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55章 刚毅3

第二百五十五章 刚毅3

因为他是廉政,独一无二的廉政,世上唯一能做到用良心和公平去做事的人!

若说‘玉’霄是世上唯一一个能保留尊严的人,唯一一个有傲骨的人,那他就是唯一一个能公平公正将良心和道义摆在正中的人!

廉政刚飞走,魏晓晨就睁开了眼,眼中也噙满了泪珠。-

其实她并没有睡着,而是她了解廉政的为人,知道就算他负了伤,只要能走,只要能动,只要能飞,他就绝不会留在这里。

她也知道留不住他,她也想跟他一起去杀敌,一起去牺牲,一起去死,但是她不能,因为她的伤太重,连飞都飞不起来了,而对付这些厉害的妖魔,不能御剑而飞,根本等于是废人一样。

她知道阻止不了他,又不想当面离别,因为她不想离别时那么痛苦,所以,就算他要走,哪怕出去就是死,她也不会阻拦,也不会跟他道别,因为她是这世上唯一能理解他的‘女’人,他唯一的知己!

所以,她装睡,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但等他一离去,她的泪水就控制不住落下。

她再也不能为他做什么,唯一能做的,就是替他祈祷,替他流泪。

除了能做这些之外,还能做什么?

既然什么都做不了,既然不能阻止他,何必要道别?

她只是打定了一个信念,那就是他出去若是死在了妖魔之手,那她一定去给他收尸,替他报仇,跟妖魔拼个同归于尽,到黄泉去找他!

所以,她的心很安宁,因为不管他去哪里,哪怕是赴黄泉,也无法阻止他们在一起!

就算是天地、神佛、妖魔、鬼怪,这世上任何的一切,可以将他们毁灭,但却不能阻止他们在一起!

单说廉政,廉政刚飞出去,刚来到了战场,刚想去助别人,半空中就遇到了大鹏金翅鸟展翔!

原来,展翔虽然被雪紫儿所伤,但毕竟是千年的神鸟,法力高深,而且,雪紫儿斩他的一刀,只是皮外伤,而踢中他的一脚,虽然伤不轻,但在肋骨上,而且,雪紫儿在翻身中踢出的一脚,力量比正常的一脚肯定小了很多,他的肋骨并没有被雪紫儿踢断。

还有,他虽然被雪紫儿打中了一掌,但雪紫儿当时转的头昏目眩,连着在空中翻身七十多个,谁在那时候发出的一掌,都会威力大减,所以,那一掌也不算太重。

展翔惧怕雪紫儿,因为他知道,打不过雪紫儿,更何况当时他确实伤‘挺’重。

可是等他飞走,运气调息了一会,伤就好多了,如此大战,他知道不能退,多一个就多一个力量,他也亲眼看到雪紫儿飞走了,那时他才明白雪紫儿为什么会这么拼命了,原来,只是为了找凌‘玉’霄!

雪紫儿看到了‘玉’霄以身作箭,箭‘射’妖兽,展翔当然也看到了,展翔在心中对‘玉’霄是又羡慕、又嫉妒、又痛恨,羡慕‘玉’霄有这么好的红颜知己,嫉妒‘玉’霄的福气,痛恨‘玉’霄的狠辣!

展翔调息了好一会,好多了,这才前来助战,没想到,半空中恰好遇到了也是刚赶来的廉政。

一人一金鹏一见,并不搭话,又厮杀在了一起。

廉政并不是爱说话的人,而且,跟妖魔有什么好说的?

所以,廉政抖动正气鸿‘蒙’‘阴’阳剑二话不说,就刺向了展翔!

展翔一见是廉政,看得出廉政受了伤,因为廉政脸‘色’苍白,展翔一咬牙,因为他也知道,在三派的三代弟子中,除了凌‘玉’霄,雪紫儿、魏晓晨之外,造诣和修为最高的就是眼前的这个沉默寡言的少年,所以,若是击毙了廉政,无疑也是斩掉了仙疆修道之士的一条臂膀,除掉了一个劲敌!

所以,展翔大吼一声,就扑向了廉政,跟廉政斗在了一起!

