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61章 血洗4

第二百六十一章 血洗4

六个姑娘笑成了一团,银铃一般笑声久久不散。。

众人暗暗的苦笑,教给他本事,倒像是求他似的,这种好事,他们简直都能嫉妒死。

但六个姑娘却很了解‘玉’霄,知道‘玉’霄可不是装的,是真不想学,因为‘玉’霄就这么懒,这么枯燥的东西,他真的不想学,别说这个,他根本都懒的修道。

若不是因为傲人族惨剧,他需要学道来报仇,被‘逼’迫无奈的话,他宁愿平平淡淡的过一生,他也不想学这些枯燥无味的东西。

这世界就这么奇怪,有的人磕破了头,放弃了做人的尊严去拜师学本事,结果,却学不到,而有的人不想学,别人却求着他学,这世界就这么荒唐。

白皛皛道:“霄大哥,奇‘门’遁甲之术奥妙无穷,我仅是懂点皮‘毛’,奇‘门’遁甲分为天遁,人遁和地遁三种,分为八‘门’,分为休、生、伤、杜、景、惊、死、开八‘门’,谙和八卦五行,‘阴’阳太极,周易洛书,将所有的一切溶入其中,深奥无比的,若是可以将之用到道术,跟道术结合使用,更是妙到毫巅,威力无穷,你要认真的研究才对。”

‘玉’霄哈哈笑道:“哎呀,不就是奇‘门’遁甲之术吗?这又有何难的?像我这么聪明的人,学这个还不简单吗?放心吧,我很快就会领悟学会的,不用三天,我就可以掌握啦,到时候,我就做你们的师傅,你们有什么不懂的再来问我。”

‘玉’蝶和白皛皛却不以为然,并不觉得‘玉’霄在吹牛,因为他们最了解‘玉’霄,若说‘玉’霄是全人类中悟‘性’最高,最聪明的人,这一点都不过分,只要‘玉’霄稍微用一点心,就可以超越任何人。

‘玉’蝶和白皛皛悟‘性’都不错,但若是跟‘玉’霄一比,二人是自叹不及百分之一,所以,他们不觉得‘玉’霄说大话。

可是别的人真是气大了,因为这牛吹的实在是太大了,简直毫无半点虚心。

要知道,炎黄国的人讲究的是谦虚,没有人自夸自己的,但‘玉’霄偏偏就说谦虚就是虚伪,而他也从来不谦虚,不谦让。

白莲和魏晓晨两个姑娘彼此看看,一个个故作恶心呕吐状。

白莲道:“呕……我要吐了,唉,我听过吹牛的,可没听过吹骆驼的,噢,不对不对,是吹大象……”

魏晓晨道:“唉,我见过脸皮厚的,可没见过脸皮比脚后跟的皮还厚的,噢,不对不对,是脸皮比城墙都厚。”

‘玉’霄哈哈笑道:“唉,我见过丑‘女’人,可没见过两个这么丑还爱卖‘骚’的母老虎,噢,不对不对,不是丑,是难看的令人恶心,咦,怎么我的手这么臭呢?噢,对了对了,我忘了,上一次打你们屁股两巴掌,到现在‘弄’的手还这么臭呢,呕……”

两个姑娘气的嘤咛一声,跳过来就去打‘玉’霄。

两个姑娘也跟‘玉’霄熟的很了,经常也跟‘玉’霄开开玩笑,所以,也并不避讳。

但她们不管什么时候,吃亏的总是她们自己,因为她们斗不过‘玉’霄,无奈何,一被气着了,就去打。

‘玉’霄哈哈笑着,边躲着二人的追打,边戏耍道:“喂,我又没说你们俩,难道你们承认自己的屁股臭?承认自己生的丑不成?噢,对了,二位大嫂,你们拉完屎几天没擦屁股了?怎么这么臭呢,在这都闻着了,是不是没有擦屁股布了,没有就用石头擦屁股,也不能不擦呀……”

“你个死无赖,臭流氓……”

“打死你这臭无赖……”

“哈哈,被我说中了吧,牛大哥,廉大哥,你看看你们未来的老婆,比母老虎还凶呢,这样吧,你们干脆都休了她俩得了,我再给你们俩找个好的,实在找不到,我六个老婆呢,咱们是好兄弟,匀出两个来送给你俩做老婆就是了,这样吧,我就把紫儿和仙儿送给你俩吧,你们就休了这俩母老虎吧,若是她俩你们不满意,蝶儿和袖儿,悠悠和桂儿,你们任选总行了吧,看看,我够朋友吧……”

