,这一生,就算死,也不给神佛、父母和师傅磕一个头!

因为这种礼仪是有辱人尊严的礼仪,绝不是正常的礼仪!

但可惜,他生在炎黄一族,乃是炎黄国的人,又受到炎黄国文明礼仪的教导,这文明礼仪教导炎黄族人,见到师傅要磕头,见到父母要磕头,见到长辈要磕头,见到君主要磕头,见到神要拜,见到佛要拜,长辈死了要拜,总之,生在炎黄国,人是没有自尊的,简直就是俗世上一个没有尊严的磕头虫!

炎黄国又有什么好的?这文明的礼仪,又有什么文明的?又有什么值得推崇的?

所以,‘玉’霄从不承认自己是炎黄国的人,也不认自己是道教和佛教的弟子,所以,他要破‘门’而出,要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而不是俗世上没有尊严的磕头虫!

廉政之所以这么敬重‘玉’霄,恐怕就因为‘玉’霄是人类中唯一一个活着还有尊严的人了!

他佩服‘玉’霄敢于反抗的勇气,佩服‘玉’霄的傲气,所以,就算‘玉’霄胡闹顽皮,在他的心中,最敬服的还是‘玉’霄,他尊重‘玉’霄,可以说,比对他爹,他娘,他师傅,三清祖师都要重!

廉政飞去了战场,也许,他负伤而战,这一去就难以再回来,但他却非要这么做不可。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