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61章 血洗5

第二百六十一章 血洗5

“呀……”众人几乎都惊呼一声,因为‘玉’霄分析的真是太对了。

楚桂儿颤声道:“你……你是说,那里都是死人了?”

‘玉’霄沉重的点点头道:“这里是出山的必经之处,妖魔为了示威,为了报复,定然在此大开杀戒,做给我们看,要气我们,唉,我虽然救了这些人,可却害死了这里的人,这跟没救又有什么区别?”

但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因为人类分散在各处,他们又远在几千里之外,就算要救都救不了,就算救了这里的人,那其余的地方依旧无法救。

‘玉’蝶幽幽叹道:“但愿你说的不对,但愿你猜错了。”

虽然‘玉’蝶嘴上这么说,但她知道,‘玉’霄一向不会料错的,也分析的不错,这个镇子里的人的确已经凶多吉少了。

曲仙儿道:“就是,也许你猜错了。”

‘玉’霄苦笑道:“我也希望我猜错了,不过,我错的时候并不多,不但是这里,也许咱们回去后,天帝山其余的八个山峰都被烧毁了,龙‘女’山也被烧了,唉……”

雪紫儿道:“咱们赶紧到镇子上看看去!”

众人的心都十分的沉痛,都加快了脚步,往前面的镇子而去。

‘玉’霄果然没有猜错,这里已经是一个死镇,镇子上的人都死了三四天了,足足有四五百多具尸体!

这个小部落的人几乎都死光死绝了,尸体就在外面,若不是天寒地冻,尸体恐怕早就臭了。

无数的秃鹫和乌鸦正落在尸体上残食尸体上的‘肉’,整个小镇,已经成了人间地狱。

更可恨的是,所有的死人都被剥了衣服,一缕不着!

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皆是如此。

‘女’的被割掉了‘胸’,男人被割掉了那个,人头都被砍下,人头摆满了一地,‘女’人身上割下的血淋淋的‘肉’也摆满了一地,男人的东西也摆满了一地。

一边是人头山,一边是蠕山,另一边是男人的鸟山,什么叫割蠕成山,现在众人可见识了。

那么美两团软软的‘肉’,被割掉了,血淋淋的堆在一起,却是那么的令人可怕!

那些呲牙咧嘴的人头,那些丑陋的鸟更不必说了。

妖魔如此做,简直就是羞辱人类!

在一面白墙上写着血淋淋的几个大字,就见白墙上用鲜血写道:“你们一定走饿了吧,各位不必客气,尽管食用,哈哈哈哈……”

所有的人几乎都吐成了一团,这真是太惨了,简直就是人间地狱!

雪紫儿咬着牙道:“妖魔!总有一点,我定当将你们斩尽杀绝!”

曲仙儿三姐妹都吐成了一团,现在大家完全服了,相信‘玉’霄果然没有料错了。

白莲吐了半天,喝道:“臭‘玉’霄!都是你,放了元真那畜生!”

‘玉’霄长叹道:“唉,我只放他这一次,下一次,我绝不会再留情了。”

魏晓晨道:“唉,放虎归山,下一次,妖魔岂是这么容易抓到的吗,下次,千千万万不要再心慈面软了,唉,你们姐弟俩只是这一点不好,就是太仁慈了。”

但这正是‘玉’霄姐弟的可爱之处。

‘玉’霄长叹道:“唉,难道人的命是生命,动物的命就不值钱吗?咱们人类将动物开膛破肚,从不会觉得残忍,但一但动物用这种手段来对付咱们,咱们就觉得残忍,唉……”

但人都是自‘私’的,生命都是自‘私’的,人杀动物从不觉得残忍,可是动物杀人,人却会承受不住了,难道这就公平吗?

‘玉’霄眼中含着泪,心中不住的问苍天,为什么生命总要互相伤害呢,为什么?

‘玉’霄流着泪水道:“来人,挖一个大坑,将尸体一起埋葬,记住,任何衣服,任何吃的用的,都不准‘乱’动,小心有毒!”

魏晓晨道:“那尸体呢?尸体就没毒吗?”

‘玉’霄摇摇头道:“尸体没事的,有一些秃鹰和乌鸦吃了尸体的‘肉’,却没有事,可见尸体上是没毒的,但衣物什么的,却要小心了,就算是尸体,也要多加小心,不要用手随意去碰,要隔着布。”

雪紫儿道:“那为何不干脆都火焚了呢?”