这一次,不但这两个姑娘被气着了,‘玉’霄的六个姑娘也气的嘤咛一声,于是,八个姑娘开始追打‘玉’霄。

但这一次追不到了,‘玉’霄飞身就逃,一会在这个姑娘的屁股上捏一把,一会在那个姑娘的脸蛋上掐一下……

一夜风雪紧,这一夜又这么过去了。

天亮的时候,白皛皛和‘玉’蝶就开始做法,就见二人在地上画了不少奇奇怪怪、弯弯曲曲的图形,随着二人施展各自的法术,再看脚下的冰雪地上腾起阵阵白雾,令人看不清脚下,仿佛置身于云雾中相似。

白皛皛命人手来手随着他一起往前走,不管脚下,只管顺着峡谷往前走。

二人把这些人分成了两队,‘玉’蝶在前,率领着‘女’子,所有的‘女’人手拉手,两个一对,两个一对,随着‘玉’蝶往前走。

男人也一样,白皛皛在前引路,这一千七八百人都拉着手,开始按照二人所走的步伐,在满是白雾的山谷中又开始了征途。

‘玉’霄依旧悠然的坐在水晶泡泡内,随着这些人往前飞。

这奇‘门’遁甲中的缩地之术,果然是奥妙无穷,脚下崎岖不平的路,走上去好似平坦的大路一般,冰雪之路也不再那么难行,就好似走在云中的感觉一样。

就这么走出来约有一个半时辰,就到了中午了,又该到了吃饭的时候了,二人各自散去法术,再看一切又回归了正常,白雾不见了,脚下依旧是冰雪之路。

白皛皛和‘玉’蝶长出一口气,二人各自擦了擦汗,大家开始席地休息。

白皛皛对‘玉’霄等人道:“咱们按照奇‘门’之术走,走出了约有二十多里地了,也就是差不多走出来了二百六七十里地了,等吃完饭,休息一阵,再走,到晚上,应该能走五百里地。”

众人是半信半疑,难道真的走出了这么多路程吗?这真是不可思议。

楚桂儿问道:“真的有走这么远吗?”

‘玉’蝶微笑道:“不信你回去看看,计算一下路程,应该差不多的。”

就连‘玉’霄也不太信,‘玉’霄哈哈笑道:“好呀,那我就飞回去看看,你们稍等,我去去就回来。”

“喂,你一个人别‘乱’跑,小心妖魔抓到你!”

‘玉’霄哈哈一笑,顺手把雪紫儿抱上了天马,大笑道:“我有紫儿和龙龙随同,一但遇到妖魔,我骑着天马就飞回来,谁能抓到我,放心吧,我们很快就回来的,你们别‘乱’跑。”

‘玉’霄说罢,骑着天马,带着龙鱼,跟雪紫儿一起就消失不见。

其余的姑娘急的直跺脚,但没有办法,只好等等了。

天马的速度何其之快,追也追不到,不过,她们知道,‘玉’霄骑着天马去看看,以天马的速度,虽然有二百多里地,但不过半柱香的时间就可以回来了。

果不其然,时间不大,‘玉’霄就骑着天马飞了回来。

立刻,众人围住了‘玉’霄,就连‘玉’蝶和白皛皛都不敢肯定这法术灵验,他们也只是试试。

楚桂儿着急的问道:“怎么样?怎么样?走出来了多远呀?”

‘玉’霄笑道:“哇,真的走出来好远好远呀,我飞回昨夜扎营的地方,大约估算了一下路程,足足走出来有二百多里地呢。”

“哇!真的呀?雪姐姐,真的吗?”

雪紫儿含笑点点头道:“是真的,的确走出来好远,二百里只多不少呢,这奇‘门’遁甲之术果然玄妙。”

众人相信了,若是‘玉’霄没有实话,雪紫儿可从来不撒谎,雪紫儿说的话,他们信。

楚天祥欣喜的道:“真是太好了,不过,可要劳烦你们俩了。”

‘玉’蝶轻轻一笑道:“没什么,只要灵验就行,早日赶回去,大家也不用受这么多罪。”

众人真是又惊又喜,大家都以为没走多么远,只是身在白雾中,随着二人往前走,感觉不过就是走了约有三十多里的山路罢了,却没想到,竟然走出来了约有二百多里地,这真是令人惊异万分。