别看展翔受了伤,可是他的伤毕竟都是皮外伤,他又是神鸟,这点伤顶多影响他三分功力,可是廉政却不同,他中的是毒伤,运用玄功‘逼’毒,本身就‘浪’费真气,所以,相比之下,廉政弱了好多。

本来,廉政的修为和本事,顶多跟这金翅大鹏打成平手,他的本事并不在雪紫儿之上,可以说,他若是跟雪紫儿决战,败得人一定是他。

在三派弟子中,除了凌‘玉’霄有这个能力能击败雪紫儿之外,没有人可以击败雪紫儿,魏晓晨的修为比雪紫儿相差不远,但稍逊一筹,而廉政的修为和本事,跟他的心上人魏晓晨差不多,所以,稍逊一筹。

在‘玉’霄的六个妻子中,除了冷‘玉’蝶有这个能力能打败雪紫儿之外,其余的姑娘也赢不了雪紫儿。

‘玉’蝶的本事,并不在雪紫儿之下,而且她比雪紫儿高的地方,就是会各种阵法,将阵法融入到道术中,但即使‘玉’蝶能打败雪紫儿,也不是这么容易的。

至于卓悠悠、曲仙儿三姐妹,都比雪紫儿稍逊一筹,跟魏晓晨、廉政等人差不多,但这四个姑娘却是各擅长一技,在其他的方面却胜过雪紫儿。

卓悠悠善于冰雪霜寒的应用,曲仙儿善于琴音作剑,洪袖儿善于幻影蝴蝶舞,善于软功,楚桂儿善于幻化,这些,乃是雪紫儿不及其余姑娘的地方。

可以说,‘玉’霄的六个妻子都是各有所长,各有所短,聚集在一起,却是长短互补,威力无穷了。

所以,就连雪紫儿跟这金翅大鹏斗,斗了一个时辰,拼了命,这才打败他,更何况廉政了。

就算廉政没有受伤,顶多打成平手,也赢不了这金翅大鹏鸟,更何况他伤这么重了,当然更是不敌了。

廉政不敢碰这大鹏的两把金翅摩云刀,因为气力和功力不足,只好以巧招周旋。

展翔看出了廉政的弱点,暗暗的冷笑,心道:“你不敢和我硬拼,可见你内伤颇重,哼哼,你不敢硬拼,我偏偏跟你硬拼,活活的震死你!”

展翔打定主意,开始发起了猛攻!

展翔忽然飞身钻入浮云中,然后大吼一声,双刀就劈向了廉政的面‘门’!

廉政那敢招架,急忙御剑而飞,避开这一刀!

他刚避开,展翔双刀并举,又劈了过来!

当!

廉政架了一下,被震得心口隐隐作痛。

展翔双刀犹如雪片一样,‘乱’砍‘乱’剁,用出了疯魔刀法!

叮当……叮当……

只是碰了几下,廉政就被震得哇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展翔冷笑道:“廉政,你若是肯加入魔域,我可以饶你一命,否则,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廉政左手剑指在鸿‘蒙’剑一扫,发出一道白光,直‘射’展翔。

展翔急忙用双刀一挡,廉政鸿‘蒙’剑一颤,分心就刺!

唰!唰!唰!唰!唰!

一连刺出了五剑,一刺眉心,二刺双目,三刺咽喉,四刺心窝!

展翔双刀一招如封似闭,封住了来剑,然后双刀一压正气鸿‘蒙’剑,怒道:“到底降不降?”

展翔也十分爱才,尤其是像廉政这种人才,他也想替魔域收下这种人才,所以,还真是实心劝降。

廉政厉声道:“做梦!”

廉政将手腕一翻,左手剑指一点,一道真气‘嗤’的一声‘射’出,直‘射’展翔的左目,右手一翻腕子,一招撩‘阴’剑,剑一圈一绕,将双刀拨开,反手直划向了他的前‘胸’!

展翔大怒,双目中‘射’出两股金光,‘砰’的一声,将廉政的剑气所破,然后一翻双刀,又压住了廉政的黑白‘阴’阳剑,顺势一招顺水推舟,直砍廉政的右手!

廉政飞身后退,避开这一刀,然后飞起一剑,一招白虹贯日,又刺向了他的咽喉!

展翔用双刀一拨,厉声道:“既然你不降,那休怪我无情了,拿命来!”

展翔双刀并举,当头斩来!

两道十余丈长的刀芒凌空斩落,就将廉政罩在了双刀刀气之下!

廉政怒吼一声,鸿‘蒙’剑猛地一挥,‘荡’起一黑一白两股‘阴’阳剑气,也长十余丈,就跟展翔的金‘色’刀芒撞在了一起!

人未到,剑芒先到!

魔未至,刀气先到!

两股真气撞在了一起,空中爆发出阵阵耀眼的七彩气芒,漫空‘乱’飞‘乱’‘射’!

当……

一把剑和两把刀终于撞在了一起!

廉政被震出去了两丈远,这才停住!

