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55章 刚毅4

第二百五十五章 刚毅4

可是,廉政是应天生的顶‘门’大弟子,深得师傅的重视,故此,廉政主修‘阴’气,也善于鬼道之术,借助‘阴’灵之戾气,化作巨大的能量,来对付强大的敌人。

但这种戾气极其的厉害,因为打开鬼域之‘门’,附近所有死去的‘阴’灵幽魂随之而出,若是控制不住,甚至会‘阴’气入体,被‘阴’戾之气反噬,会有‘性’命之忧,所以,轻易不能使用这种道术。

但今日,廉政在重伤之下动用此中**,就算胜了,也必然受重伤。

魏晓晨失声惊叫道:“九幽鬼道!”

她是认得这种道术的,这道术跟她的修罗炼狱道是一样的,都是极其霸道‘阴’邪的一种道术。

二人就曾经在黑渊中,遇到了千年食人树,遇到了奇险,最危急的关头,二人都用出了这种最霸道的道术。

廉政用出了九幽鬼道技,她则用出了修罗炼狱术,二人合力,将千年树妖斩杀。

其实,这两种道术,都如出一辙,乃是圣帝真君和龙‘女’祖师所创,二人本是情侣,这种道术也曾经相互在一起研究过,所以,都有相同的之处。

二老刚刚飞上半空,展翔双刀并在一起,凌空已经斩落!

空中,一道二十余丈长的刀气,好似一把二十多丈长的巨大金刀凌空斩落!

他鹏刀合一,刀即是大鹏,大鹏即是刀,一起化作了一把二十余丈长,五六丈宽的金刀,就这样凌空斩落!

廉政并没有退缩半步,而是张嘴一吸,将无穷无尽的黑气都吸入了嘴中,再看那股黑气,涌向了他的全身,而算发于四肢,再看正气鸿‘蒙’剑上,白‘色’的一面不见了,相反的,黑‘色’的那面‘阴’气黑气大盛,剑上的无数的恶鬼幽灵似乎都在鬼笑,发出一阵阵刺耳的笑声,仿佛等待了千年,只为了今日这一击!

无穷无尽的黑气原本散在空中,一刹那间,一半被吸进了廉政的身体内,一半全都被卷入了正气鸿‘蒙’剑中了!

立刻,原本黑暗的空中,明亮了好多,再看廉政,身上黑气蒸蒸四‘射’,剑上黑气也是漫空都是。

人不见了,出现在魏晓晨眼中的,只有一把剑,一把漆黑如墨,满是‘阴’戾黑气的剑!

廉政也化作了一把剑,一把满是‘阴’灵的邪恶之剑!

就见那把剑,长约二十几丈,跟那把斩落的金刀几乎一般大小,不过不同的是,那把金刀是金‘色’的,可是他的剑却是黑‘色’的!

半空中,看不到人,人已经化作了剑!

半空中,看不到他,只能看到无穷无尽的厉鬼魂魄在咆哮!

半空中,却有七颗闪闪发光的星星在闪动,只有那七颗璀璨的星辰在闪着。

就好似夜空中的北斗七星一般的明亮!

就算夜‘色’再怎么黑,再怎么黑暗,也无法掩住星辰的璀璨!

那是他剑上的七星,那七颗镶嵌在剑体内,跟剑融入一体的七颗璀璨明亮的珍珠,那七颗好似他龙眼一般大小的珍珠,依旧是那么的亮!

这把正气鸿‘蒙’‘阴’阳剑,传说乃是‘混’沌初开时天的灵气和地的‘阴’气所化而成的仙剑,故此才叫做正气鸿‘蒙’‘阴’阳剑。

此乃是一把神剑,虽然不如‘玉’霄双剑的神奇,但也是一柄不次于轩辕剑的灵剑!

这把剑,一面漆黑如墨,一面是洁白如雪,黑的一面,有七颗珍珠,好似北斗七星一样,耀眼夺目,而白的一面,在北斗七星的四颗星星的正方形中,恰好布成了一个圆圆的光圈,火红火红的,好似太阳一般的红。

所以,这把剑才叫做正气鸿‘蒙’‘阴’阳剑,又叫做正气鸿‘蒙’黑白剑,应天生将这把挚爱的神剑,送给了廉政,却没有送给自己的儿子使用,因为只有廉政这么正气忠直的人才能驾驭这把特殊的剑。

因为使用这把剑,黑的一面乃是邪恶的,乃是魔道,白的一面乃是正义的,乃是仙道,若不是真正忠正的人使用,必然会被黑的一面的魔道‘阴’戾之气所‘惑’,渐渐的,人就会入了魔道,变得暴戾无比,反而会害了自己。

