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63章 夜火4

第二百六十三章 夜火4

梵慈这个气,本来不想理‘玉’霄,没想到‘玉’霄又嘲笑起和尚和尼姑来了。-叔哈哈-

梵慈故意板着脸,拿着戒尺照着‘玉’霄的头就重重的敲了一下,笑骂道:“坏小子,你可真是坏透了,喂,我们梵音阁惹你了?我们又不是没迁。”

‘玉’霄‘摸’着头道:“唉,你们虽然迁了,不也是迫不得已才做的吗?若不是饿你们两个月,饿的你们和尚和尼姑都大口的吃‘肉’了,你们能听话?哈哈,这一次呢,让这些道士们死一些弟子,他们就会跟你一样,就会迫不得已的听话了,哈哈哈……”

“你……”梵慈气的脸通红,扬起戒尺就打。

但‘玉’霄还真没说错,若不是梵音阁难民太多,粮食被烧光了,吃的都没有了,若不是被‘逼’的迫于无奈,梵音阁的和尚和尼姑哪肯千里转移,这的确是被‘逼’无奈的。

‘玉’霄像鱼一般的滑,早就溜走了,边避开梵慈的戒尺,边去气梵慈道:“唉,尼姑师傅,你也太野蛮了吧,我不过是说几句实话,你就打我呀,唉,难怪你没嫁出去做了尼姑呢,像你这么野蛮的‘女’人,谁敢娶呀,嫁出去才怪呢,哈哈哈,这样吧,尼姑师傅,我给你介绍个如何?我三位伯伯还没老婆呢,我熊伯伯和龙伯伯也没老婆呢,你和梵若师傅两个人选择,看谁好呢,就悄悄的告诉我,霄儿我呢,就给两位师傅保媒如何?到时候,两位尼姑师傅再生两个胖娃娃,哇,那我的儿子就该叫你们的儿子为小叔叔了,真是有趣极了……”

他话音刚落,众人实在忍不住了,顿时,一阵吃吃的笑声。

大家还不敢直接笑,因为这太令尼姑难堪了,所以只好拼命的捂住嘴,但依旧是忍不住笑出声来。

熊天燚、梵慈和梵若两个尼姑气的脸‘色’通红,羞臊无比,没想到‘玉’霄这种玩笑都敢开,那有开这种玩笑的。

两个尼姑这么高的身份,他竟然要给两个尼姑保媒,让两个尼姑嫁人,真是太胡闹了。

两个尼姑这一次也不顾身份了,一个扬起巴掌就打,一个扬起戒尺就打,‘玉’霄哈哈笑着,跟两个尼姑玩起了捉‘迷’藏,逗的众人啼笑皆非。

两个尼姑一边抓着‘玉’霄,一边骂,‘玉’霄依旧气两个尼姑道:“喂,二位师傅,你们好没道理呀,虽然我不是二位师傅的弟子了,但二位尼姑师傅也教给我一些东西,我是感‘激’二位师傅的恩情,这才勉为其难的给二位野蛮的师傅做媒人,将你们嫁出去,不让你们这么孤独呀,我可是好意呀,你们怎么好赖不知呢,再说了,二位师傅这么野蛮,谁敢要你们呀,就算是我龙师傅这么丑,都不敢要你们呀……”

两个尼姑气大了,这才知道,最好别跟‘玉’霄唱反调,千万别惹到他,一旦得罪了这小魔星,那真是自找苦吃。

说又说不过他,抓又抓不到他,只能干生气。

梵慈跺脚道:“快,莲儿,籁儿,你们快帮我抓他,气死我了!”

白莲,寂寥,寂籁等‘女’子都是二位尼姑的徒弟,几个‘女’子跟‘玉’霄的关系都不错,闻听‘玉’霄捉‘弄’到师傅的头上了,而且,还是两位尼姑,真是太胡闹了。

于是,几个‘女’子带领着一些‘女’弟子,就开始展开了抓‘玉’霄的行动。

‘玉’霄这个笑,玩了一会,终于被抓到。

这也是‘玉’霄故意被她们抓到的,若他不想被人抓到,想要抓他实在是太难了,因为他穿着追日靴,还有天马龙鱼,抓他真不易。

但‘玉’霄知道,这玩笑开到了尼姑的头上,两个尼姑师傅定然气坏了,若不叫两个尼姑出出气,实在是两个尼姑面子上不好看,所以,他才故意被抓到。

‘玉’霄捂着头,将身子‘交’给了梵慈等‘女’子,连连大叫道:“救命呀,打死人了,师傅,我再也不敢了,以后也不给你保媒了,就算你俩下辈子,不不不,是下下辈子你们都嫁不出去,我也不给你们保媒了,我现在知道,做好人不得好报了……”