展翔也被反震出去了一丈远,也才稳住。

廉政刚停在了浮云上,立刻就觉得心口一阵剧痛,哇的一口鲜血又喷了出来!

展翔大喝道:“有种再接我这一刀,不敢接的,是懦夫、孬种!”

他是看出了廉政的‘性’情,知道他就是这种宁折不弯的人,最受不了别人的羞辱,所以,他‘激’将法才用出来。

廉政虽然很有智谋,但弱点就是自尊心太强,最受不住别人的羞辱,所以,这妖魔如此说,廉政头脑一热,根本不管不顾,就算明知道硬接这一刀说不定会死,他也绝不退缩!

他就是这种人,外柔而内刚,看似十分的冷静,十分的随和,好似没有什么脾气一般,但内心中却装着一团火,一旦被‘激’怒,是不顾一切的。

妖魔竟然嘲笑自己是懦夫,若是避开,不敢接这一刀,那就算活着,也不如死了的好!

所以,这一刀就算明知道硬接是死,他也不会让人看不起羞辱他,就算死,他也一定要接这一刀!

廉政怒吼道:“有何不敢!”

廉政双手握刀,迎着就冲了上去!

轰隆隆……砰!

轰隆之声,乃是真气彼此‘激’撞在一起,发出的闷雷一般的响声!

这砰的一声,是一剑双刀碰在了一起!

这一次,廉政又被撞出去了三丈远,又是一口鲜血喷出,在半空中摇摇‘欲’坠,已经有点支持不住了!

他那里知道,在远处魏晓晨挣扎着爬出了帐外,正在看他决斗。

魏晓晨仰面望着浮云上心上人跟这妖魔对决,真是又担心,又气恼。

魏晓晨气的就是一跺脚,暗自埋怨廉政,心道:“你受了伤,何必硬拼?难不成,又是因为对方说了什么话令你气愤不成,唉,廉大哥那都好,就是沉不住气,容易动怒,一遇到对他羞辱的言语,就受不住了,唉,不用问,这妖魔一定用了‘激’将法……”

魏晓晨十分了解廉政,知道廉政的为人。

魏晓晨呻‘吟’一声,有气无力的道:“叶伯伯,醉伯伯,求求你们,去……去帮帮廉大哥应付一下,他……他支持不住了……”

叶方士和小糊涂仙也累的够呛,这时候,依旧很累,但一见魏晓晨哀求,二人也站起了身子,叶方士道:“你放心,我们这就去。”

魏晓晨道:“只要……只要拖住这妖魔就行了……不必硬拼,等‘玉’霄仙儿他们回来,咱们……咱们就胜了……”

二老点头,立刻飞上了半空,前来四百丈远的空中来接应廉政而来。

但二老依旧来的晚了!

就在三人说话的功夫,廉政跟展翔已经开始了这最后一击!

展翔飞上了半空,将金翅摩云刀高高的举起,念动法诀,拼尽了所有的功力,前来砍这一刀!

廉政也拼尽了所有的功力了,廉政一见展翔在半空中蓄力,正在作法,他也急忙作法。

廉政将中指咬破,将自己的鲜血涂抹在了正气鸿‘蒙’‘阴’阳剑的黑‘色’的一面,将正气鸿‘蒙’剑指向了大地,厉声道:“九幽十鬼,聚气为灵,凝聚一剑,鬼域之‘门’,为我而开,九‘阴’之力,为我所用!疾!疾!疾!”

再看,在正气鸿‘蒙’‘阴’阳剑中,‘射’出了一股股黑气,‘射’向了苍茫大地!

刹那间,洪水内,山谷中,所有死去的尸体上,顿时一股股黑‘色’的‘阴’气冉冉升起,幽暗中,好似有无穷无尽‘阴’灵的鬼魂飞入了正气鸿‘蒙’‘阴’阳剑中!

黑气越聚越多,眨眼间就布满了整个天空,方圆十里地之内的‘阴’气、戾气几乎都被吸收到了这把正气鸿‘蒙’‘阴’阳剑中了,再看黑气包围住了廉政,幽魂狰狞的张牙舞爪的扑向了廉政,被廉政吸入到了肺腑和‘阴’阳剑中了!

廉政学的是鬼道之术,跟魏晓晨的修罗之术是一样的,最高的一招,都是吸收天地间的‘阴’气、‘阴’魂、戾气,凝聚在剑上,化作无穷无尽的力量!

而九子中,七子铁面无‘私’应天生所擅长的就是鬼道之术,‘玉’霄学会了八个师傅的本事,但只有应天生的鬼道之术没有学。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