所以,应天生才没给自己的儿子,因为他的儿子没有廉政这么正,除了他这么正之外,除了他能驾驭这把剑之外,就只有大徒弟廉政有这个资格和能力,所以,他才给了廉政。

而廉政也不负他所望,这把剑的‘阴’戾之气,丝毫不能影响到他的正直,他当真是这般正气鸿‘蒙’‘阴’阳剑的主人。

廉政不见了,所化成了一把满是‘阴’戾之气的鬼剑,但那七颗璀璨的星辰,却是依旧那么纯洁和明亮,就好似他的内心一样!

他乃是用魔力,对付邪恶!

他并没有入魔,因为他的心就好似那七颗闪闪发光的珍珠一样,是那么的纯静,丝毫不会受到邪气的困‘惑’。

面对邪恶黑暗,他从不后退和胆怯,他只会选择冲上去,哪怕冲上去就是死,他也绝不会退缩!

所有‘激’战的人和妖魔都几乎停止了厮杀,都被这数十丈长的一把金刀和一把黑剑所惊呆!

因为这乃是比拼内力和修为的一招,也是同归于尽你死我活的一招,绝不能偷巧的一招!

金鹏展翔化作了一把金刀,一把二十余丈长的巨大金刀,除了中间那小小的刀之外,其余的都是他的刀气!

廉政也一样,全身上下被黑气笼罩着,也化出了二十余丈长的黑剑,他本身和鸿‘蒙’剑却在最中间,周围的剑芒,其实都是他的真气!

两道二十余丈长的金芒和剑芒就在半空中撞在了一起!

刹那间,半空中金芒四‘射’,黑气滚滚,滚滚黑气中,万道金芒迸发而出,好似一道道闪电在黑云中游走!

空中,响起了隆隆的雷声,片刻之间,又想起了惊天动地的霹雳之声,仿佛炸雷一般,在半空中‘激’撞炸开!

咔嚓……轰隆……砰……

空中霹雳声不断,不但有霹雳声,也响起了‘阴’灵鬼魅的哭嚎声!

金光‘射’在黑气上,黑气就减弱一分,黑气碰到金芒上,金芒就损失一尺,黑气和金芒,彼此的‘激’撞,鬼魅和佛光,彼此的‘激’战……

黑暗和光明,永远都在争斗,但黑暗却永不会消失,而光明,也永远不能胜出。

就算是胜,也是短暂的胜利,因为黑暗永远不会消失,胜利也就永远都是片刻的。

但不同的是,用金芒象征着佛光和正义的刀芒却是妖魔所发出的,而象征着邪恶和鬼魂的黑气剑芒却是修道人所发。

正义的人动用了邪恶的灵魂力量,而黑暗的妖魔却用的是堂堂正正的正气!

这世上,究竟什么才是正义?

这世上,究竟谁对谁错?

是仙是魔,是正是邪,谁又能分的清明?

谁知道佛光的背后,是不是邪恶的嘴脸?

谁又知道黑气的背后,是不是正义的面目?

也许,那高高在上的佛,本身的面目却是狰狞邪恶的吧!

后来,这只金翅大鹏鸟被‘玉’霄击毙之后,灵魂去了西天极乐世界,成为了如来的舅舅,后‘玉’霄的徒弟孙悟空曾经遇到过这金翅大鹏鸟,那金翅大鹏下界‘奸’‘**’掳掠,无恶不作,最后被孙悟空击败,但如来只是召回了大鹏,却并未对大鹏做任何责罚。

难道为了考验唐僧下界为妖,无恶不作,杀生害命,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难道就因为大鹏是如来的舅舅,就可以包庇罪恶吗?

也许,西天极乐世界,本身就是一个藏污纳垢之所!

这佛光的背后,隐藏着的就是邪恶的伪善!

金翅大鹏鸟展翔,就是这世上唯一一只金翅大鹏,展翔乃是凤凰的表弟,后来凤凰吞了如来,又吐了出来,故此相当于生了如来,所以在这个关系上说,凤凰的确是如来的生母,而金翅大鹏展翔正是如来的舅舅。

但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单说金翅大鹏鸟展翔,虽然现在乃是魔道,虽未有登堂入圣,法力没有日后高深,但单以他现在的修为和功力,已经比在封神之战中的二郎真君和哪吒的功力要高多了。

廉政对决金鹏,可见多么吃力了,但即使是死,他也不会向邪恶的力量低头!