两个‘女’尼是又气又笑,真拿这顽皮徒弟没办法。

梵慈也不说话,气的用戒尺照着‘玉’霄的屁股就打,梵若气的照着‘玉’霄身上一阵‘乱’掐,白莲吃吃笑着,跟着在一边捡便宜。

‘玉’霄故意叫道:“救命呀,不敢了,打死人了,快救命呀……”

六个姑娘笑成了一团,纷纷笑道:“活该,自找的。”

‘玉’霄故意让这些尼姑出出气,一看也差不多了,这才大叫道:“喂,好了吧,还打我?再打我,我可放屁了,放屁臭死你们,我可不管啦……”

“呀……”

“啊……”

顿时,一句话真有效,梵慈和梵若赶紧躲到一边去了,两个四十多岁的俏尼姑臊的粉面通红,纷纷骂道:“真是无赖!”

白莲等‘女’子捂着鼻子也都急忙躲得远远的。

梵慈和梵若哪敢再捉‘弄’‘玉’霄了,出出气也就算了,若是再收拾‘玉’霄,那‘玉’霄真的放屁,传言出去,那真成了天大的笑话了。

到时候,天下人就会笑尼姑被屁崩了,被‘玉’霄的屁熏了,那简直就是荒唐的笑话了,所以,两个尼姑和这些‘女’弟子都纷纷躲得远远的。

她们是‘女’人,又是尼姑,哪能被人这么笑呢。

‘玉’霄哈哈大笑道:“喂,谁敢再打我?我就放屁崩她,到时候,天下定然会传为美谈了,说我凌‘玉’霄的神屁功,崩的美‘女’们屁滚‘尿’流的,哈哈哈,有趣有趣呀……”

梵慈指着‘玉’霄气的骂道:“小‘混’蛋,你真是坏透了!”

梵若道:“真不是好东西!”

“你无耻!下流!”

“哈哈,怎么,人吃五谷杂粮,放屁还犯法了吗?噢,对了对了,你们‘女’人是只吃饭,从不拉屎放屁的,因为你们都是仙姑嘛,可是我们男人却不同呀,比不得你们‘女’人呀……”

所有的‘女’子臊的脸通红,包括‘玉’霄的三个丈母娘。

其实,‘女’人跟男人比起来,除了没有小**,除了比男人的‘胸’大一些之外,其余的地方没什么不同了,都是人,活着都需要吃喝拉撒,谁都知道,‘女’人吃了东西,一样会拉屎放屁的,但却从没有人去故意拿这种令‘女’人感觉不雅的事逗她们玩,但‘玉’霄就偏偏用这种话逗她们生气。

因为‘玉’霄知道,这些好似仙‘女’一般的‘女’子们,一个个都是爱好洁净,就连说话,都不带半个脏字,就好似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好像吃喝拉撒她们从没有过一般。

但‘玉’霄就看她们这种装腔作势的样子不顺眼,非要用人活着难以干净的最丑陋的时候去臊她们,但这些‘女’子还无法跟他辩驳,只能干生气。

因为这种事,‘女’人那里能跟他去辩驳,总不能说,我们‘女’人从来不吃饭,不拉屎,不放屁,更何况,这种污秽不美的字眼,在这些仙‘女’们嘴中也说不出来。

**个姑娘又羞又臊,一起胳肢开了‘玉’霄,白莲狠狠的掐了‘玉’霄一把,嗔道:“闭住你的臭嘴,我二位师傅对你这么好,你还气二位老人家,你的良心呢?叫狗吃啦?”

“哈哈,开个玩笑嘛,你们不会这么小气吧,这样吧,我道歉行了吗?”

‘玉’霄嘿嘿笑着,对这两个尼姑一抱拳,鞠个躬道:“二位尼姑师傅,我是好意嘛,难道给人保媒有错吗?算了,算了,既然不领情,我不说了还不行吗,不过,二位师傅都是有度量的得道‘女’尼,焉能跟我这凡夫俗子一般的俗人一般的见识呢?是不是呀?二位师傅?二位师傅若是生气了,那就证明你们的修行还不够呀,二位师傅,你们生气吗?”

梵慈和梵若被气笑了,被气的哭笑不得,若是生他气,就是气量窄,修行不够,他先用话僵住了,谁又能承认呢?