‘玉’霄道:“我怕一烧尸体,将其余的地方引燃,万一有什么毒气,那就会害死大家了,也许,妖魔也在尸体上下了毒,咱们万一嫌麻烦,一烧尸体,正好将毒气释放出来,那岂不是害死大家了?所以,还是就地挖坑埋了的好,大家就地挖坑,多加小心,埋掉尸体后,立刻离开此地,此地不可久留!”

众人频频点头,楚天祥暗暗的称赞‘玉’霄,称赞‘玉’霄的心细和谨慎。

妖魔善于用毒,善于巫术,‘玉’霄这么做,的确做的很对。

幸好这里的人多,一千多百姓一起动手,就地挖坑,七手八脚的就将这些尸体埋葬了。

无数的‘女’人看到被割掉的物体,真是羞臊无比,可大家又愤怒无比。

经过一阵阵忙活,发现的尸体都被掩埋了,无数的尸体‘乱’七八糟的埋在了一起,有的五六具尸体埋在一处,有的七八具尸体埋在一处,有的坑中埋的都是人头,有的埋的是‘女’人……

‘玉’霄望着一座座鼓起的小土包,已经泪流满面,暗暗的道:“各位安息吧,我‘玉’霄发誓,一定铲除这些妖魔,替大家报仇雪恨,这个耻辱,我一定会让妖魔偿还的!”

众人均暗暗的咬牙,暗暗的发誓。

人多力量大,一千七八百人一起动手,很快的就掩埋了尸体了。

大约粗略的查点一番,大约发现了五百多具尸体,显见这一个部落的人都被屠杀干净了。

上到老叟,下到几个月大的婴儿,是无一幸免。

但这被屠戮殆尽的究竟是什么族,众人根本不知道。

因为,那个年代,世界上有数千个种族,有的几百人就是一个族,几百人就是一个国家,所以,种族太多,根本也难以分清。

只是,只有炎黄两个族是大族,这俩族乃是炎帝和黄帝的部落后代,炎族和黄族已经合并在了一起,组成了一个大国,就叫做炎黄国。

而天帝山就在炎黄国境内,方圆千里都是炎黄国的势力范围,也就数炎黄国最发达,各种礼仪也最健全,所以,那时候,世上的各个部落几乎都以炎黄国马首是瞻,都前来学习炎黄国的文化和各种技术。

但除了炎黄国之外,还有不少的小族和小国,这个小族就是炎黄国附近的一个小族。

和尚们念了一阵经,给这些枉死的尸体超度亡魂……

良久,‘玉’霄才长叹一声,缓缓道:“走吧!”

众人的心都犹如铅一样的沉重,都是泪流满面,心如刀割一般。

妖魔羞辱的不止是这个小族,屠杀的不止是这个小族,而是羞辱的全人类的自尊!

这个仇焉能不报?这个血债焉能就此算了?

可是在妖魔的眼中,人类何尝不是如此的凶残呢?

人类屠杀的动物还少吗?

人类吃的动物的各种鞭还少吗?

但生命就是如此的自‘私’,自‘私’的屠杀欺凌别人可以,别人报复就不可以。

但这场浩劫,就是因为人类过度的屠杀动物,欺凌动物才引发的。

人畜大战,根本没有什么对与错,正义于邪恶之说。

魔域的妖魔没有什么错,因为他们是以牙还牙,以血还血,用人类对付动物的凶残手段来报复人类,只是报仇而已。

而人类呢?难道就甘心的被毁灭不成?

所以,不管一些人类再怎么不对,再怎么凶残,这些人类也必然会站在错的人类一边,联合在一起屠杀动物!

生命本就是自‘私’的,谁又不自‘私’呢?

这里已经成了人间地狱,其他的地方呢?

也许,人间本就是地狱,这个世界本就是地狱!

第二百六十二章消息

天帝山,囚牛峰。

‘玉’清大殿内依旧香烟袅袅,依旧庄严、肃穆、宁静而又安详,没有了‘玉’霄和三姐妹,整个天帝山似乎都冷清了许多。

曲天赋整日里吃睡不下,惦记着宝贝‘女’儿,也惦记着心爱的妻子秦扬,但这么大的天帝山,这么大的‘玉’清教,他还脱不开身子,只能着急罢了。

妻子秦扬走了,‘女’儿走了,楚桂儿和洪袖儿走了,‘玉’霄也不在,就连他得意的五大弟子也走了四个,除了大徒弟尹宫在身边之外,其余的弟子都走了。

他们现在如何呢?曲天赋真是心急如焚,坐卧不宁。

为什么人会要离别?为什么这世上会有离别?