廉政已经决定跟如来的舅舅拼了,不管他是什么身份,就算他是天魔凤天圣的表弟,就算他是西天如来的舅舅,他也毫不放在眼中!

金芒一尺尺的缩短,黑气一寸寸的减少,每撞击一下,就是一道金芒闪电,每撞击一下,就是一声霹雳!

刹那间,就见滚滚黑云中,金芒好似金蛇一般的‘乱’窜‘乱’‘射’!

眨眼间,金芒和剑芒都撞完了,一人一金鹏,一邪一正,一光明一黑暗,终于撞在了一起!

展翔的金翅摩云刀和廉政的正气鸿‘蒙’‘阴’阳剑正好碰到了一起!

耳轮中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再看一金鹏一人,都化作了两颗流星,一颗流星,坠入了雪谷,一颗流星坠向了峡谷内的洪水中!

展翔坠入了雪谷,往雪谷中坠去,但他毕竟是金翅大鹏鸟,法力高深,本就善于飞翔,而且这一硬拼,廉政本就受了重伤,虽然尽了全力,还是稍逊一筹。

所以,展翔空中落下了一半,就将两柄金刀化作了金翅,忽扇着金翅,又飞了起来!

展翔哇的一声,也吐出了一口血,暗暗的赞道:“好厉害的廉政!”

展翔受的伤也不轻,但稳住了心神,又飞向了半空!

而廉政却坠向了洪水内!

坠落中,廉政又一口鲜血喷出,差一点昏死过去!

他真气不足,强自运用这种耗损真气的法术,所以,已经被‘阴’气所反噬,更是伤上加伤了。

离着脚下的洪水还有三丈高就落入了水中了,廉政拼命的想收住坠落的力道,却是有心无力!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猛然间一声马啸,好似龙‘吟’一般,一道白光从天而落,在离水还有三丈的时候,正好接住了廉政!

廉政就觉得眼前一‘花’,朦胧中,好似看到了一匹洁白的马飞来接住了他!

“是吉吉……”廉政暗暗的道,他重重的落在了飞来东西的脊背之上,将飞来的东西也砸的往水中落去。

来得果然是廉政心爱的吉量神驹,这匹神马乃是他在犬戎国时,亲自降服的一匹神驹,可以飞天,犹如闪电一般,简直能跟‘玉’霄的天马有的一比。

但廉政却将吉量马留在了山上,因为这种大战,乃是跟妖魔决斗,他觉得骑着吉量马反而不便,万一再要伤了神驹,那就不好了,所以,他将马留在了山上,跟叶方士的仙鹤在一起了。

而‘玉’霄也一样,一旦跟妖魔单打独斗,一般不轻易骑着天马,因为骑着天马,有时候真的有点不便,还怕伤了心爱的坐骑,廉政也是如此。

但这吉量马也是一种龙驹,极其的通灵,虽然在山上,但也关注着主人的动静。

吉量马吉吉一见廉政跟妖魔对决,被撞得飞了出去,落向了还在旋转着的漩涡,这匹神驹一声龙啸,化作一道光就飞了过来,就在廉政即将入水的一刻,以自己的脊背接住了主人!

廉政顺势抱住了马的马鬃,紧紧的抱住了心爱的坐骑。

但一人一马依旧落向了水中!

‘扑通’一声,水‘花’溅起了五六丈高!

但吉量马虽然入水,可是没有完全落入水内,它毕竟是神驹,法力非凡,刚刚一落水,立刻从水中飞了起来,四个马蹄踏着水一借力,就好似一只抄水燕子一般,‘嗖’的一声飞了起来!

吉量马飞向了半空,在一朵白云上停了下来,等候着主人坐稳身子。

廉政勉强挣扎着坐在了吉量马之上,身子一附,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他刚坐起,展翔却又飞了过来,当头又斩落!

展翔是打定了主意了,如不趁此机会将廉政除去,必为心腹大患!

所以,展翔虽然带伤,却比廉政好的多,而且,妖魔的抗伤能力可比人强的多了,就好似那些妖兽一样,虽然受了重伤,但是越伤越勇。

展翔也是一样,虽然受了重伤,但却‘激’起了内心中的凶‘性’!

展翔怒吼一声,双刀又剁了下来!

廉政一咬银牙,暗暗的道:“今日我就跟你拼了,就算一死,我也不逃!”

廉政免力一架,被震得头昏目眩,眼前一阵模糊!

展翔紧接着一刀又剁了下来!

嗖……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