其实,若没有这么多人的拖累,以二人若是施展奇‘门’遁甲之术走路的话,这时候,恐怕走出来千里了,二人虽然做不到缩地成寸,一步千里的本事,但用奇‘门’遁甲之术,却可以做到一步百丈的本事。

但人太多,却是走不快的。

就这样,二人利用奇‘门’遁甲之术率领着众人赶路,一日走约有三个时辰,大约赶五百里的山路,到了第五天,终于走出了这个荒芜的大山脉。

而‘玉’霄也并没有吹牛,短短的五天时间,他已经将‘玉’蝶和白皛皛所懂得一些奇‘门’遁甲之术完全领悟和掌握了,虽然运用不娴熟,功力也不够,但却已经领悟了。

众人真是心中敬佩,这才知道,‘玉’霄并未说什么大话,而是他真的有这个本事和悟‘性’。

不但如此,‘玉’霄短短的五天时间,不但将奥妙的奇‘门’遁甲之术的口诀和应用方法领悟熟记,而且就连凤凰真诀的口诀和练功法‘门’也都熟记在心了。

这更是令人惊异万分,其实也不奇怪,‘玉’霄聪明绝顶,这些口诀什么的,只要看一遍就可牢记在心,至于练功法‘门’,怎么应用,他本身就有根基,当然再学起来就事半功倍了。

所以,‘玉’霄只需要牢记在心,至于应用上,以后慢慢的研究也就是了。

但就算是这样,也足矣令人惊叹了。

为什么上天会将拯救三界,拯救人类的重任‘交’给‘玉’霄,大家现在是完全懂了,只因为‘玉’霄实在是太聪明了,悟‘性’太高了,别人修炼三十年,他一年可达到,别人几个月都记不住那些奥妙的口诀,领悟不了那些奥妙的道术,但他却看一遍就会,修炼一段时间就可以领悟。

如此悟‘性’奇高的奇人,除了他有能力修炼到最高境界,将各派道术和心法领悟透了之外,尘世上还有谁能做到?

恐怕就算是鸿钧老祖和西天的如来佛祖也做不到。

‘玉’霄好像天生就适合修道一样,在修炼之途上,根本是畅通无阻,根本不费多少事,这真是令人既羡慕又嫉妒。

但上天就偏偏如此的不公平,有的人一辈子找不到心爱的‘女’人,孤独痛苦的活一辈子,可是他就偏偏身边美‘女’如云,享尽了‘艳’福。

有的人磕破了头,都拜不到师傅,学不到法术,可是他不但拜师没有磕过头,丢过人,而且,师傅为了让他学,还跟他磕头去哀求他。

有的人辛辛苦苦的修炼数十载,结果不及他修炼几天的。

为什么世界这么不公平?

但这世界就是如此的不公平,如此不公道。

再往前走翻过一座小山,就到了平坦之处了,隐隐约约都能看到城镇了。

众人欢呼不已,终于走出了这可怕的蛮荒之地,终于活着走出来了这断肠断魂的死谷了!

楚桂儿指着白雾中的镇子,高兴的拍手道:“哇,终于看到有人的地方了,哈哈,到了镇子,我要买好多好多的糖果。”

曲仙儿笑道:“还要买好多好多的糖葫芦吃。”

洪袖儿笑道:“还要买好多好多的糕点和好多好多的新衣服……”

‘玉’霄冷笑道:“你们恐怕高兴的太早了吧,恐怕你们见到的应该是好多好多的死尸还差不多。”

楚桂儿嗔道:“你讨厌,真扫兴。”

曲仙儿道:“你为什么这么说?”

‘玉’霄叹道:“我若是妖魔,我要报复的话,一定在我们必须经过的地方,屠杀一些人,让你们看看,虽然你们救了一千五百多人,可是别的地方却要被杀一千多人,等于没救一样。”

白莲气道:“你的心简直都是黑的!”

‘玉’霄苦笑道:“我只是站在妖魔的角度上来说说罢了,不信,咱们打赌,我敢说,镇子上已经没有一个活人了,你们信不信?”

魏晓晨气道:“喂,好好的你咒人家死,你怎么这么坏呢?”

‘玉’霄叹了口气,道:“我问你们,现在是什么时候?”

“临近中午了呀。”

‘玉’霄叹道:“这就对了,我之所以这么说,因为我没有看到炊烟,所以,我才料定镇子上已经没有活人了,因为临近中午了,不可能没有一家做饭的,现在都近中午了,却连半点炊烟都没有,你们说,若不是人都死光了,焉能如此呢?”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