梵慈用手指戳了‘玉’霄额头一下,板着脸道:“你呀,真是越来越坏了,以后再要胡闹,我用戒尺狠狠的揍你。”

‘玉’霄嘻嘻笑着,给两个尼姑捶着后背,乖的就好似一个听话的孩子一般。

两个‘女’尼相视一笑,真是苦笑不已。

但她们刚不气了,一听‘玉’霄的话又被气着了。

‘玉’霄一边给两个尼姑捶着后背,一边嘻嘻笑道:“慈师傅,你的戒尺给我吧?”

梵慈气道:“你想的美!”

‘玉’霄嘿嘿笑道:“不瞒师傅说,刚才师傅打我的时候,我忍不住早就放屁了,放了一个没有动静的臭屁,已经把你的戒尺熏臭了,师傅难道不嫌臭呀?戒尺既然臭了,你就给我吧,若师傅的手打了我的臭屁股,我也把若师傅白白的‘玉’手熏臭了,哎呀,不好,慈师傅又用手拿了被熏臭的戒尺,岂不是手也臭了?二位师傅都是干净人,手臭了,怎么办?干脆这样吧,二位尼姑师傅都把手剁掉,这样不就不臭了吗?对不对呀,二位师傅……”

梵慈和梵若这个气,若不是年纪大了,身份在哪里,她们早跟小姑娘似的嘤咛撒娇的去找‘玉’霄算账了。

但尽管如此,两个尼姑也受不了,气的两个尼姑转过身就打。

‘玉’霄嘻嘻一笑就逃,故意道:“我只是说说罢了,二位师傅舍不得,就留着呗,干嘛又打人呢。”

梵慈板着脸道:“好了,你这个臭小子,真是太顽皮了,不要胡说八道了。”

梵若道:“再胡闹,我们可真的罚你了。”

白莲拧着‘玉’霄的耳朵,嗔道:“喂,你怎么这么讨厌呢?是不是非要打的你满地找牙你才满意?我二位师傅对你这么好,你还气我师傅,找打呀?”

姚霞被逗得这个笑,照着‘玉’霄的屁股踢了一脚,笑骂道:“好啦,你这小坏蛋,你怕气不死人是不?”

“哈哈,喂,姚姨,你的家都被烧了,你还笑的出来呀,唉,难怪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呢,这一定是我小师傅没有了家,你就要休了我陶师傅,再去嫁给别的男人,对吧,唉,‘女’人,‘女’人真是水‘性’杨‘花’,朝三暮四……”

姚霞气的嘤咛一声,照着‘玉’霄就打,骂道:“小‘混’蛋,我好心劝你,你倒又骂我了,真不是好东西……”

秦扬苦笑着摇摇头,咳嗽了一声,拧着‘玉’霄的耳朵,道:“好了,霄儿,你也太过分啦,如今,不是玩的时候,咱们还是想个办法去帮着你几位师傅守山。”

‘玉’霄嘻嘻笑道:“不帮,就叫他们吃点亏,吃了亏后,他们就老实了。”

曲仙儿道:“切,你以为你神仙呀?说不定,所有人都迁走了,都到了‘玉’清宫了。”

洪袖儿道:“就是,龙‘女’派的说不定早到了‘玉’清宫了,其余八峰也都到了‘玉’清宫了,高手如云,妖魔敢去?”

‘玉’霄哈哈笑道:“我说肯定没去,你们可别不信,我若是妖魔的话,就跟你们捉捉‘迷’藏,今晚上杀一些人,然后就走,明晚再去袭击龙‘女’派,后天袭击上清宫,如此这般的,这里打一阵,哪里打一阵,‘弄’的你们这些人焦头烂额,无法防范,虽然不能将几个主要的人击毙,但杀你们一些弟子,你们却是防不住的,若如此做呢,不出三天,天帝山的弟子将最少死三四百人,龙‘女’派的‘女’人也最少死个二三百人,不过呢,三处大殿却保住了,因为妖魔就是要你们舍不得丢掉家,他们好各个击破的捉‘弄’你们,喂,你们还记得跟我一起出去对付狼魔的一战吗?我不就用的这种战术吗?高手对付普通弟子简单的很,杀一会,死上几十个,杀累了就走,吃饱了再来,如此几天,就会‘弄’的你们这些人疲惫不堪了,而且加起来,死伤就严重了。”

魏晓晨骂道:“你简直比妖魔还毒!”

白莲气道:“你根本就是妖魔变的,真是坏透啦!”

但这些人虽然嘴上骂‘玉’霄真够损的,但这些人都知道‘玉’霄所料不差,如今,妖魔用的正是这种手段。

这里面,有好几十个人都曾经跟‘玉’霄一起剿灭过人狼,一起帮着‘玉’霄报傲人族的仇去来,当时,狼魔手下多达数千人,而他们仅有十几个高手。f