望着冷冷清清的囚牛峰,曲天赋黯然神伤。

这世上最痛苦的就是生离死别,人能做什么呢?唯一能做的就是伤心罢了。

虽然这只是生离,还有见面的一日,但路途凶险,却令人担忧。

什么叫睹物思人?

没有经历过的人永远不会明白那是种什么滋味。

那简直好似万把钢刀在心中切割一般的痛苦。

曲天赋整日里想妻子,想‘女’儿,想‘玉’霄,想另外两姐妹,也想自己的四个徒弟,每日里,坐卧不宁,焦躁不安。

曲天赋每日里尽是在房间里看着妻子的首饰、衣物,黯然泪下,到‘女’儿的房间里,到洪袖儿和楚桂儿的房间里,也到‘玉’霄的房间内,总是在这几处徘徊。

最令他担心的还是曲仙儿三姐妹和‘玉’霄,曲仙儿自不必说,是他的宝贝‘女’儿,可是洪袖儿、楚桂儿和‘玉’霄自小就在天帝山囚牛峰长大,也跟他亲生没什么区别,而这四个人已经不见了半年多了,究竟是生还是死?

曲天赋心绪烦‘乱’,也无心打理教中的事务了,一切都‘交’给了大徒弟尹宫打理了。

尹宫只好不时的劝解师傅,开解师傅,但关心则‘乱’,一下子失去了这么多亲人,曲天赋焉能好受。

这一日,曲天赋一大早又推‘门’来到了‘女’儿曲仙儿的闺房内了,轻轻的抚‘摸’着‘女’儿的首饰良久良久,幽幽长叹道:“唉,仙儿,霄儿,你们究竟在哪里……”

他呆呆的坐了好久,默默的长叹一声,将曲仙儿房间内的一支‘玉’笛拿起,吹起了笛子。

曲天赋号称仙音琴剑,对于音律最是‘精’通,将各种道术都融入到了音符中,管弦丝竹,无所不通,吹拉弹唱,无所不‘精’,年少时,乃是一位风流儒雅的少年,就算年老,看上去也不过四十左右岁,依旧是风采不减。

曲天赋白净的面皮,身高八尺,三绺短髯,仪表堂堂,乃是儒雅之士,若不如此,‘玉’龙九‘女’中妙音仙子秦扬焉能爱上他。

这一次,曲天赋吹奏的旋律是那么的忧伤,那么的忧虑,但也那么的优美动听。

忧伤的笛声就回‘荡’在‘玉’清教,令听到的人心都为之碎了。

无数的弟子都唉声叹气,知道这又是师傅想念曲仙儿和‘玉’霄等人了,这才有感而发,吹开了忧伤的笛声。

曲天赋正在吹笛,忽然,尹宫欢欢喜喜的跑进了房间内,边跑边叫道:“师傅,师傅,大喜呀,大喜,三位前辈前来送信了,三位师妹和小师弟平安无事,正在路上了……”

曲天赋惊喜‘交’加,将‘玉’笛放在了桌上,都有点失态了,急忙迎上来抓住徒弟的手,道:“真的?真的吗?谁送信来了?”

他说完,觉得自己行为太过反常,失去了做师傅的尊严了,急忙松开了徒弟的手,正正经经的问道:“谁来了?”

尹宫笑道:“回禀师傅,是‘玉’霄的三位伯伯三仙前来送信的,三位老人家正在客房,我是听他们说的。”

曲天赋大踏步就走,尹宫紧随其后,前来见三老。

三老来的匆匆,自从‘玉’霄派他们三日之内务必赶到,三老知道事情重大,不敢耽搁,可谓是星夜兼程,第三日的晨时终于到达了天帝山。

三老累的可真不轻,三四千里的路程,两天半就赶回来了,虽然有两只神兽,但也不能总赶路,也要休息,所以,就算是白鹤和吉量神兽都累得不轻,毕竟这两个神兽驮着人,走的太远,如何能不累。

曲天赋三步并作两步,急匆匆的随着弟子来找三老,三老正在坐着休息,一见曲天赋来了,三老都站了起来,跟曲天赋打招呼。

曲天赋亲热的拉着三老的手,道:“三位哥哥,一路辛苦了,快请坐。”

谈天笑道:“唉,不但辛苦,简直累死了,我们三个几乎是日夜兼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